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内应暴露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七百二十九章 内应暴露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小心,慢慢放倒!”

    翠云楼前,管家大声高喊,数十名专业搬运力士四面拉着长索,翠云峰慢慢被放倒,另有三十几人从下面托举,将重达数千斤的翠云峰抬到岸边,小心翼翼放在草地上。

    他们立刻用稻草包裹,里三层外三层将翠云峰厚厚包裹起来。

    范宁府搬家已经到了最后两天,这块京城第一名石,范宁最终决定搬去北岛。

    十几天来,光箱笼就装了五百多个,大家都累得筋疲力尽,不仅如此,遣散家仆也是一件令人头大之事,七十余名家仆都跟随范家多年,现在要分别,大家都心中依依不舍。

    朱佩也给了家仆们极为厚重的分手之礼,如果愿意跟随去北岛,则每人给五百两银子安家费,如果不愿意去,则给三百两银子,自谋生路。

    尽管不舍,但大多数人都不太愿去北岛,主要是放不下繁华的大宋。

    最终只有二十几使女仆妇愿意跟随范宁一家出海,女护卫也有十人愿意一同前往。

    在范宁府后的蔡河内,停泊着五艘客船和二十几艘千石货船。

    夜幕中,范宁和家人恋恋不舍回头看了一眼家园,范灵儿低声问道:“爹爹,我们以后不回来了吗?”

    范宁笑着摸摸她的头,“也不一定,你在北岛呆腻了,坐船回来玩一玩当然可以,这里还是我们的家。”

    朱佩搂住女儿笑道:“你爹爹说得对,这里还是我们的家,有机会我们还是会回来的。”

    范宁母亲张三娘第一个上了船,她急于见到女儿,很不得就插翅飞去北岛。

    范宁最后上了船,他向大管家拱拱手道:“府邸就托给老管家照顾了!”

    “老爷放心去吧!府宅我一定会好好打理,绝不会让它荒废。”

    范宁又向一群仆人挥挥手,登上了客船,船只划动,一长串地向城外驶去,渐渐消失在夜幕之中。

    ........

    次日一早,王安石匆匆走进御书房,躬身对赵顼道:“陛下,微微刚刚得到消息,范太师昨晚离京南下了。”

    赵顼呆了一下,他慢慢放下笔,负手走到窗前,此时他心中竟涌起一种说不出的失落,范宁就这样走了吗?

    王安石很理解赵顼患得患失的心态,他安慰赵顼道:“陛下,范宁并没有完全辞官,他依旧是朝廷一品重臣,按照朝廷制度,他可以请假一年,但必须回来销假,所以范宁只是和两年前一样,去北岛巡视一番,然后就会回来,陛下尽管放心!”

    赵顼叹口气道:“可这次他连家人也一起带走,可以说,他在大宋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如果不肯回来,我们也没有办法。”

    王安石想了想道:“陛下,范宁和家人是昨晚走的,如果派人去追赶,完全可以追上,如果陛下想留住他,微臣愿意亲自替陛下跑一趟。”

    赵顼沉默片刻,便摇了摇头道:“算了,既然朕答应了他,又何必反悔,说不定朕还会让他替大宋坐镇南大陆,未必是坏事,由他去吧!”

    王安石又道:“陛下,既然范太师已离去,那就请陛下尽快任命北征主帅,积极进行备战,准备发动对辽阳府的战役。”

    这时,门口有宦官禀报:“陛下,富相公求见!”

    “宣他觐见!”

    不多时,富弼快步走进御书房,躬身道:“参见陛下!”

    “富相公可有急事?”

    富弼取出一封信呈给赵顼道:“这是范太师留给陛下的一封信,托微臣转给陛下!”

    赵顼精神一振,连忙接过信打开,只见信首上写着‘破辽五大注意事项’,赵顼细细看了一遍。

    信中写得很详细,第一个注意事项是严守锦州,锦州是北上辽阳府的咽喉,战略地位至关重要,不得有失。

    其次是水军只是辅助,而不是主力,不可用水军为主力,颠倒主次。

    再其次是不能轻敌辽国,辽国虽衰,但尚有余勇,尤其辽阳府对辽国至关重要,他们一定会拼尽全力守卫,宋军绝不可因收回幽燕而大意。

    第四点是当心辽国用奇兵杀入幽州,攻击宋军后方,幽州的各大关隘必须要用重兵守卫。

    第五点是不要太相信耶律乙辛,此人贪得无厌,卑鄙无耻,他为利出卖辽国,也要当心他为利出卖大宋。

    赵顼把信递给王安石,轻轻叹息道:“范太师的金玉良言,我们绝不能疏忽了。”

    当天下午,赵顼颁布圣旨,任命尚书右丞韩绛为征北元帅,全权负责征讨辽国,同时任命种谔和曹诗为左右副帅,并拨钱百万贯,积极进行战备。

    ..........

    耶律洪基在得知范宁去职的消息后简直欣喜若狂,就仿佛在绝望中看到一线生机,他信心倍增,当即率领八万铁骑赶赴东京辽阳府,耶律洪基心如明镜,宋军下一次主攻,必然是东京辽阳府。

    这天下午,大军抵达辽阳府十里外,便就地驻扎了大营。

    南院枢密使萧惟信和枢密副使耶律白赶到大营,拜见天子耶律洪基。

    “陛下,微臣有个重要情报要向陛下汇报!”萧惟信道。

    “你说,什么重要情报?”

    “卑职买通了高丽国王身边的近侍,几乎可以肯定,高丽和宋朝并没有任何往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陛下,微臣一直在追查我们船队被宋军包围击沉一事,我们救起了两名落水幸存士兵,从各方面分析,宋军事先得到了我们军船数量以及出海时间等等准确情报。”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妨直言!”耶律洪基目光凌厉地注视着萧惟信。

    萧惟信沉声道:“微臣认为,辽国重臣中有人暗中通宋。”

    耶律洪基负手来回踱步,萧惟信的话说中了他的心事,他并不是真的愚蠢,他早就怀疑身边有叛臣,只是此人是谁,他不敢妄下结论。

    耶律洪基挥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他低声问道:“你应该心里有数吧!是谁暗中通宋?”

    “微臣.....不敢说。”

    “你说就是了,朕赦你无罪!”

    萧惟信低头片刻,忽然注视着耶律洪基道:“陛下,微臣怀疑是耶律乙辛!”

    “理由是什么?”

    “陛下,买大宋旧船是他一力促成,就算是旧船,可我们买了几百艘,大宋会一无所知?他说大宋是卖给日本,但据我所知,大宋对日本严格限制大船出口,三千石以上的船只根本不卖,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宋朝卖几百艘腐朽旧船给我们,导致我们的船一撞即碎,而且他建议以生铁换旧船,使我们生铁耗尽,他建议放弃幽州,建议不救西夏,这些都是卖国之策。”

    耶律洪基负手走了几步道:“可这些都是你的推测,可以说他判断失误,但就此指责他卖国,似乎有点武断。”

    萧惟信紧咬一下嘴唇道:“陛下,其实微臣有证据!”

    耶律洪基一怔,急问道:“证据是什么?”

    “陛下,耶律乙辛有个汉人假子,叫做王善,此人精通音律和蹴鞠,耶律乙辛曾经很信任他,后来渐渐冷落了他,王善心中怨恨,一次酒醉后对人说,耶律乙辛在海外有一座大岛,是宋朝送给他的。”

    耶律洪基蓦地瞪大了眼睛,“此话当真?”

    萧惟信跪下道:“臣已秘密将这个王善拘捕,在臣的拷问之下,他交代了很多东西。”

    萧惟信取出一份口供,呈给耶律洪基,耶律洪基看完口供,脸色变得异常铁青,咬牙切齿道:“朕待他不薄,他竟然敢背叛朕!”

    耶律洪基厉声喝道:“来人!”

    萧惟信慌忙阻止,“陛下,请等一等!”

    耶律洪基又挥挥手,让几名侍卫退下,问道:“你还想说什么?”

    萧惟信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耶律洪基连连点头,“爱卿此计大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