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王安石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68章 王安石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古往今来,最鼓舞士气,最容易拉近关系的方式不少,可最有效的却是一起喝酒。

    一起喝过酒,一起那个啥的,最容易成为死党。

    下了衙之后,沈安带着礼房的令史等人去了东鸡儿巷。

    五丈河穿城而来,人站在楼上,能看到河面上淤积的浮雪,河水仿佛停止了流动。

    汴梁不是个建都的好地方,北边无屏障,这也是后来被金军横扫的原因之所在。

    但唯一的好处就是水。

    汴河、金水河、蔡河、还有眼前的五丈河,四条河流穿城而过,每日给汴梁送来了无数物资。

    而这些河流连接运河,运河一直延伸,通往各地。

    “这就是水城啊!”

    换了便服的沈安不禁发出了感叹。

    夜色渐渐降临,灯笼点起,光线被雪地反射,看着很是柔和。

    “待诏。”

    唐仁出来了。

    游廊上有些雪水,唐仁出来时差点滑了一跤。

    他扶住栏杆笑道:“待诏怎地不进去?”

    他表达了投靠的意思,这是个好兆头。

    一个好汉三个帮,沈安需要帮手,这样才会在未来的岁月里不至于孤军奋战。

    “待诏,王安石来了,就在隔壁。”

    东鸡儿巷最多的就是青楼,可官员自然不能大大咧咧的去那里。

    所以沈安请客来的是酒楼。

    游廊的边上挂着一只灯笼,光线散漫。

    借着这个光线,沈安看到了些许崇敬。

    “却是不认识。”

    沈安不知怎地就绝了去隔壁拜访的念头。

    王安石啊!

    那个大名鼎鼎的名字!

    唐仁察觉到了他的情绪有些异常,就说道:“王安石一心想在州县做事,为此多次拒绝了朝中召唤他进京为官,这次任职度支使判官,听闻也有些不情愿。”

    度支司差不多就相当于是后世的户部,而判官可不小。

    这样的官职竟然也无法吸引王安石?

    这人果真是拗相公啊!

    “待诏,高丽使者金诚道那边,今日说是又去了辽国使馆……大概是要破釜沉舟了。”

    唐仁有些焦虑,他担心金诚道一旦去信国内,加油添醋的黑大宋一通,高丽人说不定就会成为大宋的对手。

    这年头藩属国可是稀罕货色,要是少一个的话,大抵和后世某个地方一样,从上到下都要沮丧一番。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沈安,铁定要倒霉了。

    沈安拍拍栏杆,笑道:“金诚道这是在诈,明白吗?”

    金诚道上蹿下跳的,全都落在了沈安的眼中。

    这种货色大抵就是想通过这样的上蹿下跳,来让大宋感到紧张,从而获取讨价还价的筹码。

    “官家没处置我,金诚道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他要是聪明,那就该赶紧上疏官家,表示高丽的忠诚,否则辽人可不是善茬。”

    唐仁谄笑道:“待诏,下官可是您的人啊!”

    你别哄我,不然我要是应对错误了,这小小的主事可是说丢就丢。

    这年头的再就业形式也不大好,唐仁的顾虑很实在。

    沈安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跟着我,有肉吃!”

    随后沈安就进去和礼房的人喝了几杯。

    他本还年少,而且在家几乎就不喝酒,所以几杯酒下肚,这人就有些晕了。

    “叫掌柜的来。”

    沈安喝了一口茶水,有令史见他面色发红,就起身道:“这几日待诏忙碌不休,怕是累坏了,要不小人送您回去?”

    这特么就是在睁眼说瞎话!

    室内的光线不错,大家都看到了沈安的面色发红,这分明就是不胜酒力了好不好!

    那令史却说是劳累过度……

    这马屁拍的极其自然流畅,堪称是第一流的水准。

    沈安笑了笑,这时掌柜进来了。

    “见过待诏。”

    “你认识我?”

    沈安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嘚瑟。

    哥也是汴梁名人了啊!

    掌柜竖起大拇指,赞道:“待诏弄的炒菜和香露都是好东西,小人有幸在暗香那边见到过待诏。”

    掌柜目露恳求之色,大抵是想和沈安拉近关系,以后也好近水楼台。

    这事儿还是王天德的锅。

    王天德原先只是个中下等身家的商人,在汴梁不算是什么。

    可这人的命真的不好说,就在王天德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了的时候,他竟然在樊楼被沈安给拦住了。

    若说做生意是修道,那么在认识了沈安之后,王天德就已经是得道飞升了。

    提起王天德,汴梁无数人都在羡慕嫉妒恨,都说这人竟然是人在家中坐,财从天上来。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在眼前,不拉个交情那就是蠢货了。

    沈安笑着问了他的名字,然后说道:“此处的钱你若是信得过,那就等明日我叫人送了来,若是信不过……”

    “待诏这是看不起小人吗?”

    掌柜一脸愤怒的道:“这点钱算的了什么!待诏只管去。”

    这气势能羞煞无数张口闭口都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伪君子。

    沈安微微一笑,然后按着身边唐仁的肩膀起身道:“那便多谢了。”

    掌柜既然是好意,那他就心领了,只是明天他依旧会派人来结账。

    这年头的主要货币是铜钱,虽然有交子,可主要流通的地方却是西南那头。

    带着一堆铜钱来消费固然很土豪,可却也很土鳖,所以有钱人都是挂个名号,大额消费都事后结账;或是有仆役随行,专门扛着铜钱。

    沈安出了房间,折克行已经等在外面了。

    “吃了没?”

    折克行不喜欢和礼房的人一起吃饭,觉得气氛不爽,所以就在外面寻摸了吃食,此刻才回来。

    “喝酒了没?”

    “没……”

    折克行说话的时候很是笃定,因为他先前已经吃了一大碗汤饼,还是重口味的,保证能压下酒意。

    沈安自己都是晕乎的,所以两人一前一后出去。

    这里是二楼,走动间楼板有些响动。

    “让开!”

    前方的楼梯口突然上来一个男子,他皱眉看着沈安和折克行,见只是两个少年,就说道:“靠边站着。”

    沈安笑吟吟的看着楼梯口,却没搭理他。

    男子怒道:“滚!”

    下面的楼梯又发出了声音,沈安打个酒嗝,说道:“马丹!你以为这是你家呢?遵道,弄他!”

    折克行才是少年血勇,每日打熬筋骨却没有用武之地,而且折继祖说了任由沈安管教他,所以很是憋闷。此刻得了许可,顿时就扑了过去。

    那男子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动手,心中稍微有些后悔。

    这么冲动的少年,多半是官宦家的子弟。

    可一想到自己的主人,男子又得意了起来。

    他摆出个防御的姿势,然后狂吼一声,大抵是想让正在上来的主人听到自己的无畏,然后就冲了过去。

    楼下那人恰好在此时走了上来,男子拿捏时机的分寸让人骇然。

    他想在自己的主人面前立功,所以冲上去左手就是一个虚晃,然后一脚就踢了出去。

    一般左手虚晃的,紧接着铁定会是右拳攻击。他用这个套路阴了不少人。

    可折克行喝了酒,此刻正在觉得自己能秒天秒地……

    男子的左手虚晃压根没晃住折克行,折克行劈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这是没招数,可胜在抗击打能力强。

    男子一脚踢在折克行的腰侧,折克行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啪!

    刚走上来的韩琦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仆被折克行一巴掌扇了出去。

    呯!

    他的家仆竟然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被折克行一巴掌给打晕了,而折克行只是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屁事没有。

    边上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沈安却喊道:“韩相,我都站边上了还要怎地,就算是官家来了我顶多也就是叉手行礼罢了,你的规矩也太大了吧。”

    韩琦刚走上来,正想询问事情的始末,闻言就怒道:“老夫有何规矩,你这是血口喷人!”

    左边的房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皱眉看着沈安,然后又看到了韩琦。

    “王安石见过韩相。”

    ……

    今天依旧会是五更,爵士努力码字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