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颠覆,拒绝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15章 颠覆,拒绝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民国谍影替天行盗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间谍的战争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临分别之前,包拯饶有深意的问道。

    沈安说道:“厢军。”

    包拯点头道:“当年范文正想修武备,群臣皆反对,他是强项令,可却无法撼动那么多人。可你只是用了中牟之事就改动了祖宗之法……”

    他欲言又止,最后叹道:“此事算是开了个好头,若是能成为循例,你功莫大焉。”

    是啊!

    沈安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完成了一次壮举。

    一个祖宗之法在自己的手中摇摇欲坠了。

    一路回到家中,果果欢喜的迎出来,然后又嘟囔着哥哥出门好久了。

    沈安把她抱了起来,笑道:“我家果果又胖喽!”

    果果搂着他的脖颈说道:“哥哥去了好久,再不回来就抱不动我啦。”

    “哦!”

    沈安见妹妹一本正经的说话,看着萌萌的,不禁就大笑起来。

    “郎君,中牟之事可妥当了吗?”

    沈安去中牟让庄老实也担心了许久,此刻见他的神色轻松,就估计结果不会差。

    沈安淡淡的道:“还不错,家里……”

    姚链在边上忍了许久,此刻却再也忍不得了,就说道:“郎君现在成了国子监说书了。”

    “啥?国子监?”

    果然,一提到国子监,庄老实就变了。

    他哆嗦着道:“这可是……这可是大儒才能做的官啊!”

    沈安淡淡的道:“说书的,算不得什么。”

    他的心中暗自乐着,心想哥这下可算是脱离了幸臣的范畴,算是国子监的人了。

    这嘚瑟却无人能懂……哎!

    人生寂寞啊!

    “哥哥升官啦!”

    ……

    郡王府里,赵允让觉得自己怕是有些耳鸣了。

    他在榻上坐直了,然后掏掏耳朵,问道:“你说……中牟的灾民都原地安置了?”

    下人说道:“是,全数原地安置,官家还出钱粮让他们重建,如今说是一片欢腾,都说官家仁慈。”

    赵允让倒吸一口凉气,看向了赵宗实,“竟然成了?”

    赵宗实的面色有些苍白,一双眸子幽深,说道:“爹爹,中牟那些灾民原先可是要编为厢军的,可见官家纳谏如流……”

    赵允让赞道:“那少年不错,竟然能让官家和宰辅改变了主意。”

    这时有人在外面禀告:“郡王,国子监祭酒郭谦求见。”

    “他来做什么?罢了,请进来。”

    赵允让觉得自己和郭谦也就是个见面打招呼的交情而已,两家可没有什么交往,这突然上门拜访……

    “难道是他是来求人的?”

    赵宗实起身去扶赵允让下榻,说道:“爹爹,这人从不和咱们家交往,怕真是来求人的,弄不好就是求官。”

    赵允让点点头,“那老夫不会理他。”

    他有些老顽童般的嘚瑟,一路去了前面,赵宗实跟在他的边上作陪。

    郭谦的年岁也不小了,须发斑白,一把山羊胡看着一翘一翘的。

    “见过郡王。”

    双方见礼之后,郭谦寒暄了几句,然后有些尴尬的道:“敢问郡王,可是和那位沈待诏相熟吗?”

    赵允让点头道:“确实是熟。”

    他觉得味道不对了,所以面色渐渐冷淡。

    郭谦看了边上的赵宗实一眼,长吁短叹了一阵子。

    赵宗实却不差这点眼色,就告退出去。

    郭谦这才躬身,然后请求道:“郡王,下官听闻那沈待诏要来国子监担任说书……下官……想求郡王一件事……”

    赵允让有些懵,就随口道:“你说。”

    国子监说书?

    那小子竟然得了这个职位?

    “……下官恳请郡王转告沈待诏,我国子监太小,经不起折腾,他若是无事……那就在家歇着吧……”

    郭谦的话让赵允让有些不解,就问道:“为何?”

    郭谦苦笑道:“枢密院的宋庠说过,沈安若是回去,就把那枢密使的职位让给他做。”

    这是人嫌狗憎了?

    赵允让不禁失笑道:“沈安懂规矩,而且国子监只是教书的地方,你却是多虑了。”

    “懂规矩?”

    郭谦的山羊胡子翘起,声音猛地提了起来,如同嘶吼般的道:“郡王,厢军怕是要没了!”

    什么?

    赵允让不禁为之变色。

    郭谦一脸痛苦的道:“那沈安去了一趟中牟,再回来时,官家和宰辅们竟然都同意此后遇到灾荒要先赈灾,先想着原地安置,郡王,以后的军士要少了。”

    可赵允让哪里会听他的这些闲话,而且大宋的军队不是少了,而是多了。

    等郭谦失望而去后,赵宗实进来,就见到了一个发呆的赵允让。

    “爹爹,可是有事?”

    赵允让点点头,说道:“灾民编为厢军,这是祖宗之法吧?”

    赵宗实点点头,作为曾经的备胎,这些他并不陌生。

    赵允让看着这个儿子,不敢相信的道:“那小子竟然颠覆了祖宗之法……”

    消息很快就散播了出去。

    以后的灾民优先考虑原地安置!

    三司的官吏们差点要疯了,王安石也要疯了。

    “这是个好消息!再好不过的好消息!”

    一向稳重的王安石也欢喜的忘形了,“每年养军要花费多少啊!这下总算是好了,至少以后不至于再多了。”

    三司管财务,每年为了养活那庞大的军队,不知道愁坏了多少人。

    他欢喜之后就问道:“是哪位相公力挽狂澜?”

    在他看来,能做成这事的只有宰辅。韩琦不可能,曾公亮没这个魄力,唯有越发老成的富弼才有可能。

    边上的官吏不禁笑了,心想这人太欢喜了吧,竟然连力挽狂澜这等词句都用上了。

    可他们不知道王安石正在审视着这个大宋,在发掘着这个大宋的毛病,其中冗兵的毛病最让他头痛。

    如今取消灾民编为厢军,以后冗兵这一块就算是好了不少,是一个大进步。

    来报信的小吏面色古怪的道:“是……沈安。”

    瞬间三司从欢喜就转为了安静。

    沈安上次来曲案,直接吓尿了杨道祥。杨道祥的额头上顶着‘作死’这两个墨迹淋漓的字就这么往外走,那个画面大家仿佛还是历历在目。

    如今杨道祥早已踏上了流放的路,此生估摸着再也不会回来了。

    三司上下虽然都知道杨道祥是罪有应得,可你沈安竟然排闼直入,把三司的尊严置于何地?

    于是大家的心中难免有些犯嘀咕。

    可没想到今日这位让大家犯嘀咕的沈安,竟然办成了一件让三司上下都为之欢欣鼓舞的大事。

    王安石最先清醒,他问道:“他是如何说服了官家和宰辅?”

    是啊!

    那个小子下手狠辣,听闻还没啥城府,受不得激,他是怎么做成的这事?

    如果说目光能刺穿人体,那么来报信的小吏此刻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他第一次被那么人盯着,有些紧张的道:“说是……说是沈安去和灾民们厮混在一起,然后才套到了他们的真心话……”

    “什么真心话?”

    王安石觉得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兴奋。

    他的万言书早就完成了,本想在年初递上去。

    可在经过观察之后,他觉得那份万言书不够成熟,所以犹豫不决,就搁置了。

    当他听到‘真心话’这三个字时,突然浑身一颤,就知道自己的万言书差了什么。

    ——没有百姓的真心话!

    这是闭门造车啊!

    小吏说道:“灾民们都说只要能果腹,就不愿意去做厢兵,至于造反,那除非是要饿死了,否则定然不会。”

    王安石恍然大悟,说道:“以前一味遵循祖宗之法,见到灾荒就扩编厢军,却忘了去问问百姓的真实想法,大谬了!大谬了!”

    他转身过去,仰头道:“某今日得了三字,胜过无数经书,哈哈哈哈!”

    这位执拗的王判官竟然疯了?

    想起往日那个经常走神的王安石、严肃的王安石,再看看现在的他,不由的大家不吃惊。

    “这是喜事啊!”

    有人打破了寂静,然后大家不禁就重新欢喜起来。

    “那位沈待诏看来是个没城府的,不然上次也不会直接羞辱杨道祥。”

    “没错,也只有这等没有城府的才会去撼动祖宗之法,胆子好大啊!”

    三司的官吏们自行脑补了一番,然后得出了沈安是个愣头青的结论,就原谅了他上次的粗鲁。

    “国子监的祭酒郭谦放话了,说国子监的庙小,沈待诏为国操劳不容易,还是在家多歇息吧。”

    三司的人闻言面面相觑,然后就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

    沈安没笑,他不敢相信的道:“老郭竟然这么看不起我?老陈,这太过分了,我要去求见官家,要申诉,要……”

    陈忠珩在边上冷冷的看着他,等他讪讪的停了咆哮后,才说道:“你在枢密院闹腾的太过了,弄的宋庠头痛。宰辅都头痛你,国子监哪经得起你的折腾……郭谦这是未雨绸缪罢了,你……官家说了你先别去。”

    沈安怒道:“凭什么?”

    哥就想去说书,怎地?

    陈忠珩冷冷的道:“那你先把宋庠说服了再说。”

    宋庠都怕你去枢密院搅合,放话说你只要再回枢密院,枢密使的官位就让你坐。

    他起身往外走,边走边说道:“你好歹谨慎些,官家都说你没城府,被别人一激就会动怒,这不好,要改……”

    “郎君,枢密院的宋相公放话了。”

    姚链迎面而来,沈安无所谓的道:“这次他说什么?莫不是让我别靠近枢密院的大门?”

    陈忠珩也觉得宋庠过分了些,准备回去后想办法给他上眼药。

    姚链欢喜的道:“宋相公说郎君您是枢密院的人,让国子监的郭谦哪来的回哪去,别想挖枢密院的人。”

    陈忠珩呆呆的道:“你听错了吧?”

    沈安也觉得不对,这时折克行过来,他问了事情,就笑道:“安北兄有所不知,那些灾民编的厢军多半没什么战力,可还占用着军队的各种资源,枢密院早就牢骚满腹了。”

    沈安和陈忠珩面面相觑,说道:“难道我这次还成了枢密院的功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