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颠覆性的答案(为‘幸福’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12章 颠覆性的答案(为‘幸福’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民国谍影临高启明庶子风流替天行盗间谍的战争     大宋的财政情况毫无疑问是紧张的,而根源就是出自于那庞大的军费。

    三冗三冗,最多的就是军费。

    那不是军队,而是吸血鬼。

    把大宋的血液抽干的吸血鬼。

    赵祯对此是有数的,可惯性让他还是犹豫了。

    他曾经进行过革新,也曾雄心勃勃的准备掀开一些祖宗之法,结果被现实撞的满头包,还损失了范仲淹。

    他知道自己失败的主因是得罪了那群人。

    而那群人的代表此刻就在殿中。

    所以他习惯性的看了过去。

    “不妥。”

    韩琦摇头道:“此事就怕万一,若是中牟混乱,这京城也不安生。祖宗的考量自然是对的,我等……”

    “韩相!”

    沈安拱手道:“养不活那么多军队怎么办?”

    这个……

    这个问题竟然没人想过?

    沈安想一巴掌把这些人都抽翻在地,然后踩上几脚。

    “养不活咋办?”

    沈安的问题让人没法回答。

    按照目前的趋势下去,养不活军队是妥妥的。

    “到时候只能加税,可加税却会逼反百姓,咋办?”

    赵祯被这话给触动了。

    是啊!

    军队不但是个吞金怪兽,更是一个不稳定因素。

    一旦军队不稳,大宋能安稳?

    他摇摇头。

    这事儿是要仔细斟酌考量了。

    三司使……

    宋祁竟然不知道大宋目前的状况?

    赵祯有些不满。

    你进了三司,首要就是掌握大宋的财政情况,以备君王参考。

    如今你一问三不知,反而是沈安这个小小的待诏,不但知道军费,更知道岁入。

    他怎么知道的?

    赵祯想起了往事,记得有人上奏过这些情况,想必沈安就是那时记了下来吧。

    这个少年有心了啊!

    若群臣都是这般勤勉,朕还担忧什么呢?

    赵祯觉得很满意,于是就点点头,说道:“要不试试吧,地方官吏要盯紧了,周边的……要盯紧了,稍后让包拯也盯着……”

    韩琦出班道:“官家,祖宗之法……若是有人造反……悔之晚矣!”

    祖宗就是这么做的,这些年下来没见灾民造反,这就是成效啊!

    上次你让范仲淹胡乱改革祖宗之法,结果如何?

    今日你又想着来一下,这个……咱能不折腾吗?

    “是啊!陛下,还是招为厢军吧!”

    宰辅们大多支持按照老规矩来处理,旁观的赵宗绛不禁微微一笑。

    沈安落了下风,就是赵宗实落了下风。

    所以肖青在朝中毫无建树,目前看来还是最好的选择。

    不做就不会错,做的越多,错的越多,果真是至理名言啊!

    赵祯在犹豫着,他的目光转动,看到了赵宗绛那得体的仪表。

    再转过去,他看到了眉头紧皱的沈安,和身边木然的肖青对比强烈。

    这个少年在为了大宋而忧心忡忡?

    这一刻赵祯觉得自己看透了沈安,他唏嘘着说道:“试试吧,中牟周边驻军多,可以试试。”

    中牟靠近京城,周边驻军多如牛毛,五千余人就算是造反也能压下去。

    沈安在想着赵仲鍼当了皇帝,会不会给重臣们下泻药的问题,闻言就喜道:“陛下英明。”

    众人看着赵祯,有人失望,有人焦急,最后还是富弼出班道:“如此当马上调运钱粮过去。”

    作为首相,他必须要学会掌总,而不是事事都和官家作对,否则下一次你别想再上台。

    五千余人的灾民,而且有老有小,还有不少女人,问题应该不大吧。

    他一说话,就是皇帝和首相都赞同此事,这事儿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一直没说话的赵宗绛突然肃容道:“陛下,此事……沈待诏一力主张……少年有为啊!”

    这话让人一怔,随即大家都反应过来了。

    这事儿是沈安一力主张的,和官家可没关系。到时候失败了,别把罪责往官家的头上推。

    大家看了赵宗绛一眼,觉得这位很稳重,而且还会顾全大局。

    不错啊!

    众人都点点头,沈安说道:“臣以为,百姓但凡能吃饱穿暖,就没人会造反,他们更乐意在家乡安居乐业,而不是去做厢兵!”

    “你怎么知道?”

    赵宗绛突然问道,然后仿佛是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些,就歉然颔首,退了回去。

    可他的问题却被刨出来了,谁都有兴趣知道这个答案。

    “我当然知道!”

    沈安不想和这人解释,赵祯却说道:“沈安吃过苦,所以知道些下面的想法。”

    赵宗绛尴尬的点点头,随即赵祯就吩咐道:“令包拯去。沈安和肖青也去。”

    老包的节操还行,而且脾气不好,赵祯觉得他要是去了,铁定能镇压一干官吏。

    官吏不老实,这是常态,对此他非常清楚。

    可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同样清楚。

    而让沈安和肖青一起去,就是作为两位备胎的代表,算是间接帮他们了解朝政。

    至于直接让他们参与朝政,这个是万万不可能的。

    宰辅们出了大殿,大家都有些不安。

    传统习惯被颠覆了,大家始终觉得不对劲。

    前面的沈安看着神采飞扬,甚至是有些嘚瑟。

    赵宗绛一路回到家中,见到赵元良后就不禁笑了。

    “笑什么?可是遇到好事了?”

    赵允良很是惬意的问道。

    老八家如今也算是成了备胎,这多好的事啊!

    赵宗绛笑道:“中牟有灾民,朝中都说把精壮灾民编为厢军,可那沈安却独辟蹊径,建言以工代赈,原地处置。”

    赵允良的眼睛一亮,说道:“祖宗为何要把灾民编为厢军?不就是怕他们造反吗!沈安这是在颠覆祖宗之法,群臣此刻看似同意了,可一旦中牟有人起事,他沈安就逃不脱罪责!”

    赵宗绛笑道:“以往那些灾民在等候处置期间,多有不法,这次也不会例外,所以爹爹,沈安这次怕是要完了。”

    赵允良点头道:“是啊!只要有人一起哄,法不责众嘛!”

    ……

    “他急切了。”

    赵宗实看来恢复的不错,他皱眉道:“沈安急切了,灾荒之后有大乱,这是铁律,他急什么?”

    赵允让也头痛的道:“这少年……”

    只有赵仲鍼,他很是笃定的道:“这等事就是大宋的毒瘤,不尝试着去了,以后会成大患。”

    赵允让瞪了他一眼,说道:“祖宗之法何等的高瞻远瞩,你懂个屁!”

    赵仲鍼想想反抗的代价,最终还是决定要为了道理而反抗。

    “翁翁,时移世易!”

    别抱着老规矩不放,那是腐朽的。

    “你说什么?”

    “孙儿说……哎呀,您怎么又打人呢!”

    “站住!还敢跑!”

    ……

    包拯一路疾行赶到了中牟,当看到那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灾民时,不禁就怒了。

    “地方为何不赈灾?”

    地方官讪讪的道:“未得许可,不敢放粮。”

    “迂腐!”

    老包雷厉风行的道:“开仓!”

    马丹!百姓都要饿死了你还不开仓,怪不得要造反。

    这是来自于沈安的怨念。

    灾民们听到消息后不禁欢欣鼓舞,有人喊道:“多谢包青天!”

    “多谢包青天!”

    这些欢呼让包拯有些……小小的窃喜,但这个窃喜马上被沈安打破了。

    “这是官家的圣喻。”

    包拯马上就是一身冷汗。

    重臣们习惯性的会忽略皇帝,然后标榜自身,这是习惯,老包也不能免俗。

    可把皇帝的功劳往自家身上扯,包公,您也太嘚瑟了吧?

    “官家万岁!”

    当地的官吏非常有眼色的带头喊口号,气氛渐渐才转了过来。

    肖青在观察着沈安,见他走进了灾民中间嘘寒问暖,不禁摇头失笑。

    你现在不是重臣,弄这个姿态有屁用!

    沈安那边已经召集了不少人,说话的声音渐渐也大了,引得包拯等人赶了过去。

    肖青也凑了过去,想听听沈安说了些什么。

    “……官家听到消息后就忧心忡忡,担心的不行,这不马上就令包中丞赶来了,就是担心大家被冷着了,被饿着了。”

    沈安说着从一个妇人的手中接过孩子,熟练的哄了几下,然后说道:“这孩子还壮实。”

    妇人落泪道:“家里的东西都尽给他吃,大人……大人就忍着。”

    沈安叹息了一声,然后看着这些灾民,问道:“若是能给你们重建家园,你们是愿意去做厢兵还是留在家乡?”

    包拯的心中一震,急忙就近前了几步,想仔细倾听百姓的心声。

    肖青更是不堪,不但靠近了,而且还掂着脚,恨不能马上就听到反对的答案,然后沈安就成了个大笑话。

    随行的人成分复杂,各方的人都有,皇城司的人自然也不缺。

    此刻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百姓的答案。

    一个老汉出来说道:“听闻每次灾荒,精壮都要被编为厢军,此后就衣食无忧了,这是好事……”

    肖青只觉得心口猛地热了一下,那股子狂喜就忍不住奔涌上来,让他面色潮红,身体颤抖。

    这是什么?

    这就是铁证,证明你沈安坚持的就地安置方案是个错误的铁证。

    等消息一回禀,沈安,官家再欣赏你也不行,无数人会因为你破坏了祖宗之法而群情激昂,这股子力量能让你成为过街老鼠。

    随行的人各自神色不同,但不少人都是轻松。

    祖宗之法好啊!

    大家照着办事就完了,偏你沈安多事,这不大家还得下来统辖赈灾和重建,这都是麻烦啊!

    沈安依旧淡定,甚至还面露微笑的鼓励着老汉。

    老子前世就曾经是多年的吊丝,会不知道底层百姓的心态?

    老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自己的想法:“家再破、再穷,可那也是自己的家呢!这山这水这土地,小人都熟了,做梦都不会认错,不会走错,死了就想埋在这里……”

    他抬头,脸上的沟壑纵横,诚恳的道:“贵人,若是贵人能见到官家,还请贵人帮小人求求官家,只要能果腹,小人……小人等人愿意留在家乡……”

    包拯只觉得心脏仿佛是被重锤敲击了一下,呼吸顿时一紧。

    肖青一下就握紧了双拳,然后有些茫然的看着那些人。

    那些百姓。

    “对呢!外面再好,可也没家乡好,只要官家能让小人果腹,这便是盛世了。”

    包拯突然眼睛一热,泪水就忍不住滑落下来。

    百姓的要求竟然这般低吗?

    只要能果腹,这便是盛世了。

    有个随行的小吏忍不住问道:“那你等不闹事……”

    一个妇人说道:“贵人这是哪里话,但凡能有东西吃,谁会闹事?谁敢闹事咱们也不理他啊!”

    “就是,谁闹事就是在破坏咱们的好日子,弄不死他!”

    肖青跌跌撞撞的退后了几步,喃喃的道:“这便是百姓的想法?怎么……怎么和他们说的不同呢?”

    一群肉食者瞬间就被一群灾民给摧毁了心中的固有观念,现场一阵寂静。

    ……

    第三更送到,求月票,求支持。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