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这厮又要搅合了(为雨姐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01章 这厮又要搅合了(为雨姐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临高启明民国谍影庶子风流替天行盗间谍的战争     消息很快就散开了,而那个宅子竟然是三司拍卖的消息也传出去了。

    作为三司使,你张方平竟然近水楼台,利用职权之便买了那个宅子?

    这事儿违反了规矩,要弹劾。

    可大家却惊讶的发现,御史们的火力都集中在了沈安的身上。

    ——打人!

    这就是唯一的弹劾理由,但多了个‘屡次打人’

    那些御史把沈安打过的人统计了一下,然后惊讶的发现这厮竟然是个惯犯。

    没说的,弹他!

    御医已经开始常驻宫中,待产的气氛越发的浓厚了。

    就在这个当口,应许多御史之请,宫中来人召唤沈安进宫。

    “郎君。”

    庄老实多多少少知道些沈安现在的处境,所以担忧的道:“他们就不能等生出来再说吗?”

    等宫中那两个大肚婆生产的结果出来了再动手不行吗?如果生出来的是皇子呢?那大家都可以洗洗睡了,或是勾肩搭背、和和气气的去喝酒逛青楼。

    沈安在喝茶,外面是等候的内侍。

    他笑道:“等生出来再动手的话,那就显得……赤果果了一些。和扁鹊给蔡桓公看病一样,正所谓上医治未病,重臣们出手自然不同凡俗。”

    真等那时候再出手,就显得太利益化了些,有些不自在。

    而越是位高权重的官员,他就越看重面子,能保住面子最好不过了。

    沈安放下茶杯走了出去,外面的果果蹦跳着过来,仰头道:“哥哥要上朝吗?”

    沈安摸摸她的头顶,说道:“嗯。”

    果果赞道:“哥哥要去抓鬼!”

    那个内侍的脸上全是黑线。

    那是皇宫,不是鬼窟。

    沈安却不管他,对果果说道:“在家乖乖的,回头哥哥给你讲故事。”

    他的故事已经要枯竭了,所以连抓鬼的故事都编造了出来。因为他编造的比较儿童化,果果就认为鬼很可爱。

    庄老实说道:“郎君,一切小心。”

    沈安笑道:“怕什么?我背着果果从雄州一路走来。这一路艰难,可我也走过来了。如今这个不算是什么,家里准备午饭就是了。”

    一路进了宫中,当走进大殿内时,沈安看到了不少人。

    “臣弹劾沈安跋扈,屡教不改……”

    “臣弹劾沈安……”

    “……”

    弹劾的声音就几乎没断过,沈安站在那里,看到了肖青嘴角的微笑。

    那是得意的微笑。

    他看到了宰辅们,韩琦的面色冷淡,张方平的面色如常。

    富弼的眉头微微皱起,显然不大喜欢这个气氛。

    曾公亮在叹息。

    沈安在微笑着。

    他冲着赵祯躬身,表示自己有话要说。

    弹劾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臣就是一个异类,直挺挺的闯进了官场里,然后横冲直撞,看似从不懂的妥协。

    沈卞的儿子这个标签一旦戴上,臣就再无其它路可走。

    臣喊出了‘汉儿当有大丈夫,大宋当有大丈夫’。

    这不是空喊,而是诺言。不管是弄出了弓弩还是和外国使者交涉,臣都是用行动在践行着自己的诺言。”

    赵祯面色淡然,微微点头。

    沈安的功劳不容抹杀,所以这些天御史的弹劾在他这里都成了摆设。

    沈安看着张方平,问道:“此事张相不觉得羞耻吗?”

    这是包拯弹劾张方平的话。

    在这次倒沈大潮中,年迈的包拯就像是一块坚硬的礁石,哪怕被潮水不断拍打着,却始终不肯退后半步。

    你张方平没有廉耻!

    这就是包拯弹劾的原话。

    任由一位老人为自己出头不是沈安的性格,所以他来了。

    “敢问张相,那宅子乃是三司拍卖,你身为三司使却去买了下来,这是哪家的规矩?”

    沈安笑着问道。

    这堪称是利用职务之便占便宜的典型。

    张方平面色微红,出班说道:“陛下,臣的家人一直想买房,只是囊中羞涩,直至此次见到发卖的那个宅子才一千余贯,就瞒着臣去买了下来,臣……有罪!”

    好!

    看着躬身的张方平,沈安仿佛听到了无数声叫好。

    陛下啊!汴梁的房子真贵,臣买不起,家人见到了有便宜的宅子买,忍不住就下手了,臣……这是无心之过啊!

    这话能引发共鸣,至少在场的都会发出‘汴梁的宅子真特么贵’的感慨。

    而你赵祯作为皇帝,治下连宰辅都买不起房子,这个待遇说不过去了吧?

    你这个皇帝当的不好啊!

    张方平用弹劾沈安来死中求活,就是想利用大家同仇敌忾的心理,保住自己的官位。

    这个和当初恋栈不去的文彦博何其相像。

    赵祯叹道:“朕却是亏待了诸卿。”

    群臣的面上多了暖色,觉得这个皇帝真是够意思。

    “陛下,臣有些问题弄不懂,想请诸位相公赐教。”

    就在这个君臣其乐融融的时候,沈安说道:“据臣所知,相公们的俸禄就有三种,钱、衣赐、禄粟……每年节日和相公们的生辰还有大笔赏赐……郊祀时原先一人赏赐银帛四千匹,后来好歹减了三千……陛下,臣不大识数,这么一年下来,总计有多少……”

    宰辅们的脸瞬间就红了。

    可还没完,沈安继续说道:“每位宰辅还得配发雄武军的军士三十人,以供杂役……每逢大礼,宰辅必加官衔……这待遇……陛下,臣只想问问,何时轮到臣做宰辅?”

    他眼巴巴的看着赵祯,可赵祯却板着脸道:“胡说!”

    按理官家都呵斥沈安了,宰辅们该乐呵了吧?

    没有。

    人人低头。

    算术再不好的人也能算出宰辅们的年收入,如果节省些的话,一年就能买宅子了。

    可有的人为何买不起呢?

    花销大了呗!而且这点钱能买到的宅子离皇城太远了,不方便上下朝。

    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主因是宰辅的任期不长,大伙儿租房子住才是王道,免得被赶下台后还得要花钱去维护自家的宅子。

    张方平词穷了,沈安却步步紧逼道:“敢问张相公,那宅子您买的心安理得吗?”

    张方平尴尬的道:“陛下,臣的家人犯错,臣责无旁贷,请陛下责罚。”

    老夫不和你啰嗦,还是陛下最好啊!

    这一刻赵祯的仁慈在闪烁着光辉。

    “此事……”

    赵祯的目光转动,看了群臣一眼,然后淡淡的道:“此事算是无心之失……”

    他不想多说,免得会忍不住骂人。

    正如包拯所说的,这等行径堪称是不要脸!

    可他能怎么办?

    群臣大抵都是支持张方平的,否则现在早就有人出来弹劾了。

    而原因呢?

    赵祯看着沈安,心中的怒火却愈发的高涨了。

    在这些臣子的眼中,此刻张方平破坏规则是小事,而弄沈安是大事。

    都在想着朕生皇女,而在此之前先把沈安弄下去再说。若是真的生了皇女,赵宗实和赵仲鍼的身边马上会多出一群‘世交好友’来。

    这就是人性!

    他知道,所以才觉得悲哀。

    哎!

    朕这般的仁厚,为何就没人多些宽容呢?

    他有些悲伤,目光所及,群臣纷纷低头。

    他看到了沈安。

    这个少年还算是不错,至少知道廉耻。

    朕在呢!他们动不了你!

    这一刻赵祯的心偏向了沈安,目光转冷。

    一群御史站在那里,官家冷冷的看过来,看的他们心中发冷。

    官家这是怎么了?

    不过官家不关咱们的事,盯住沈安再说。

    张方平觉得浑身一松,然后感激的冲着赵祯躬身。

    逃过一劫啊!

    回家就赶紧叫人把那宅子给退回去,买个逑,要买就多花些钱去别处买。

    这宅子大抵就相当于是罚没物,而且还是他张方平罚没的。

    可他张方平竟然关起门来把罚没物给低价买了。

    这个……名声呢!

    张方平只希望大家看在自己把沈安顶出来的份上,以后手下留情。

    接下来你们就围殴沈安吧,哥看戏。

    正准备进入看戏模式的张方平看到沈安又出来了,就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出一口气,恍如大病初愈后的那种轻松和惬意。

    御史们开始进入斗狗模式,宰辅们在旁观。

    沈安就在此刻走了出来。

    沈安冲着张方平在微笑。

    哥们,你以为我沈安就这点准备?

    你以为自己就能逃过一劫了?

    赵祯又嗅到了那股子熟悉的味道。

    这厮要搅合了。

    要出事了!

    但他却没有恼怒,而是好整以暇的眯眼看着。

    都当朕是好心肠。好心肠没错,可欺负老实人就是错,大错特错。

    “陛下。”

    沈安说道:“那宅子怕是有些问题。”

    张方平心中叹息,说道:“宅子臣会让家人退了……”

    买错了退回去完事,你还想咋滴?

    什么叫做有问题?

    退回去谁爱买谁买,和我张方平没关系。

    他很是笃定,因为官家都说了是无心之失,你还想来找老夫的茬,凭什么?

    他突然恍然大悟,看了御史们一眼,心想你沈安这是想借着攻击老夫来避过御史们的声讨啊!

    可这招老夫才将用过了,你使出来却无用。

    然后沈安就笑了,看着很是纯良。

    “张相,您怕是不知道那房子的来历吧?”

    张方平愕然道:“什么来历?那不是刘保衡的吗?”

    你别胡搅蛮缠了行不?

    看看那些御史吧,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就等着开战呢!

    可沈安却笑道:“张相,那宅子是刘家的,可刘保衡却不是刘家子……”

    啥?

    这次连赵祯都懵了。

    合着你张方平买了别人的房产,主人却不知道……

    你这做的什么糊涂官……

    张方平怒道:“你这是信口雌黄!”

    沈安笑道:“雌黄会变成雄黄,这话谁说的?好像是炼丹的说的吧。”

    他的面色渐渐转冷,说道:“陛下,被丢出来的老妇人乃是刘氏的长辈,她说那刘保衡压根就不是刘氏子,不过是泼皮罢了!”

    啥米?

    张方平傻眼了,他看向赵祯,说道:“陛下,这是污蔑!”

    若是真的,他不但是监守自买,而且还涉嫌渎职。

    顷刻其他人都噤口不言,只有张方平那带着惶然的声音回荡在大殿内。

    ……

    第四更送上,书友们晚安,爵士继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