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绝食三日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26章 绝食三日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民国谍影间谍的战争替天行盗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     这场酒宴大多是赵允让的子孙,可请客的目的却是为了感谢沈安。

    所以大家不时都会看他一眼。

    然后这一眼就没法挪动地方了。

    “安北你这是……”

    赵宗实尴尬的道:“他年少酒量差,这是说胡话了。”

    这是在为沈安转圜。

    至于什么有办法,这事儿听听也就是了。

    核算的人员都在这了,大家的本事也都在这了,你沈安难道还能在一夜之间就把自己的本事灌输进来不成。

    赵允让喝了一碗酒,拍着沈安的肩膀说道:“安北,老夫承情了,此事还是老夫一家子自作孽弄出来的,活该!就慢慢核算罢了。”

    他对儿孙们说道:“今日歇息,好生睡一觉,明日都用心算,早些算完了,老夫带你们出游!”

    这是画饼!

    可这一家子却也只能这么哄自己。

    沈安干咳一声,说道:“郡王……”

    赵允让摇头道:“好生喝酒。”

    老头还是挺够意思的,怕沈安丢脸,就直接准备灌醉他。

    “郡王,心算之术呢?”

    赵允让刚举起碗,闻言就停住了动作,然后定定的看着沈安。

    “你……”

    边上有人说道:“安北,那是你家传的本事,可不能胡乱说出来。好意咱们心领了,心领了。”

    赵仲鍼有些激动。

    他就被教过心算之术,不过涉猎不深,只是略微学了些皮毛。

    可沈安在大相国寺和辽人比试一鸣惊人之后,汴梁城多少人都梦想着能学这个心算之术,若非是沈安家中有护院,怕是早就被贼子潜入了。

    可这样的秘技,沈安竟然舍得教给郡王府?

    赵允让仔细的看着沈安,他想辨认真伪。

    沈安从怀里摸出那个油纸包,打开后,里面是一本书。

    “心算的快捷法子都在此书之中。”

    赵允让的嘴唇动了动,“安北,你这……老夫年岁大了,儿孙们怕也学不会……”

    老头是感动了,所以才会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来婉拒。

    沈安笑道:“不复杂,真的不复杂,仲鍼就学过,郡王尽可去问他,小子不胜酒力,告辞了。”

    只是简单的加减数字的话,真的不复杂,各种速算的方法太多了。

    他扬长而去,身后是赵家一家子人,都感动的不行。

    赵仲鍼赶紧跟了去。

    “安北兄,多谢了。”

    这个年代独门秘技那就是家族持续兴旺发达的保证,比如说某位卤肉高手,一锅老汤传家三代,那手艺自然是传子不传女,也不会收徒弟,就是这个道理。

    人性本私,先满足了自己和家人,然后才会想到这个世间。

    而心算和速算就是沈家的秘技,按理应当是传给未来的儿孙……

    可沈安竟然就这么把秘技丢出来了,简单的就像是丢了一本旧书。

    沈安一路到了后院的门外,然后请人去唤了果果来。

    回过头,他对赵仲鍼说道:“就许你硬扛着,我就不能帮你家解决个麻烦?”

    杨沫私下给他说了赵仲鍼‘宁死不屈’也要护着他的名声的事,所以沈安此举却也算是投桃报李。

    否则让赵允让一家子吃个教训也是沈安所乐于见到的。

    “哥哥!”

    果果出来了,看着脸蛋红扑扑的。

    沈安笑着问道:“吃了什么?”

    “是火锅。”

    沈家的火锅早就在郡王府里开花发芽了,看果果的小模样,分明吃的还算是满意。

    沈安牵着妹妹,对赵仲鍼说道:“忘了告诉你,赵云良说若是这边比他们那边率先结束,他辟谷三日。”

    赵仲鍼一听就欢喜,觉得自家翁翁肯定会喜欢这个消息。

    但他还是坚持着把沈安送到了大门口。

    沈安上马后,犹豫了一下,“告诉郡王,此事终究还是让官家的心中生了刺,那心算之法任由郡王处置。”

    既然要送人情,那就别抠门!

    这秘技就给你家了!

    这气魄大的惊人,赵仲鍼不禁行礼:“多谢安北兄。”

    这份情义无价啊!

    沈安微微点头,然后策马而去。

    我有许多本事,所以你们千万别惊讶,否则以后下巴怕是保不住了。

    赵允良得了这话之后,对儿孙们说道:“安北此举大气,对我家有大好处。不过他却是看在了仲鍼的面上,十三郎,别忘了他的情义。”

    赵宗实认真的应了。

    有人不解的问道:“爹爹,什么情义?”

    赵允让那起那本书,目光悠悠的道:“能填补此次惹恼官家的情义,能让赵允良绝食三日的情义。”

    他对自己的子孙很认真的说道:“要记得别人的情义,情义很重,还了才能一身轻松……”

    ……

    “官家,汝南郡王请见,华原郡王请见。”

    赵祯嗯了一声,“他们二人为何一同前来?”

    等二人进来后,赵允良说道:“官家,臣……臣发现那些账簿中有问题,涉及三千余贯的出入……”

    说着他瞥了赵允让一眼,心中觉得好笑。

    老东西,你以为老夫是抢速度吗?

    呸!

    在找到这个贪腐的问题之后,老夫想的就是怎么彻底的让你灰头土脸。

    看看,我家一心为公,核算账目时却不忘查找贪腐,这责任心谁敢质疑?

    可你赵允让呢?

    你一大家子算到现在,据说速度还没我这边快,而且你发现了什么?

    赵祯心中一怔,然后接过了那本账册,翻开找到了被笔划重点的地方,然后赞道:“好!”

    赵允良心中得意,就冲着赵允让挑挑眉。

    “少得意。”

    赵允让淡淡的道:“听闻你放话说,若是我家比你家快,你要绝食三日?”

    赵允良没有犹豫:“对,你呢?”

    赵允让点点头,“好,老夫也是三日。”

    说着他伸出手去。

    啪!

    赵祯见了也只是摇头,觉得这两人大抵是前世的冤家对头。

    赵允良笑道:“官家,臣那边有个算账的厉害,没多久就能核算一本……”

    他亮出了自己的优势,外加刚发现了贪腐证据的事儿,你赵允让就赶紧回家准备绝食吧。

    赵祯饶有兴趣的看着赵允让,心想这个老家伙脾气暴躁,若是输了,他的那群儿孙大概要被骂的狗血淋头吧。

    子孙好多啊!

    赵祯有些嫉妒了。

    然后他竟然生出了些许希望看到赵允让失败的心思来。

    赵允让开始在怀中掏摸着,一边摸一边挑衅的看着赵允良。

    赵允良只是冷笑,等赵允让摸出一本书时,他就笑道:“这是什么?难道是你找到了孤本?”

    孤本有毛用,郡王府里不知道有多少。

    除非是把王羲之的真迹献上来,官家才会考虑免除你家的惩罚。

    赵祯也觉得赵允让太过一厢情愿,脸色就一冷,不准备给他面子。

    “官家,这是……”

    赵允让把书递过去,淡淡的道:“这是心算之法……”

    啥?

    赵祯的矜持和冷意都消散了,急忙伸手接过书本,然后迫不及待的翻看着。

    “……减法,把一个数分解成为十减……的余数,随后减掉十,再加余数,就是最终的答案……”

    赵祯想了两个数字,然后一心算,再仔细核算了几遍,就失态的说道:“妙啊!”

    他再看了一个便捷的法子,就再也忍不住了。

    历史上也有心算的高人,可法子从未传承下来,大宋也有这等人才,可同样没有能传授出去的教材。

    而心算对于大宋的意义重大,某些重要衙门里若是能采用这种方法计算,那么效率会快很多。

    在许多时候,速度就是一切啊!

    “好!来人。”

    “官家。”

    “传了沈安来。”

    下面的赵允良已经傻眼了,他刚想说这书该是沈安的,可赵祯却先说了。

    这啥意思?

    不会算是赵允让的功劳吧?

    赵祯没工夫搭理这两个老家伙,就随口道:“华原郡王查找有功,账册减掉一半。”

    “多谢官家。”

    赵元良心中得意,然后就再次冲着赵允让挑眉。

    赵允让心中憋屈,却只得忍着。他没想到官家的反应竟然这么大,大到都忽略了自己。

    不过这也算是个好消息吧,至少沈安出彩了。

    赵允让如是安慰着自己,只是想着要绝食三日,不禁暗自叫苦。

    “去吧去吧!”

    赵祯很是敷衍的赶人了。

    赵允让心中凉了半截,转身和赵允良一去出去。

    “绝食三日,老夫可会派人去盯着,若是作假……”

    赵允良恨不能大笑三声,但这有些失礼,所以他只是仰头无声的笑了起来,身体甚至还在微微颤抖。

    老夫高兴啊!

    “咦!我倒是忘了。”

    身后传来了赵祯的声音:“陈忠珩。”

    “官家,臣在。”

    “汝南郡王府的那些账册都收回来吧,送还三司。”

    说话间两人刚好正在出殿门,赵允良脚下一滞,就被绊了一下,幸而边上有侍卫伸手扶住了他,否则多半牙齿不保。

    他并未感谢侍卫,因为赵允让那个老东西已经在口吐毒液了。

    “老夫早就知道结果,只是忍着,想看看你有多得意。这人啊!在他最得意的时候一棍子把他打落下来,那滋味……老夫怎么就那么高兴呢?”

    老家伙在殿外开始耍流氓,得意洋洋的道:“今日老夫就是爽快,回家……那个谁,有人愿意去的都去,老夫宴客,喝酒,哈哈哈哈!”

    那些侍卫和内侍都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心想这人真是没点宗室长者的风度,竟然这么打击自己的对头。

    赵允让见赵允良神色呆滞,就拍拍他的肩膀,嘚瑟的道:“老夫回家喝酒,你回家……喝水,慢点喝,别给噎着了啊!”

    绝食之后,也只能喝水。

    稍后沈安在宫门外就邂逅了这两位老冤家。

    赵允良一言不发,脸黑的和黑炭差不离。

    而赵允让却在得意洋洋的数落着他。

    “安北,你来的正好,看看,看看赵允良,现在就等着老夫安排的人来了,到时候去他家盯着他绝食三日,安北,都是你的功劳啊!哈哈哈哈!”

    赵允良缓缓抬头,见沈安下马过来,就阴沉着脸问道:“你为何舍得把自己的秘技送给赵允让?那可是能让你沈家长久富贵的好处,你这是为何?可是赵允让逼迫你的吗?若是你就说出来,老夫为你做主。”

    沈安笑了笑,说道:“此事郡王却是想多了,若非是沈某心甘情愿,旁人万万是拿不到这个秘技的,谁都不成。”

    他这话很是骄傲,可却也很自信。

    赵允良本是奢望,此刻得了沈安的答案,心中不禁绝望。

    三日不吃饭,会是什么一个滋味?能熬过去吗?

    ……

    本月的最后几天了,大伙儿有月票什么的,都支持给大丈夫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