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让人毛骨悚然的试验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35章 让人毛骨悚然的试验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替天行盗大文豪民国谍影三国之席卷天下间谍的战争神话版三国赘婿临高启明     三个学生一一都试了,从开始拿起水晶杯战战兢兢,到后面完全是震惊。

    徐彬本是来打混的,可此刻却面色凝重的问道:“说书,敢问这是何故?”

    “学生请教。”

    三人躬身求教。

    这是啥?

    这就是前倨后恭。

    沈安淡淡的道:“这是学识。这里包含着蜡烛燃烧需要什么,那种东西烧完之后杯子里会变成什么,然后那个变化为何能导致外面的水冲了进来。”

    “坐回去吧。”

    沈安开始讲课了。

    “我们可以发现,当用盖子盖住蜡烛之后,它会熄灭,那么是为什么?”

    三个学生懵逼摇头,对于这等生活现象,他们知道,但却不知道原因。

    沈安微笑道:“那是因为蜡烛燃烧需要空气,什么是空气?就是我们伸手可及的东西,我们呼吸的东西……”

    三个学生已经呆住了。

    这绝对是一堂颠覆他们认知的课。

    杨峥和徐彬在发呆,苏晏却是个笨的,在记录。

    沈安看了他一眼,觉得笨鸟先飞这词真没错。

    “水晶杯盖住蜡烛之后,埋在了水里,然后空气进不去,直至被烧光,蜡烛熄灭。”

    沈安说着点燃了蜡烛,然后盖上,打开时蜡烛熄灭。

    “然后杯子里就成了负压……负压……这些东西还得慢慢的给你们说。”

    “负压之后的杯子里和外部有差异,因为是用了墨汁水来密封水杯的边缘,所以直接就把水给吸了进去。”

    沈安慢慢解释了这个试验的原理,甚至还解释了负压这个概念,不过那三人都是一脸懵逼,分明就是不懂什么空气。

    “空气看不到,但你用东西蒙住自己的口鼻,你们就知道什么是空气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验证方式了。

    “呜呜呜!”

    他继续解说,苏晏用衣袖堵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后呜呜的叫唤着。

    这是个……心诚的。

    沈安示意他取下来,然后问道:“感觉如何?”

    “闷,慌。”

    “心慌?心慌就对了,可见隔绝了空气之后,你就无法呼吸。”

    三人还是有些疑虑,沈安笑道:“你们回家自己可以试验。”

    徐彬说道:“说书,我家没水晶杯。”

    沈安叹道:“要学会通融。没有水晶杯,可杯子把水吸进去了,外面的水就少了,难道你看不到?”

    徐彬脸上一红,起身告罪。

    一堂课大半个时辰,沈安笑眯眯的道:“今日就这样了,明日再来。”

    下面就是儒家学问,还得要做文章什么的,没给沈安多余的时间。

    他背着布袋出了教室,三个学生呆立原地,也没说有点尊师重教的意思。

    国子监的左边就是太学,沈安出来就看到了郭谦。

    偌大的国子监,现在竟然只有三个学生上课,官吏的人数比学生还多。

    郭谦拱手道:“待诏如何?”

    他没用上下级来招呼,就是尊重。

    沈安微笑道:“祭酒拭目以待就是了。”

    郭谦愕然道:“那些学生没送你?”

    第一堂课,新来的教授,你们竟然不送出来?

    礼貌呢?

    我国子监的礼貌呢?

    郭谦大怒,就准备去收拾那三人。

    沈安笑着拦住了他,说道:“这一堂课说了些简单的东西,他们怕是要发会儿呆,无需管。”

    他拱手扬长而去,背包在腰间一甩一甩的。

    “简单的?那怎么会发呆?”

    郭谦狐疑的走到了教室边上,悄然探出半个脑袋往里看。

    三个学生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发呆。

    往日一下课,这些学生都往外面跑,唯恐在教室里多停留一颗,今儿这是有些邪门了啊!

    “哎!怕是假的吧。”

    徐彬幽幽一叹,郭谦听了就悄然退去。

    好不容易留下了三个学生学杂学,可看这样子……他们都不信任沈安和杂学啊!

    可这事却不能处理生硬了……

    那沈安年少,舍不得脸面,罢了,老夫给他挡一回。

    回去他找到了几个教授,让他们稍后上课时不许提及和沈安与杂学有关的事儿。

    ……

    “真的假的?”

    徐彬觉得这事儿就像是一场梦,一场让人觉得目眩神迷的梦。

    杨峥觉得这事儿怕是有些不靠谱:“怕是他的碟子或是蜡烛里有鬼。”

    徐彬点头道:“是了,否则这等奇迹怎会出现在世间。”

    两人找到了理由,于是就笑谈了几句沈安。

    边上的苏晏却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背着就走。

    “苏晏,你去哪?”

    “我要告假,回家去试试。”

    徐彬想了想,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稍后三人找到了陈本告假。

    “为何?”

    陈本怒不可遏,心想大部分学生都告假了,你们三个就是国子监给沈安留下的面子,竟然也要告假?

    你们一走,国子监里一个学生都没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徐彬低头道:“沈说书的课,把学生给吓坏了。”

    杨峥也说道:“沈说书的课吓人,学生现在魂不守舍。”

    这三人真的看着有问题,魂不守舍的模样。

    陈本的怒火消散,摆手道:“去吧去吧。”

    三人告辞,陈本去找到了郭谦,苦笑道:“祭酒,那沈安教了些什么?竟然把学生给吓坏了。下官这里担心他教的是些……犯忌讳的东西啊!”

    郭谦抚须沉吟了一会儿:“此事……此事倒也不会,老夫到时候和他说说,好歹他也是聪明人,定然不会犯忌讳。”

    陈本叹道:“下官就怕明日他的课没人来了。”

    郭谦一想也是,两人相对唯有苦笑。

    国子监的学生全跑了,消息传来,正好君臣正在议事。

    “噗!”

    曾公亮历来老成,可现在也忍不住笑喷了。

    韩琦却是笑出了声来。

    富弼的脸颊抽搐了一下,一看官家也是在忍笑,就说道:“陛下,沈安年少,须得给他留些颜面。”

    赵祯点点头,忍笑道:“朕就不管了,若是没了学生听课,以他那性子,多半会自己回来,再也不去国子监。”

    君臣笑了一阵,然后各自散去。

    陈忠珩留在最后面,他站在殿前,眯眼看着前方,喃喃的道:“沈安若是连国子监的学生都教不了,赵仲鍼和折克行怎么会服他?王雱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对沈安也是推崇备至……”

    他叹息一声,“这怕不知道谁才是傻子哦!”

    ……

    徐彬回到家中就准备了材料,然后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始试验。

    因为杯子不透明,所以他把蜡烛盖住之后,就盯着盘子里的水。

    “该熄灭了呀!”

    他不敢眨眼,眼睛酸的厉害。

    “咦!”

    盘子里的水突然动了。

    徐彬紧张的看着,甚至都趴在了桌子上,恨不能把眼珠子塞进杯子里去,看看是不是吸进了水。

    杯子就像是个大口,突然开始了吸吮。

    徐彬的呼吸骤然急促,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盘子,额头上有汗水渐渐冒了出来。

    动了!

    盘子里的水动了!

    徐彬呆呆的看着,直至水波平静。

    他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立,然后缓缓回身看去。

    没有鬼!

    他又做了几次,次次都是如此……

    他吸吸鼻子,用哭腔喊道:“娘!”

    他的母亲跑了进来,着急的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徐彬笑道:“娘,孩儿遇到了一个很厉害的教授。”

    他的母亲松了一口气,说道:“国子监早就没落了,如今来了好的教授,你要好生学才是。”

    徐彬看着那熄灭的蜡烛,点头道:“是。”

    第二天一大早,徐彬就背着书包出发了。

    国子监现在散乱的没法管,所以他们可以肆意回家,日子过得颇为逍遥。

    至于科举,现在的国子监哪还能奢望什么科举。

    原来太学鼎盛,可在嘉佑二年时的试举中,太学以刘几为首的太学学生们遭遇了欧阳修。

    老欧阳看不起所谓的太学体,于是太学的考生大多翻车。

    太学就此一蹶不振。

    刘几当时有些恼火,回老家之前放话道:“把状元给哥留着!”

    这话被人当做了撑面子的笑话,没人当真。

    但今年却真的闹了个大笑话。刘几自知得罪了欧阳修,所以改名刘辉,把自己的文风完全改成了欧阳修喜欢的类型,然后参加了今年的考试。

    今年欧阳修是殿试的考官,结果得了刘辉的试卷就大加赞赏。

    大才啊!

    官家,这个刘辉才该是状元啊!

    赵祯也点头认可,然后刘辉(刘几)老兄真的就成了状元。

    可哪怕是如此,国子监和太学依旧是不可逆的垮了,成为了一个无人关注的地方。

    徐彬进了教室,杨峥已经到了。

    “怎么样?”

    他问道。

    杨峥抬头,眼中有惊骇之色:“可怕!可怖!这是神仙的学问,当学!”

    徐彬点头道:“是,要好好的学!”

    “你等昨日听课,那位待诏说了些什么?吓得你们下课就告病归家。”

    学堂也是一个小社会,该有的阶级也会有。

    身材高大的梁缺不但学习好,而且打架也是个好手,所以目前的国子监里他就是老大。

    他站在前面,得意洋洋的道:“叫你们走居然不走,这边是活该。话说你们今日走不走?”

    沈安今天有一节课。

    “不走!”

    苏晏来了,他瓮声瓮气的说了自己的看法,然后回到座位上。

    梁缺骂道:“傻子!谁问你了!”

    苏晏没理他,徐彬和杨峥都齐齐摇头。

    “咦!”

    梁缺讶然道:“你们竟然……疯了?”

    杨峥的眼珠子一转,说道:“说书不许我们走,说是若是走了,回头就让咱们的家里倒霉。”

    “哈哈哈哈!”

    梁缺大笑着,得意的道:“这是你们的劫难,活该!”

    稍后一节课结束,徐彬三人出去,他低声道:“你不该这么说。”

    杨峥得意的道:“让他们得意,咱们得实惠,到时候人人都以为说书教的课不好……”

    这货就是个心眼小的,不愿意别人分享沈安带来的好处。

    等沈安来时,学生依旧是那三个,其他人都跑别的地方蹲着,宁可吹牛晒太阳,也不肯来听他的课。

    沈安也不问,他站在上面说道:“从今日起,我会教你们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今后的每堂课,咱们一半教算术,一半教其它的,你们要做好笔记。”

    沈安拿出自己编的教材开始授课。

    “加减乘除这些你们应当都会,那么咱们来说说方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