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辽皇北撤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七百四十七章 辽皇北撤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孺子帝     不多时,耶律洪基的兄弟耶律洪泰也赶到了行宫,这时,萧惟信已经先一步抵达了。

    耶律洪泰虽然丢失了锦州,但耶律洪基并没有责怪他,宋军使用的铁火雷,甚至辽阳府都听见爆炸声,看见了极远处的火光,可见爆炸威力是多么猛烈。

    再坚固的城池也抵挡不住这样的爆炸,但耶律洪泰却率军和宋军巷战了一夜,几乎拼光了所有的士兵,这种精神可嘉。

    耶律洪基认为耶律洪泰功过相抵,没有追究他的责任。

    听说上京被烈山部骚扰,耶律洪泰立刻道:“我们必须回援上京,此事应毫不迟疑,立刻北撤。”

    耶律洪基看了旁边萧惟信一眼道:“枢密使认为这是范宁的计谋,说动烈山部骚扰上京,目的就是逼我们撤回上京。”

    耶律洪泰摇摇头道:“我当然知道这是范宁的计谋,但这是阳谋,明明白白摆在我们的面前的事实,我们只看到烈山部袭扰上京,那乃蛮部和达旦部呢?他们在大同府就出卖了辽军,年初的税羊也停止缴纳,难道他们不会来趁火打劫?其实我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宋军,如果二十万宋军北攻上京,那该怎么办?”

    萧惟信急了,高声道:“现在撤军回上京,就是放弃了辽阳府!”

    “但上京才是我们真正的京城,是皇族的聚居地,是朝廷所在,是大辽权力中枢,东京丢了我们还可以夺回来,但上京丢了,大辽就灭国了,孰轻孰重,难道枢密使不清楚吗?”

    萧惟信争辩道:“宋军出兵上京只是一个猜测,是一个莫须有的情况,但范宁的主力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这却是铁的事实,我们不能为了一个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放弃了东京道。”

    耶律洪泰叹息一声道:“东京道绝大部分都丢了,我们实际上只剩下一座辽阳城,如果宋军再用铁火雷炸开城门,我们守得住吗?”

    这时,一直负手站在窗前的耶律洪基道:“你们先退下吧!朕需要再好好想一想。”

    萧惟信退下去了,耶律洪泰绕了一圈又回来,低声对天子耶律洪基道:“天子不立危境,辽阳府一旦被宋军包围,陛下的安全就危险了,微臣担心上京会找到借口新立天子,所以我才劝皇兄趁宋军还没有包围辽阳城,立刻返回上京。”

    耶律洪基被说中了心事,尤其上京趁机新立天子更是切中要害。

    沉默良久,耶律洪基点了点头,他最终被说服了。

    当天晚上,宋军还没有过江,耶律洪基加封萧惟信为齐王,参政事左相,并任命他为东京留守,率十一万大军死守辽阳府。

    耶律洪基则和兄弟耶律洪泰一起率领五万天子近卫军骑兵离开了辽阳府,连夜赶往上京,并在通州带走了留守通州的一万骑兵,六万大军返回上京。

    范宁是在夜里被士兵叫醒,宋军在辽阳府四周部署了数千名斥候,一旦辽阳府出现异变,他们便会立刻将消息传到宋军在辽河西岸的临时大营内。

    范宁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有多少军队北上?”

    “大约五万左右,斥候传来的消息说,皆是精锐骑兵。”

    范宁匆匆来到大帐,这时,曹诗和种谔也赶到了。

    曹诗一进大帐便急道:“殿下要当心耶律洪基使诈,和上次一样佯撤,最后却是踏入陷阱。”

    范宁笑着点点头,“多谢提醒,这个可能性我会考虑。”

    种谔也问道:“殿下下一步怎么办?”

    范宁淡淡道:“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按兵不动,我在给辽阳府斥候创造一次出城的机会,另一方面我也可以知道五万军队是真的回上京,还是布置陷阱?”

    种谔欣慰的点点头,“殿下这般慎重,宋军便立于不败之地了。”

    耶律洪基率领五万精锐骑兵北撤了,但数十万宋军依旧驻扎在辽阳西岸,并没有急于渡河前往辽阳府。

    目前辽阳城的军队只剩下十万人,包括四万老兵和六万新兵,百姓约三十余万,粮食只剩下十几万石,草料八万担,城内粮食供应十分紧张,加上大战将临,城内人心惶惶,很多人都要求离开辽阳府。

    在辽阳东城门附近有一座酒楼,叫做白山酒楼,酒楼不大,生意也就一般,很不引人瞩目。

    白山酒楼同时还经营客栈,这是辽国的特点,因为店铺面积普遍很大,所以酒馆都会兼营脚店。

    掌柜姓崔,叫做崔文秀,自称是高丽人,酒馆的酒菜也是高丽特色,因此,辽阳城一直都以为白山酒楼是高丽人经营的酒楼。

    但事实上,白山酒楼却是宋军设在辽阳府的情报中心,耶律乙辛假子王善被抓后,辽军曾经大肆搜捕京城的宋军情况斥候,宋军设在辽阳城的五个情报点撤销了四个,现在就只剩下了白山酒楼。

    这两天崔文秀有点着急,他有不少重要情报送不出去,辽阳府严禁民间喂养鹰和鸽子,而辽军又在半个月前严禁城内民众外出,他的情报一直便送不出去。

    中午时分,大街上忽然骚动起来,有不少人在大街上奔跑大喊,崔文秀奇怪,便令一名伙计去打探消息。

    不多时,伙计奔回来禀报,“启禀掌柜,辽军准备百姓外迁了,好像就只有今天下午。”

    崔文秀大喜,立刻把一名心腹伙计找来,也是宋军当地探子,他仔细嘱咐了几句,又将一封信交给他,让他带着家人立刻撤离辽阳城。

    萧惟信深感城内粮食不足,为了减少粮食消耗,也为了满足大批百姓要求撤离的请求,他终于下令,开东城门,只限半天,愿意离开辽阳城的百姓可以尽快携带家人离去。

    一时间,辽阳城内鸡飞狗跳,十几万人从四面八方向东城门奔来,将东城门挤得水泄不通。

    大部分人家都拿着细软和少量衣物,去外县避难,等战争结束后再回来,但也也有不少大户人家,赶着牛车,大车内装满了各种财物,大车堵死了一半出口,使得百姓出城挤满。

    短短一个时辰,数万准备出城的百姓已经挤满了大街,士兵原本要盘查,但出城的人实在太多,最后只得放弃了盘查。

    近十万百姓拖家带口,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城外涌去。

    当天晚上,范宁在大帐内接见了一名混出城的探子。

    探子正是白山酒馆的伙计,他把崔秀城的信递给了范宁。

    范宁大致看了看信,又把信递给种谔和曹诗,他问这名探子道:“信中说,辽军强行招募了六万士兵,我想知道细节,这六万士兵都是些什么人?他们士气如何?训练如何?装备如何?”

    “启禀殿下,这六万士兵我们都是亲眼看到军队是如何强征,首先他们都是契丹人,但这些契丹人有的是商人,有的是伙计,有的是城外种地的农民,都是很普通的百姓,他们不愿从军打仗,但都被强行抓去军营,可谓怨声载道。

    现在耶律洪基率军逃回上京,整个辽阳府人心动荡,士气低迷,这些新军就没看见他们训练过,而且辽阳城内也没有地方训练,军营很小,以前军队都驻扎在城外,城内军营被行宫占据一半后,士兵住都住不下了。”

    “装备呢?”

    种谔在问道:“这些新军的装备怎么样?”

    “都是皮甲,辽国生铁奇缺,市场上严禁生铁买卖,三户人家才合用一把菜刀,据说只能保证战刀和长矛用铁,盔甲就用从前皮甲了。”

    范宁又问了一些问题,便让人带探子下去休息。

    他对种谔和曹诗道:“辽国显然已经到悬崖边了,东京道是辽国最重要的税收来源,草原各部落也不会再上贡辽国,只要我们占领东京道,辽国财力枯竭,粮食也将不继,不出半年,辽国就彻底崩溃了,我们要用耐心来打完这最后一战。”

    曹诗叹息道:“半年前大家还觉得辽国已经满血复活,这才短短几个月,辽国就被打回原形了。”

    范宁笑道:“辽国内部已经彻底腐朽,众叛亲离,一碰即溃,哪里还能满血复活,最多是回光返照罢了,只要从国力这个角度来看问题,就很清晰了。”

    “殿下,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种谔问道。

    范宁淡淡一笑,“当然是包围辽阳城,看我怎么不伤一兵一卒拿下辽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