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一群蠢驴(为‘迪巴藞爵士’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28章 一群蠢驴(为‘迪巴藞爵士’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替天行盗民国谍影大文豪间谍的战争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     三司和枢密院有不少地方的日常工作就是核算,而且只是简单的加减,枯燥无味。

    赵祯觉得这两个部门最需要心算,所以就令人抄录了那本书,然后令三司和枢密院推荐学习的人选。

    宋庠无所谓的让杜子陵问了问,结果大多没反应。

    沈安出的幺蛾子啊!

    关键是这些人都担心难度太大不好学,到时候自己没学到本事,位置却被人给抢了。

    就算是学到了本事,可从此就会沦为底层的核算小吏,想升官?上官一句话:‘咱们这缺谁都行,就是缺不得他!’

    枢密院的一个角落里,几个小吏在说话。

    “……一句话,学得会,讨得累。等辛辛苦苦的学成之后,难道就只能一辈子做个小吏?”

    “是啊!那心算之术岂是那么好学的,学会之后怕是就无法挪动地方了。”

    “一想到一辈子就只能做个核算的小吏,别说是什么心算之法,就算是大儒亲授……谁也不乐意啊!”

    在秘技和官位的博弈中,秘技输的很惨。

    于是这事儿就尴尬了,而宋庠却不可能封官许愿,那是大忌。

    若是宫中传个话,说学了心算的人以后会重用就好了。

    就在这观望之中,唐仁出现了。

    他带着礼房的大部分官吏找到了杜子陵。

    “都承旨,我等愿学。”

    这一刻杜子陵忘却了那些恩怨,他欢喜的道:“好,果然是识大体!”

    枢密院有人报名了,三司报名的却不多,小猫小狗几只而已。

    大家都在顾虑,担心学会了之后,从此沦为三司的核算木偶。

    小人不要啊!

    这两天三司内部最多的就是各种奇葩的借口,而目的就是避开学习。

    王安石依旧稳如泰山,仿佛万事都不动心。

    他行走在路上,官吏们纷纷拱手。

    等到了茅厕后,里面竟然有人。

    这个就尴尬了啊!

    上官要上茅厕,你好意思看?你好意思听?赶紧走吧你。

    那小吏擦了屁gu,老老实实地准备出去。

    刚走到门边,小吏想起了什么,就问道:“王判官,小人想请教一事。”

    “你说。”

    王安石急着上茅厕,就多了些不渝。

    所以若是想破釜沉舟什么的,最好就趁着领导上茅厕的时候堵他,一堵一个准。

    “那心算之法……学了可还有前程吗?”

    王安石板着脸道:“有!”

    小吏欢喜的道:“多谢王判官。”

    王安石的话很少,但却从不虚言,所以从他口中说出的话,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

    小吏一溜烟就跑去报名,蹲坑的王安石却想起了自家长子最近在练的心算。

    随便你报数,或是丢一本账册过去,王雱不要算盘,直接一路心算下去,结果一复查……

    全对!

    这才学了没多久啊!

    王安石觉得那是沈安的独门秘技,所以没好意思问儿子要教材看。

    他就问了一句话:“好学吗?”

    王雱当时的表情有些沮丧,“好学。”

    这个儿子最喜欢显摆自己超出常人的聪慧,所以他一沮丧,王安石就确定这本秘技普通人也能轻松的学习。

    只是秘技为啥那么好学呢?

    ……

    “大道至易至简!”

    这是沈安用来搪塞赵祯的话,他真的不想去教授那些人。

    而且他也有些私心,想着要是让赵仲鍼去了,这也算是他积累人脉的一个机会。

    但是赵祯显然不想这么做,他对皇权依旧把的很紧,不想给别人一点颠覆的机会。

    于是……

    “官家说你不去,那就举荐一个人去。”

    陈忠珩很愤怒沈安的表现,觉得他就是官员之耻。

    官家看重你,想让你去授课,可你还推三阻四的,丢人啊!

    可沈安却没有这种觉悟,他指着在边上练刀的折克行说道:“他也行。”

    折克行好歹也被沈安逼着学了不少东西,心算的话就是那些要点,多教几次完事。

    陈忠珩再次摇头道:“他是武人,你懂的。”

    让武人去传授文官,会引起反弹的你知道不知道?

    若是此刻手中有刀,陈忠珩就想一刀把沈安给剁了。

    沈安有些头痛了,他想了想,说道:“这个……我家中最厉害的就是车夫了。”

    周二每天要去买菜,所以计算就成了个大问题。

    沈安顺带教授了他心算之术,结果这人竟然有这方面的天赋,那速算能力直接碾压了折克行和赵仲鍼,甚至连王雱都差点被他给压了下去。

    “你家的车夫?”

    陈忠珩真的想打人!

    “这是国事。”

    “这是真话。”

    “要不……试试?”

    于是一番测试之后,被惊掉下巴的陈忠珩就灰溜溜的回宫去禀告,稍后再来时,就要带着周二去授课。

    “授课?郎君,小人不敢去。”

    周二被吓坏了,“那些人都是文曲星,郎君,小人不敢……”

    “狗屁的文曲星!”

    当着陈忠珩的面,沈安不屑的道:“都是些想学心算的人,有求于咱们的人,大胆的去,谁敢欺负你,只管找陈都知说话。老陈,你会为他做主的吧?”

    陈忠珩苦笑着点头,心想官家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竟然同意了让周二去授课。

    周二还是有些胆小,沈安鼓励道;“王雱可是衙内,可他都差点比不过你,怕什么?大胆的去。授课的时候你就当下面坐着一群猪好了。”

    这是排除紧张的好办法,可把那些官吏比作是猪,让陈忠珩不禁怒道:“过分了啊!”

    沈安板着脸道:“是了,不该是猪,那就当他们是驴吧!”

    一群蠢驴!

    于是周二就战战兢兢的去了。

    “沈安家的车夫去授课?”

    京城官场为之哗然。

    随后本来报名的官吏们退出大半,他们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

    “你孟浪了。”

    包拯最近好像有些忧郁,看着有些诗人的气质。

    沈安摇头道:“达者为师。”

    “可那些是官员。”

    让车夫去教官员,这是侮辱人。

    官家是个什么意思?

    为何会同意?

    包拯猜到了些,官家估摸着是觉得这心算之术是个好东西,所以先用这种方式淘汰一批意志不坚定的人再说。

    第二个人有些出乎沈安的预料,竟然是司马光。

    “你这少年行事却莽撞了,车夫教授……”

    “大宋从未有过这等先例,你还年少,要勤奋,要多往前看,要……”

    “……”

    沈安被他的碎碎念给逼的要发疯了。

    好不容易司马光走了,周二也结束了一天的授课,满面红光的回到家中。

    “小人……小人此后生是沈家的人,死是沈家的鬼。”

    周二从未想过给官员上课,能给官员赶马车就算是祖上积德了。

    可今日他在上面颤颤巍巍的讲课,下面那些官吏们竟然很安静、很认真的在听课,甚至还在记录……

    这真是梦幻般的日子啊!

    周二觉得这是沈安给自己的好日子,所以回来就迫不及待的献上了忠心。

    “都督来,给郎君磕头。”

    周二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一把拉过儿子周都督,父子俩就要一起跪拜。

    沈安单手拎起周都督,说道:“好好的做事,以后的……以后再说。”

    从此周二就走上了人生巅峰,每日去给官吏上课。

    十日后,功德圆满……不,是结业了。

    周二已经少了畏缩,大大方方的在上面说道:“郎君说了,剩下的就要靠诸位去不断熟悉,多算账就好。”

    就是一个加减法的速算,十天才结业,沈安都觉得太慢了。

    “多谢教导。”

    唐仁很是自然的说出了这话,在这十天里,课堂纪律就是他在维持,为此有人在背后说他是沈安的狗腿子。

    “多谢。”

    十余个官吏拱手道谢,周二就像是喝醉了般的,一路飘着回家。

    回到家中之后,周二喝了一顿酒,伶仃大醉,然后说以后就当教授去,结果被陈大娘一顿埋怨。

    早上醒来后,周二回想起自己昨夜说过的话,就觉得不自在。

    “赶紧起床去买菜!”

    陈大娘从果果那边回来了,见他还在床上,就骂道:“还想着当教授呢?郎君只是教你些东西就得意,你要教官员,那郎君该去教谁?”

    “是啊!”

    周二觉得自己骄傲了,这很不好。

    于是他起床洗漱,套车上街买菜。

    那些熟悉的叫卖声一传入耳中,周二就知道,自己还是喜欢这种生活。

    他觉得这是一场梦,可那十多个官吏却很真实的学到了本事。

    枢密院里,唐仁拿过账簿,一边看一边记录,没多久一本账簿就核算完了。

    他的对面是一个堆笑的小吏,只是那笑容看着有些假。

    你一边看一边算,你以为自己的手指头是珠算呢!

    “多了五贯零三十五文钱,打回去!”

    小吏愕然道:“唐主事,这可是我们鸿胪寺的账簿,给你们看看只是过目而已……”

    你还嘚瑟上了,想把鸿胪寺也给管管?

    而且你这么儿戏,只是看了看就说多了五贯多钱,这是想给我们下马威吗?

    他不是礼房的人,自然不怕唐仁。

    “打回去!”

    唐仁这里不通过,这份账簿就无法入账,那笔花销就没法报。

    小吏怒了,直接去找了自家的上官来和杜子陵说话。

    “都承旨,你们那位唐主事只是看了一眼账簿,就说我鸿胪寺贪腐了五贯零三十五钱……是那么多吧?”

    鸿胪寺的官员很是愤怒,这个愤怒大多来源于被沈安抢走了不少差事,他们反而沦为了接待外国使者的地方,和客栈没啥区别。

    接待外国使者的花销不小,不过大宋在这方面都很大方,所以核查一下账目就完事。

    原先鸿胪寺的账目也轮不到礼房来查一道,这也是沈安弄出来的,说是什么交叉彻查,可以防止贪腐舞弊。

    这些怒火积郁了许久,今日的账簿事件终于把它引爆了。

    杜子陵也不想为唐仁擦屁股,就说道:“查清了吗?”

    鸿胪寺的官员怒道:“他就看了一眼,然后就说是贪腐了多少多少,都承旨,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

    这是仓库老盟主的id,为了恶搞花了一百块去修改……壕无人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