第264章 气势如虹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64章 气势如虹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晨曦中,三百余人的阵列影影绰绰的,看着渗人。

    长枪在手,呼吸渐渐平稳。

    郭谦觉得这样的场景不该出现在国子监,而是该出现在军营之中。

    他看着走向前方的沈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以后的变化。

    陈本低声道:“祭酒,如今沈安大权在握,想文就文,想武就武,国子监……变了呀!现在变不怕,可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我辈当如何?”

    郭谦摇摇头,山羊胡在晨风中微微摆动,无奈的道:“先看看吧,若是不行……学生们那里可以说说,至少他们得有个数。”

    这是走曲线救国的路数,让学生们要警惕一些言论,莫要随大流。

    陈本见沈安走到了阵列之前,就说道:“此次比试肯定是输定了,他用学生和国子监作为自己的梯子去达到目的,祭酒,公私要分明啊!”

    “噤声,听听他怎么说。”

    “他还能怎么说,无话可说。”

    学生们有些慌,他们觉得自己去和乡兵演武就是送人头。而且演武会不会有危险谁也不知道,面对未知的前方,他们怯了。

    “你们害怕了?”

    沈安一句话就直接揭穿了他们的伪装。

    沈安冷冷的道:“知道汉唐时的士子是如何的吗?”

    “他们一手拿笔,一手握剑,当边塞烽烟起时,他们不是躲在家里背什么圣贤书,也不会缩在教室里写什么文章,他们会提着三尺剑,上马杀敌!”

    “你们害怕了?”

    沈安提高了嗓门,“缩卵了?摸摸自己的胯下,那鸟还在吗?还在不在?”

    这是羞辱,但凡是个带把的男子都不会平静。

    一群血气方刚的学生都喊道:“在!”

    气氛热烈中,突然有人喊道:“在,还大!”

    草泥马!

    一阵哄笑声中,沈安骂道:“一群蠢货,知道吗?外面……不,是整个汴梁城,包括官家都认为国子监必输,知道吗?你们的对手昨夜喝的伶仃大醉,为什么?因为他们瞧不起你们。”

    学生们开始心浮气躁了。

    整座汴梁城都不看好他们,这个消息实际上他们已经知道了。

    可知道是一回事,鼓动起来是另一回事。

    没有人出来带头鼓动,所以大家都在装傻。

    “他们说你们没卵子!”

    沈安怒喝道:“你们到底有没有?”

    “有!”

    怒火已经提升到了最高点,再蛊惑一下,这些学生铁定会暴动。

    沈安赞道:“果真是国子监的学生。”

    他自信的道:“其实战阵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刀枪剑棍,战马奔腾。可你们将要面对的只是木刀木枪而已。他们只有一百余人,而咱们的人数是他们的三倍,只要咱们谨守阵列,相信我,咱们赢定了!”

    木刀木枪的演练,没有性命之忧,还要害怕的话,那就真不是男人。

    学生们渐渐热血沸腾,沈安矜持的道:“我的老师乃是邙山隐士,兵法无双,相信我,跟着我,你们将会赢得荣耀。”

    这个忽悠很厉害!

    在外界的传言中,沈安的老师德高望重,一直隐居在邙山深处的坟堆里,和尸骸为伍。

    这位隐士天文地理无所不精,若非是被沈卞的诚心打动了,他铁定还会留在邙山。

    作为他的弟子,沈安已经多次崭露头角,让人艳羡不已。

    兵法无双啊!

    学生们渐渐的放心了。

    “遵道!”

    沈安招招手,全身披挂的折克行疾步走来。

    他的身上穿着盔甲,走动间响动很大,一股肃杀的气息渐渐弥漫开来。

    “论个人武力,学生们都是渣,但集合起来,用长枪,用阵列去平推,明白吗?他们赢不了!”

    ……

    大宋从未有过文人大批习武的情况,所以国子监这几日的操练就显得格外的醒目。

    三日后,城外沈安的庄子外来了不少人。

    人越来越多,整个庄子都被围住了。

    黄春有些慌,眨巴着小眼睛道:“会不会出事?”

    严宝玉摇头道:“国子监的学生赢不了咱们,安心好了。”

    黄春点点头,把那些不安都压了下去。

    “官家来了!”

    一阵大喊后,庄外来了一队骑兵。

    骑兵护送着马车进庄,随即沈安就出现了。

    赵祯被安置在了主宅外面,一把大伞撑起,圈椅和桌子摆着,茶水喷香……

    皇帝走到哪都得伺候好了。

    宰辅们也来了,三衙的长官也来了。

    沈安笑眯眯的拱手和他们打招呼,包拯独自过来,低声问道:“听闻你狠狠的羞辱了国子监的学生,他们都说你这是刻意的,想让学生输。”

    沈安淡淡的道:“包公,且等着看吧,咱们拭目以待!”

    乡兵已经在边上开始集结了。

    一百零三人列阵,手中拿着木刀木枪,看着有些紧张。

    “他们慌了?”

    赵祯有些不满的问道,他觉得这群乡兵有些名过其实了。

    顾左瞬解释道:“官家,那群人是老卒,却不会害怕战阵,只是他们见到了您,有些慌张。”

    百姓见到皇帝心慌,连军士见到你也慌张……

    这话让赵祯心中满意,然后问道:“国子监的学生今日可有胜机?”

    顾左瞬刚才已经看了乡兵的军势,此刻胸有成竹的道:“官家,这些乡兵气息彪悍,国子监的不是对手。”

    他见赵祯有些不解,就再次解释道:“老卒和悍卒是军中最珍惜之人,他们能以一当十,而当他们的对手是学生时,官家,以一当百都没问题。只要凶悍之气一起,那些没见过血的学生就会慌乱,然后……”

    他突然觉得这话不对头,就赶紧冲着宰辅们拱手请罪。

    “下官一时口快,说了胡言,还请诸位相公恕罪。”

    你说什么学生会慌乱,什么以一当百……

    我们文人有那么不堪?

    赵祯也觉得这话过头了,正准备打个圆场,沈安却说话了。

    “顾殿帅的话没错。”

    沈安说道:“学生和那些未曾见过战阵之人,面对一个悍卒时,确实是一百人都挡不住一人。”

    这厮是疯了吗?

    我们在为了国子监的学生说好话,你竟然拆台?

    文人们有个特点,内部怎么撕逼都行,但是当面对武人时,大家就会抛掉仇怨,先把这些贼配军弄趴下了再说。

    文官们觉得沈安该知道这一点,可最后却被他捅了一刀子。

    “国子监的人来了!”

    就在文官们准备用眼神杀死沈安时,外面的人群裂开了一条大大的缝隙。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歌声骤然而起,学生们列阵而来。

    他们的脚步还不算整齐,但却声势惊人。

    赵祯惊讶的道:“竟然是白马篇?”

    白马篇乃是曹植所作,又名游侠篇,最是激励少年。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学生们扛着木枪列阵进来,歌声激昂。

    “气势不错。”

    韩琦微微赞了一句,但话锋一转,却说道:“沙场要杀人,气势不如刀利……”

    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花架子。

    沈安淡淡的道:“花架子总比没架子的强。”

    卧槽!

    这话暗讽韩琦连个花架子都没有。

    文官们人人侧目,连顾左瞬都想冲着沈安拱手行礼,然后赞一句好汉子。

    你这话把韩琦得罪惨了啊!

    可沈安却仿佛没看到韩琦那涨红的脸,而是请示了赵祯:“官家,是歇息片刻还是立即开始?”

    赵祯说道:“随意。”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这时学生们走到了中间,黄春那边也吆喝了一声,然后带着人上来了。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学生们开始原地踏步,然后奋力喊道:“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万岁!万岁!万岁!”

    气势一下就冲到了最高点,连赵祯都忍不住起身朝着学生们招手。

    “朝气勃勃,朝气勃勃啊!”

    他激动的道:“大宋的少年若是都这般,大宋还惧什么北边!”

    文官们大抵都是面色发白,觉得这群学生压根就不像是学生,更像是……

    那种感觉他们说不出来。

    曾公亮对富弼低声道:“觉得他们……不一样,和老夫见过的学生都不一样。”

    富弼眯眼点头道:“他们的精气神好,让人见了就为之一振。”

    这是个让人沮丧的发现,外面围观的人群中,有读书人喊道:“这些败类……呜呜呜!别捂着老子的嘴……”

    有文官去问了武人,回来低声道:“某去问了宿将,他说看了看两边,国子监铁定会输,弄不好一个照面就被打垮了。”

    各位文官都面色复杂,按理沈安让学生们行武事是犯了忌讳,大家该群起而攻之。

    可现在学生们面对着武人,大伙儿就该同仇敌忾,有啥恩怨事后再说。

    一股淡淡的喜意还是蔓延开来。

    管他什么文武,那厮输了就好啊!

    包拯的身后,一个文官得意的道:“某就说嘛,他沈安才操练了那些学生多久?竟然敢拉出来和乡兵比试,不输才怪!”

    包拯心情郁郁,却没法反击,否则他会用口水给身后的那人洗脸。

    ……

    沈安走到了中间,看了看左右两边的阵列,然后微微点头,喊道:“开始!”

    “杀!”

    严宝玉第一个带头冲杀出来,身后的乡兵们也蜂拥而至。

    “你不怕打出火气来?”

    木刀木枪也会弄伤人,可沈安竟然没有告诫,这让顾左瞬有些好奇。

    沈安微微摇头,心想少年热血,来点伤疤反而会让他们引以为傲,此后才好渐渐的把国子监里的风气彻底扭转过来。

    ——武勇不丢人,而应当成为男人的骄傲!

    这也是他执意要进行这么一场比试的原因之一。

    “列阵……”

    折克行全身披挂,在阵列前很是惹人注目。

    他手中拎着一把木刀,目光微眯,盯住了严宝玉。

    乡兵们的步伐很稳,可见是配合默契。

    而国子监这边的阵列却有些慌乱。

    有人慌张,有人兴奋,有人茫然……

    折克行奋力喊道:“前行!”

    再等待下去士气铁定会崩掉,所以他就反其道而行之。

    阵列楞了一瞬,然后这段时间的操练让他们开始向前涌动。

    乡兵们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反击,气势就是一滞。

    “好!”

    顾左瞬忍不住就说道:“这是出奇兵,攻敌不备,好个折克行!”

    这话传到了赵祯那里,他微微点头道:“折家……终究还是有将种的。”

    边上的文官们满脸黑线,心想还没结束呢,您这就给折克行将种的美誉了?

    ……

    第二更送到,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