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这些都是沈安教的(为‘绝望的飞刀’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84章 这些都是沈安教的(为‘绝望的飞刀’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民国谍影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不得已?”

    赵仲鍼问道:“什么不得已?”

    王小五吸吸鼻子,说道:“小人……小人的孩子病重,没钱医治,小人看着不忍……小郎君,做爹娘的看着孩子那模样……小人恨不能把肉割下来给他吃……”

    王小五和陈氏嚎哭了起来,他们知道五个时辰之后,自己夫妇基本上就没用了。

    而且他们没了之后,那孩子……那孩子就完了啊!

    可这是郡王府,权贵之家,哪里会把人命当回事。

    “我的孩儿啊!”

    陈氏嚎哭着,“我们地底下再相见。”

    赵仲鍼回过身来,看着那些仆役问道:“他说的可是实话?”

    有人在后面嘀咕道:“小郎君,是实话,他那儿子烧的厉害。”

    这天气最容易受寒发热,以仆役孩子能享受的医疗条件,生死那真是要碰运气。

    显然那孩子的运气不好,父母为了他铤而走险被抓了。

    大家都在叹息着,却无人为了他们夫妻求情。

    偷盗主人家的财物,换别人家,大抵要打个半死丢出去。

    这就是命啊!

    赵仲鍼感受到了这种情绪,他说道:“去把府里的郎中叫来,给他的孩子看病。”

    众人愕然,而王小五和陈氏却恍如幻听。

    他颤声道:“小郎君,您……小人莫不是听错了。”

    赵仲鍼微微摇头,“去吧,孩子无辜,还有,他们夫妇犯错该罚,可府里是什么规矩就怎么罚。最后就是……律法要基于人情,他们夫妇所犯之事不小,其情可悯,当减轻责罚。”

    洪斌悄然叫了个心腹去各处传话,然后就冷眼旁观。

    这是郡王府,不是你家。你干涉府中的事,否定郡王的决断,这就是不孝和跋扈。

    等郡王发怒时,你在府中的名声大概就要臭了。

    洪斌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自己拉肚子的那几次经历,不禁夹了夹屁gu。

    赵仲鍼也叫了人,却是去请示赵允让。

    最后先来的是高滔滔。

    她的儿子插手了府中的事务,她得来收尾善后。

    郡王府的老大是赵允让,其次便是他任命的管事们,至于那些儿孙们,只是依附而活,等赵允让去了之后,这个家也就散了。

    但是赵允让多年的积蓄不少,到时候谁能多分些呢?

    赵允让的儿孙们目前还算是团结,但在利益的面前,谁知道会不会翻脸。

    一群儿孙为此都不去干涉府中之事,为的就是不引发纷争,保留着兄弟之间的和睦氛围。

    想想,若是某家在郡王府中得势,其它兄弟家可会服气?

    这一来二往的,兄弟情义荡然无存不说,郡王府里也会被闹得乌烟瘴气的。

    “仲鍼,此事你不该插手……还有,你手软了些。”

    高滔滔把儿子叫到边上,低声说道:“不严惩他们,府中的风气如何能提振?大户人家,权贵之家,都要隔一阵子就处罚些人,这就是提精神。你不懂这个不怪你,回去吧,剩下的我来处置。”

    她自然不肯坏了儿子的名声,可却有些为难。

    正在此时,赵允让那边来人了。

    “郡王让小郎君过去说话。”

    一行人,包括王小五夫妇都被带了过去,不过府里的郎中却也来了,被带着去给那孩子看病。

    赵允让穿戴整齐,端坐在榻上,等人到齐后,就看了赵仲鍼一眼,说道:“此事却不可小觑。”

    他想给这个孙儿上一课,所以很是郑重。

    “监守自盗是个坏事,哪家都不能忍。你心肠软……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就目下来说是好事。”

    心肠软就不能当家,但以后他只是个闲散宗室,自然无碍。

    这个孩子啊!

    赵允让把剩下的话憋住了,就怕说的太狠了。

    他跟着沈安就学了这点见识?

    这一刻赵允让觉得有必要加强对赵仲鍼的教导。

    “翁翁。”

    赵宗实和其他人也来了,屋里站满了人,女眷一边,男人一边。

    赵仲鍼在父母的担忧目光下躬身,然后说道:“两个情有可悯的内贼该如何处置,若是按照律法而言,那就该收监,甚至是发配。”

    他说话从容,赵允让微微点头,觉得不管道理对不对,凭着这个姿态,就说明赵仲鍼这段时日里的长进不小。

    心中有底你才能从容,否则就是强作镇定。

    赵仲鍼继续说道:“可律法虽在,却要思量人情。若是律法无情,那么孙儿以为,以王小五夫妇的情况,也当法外开恩!”

    “律法和人情……”

    赵允让微微皱眉,然后示意他继续说。

    “若是家规,那么严惩只是想杀鸡儆猴,警告一干下人,可孙儿以为,规矩不在于严苛,而在于执行。”

    有人说道:“那现在就该执行,而不是什么法外开恩。”

    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而且这也是一个信号:赵仲鍼突然插手府里的事,有人不满了。

    高滔滔心急的不行,恨不能上去把儿子一把拍醒过来。

    这事儿你别管了行不行?

    可赵仲鍼却很镇定的说道:“王小五夫妇为了救自己的孩儿铤而走险,按理当处置了,可我家要的家规是什么?”

    他看着赵允让说道:“翁翁,家规是死的,规矩是死的,可人是活的。”

    有人说道:“既然定下了规矩就当遵守,否则规矩有何用?”

    这是来自于亲人的质疑!

    空气中弥漫着一些让人不舒服的气息,赵允让微微皱眉,却没干涉。

    赵仲鍼振眉道:“规矩本是人定,本就该不断更新。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小到一个家,大到一个国,若是定下了规矩就纹丝不动,动辄喊着什么祖宗规矩,那要现在的人作甚?什么都依着祖宗规矩好了,照猫画虎,萧规曹随……”

    他看着赵允让,诚恳的道:“翁翁,萧何的规矩如今何在?”

    轰!

    这句话炸翻了所有人。

    萧何的规矩何在?

    早就被历史长河掩埋了。

    那么延展开来,祖宗规矩还在,可终究会被抛弃,而代价就是革新,或是……灭亡。

    你整日守着什么祖宗规矩,可那只是个腐臭的东西罢了,你不肯丢弃,自然会被抛弃。

    赵允让见儿孙们目瞪口呆,女人们大多懵懂,可高滔滔却握紧了双手,显得非常紧张。

    这是担心他处置赵仲鍼。

    祖宗规矩,郡王府现在的祖宗规矩就是赵允让,赵仲鍼的话就是在挑衅他。

    赵允让面无表情的看着赵仲鍼,见他很是坦然,于是就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这微笑渐渐扩大,变成了大笑。

    “哈哈哈哈!”

    赵允让笑的前仰后合,笑的咳嗽不止。

    一群人蜂拥而上,你拍背来我抚胸,忙作一团。

    好容易消停了,赵允让喘息着说道:“祖宗规矩,祖宗规矩,来人!”

    “阿郎。”

    老仆进来了。

    高滔滔几步抢上来,站在了赵仲鍼的身前,就准备开口求情。

    赵宗实微微一叹,觉得儿子的话犯了忌讳,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了,少不得要弹劾上去,说他妄言。

    赵允让喝了一口茶水,拍手道:“王小五夫妇赶出府里。”

    这是应有之意,否则真的要规矩大乱了。

    老仆应了,赵允让看着赵仲鍼,眼中的笑意都藏不住了。

    “他们的那个孩子……就留在府里,养好了再送出去。”

    责罚没有了,只是赶出去,以王小五夫妇的能力,自然能谋生。

    而救治他们的孩子,这就是情义。

    “主人家也要有情义,此事……以后府里的人得了病,就让郎中用心看。”

    消息传出去后,外面的仆役们开始了欢呼。

    “多谢郡王!”

    “多谢郡王!”

    欢呼声很大,传到了屋里。

    赵宗实皱眉道:“爹爹,会不会被人给……”

    赵允让觉得这个儿子还是胆小了,就说道:“此事会有人报上去,无碍。”

    若是连这点权利都没有,那他赵允让马上就进宫,一头撞死在大殿里,好消除官家的忌惮。

    他看着赵仲鍼,眼中多是欣慰,说道:“你这竟然长进如此,好!来人。”

    老仆才去传话回来,赵允让吩咐道:“从今日起,仲鍼那边多派人手伺候。”

    这是奖励,赵仲鍼见到那些堂兄堂弟们眼中的艳羡,甚至有人都是嫉妒了。

    他叹息道:“萧何的规矩如今何在,这话说得好啊!不管是家还是国,都该听听这话,都该听听我孙儿的话,哈哈哈哈!”

    他得意非常,笑的肆意之极。

    “翁翁,这些……都是安北兄的教诲。”

    “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赵允让打个嗝,眨巴着眼睛问道:“你莫要骗人,否则老夫收拾你。”

    边上的赵家人也是不敢相信,可赵仲鍼却说道:“孙儿在安北兄那边每日可不是玩耍,什么都在学,祖宗规矩的话,安北兄前日说了些,孙儿有些感悟,今日遇到了此事,更是大彻大悟。”

    他感慨的道:“怪不得安北兄说尽信书不如无书。读书万卷,还得要躬身行事,一事一个道理,做事做多了,自然就懂了那些书本里没有的东西,或是能印证书本里的学识。”

    赵允让目露精光,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大腿,说道:“老夫当时说让仲鍼跟着那少年,你等还有微词,今日如何?”

    那群儿孙中有愚钝的,就说道:“爹爹,那日您也说让仲鍼跟着沈安,只是让他玩耍的……”

    卧槽!

    赵允让一个眼镖甩过去,喝道:“都滚!”

    一群儿孙狼狈而逃,赵允让独自坐在那里,不禁笑道:“老夫竟然也有看花眼的时候?”

    老仆在边上笑道:“阿郎,小郎君……小人记得一年前小郎君就像是一匹小野马,现在可变样喽!”

    “是啊!”

    赵允让惬意的道:“那小子……这一年变化颇大。”

    原先的赵仲鍼有着孩子们都有的贪玩,甚至还有些顽劣。

    可现在呢?

    走在郡王府里,赵仲鍼看到了无数目光。

    各种各样的目光。

    但最多的还是感激。

    他把王小五夫妇拯救了出来,而且还给府中的下人们带来了福利。

    ——有病就让府中的郎中尽力看。

    以往也看,可尽力却是没有的。

    奴婢怎能和主人相比?

    多了尽力二字,下人们当真是欢欣鼓舞,喜不自胜。

    而这一切是谁带来的?

    就是赵仲鍼啊!

    “萧何的规矩如今何在……”

    赵宗实带着高滔滔站在前面,含笑看着面对那些感激目光时,显得有些无措的儿子。

    他低声给妻子解释道:“这话更多说的是朝中。朝中的臣子们动辄就说什么祖宗规矩,大郎的话……振聋发聩啊!”

    高滔滔抿嘴含笑,然后说道:“官人,还是那少年……仲鍼和他在一起倒是长进了不少。”

    赵宗实点点头,“回头你这里多备些礼物,好歹也感谢一番。”

    高滔滔应了,然后想起了什么,说道:“他那个妹妹倒是活泼可爱,以后经常接进府中来玩耍,大家亲近些。”

    ……

    晚点还有一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