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毛都没长齐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43章 毛都没长齐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最强兵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跑起来!”

    苏晏这人老实,但真的不错。

    他的体力好,一路前后帮扶着。

    街上的百姓都愕然看着这群学生在奔跑,不知道他们今日是发了什么疯。

    徐彬跑的满头大汗,呼吸几乎分不出节奏了,一下紧跟着一下。

    腿软啊!

    他看着前方的杨峥也在咬牙坚持,就用力呼吸了几下,然后跟了上去。

    这一路跑来,后面拉下了一群人。

    国子监的小吏也在跑,因为他要监督,若是没监督好,按照沈安的说法,他就可以滚蛋了。

    于是小吏跑的比不少人都快。

    等一行人陆陆续续的回到国子监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吃早饭了!”

    早饭很丰盛,有肉。

    吃完早饭之后,有小吏说道:“按待诏的吩咐,每日有一人杀鸡,今日轮到徐彬。徐彬是谁,出来。”

    徐彬纳闷的出来,然后被带到了后厨。

    后厨里,一只被捆住的公鸡正在挣扎着,见人来了就更疯狂。

    国子监的厨子吸吸鼻子道:“按照待诏的交代,杀鸡,洗剥,做好,然后你自己吃还是请人吃随便。开始吧,某还得教你,只是不能帮手。”

    啥?

    徐彬傻眼了。

    “可某……可某从未杀过鸡,更没做过菜啊!”

    ……

    一个女子站在街边,楚楚可怜的模样。

    “某家中三个女儿,过不下去了,家中小女……谁出价高……谁便带回去。”

    边上一个中年男子一脸唏嘘的说道。

    “三个女儿?怪不得,哎!”

    大宋的习俗是嫁妆要丰厚,习俗如此,人人都得跟随,否则没人娶你家闺女。加之人人都有攀比之心,所以生了三个闺女,除非是家里有钱,否则几乎可以确定要破家了。

    甚至还有人家在女儿小时候就培养,等大些直接卖了去,生女儿算是投资。

    范仲淹为此还为义庄定下规矩,嫁女最多多少钱。

    可谁听你的?

    这少女看着长的还行,边上就有人在啧啧流口水。

    “我给你些钱,你带着女儿归家吧。”

    赵仲鍼看不下去了,准备见义勇为一把。

    这女人不出意外的话将会被人买去当做侍妾,命运悲惨。

    那少女抬头看了赵仲鍼一眼,然后失望的低下头。

    这少年太小了,不是良配。

    “某愿意买!”

    赵宗绛笑眯眯的冲着赵仲鍼挑眉。

    “你这……才十二岁,就想买女人回家去……啧啧!竟然都知道慕少艾了?可见……”

    剩下的话他没说,可大家都猜得到。

    可见是色中恶鬼。

    那少女微微抬头道:“他没买,只是说给钱帮忙。”

    赵宗绛的面色一冷,说道:“多嘴!”

    男子看着赵宗绛觉得不凡,急忙就骂道:“你个不懂事的东西,少说话!再说某就把你卖到山里去!”

    赵仲鍼闻言就变色道:“这是当爹的?这是养女儿卖的吧!给钱给他,人带走!”

    赵宗绛见他怒了就觉得可笑,心想竟然还有同情心,可见是幼稚。那就让给他,等他沉迷于美色之中后……那可不是我害的。

    ——少年好色伤身!

    “仲鍼,你得了美人,我请你饮酒庆贺,可好?”

    他这是试探,若是赵仲鍼不答应就罢了,若是答应……

    酒色财气多you huo,赵允让管教的严,这样不许那样不许,可赵仲鍼还小,只要吃过一次甜头,以后哪里还忍得住。

    他微笑看过去,觉得这次怕是不行,那就下次吧。

    赵仲鍼看着他,就笑了笑,很是纯真的那种。

    “好!”

    ……

    沈安已经接到了消息。

    “……小郎君见那个女子可怜,就想资助一二,可那赵宗绛却直接要买,两边一闹腾,赵宗绛就说小郎君毛都没长齐就知道慕少艾了,可见是色迷心窍,然后又请小郎君去喝酒……”

    沈安在往家赶,身边是来报信的杨沫。

    “然后呢?”

    沈安的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觉得赵仲鍼那小子怕是会脸上笑嘻嘻,心中mmp,然后朝赵宗绛下黑手。

    杨沫尴尬的道:“喝了酒之后……据说……据说赵宗绛现在在茅厕里一直没出来。”

    啪!

    沈安一拍脑门,只觉得自己真是造孽,竟然……竟然会认识这个腹黑的小子。

    “陈洛,你马上去潜入酒楼,把那酒杯换掉!”

    ……

    折克行没有紧张,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缓缓调匀着呼吸。

    他把一把短刃插在了靴子里面,然后拉下裤腿盖住。

    他缓缓起身,目光冷淡。

    房门被人推开了,赵仲鍼有些不满的道:“我说过没事,肯定就没事!”

    折克行冷冷的道:“你下的泻药很高明,不好查。不过赵宗绛却只和你吃饭喝酒,大家一想就会想到你的身上,到时候借此攻击。”

    赵仲鍼讶然道:“我不承认就行了,他没找到证据,能奈我何?”

    折克行淡淡的道:“我五岁那年,府州城中死了一个汉儿,我爹爹令人把三个刚到的草原商人给处死了,大家都很满意,所以,许多事并不需要证据。”

    折继闵没工夫审案子,可府州地处前沿,必须要稳定民心和军心,所以就拿了三颗商人的脑袋。

    这个和曹操杀粮草官来安抚全军有异曲同工之妙。

    赵仲鍼皱眉道:“那你要去作甚?我说了无事!”

    折克行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看着赵仲鍼说道:“你太大意了,某得去为你扫清后面的麻烦。别感动,某只是不想让安北兄头痛而已。”

    “郎君回来了!”外面传来了庄老实的声音。

    折克行有些恼火的道:“若非是你阻碍了片刻,某此刻已经出去了。”

    “怎么回事?”

    沈安急匆匆的进来,见折克行一身便服,脸上还化妆,就骂道:“屁大点事就想杀人,疯了?去洗干净!”

    折克行身上的煞气消散,被沈安踢着去洗脸。

    “我只是习惯了。”

    面对沈安那审视的目光,赵仲鍼有些心虚的解释道:“和赵宗绛喝酒,他又搂着身边的女人老是亲热,机会太好了,我就……手滑了一下。”

    手滑了一下?

    赵宗绛那个蠢货,竟然以为赵仲鍼是个无害的少年,还主动请他喝酒……

    栽的不冤啊!

    ……

    “我的儿,可好了吗?郎中已经来了。”

    华原郡王府的茅厕外面站着许多人,为首的就是赵允良。

    他此刻焦急的冲着茅厕里喊话。

    “咘……”

    里面传来了一个撕布般的声音,外面的那些下人都纷纷屏住呼吸,只有一人在用力的吸气。

    好臭啊!

    赵允良掩鼻看了那人一眼,微微点头,觉得可以重用。

    屏住呼吸就是嫌弃那屁臭,只吸气不呼气的才是忠仆。

    “嗯……”

    里面一阵shen yin,然后传来了赵宗绛那虚弱的声音:“爹爹,是赵仲鍼那个小子干的,肯定是他!”

    赵允良冲着郎中瞪眼,等郎中捂着鼻子进去后,他骂道:“此次定然要叫那小子付出代价!”

    他吩咐道:“去看好那家酒楼,找到那些酒菜,不许掌柜的跑了。”

    他一路进宫求见,等见到赵祯时,他已经成功酝酿出了感情。

    噗通一声,赵允良竟然就跪下了,然后哽咽道:“陛下,臣子赵宗绛要死了……”

    宰辅们一怔,赵祯也楞了一下,就问道:“昨日我还听说他和人谈论文章,今日怎么就……”

    赵允良抬起来,两行泪滑落,悲伤的道:“臣子今早和赵仲鍼一起吃饭,结果被他下了泻药,至今还在拉……郎中说再止不住,臣子就要……拉死了。”

    拉死了?

    富弼觉得这词不是好词。

    “陛下,赵仲鍼求见。”

    赵祯正在头痛,听到后就点点头。

    稍后赵仲鍼进来,行礼后,一脸坦然的道:“官家,臣今日遇到了一个男子卖女儿,他说自己有三个女儿,嫁女要厚嫁,却是要破家了,所以没办法,就把一个女儿带来卖掉,换取些钱财,回家给另两个女儿做嫁妆。”

    啧!

    富弼有些头痛了。

    这个嫁女要厚嫁的习俗已经多年,不断有人提议改进,范仲淹甚至还立了规矩,嫁妆最多不超过多少钱。

    可并没有用。

    该厚嫁的还是厚嫁,弄的民风淳朴不在。

    赵祯也有些无奈,这个事儿他一直是反对的,可民间要这么做,皇帝也管不了啊!

    他摇头道:“此事却是不好办。”

    宰辅们也点点头。

    “陛下,臣却觉得好办。”

    赵仲鍼很是认真的说道。

    富弼摇摇头,觉得这个宗室子太过天真。

    “那些百姓不肯,若是强迫,他们有的是法子把嫁妆给隐藏了。”

    富弼难得给人解释,一语中的,连赵祯都在点头。

    这事儿换个说法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官府的规定再好,可俺们不听,咋滴?和俺们duo mao mao?你躲不过俺们啊!

    赵祯觉得赵仲鍼是想脱罪,所以才找了个借口,于是他的心情就沉郁了起来。

    这样的人也能进宫?

    赵宗实若是接班,以后赵仲鍼就是太子。

    这样的太子……于国何益?

    他看了赵仲鍼一眼,心中微微一冷。

    朕不怕你犯事,就怕你犯事后用拙劣的手法来搪塞。

    那不是未来的太子,而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少年。

    这样的少年如何能担当大任?

    赵祯的眸色微暗,见赵仲鍼没有慌张,心中就更是上火,就问道:“哪里好办?”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再错过,那就是无缘。

    赵仲鍼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处危机之中,他说道:“陛下,真的很简单。”

    他看了一眼宰辅们,笑道:“以往都是倡议,提议,建议,可百姓不会听从。甚至范文正定了规矩,百姓也不理,为何?臣以为是因为百姓是盲从的,大家都这么做,我不做就好像不对。再说那些娶新妇的人家也盼望着女方带来丰厚的嫁妆,一旦简薄了,男方就会看低新妇,这些才是根由。”

    这个分析有趣,富弼微微颔首,赵祯微微点头。

    只有赵允良在暗自冷笑,心想你就想凭此脱罪,做梦!

    ……

    书友“生前_逍遥”成了本书的新盟主,感谢支持。月初来盟主,精神一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