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变成香饽饽的国子监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39章 变成香饽饽的国子监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替天行盗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间谍的战争赘婿临高启明     包拯升官了,果果去了一趟包家,回来皱着小眉头,忧郁的道:“哥哥,包公家外面好些人。”

    升官发财洞房花烛,这是人生几大快事。

    所谓的快事,必然要爽快。

    而被人堵门求见就是爽快事。

    可当事人还得要装作不耐烦的模样。

    烦透了!

    这些人怎么就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呢?

    不见!

    叫他们滚!

    这些情绪在当时兴许不是矫情,但内心深处定然是窃喜的。

    马丹!看看老夫多重要!

    看看老夫多忙碌!

    多少人想见老夫一面都得排队,这牛笔不?

    牛笔大发了!

    可等一致仕,这些过往就会成为回忆。

    让人唏嘘不已的回忆。

    这种心态包拯必定也是有的,所以沈安笑了笑,觉得还是自家好,至少没人堵门。

    他抱着果果教她读诗词。

    华夏诗词源远流长,数不尽数,每每读来让人都有不同的感悟。

    “……郎君……”

    姚链的声音竟然带着颤抖,完美的体现了颤音的标准发声方式。

    沈安皱眉看着门口,姚链狼狈出现,说道:“郎君,咱们家外面好些人啊!”

    竟然有人敢来堵门?

    沈安冷笑道:“定然是在御史台的外面被我弄的狼狈不堪,这是找场子来了,叫齐人手,打!”

    马丹,这里可不是御史台,而是私人宅邸,你们敢冲击试试,打死都是白死。

    三个护院聚齐,果果交给陈大娘带到后院去。

    男人们都在前院,看着沈安手拎木棍指着大门。

    姚链打开大门,折克行手持木棍第一个冲了出去。

    沈安在戒备着,准备暴打冲进来的暴徒。

    可他却看到折克行缓缓的退了回来。

    尼玛!

    难道是有高手?

    沈安的腿有些发软,然后外面一声发喊。

    “沈说书,我等要报名!”

    ……

    国子监里,陈本皱眉道:“祭酒,沈安教的那些东西有些不对啊!”

    郭谦笑道:“是不对,不过他却请了大儒来授课。那些大儒很是厉害,只要好好的教授,老夫看下一科我国子监就要出彩了。”

    科举永远都是国子监和太学的终极目标,只是现在两家都没落了,所以就成了奢望。

    如今沈安花钱请了大儒来,这就是机会啊!

    “他教那些杂学……那就让他教。”

    郭谦见陈本还是有些不渝,就说道:“沈安为国子监出了钱,难道还不允许他有些好处?没了好处,下次谁还愿意花钱?”

    拿人手短的道理古今皆同。

    陈本一想也是,就笑道:“只是他这是不是有些……喧宾夺主了?”

    国子监实际上已经被朝中无视了,连拨款都越来越少,以至于他们需要挪用太学的费用来维持日子,否则就要关门大吉了。

    “早上遇到了太学那边的高玉琪,他说让咱们还钱,不然太学的学生连饭都吃不起了。”

    朝中对国子监和太学有伙食补贴,也就是管饭。

    可现在却有些捉襟见肘,若非是沈安出手,别说是大儒,小儒都请不来。

    郭谦自嘲道:“拿了他的好处,许多事都得要睁只眼闭只眼,不然脸红。”

    两人说了一阵,最后决定等下个月就把截留太学的钱还回去,好歹让他们的日子好一些。

    “祭酒,司业,太学的学生在外面闹事了。”

    ……

    国子监的大门外,三十余人站在那里,有人喊道:“要吃饭!太学要吃饭!”

    “再不还钱,咱们就退学!”

    “太不像话了,本来就没多少钱,竟然还截留,这日子没发过了!”

    “退学!”

    “……”

    一群太学的学生在叫嚣着,边上的管勾太学公事高玉琪急的想跳脚。

    “都回去!不然……”

    他想威胁,可一个学生愤怒的道:“高修撰,饭都吃不好,这太学还有谁会来?”

    进太学有饭吃,这话没错啊!

    可这个最基本的要求都要打折扣,这书咋读?

    管勾太学公事是差遣,高玉琪还挂着个修撰的官,所以学生们都叫他高修撰。

    高玉琪怒道:“你们不读,有的是人读!”

    这时郭谦和陈本出来了,闻言就说道:“此事大家再忍忍,下个月就好了。”

    有学生大抵是破罐子破摔,不想读了,就说道:“郭祭酒,你们国子监侵吞了太学的钱,可你们的日子也没好到哪去,就二十多个学生,比咱们太学的还少,这国子监还开着作甚?关了吧!”

    郭谦本是大怒,可一看过去,见说话的学生竟然是泪流满面,不禁也觉得心酸。

    这是爱之深,责之切啊!

    “这学……还上什么啊!”

    那些学生都在哽咽着。

    教授们也有些难过,只是不好意思当着学生流泪,就频频低头。

    陈本也是有些唏嘘,就说道:“都回去吧,日子会慢慢好的。”

    咱们国子监来了个土豪,以后多费些心思,肯定能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那沈安凭着香露的生意,一年据说就能挣十多万贯,真是豪啊!

    嘭!

    一个学生把自己的书袋扔在地上,怒道:“不读了!某宁可回家去做生意,再也不来了,再来太学……某不得好……”

    “就是这里!”

    左边突然一阵喧哗,有人看了一眼,就面无人色的道:“不好了,来了好些人!”

    那边的人浩浩荡荡,随便瞥一眼,少说得有数百人。

    国子监和太学地处外城的横街,周围冷清的要命,何时见过这么多人。

    郭谦一跺脚,喊道:“回去,都回去。”

    陈本也挥手道:“去拿棍子,还有,去叫军巡铺的人来!”

    一群师生都慌了手脚,那边的人群越发的逼近了。

    “是国子监的人。”

    这是要打起来了!

    “快跑!”

    梁缺觉得自己还是不错的,跑路之前还知道招呼一声。

    “是沈说书!”

    他刚跑出几步,却有人欢喜的叫喊着。

    梁缺心中一惊,止步回身,就见到了一脸苦笑的沈安。

    “这是?”

    郭谦心中稍定,只是面色不大好看。

    跟在沈安后面的大多是年轻人,此刻沈安止步,他们竟然也跟着止步。

    这怎么那么听话呢?

    陈本在嘀咕着,沈安苦笑道:“不知道是谁把请了大儒的事给说了出去,后来又有人说这里教授的杂学恍如仙人手段……”

    大儒才请来,杂学说的就是沈安教授的课程。

    郭谦指着那些人问道:“那他们是……”

    “报名的。”

    沈安拱手认错:“他们去堵住了榆林巷,街坊们连大门都出不来,怨声载道,所以我这边也没办法,只能把他们哄着过来,给大伙儿添麻烦了。”

    他认真的拱手道歉,却发现这些人的表情有些古怪。

    像是高兴,但却又有些不敢相信。

    来报名的人太多了,国子监就这几个人,怎么测试?怎么安置?

    沈安觉得自己是在给他们找麻烦,可郭谦却颤声道:“都是来报名的?都是国子监?”

    沈安随意的道:“对,要不要?不要就驱散了。”

    郭谦的目光中多了怒火,吼道:“要!”

    你不知道国子监有多渴求学生吗?

    刚才就有人说再来这里读书,那他就不得好死。

    咦!那人呢?

    那个学生已经呆立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幕。

    陈本迎了过去,笑眯眯的道:“诸位,国子监欢迎诸位就读……”

    竟然没说考试?

    沈安心中不悦,就说道:“那个……陈司业,国子监可不是普通地方,要进来得考试!”

    你个少年知道个屁!

    国子监现在需要的就是学生,没有学生就没有拨款,就没有师资力量。

    郭谦干咳一声,给了个眼色,陈本才想到沈安乃是国子监的大财主,就挤出笑脸道:“放心,待诏放心,老夫有数,有数!”

    金钱的力量让国子监的两位大佬为之低头,节操扫地。

    沈安唏嘘道:“我只想要精英,可你们却想要博爱。罢了,一头猪是喂,一群猪也是喂。”

    这些学生在他的眼中就是小猪,而喂养他们的食物就是学识。

    沈安会用各种学识来喂养他们,直至成为大肥猪。

    然后大肥猪被赶出去,大宋各地都是。

    这些大肥猪将会是革新的中坚力量。

    保守派的老家伙们!

    既得利益者们。

    当你们面对着这一群对手时,你们颤抖了吗?

    大宋需要革新,彻底的革新。

    可从范仲淹到王安石,大宋的改革都是失败。

    抛开他们的理念对错不谈,他们败在哪里?

    他们败在了那些既得利益者的群起而攻之。

    因为改革必然会触碰到既得利益者的切身利益,所以他们会疯狂反扑。

    庆历新政玩完的原因是‘朋党’,可谁都知道,真正的原因只是既得利益者的反扑太凌厉,赵祯挡不住了而已。

    要和那些既得利益者斗,就必须要有‘同党’。孤身一人那不是勇士,而是蠢货!

    那些想报名的人瞬间就走了三分之一,沈安知道,剩下的人里面还有滥竽充数的。

    “我们需要考试。”

    他很是自然的对郭谦说道。

    就像是在吩咐自己的下属。

    郭谦点头道:“肯定要考试,否则那些想混个大儒弟子身份的人会搅乱国子监。”

    沈安很满意他的清醒,说道:“如此就开始吧,诗词就算了,就算是比苏轼和柳永做的更好,那也不能进国子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