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霉运光环(为‘断橋残雪’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16章 霉运光环(为‘断橋残雪’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民国谍影三国之席卷天下替天行盗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间谍的战争     杜子陵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不错,非同一般的不错。

    他从一个不打眼的小吏,一直慢慢做到了枢密院都承旨,这一路几乎就没有经过大的坎坷。

    结果遇到了一个刺头沈安,让他狼狈不堪不说,差点就被坑了。

    幸而他运气逆天,关键时刻来了个张方平顶锅,顺利脱身。

    而且沈安也被宋庠列为枢密院不受欢迎的第一人。

    这等运气……

    他摇摇头,觉得自己哪天该去庙里还个愿才是。

    才进枢密院,他就遇到了曹云。

    “都承旨早啊!”

    曹云最近的心情也不错,见谁都笑眯眯的。

    可今天他竟然一脸的晦气模样,让杜子陵不禁取笑道:“这是和女人吵架了?”

    曹云摇摇头,然后看看左右,最后竟然面露悲伤之色,低声道:“宋相说了……沈安是枢密院的人……”

    他虽然和沈安和解了,可一提到这个家伙,依旧觉得胆寒。

    哎!

    这世道,真是没法过了呀!

    他叹息一声,然后准备出门,却见杜子陵在发呆,就说道:“都承旨这是怎么了?宋相好像找您。”

    杜子陵哦了一声,然后只觉得心中全是苦水,苦的发涩。

    “相公,那沈安要回来?”

    杜子陵一见到宋庠就发牢骚:“他若是回来了,不但是下官,那四房的官吏都会头疼。”

    宋庠正在喝茶,见他竟然面露哀求之色,显然是真的不想和沈安在同一个屋檐下干活,不禁就笑喷了。

    茶水喷了一地,宋庠笑道:“竟然怕成这样?安心,他不会回来了。”

    杜子陵一听就乐了,问道:“这是为何?”

    宋庠伸手抹去刚才喷在桌面上的茶水,幽幽的道:“官家给了他国子监说书的职位,这便是要扫清他宦途的阻碍,以后他只要不犯错,那便是一路坦途,让我辈羡慕啊!”

    杜子陵只觉得一片灰暗袭来。

    我说自家的运气逆天,这一路宦途畅通的比拉肚子还爽,就以为自己是得了老天的青眼。

    人啊!总是喜欢给自己加光环,然后顾盼自雄。

    这是一种乐趣,也是给自己寻找活下去的理由。

    可现在一个比他更逆天的少年出现了。

    顿时杜子陵的光环就被击的粉碎,荡然无存。

    “厢军占了多少钱粮兵器?”

    宋庠欢喜的道:“这下好了,以后厢军的数量不增,咱们总能慢慢的调理军中,一步步的打造精兵。”

    这些都是沈安的功劳啊!

    宋庠难得喋喋不休的说话,却是一直在赞叹着沈安的功劳,让杜子陵心中酸楚。

    相公,某在枢密院这些年的功劳也不小啊!

    为何你从未夸赞过?

    宋庠很得意,觉得枢密院不动刀兵竟然就收获了大好处,所以吩咐人中午弄些好菜,他要庆贺一番。

    杜子陵觉得心中苦水直流,见他欢喜,难免就生出了些怨怼之心,就腹诽着。

    某前半生运气逆天,可在遇到那沈安之后就变成了霉星高照。

    您虽然是宰辅,可也得悠着点乐呵,不然……

    杜子陵恶意的腹诽了一下,然后就觉得浑身舒坦了。

    这时有小吏在门外等候,杜子陵才想起大清早还有许多事情没做,就起身告辞。

    宋庠点点头,外面的小吏进来。

    “何事?”

    他含笑问道,同时对杜子陵温和的颔首。

    这是枢密院的大管家,时不时给点温暖,好歹算是一个鼓励吧。

    “相公,包拯弹劾人了。”

    包黑子弹劾人关我屁事?!

    宋庠的眼睛一瞪,威严自显。

    小吏被吓了一个哆嗦,说道:“他弹劾了宋相公……”

    公你妹!

    宋庠被气坏了,杜子陵就干咳一声说道:“相公好着呢,别胡言乱语。”

    小吏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他一脸惶然的道:“错了错了,是另一个宋相公……三司使的宋相公。”

    卧槽!

    才将觉得自己运筹帷幄,无往而不利的宋庠一下就蹦了起来。

    ……

    包拯出手了!

    从接任御史中丞的职位以来,他还没有什么大动作。

    这一次大动作来了。

    从中牟赶路到京城,这对于一位六十余岁的老人来说不是件轻松事。

    按理你该歇息歇息吧,官家也会给你放个假,免得外面说他虐待老臣。

    可包拯却拒绝了休假。

    “……说包公在中牟得了神人传授的道法,看着是六十余岁,实则骨子里才十八,这下把包公激动的,这不就一宿没睡,然后感念着官家的洪恩……”

    “说人话!”

    沈安对赵仲鍼越发的没办法了。

    这熊孩子连说个事都要编排包拯,可见那心有多黑。

    沈安甚至在想着后世关于包拯的传说是否有这个熊孩子的功劳。

    今天的早饭有粽子,赵仲鍼一边剥粽子,一边正色说道:“包拯弹劾了宋祁。”

    “啥原因?”

    沈安不喜欢用粽子蘸糖,特别是那糖看着是褐色的,他更没兴趣。

    赵仲鍼蘸了一点糖,然后咬了一口粽子,幸福的道:“说宋祁在益州时贪图享乐,整日就游山玩水,呼朋唤友,饮酒作乐……”

    这老宋竟然玩的这么嗨皮?

    沈安不禁有些艳羡了。

    做官能做到这等境界,那官场和娱乐场有何区别?

    “还说宋庠是枢密使,弟弟宋祁竟然是三司使,这不合规矩。”

    两兄弟都担任宰辅,这事儿在古今中外都不合规矩。

    “可官家驳回去了。”

    赵祯是个好人啊!

    换了别的帝王,不等包拯弹劾,早就暗示心腹出手了。

    赵仲鍼吃完粽子,就拍拍手道:“安北兄,他们说这是你使的妖法。”

    “扯淡!”

    沈安喜欢吃粽子,但却不敢吃多,怕冒胃酸。

    他把果果伸向粽子堆的手拦截了下来,然后给她擦擦嘴,喊道:“接了去。”

    外面进来了陈大娘,见果果噘嘴不乐,就笑道:“小娘子可不能吃太多,不然会难受。”

    沈安目送着她们出去,然后起身道:“这是谁在污蔑我?”

    赵仲鍼懒洋洋的看着那剩下一半的糖,说道:“他们都说做你的对头都倒霉了,没一个例外,可见你是有妖法。”

    沈安一怔,然后盘算了一下,竟然是真的。

    “这只是巧合,而且赵允良没倒霉吧?”

    赵仲鍼奇怪的看着他,说道:“汴梁城中有个老郎中,最拿手的就是男人的那点病,今早他进去给赵允良看病,被打了,出来就说赵允良昨夜一夜荒唐,如今不举……”

    卧槽!

    沈安不禁呆滞了。

    难道哥能赠送霉运光环给对手?

    宋庠牛皮哄哄的说不欢迎他进枢密院,结果转头他弟弟宋祁就被弹劾了,必定会连累到他。

    因为宫中生的是皇女,赵允良一系得了当备胎的资格,所以华原郡王府最近很是嘚瑟。

    你嘚瑟就嘚瑟吧,可离沈安远些啊!

    这不就中招了。

    沈安看向了赵仲鍼,坚定的道:“这是谣言,无耻的谣言!”

    赵仲鍼赞同道:“是啊!至少我和折克行都没倒霉……”

    “折郎君的马惊了!”

    赵仲鍼和沈安缓缓相对一视……

    “这是你的乌鸦嘴!”

    沈安坚决不认为自己能给人使用霉运光环,所以当看到外面对峙的两人时,不禁就恶向胆边生。

    “哪家的?”

    外面是一个和沈安差不多大的少年,不过看着有些瘦弱,面色苍白。

    折克行在安抚着自己的战马,冲着那少年喝道:“刚才若不是某及时勒马,那马蹄能踏破你的脑袋!”

    少年的手一扬,唰的一声,折扇打开了。

    他轻轻扇动一下,然后讥诮的道:“这是巷子,你以为是你家的茅厕?看看那些老人,懂不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撞到那些老人你的罪孽就大了……哎!”

    他微微叹息,然后合上折扇,叹道:“看你粗俗不堪,想来该是不通文墨……某和你说了许久,当真是对牛弹琴……”

    尼玛!

    这样的毒舌!

    折克行的面色冷漠,然后眼睛微眯,就这么盯了少年一眼。

    咱不和你哔哔……

    这是要准备动用武力来捍卫自己的尊严了。

    “遵道!”

    深知他秉性的沈安赶紧出来拦截,否则那少年的小身板可经不起折克行一拳。

    “安北兄!”

    折克行的身体刚绷紧,见他出来了,就说道:“这只是小事罢了。”

    “你就是沈安?”

    那少年把折扇插在腰间,然后敷衍的拱拱手,说道:“某王雱,字元泽,见过沈郎君。”

    沈安拉住了要暴走的折克行,听到这个名字一怔,然后缓缓回身。

    这是王安石的长子?

    史书里记载的超级天才?

    他年纪轻轻就参与了变法,还深得王安石的信重?

    “正是我。”

    沈安看着王雱,突然觉得这个世界鲜活了起来。

    这位便是未来的第一衙内,不过在此刻却只是个来讨教的少年,而且若非是沈安拦着,折克行定然会对他饱以老拳。

    王雱笑了笑,说道:“某听闻沈郎君高才,却也艳羡,今日便来讨教,敢问沈郎君,天高乎?”

    这人竟然直接就开战了……

    而且第一个问题让沈安有些耳熟。

    他想到了三国演义里诸葛亮舌战群儒……

    然后他就微笑道:“小屁孩,装什么深沉!”

    ……

    第三更送到,求支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