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银盒密旨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七百二十二章 银盒密旨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范宁返回了军营,刚到中军大帐前,杨文广便出来禀报,“启禀枢密使,烈山部酋长又派儿子来了。”

    “人现在在哪里?”

    “就在侧帐,刘司马正在和他交谈。”

    范宁并没有急着去侧帐,而是回大帐坐下,有随从上了茶。

    他喝了口茶问道:“他是直接来军营,还是走别的渠道?”

    杨文广连忙道:“上次我们约好,在河阴县联络,卑职派了专人在那里,他去的就是河阴县,然后穿上宋军盔甲跟随骑兵返回金城县。”

    “一共来了多少人?”

    “加上都山本人,一共来了三人,两名随从。”

    这时,刘奎走了进来笑道:“烈山部的酋长很大气,居然把金狼头令交给儿子带来了。”

    说完,他将一支用黄金铸成的金狼头手令递给了范宁。

    范宁拾起手令放在手中端详,重约一斤,做工精致,金光闪闪,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这是真的金狼头令?”范宁笑问道。

    刘奎道:“应该是真的,卑职见过克烈部的金狼头令,和这个很像。”

    “他怎么说?”范宁把金狼头令放回桌上。

    “启禀枢密使,他说计划有变,乃蛮部和达旦部都不同意单独和宋军一战,而且西京辽军主将也不会批准他们单独出战。”

    “那他们是什么意思?”范宁不露声色问道。

    “他们的意思是说,等辽军和宋军在原野上决战时,他们将不战而溃,这样也不会引起辽军的怀疑。”

    “哼!”

    范宁冷冷哼了一声,“他们这是多么希望我们和辽军进行原野决战?”

    旁边杨文广道:“请枢密使容卑职进一言!”

    “老将军请说!”

    杨文广沉声道:“卑职认为,我们和辽军在原野决战,恐怕难以避免,事实上,战争方式的选择权掌握在辽军手上。”

    “老将军认为辽军会摆开阵势和我们决战,而不是死守大同城?”

    杨文广笑着摇摇头,“枢密使不知道娄烦关一战给耶律万山多么深刻的记忆,他极为害怕我们的铁火雷,绝不会再死守城池,一旦我们大军杀到大同城下,他一定会率军迎战。”

    范宁点点头,指了指金狼头令又问刘奎,“他是用金狼头来取信我们?”

    “回禀相公,他是用金狼头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事实上,他愿意留在这里为人质,请我们相信他。”

    “金狼头令我无法辨别真假,我更不知道烈山部大酋长都卜罗的儿子长什么样,这让我怎么相信他们。”

    这时,刚刚进帐,在一旁聆听的种谔躬身道:“枢密使,卑职有话想说!”

    “种老将军请说!”

    “枢密使似乎认为对方使诈,我们就会吃亏,事实上,对方就算使诈也并不可怕,我们一定会两手准备。”

    范宁立刻反驳道:“可对方是准备在决战时使诈,战场上瞬息万变,我们很难把握住战机。”

    种谔微微笑道:“这里面有个原则,主要看对方处于哪个位子作战,如果是前锋,那压根就不要考虑是否有内应,就算真是内应也没有意义,对方无法撤退,我们必须集中兵力毫不留情地打击。

    可如果是在两翼或者后军,那么对方就有机会撤退,我们同样毫不留情打击,对方若真是内应,他们自己会顺势撤退,如果不是内应,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影响。”

    范宁有点明白了,“种老将军的意思是说,不管他们是不是内应,我们都按照既定战术作战,不受它们的影响。”

    种谔缓缓点头,“卑职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们是不是使诈,根本不重要,我们相信宋军必胜,有无内应的区别只有伤亡程度不同而已。”

    “杨老将军呢?”范宁又问杨文广。

    杨文广果断道:“卑职支持种老将军的意见!”

    范宁点点头,对刘奎道:“你就去告诉都山,我相信他们的诚意,也接受他们的方案,希望双方的第一次合作,能够有最大的收获!”

    刘奎踌躇一下又问道:“那要不要像上次说的,把此事泄露给辽军?”

    范宁沉思片刻,缓缓摇头道:“这件事很难把握好,搞不好会坏事,改变计划吧!”

    ………

    两天后,一支由万余人和五千辆大车组成的运输队伍抵达了金城县,范宁调了两万军队参与卸货。

    这支军队运来除了粮草以外的各种军事物资,包括兵器、盔甲、火油、铁火雷、战鼓、军旗以及各种攻城武器。

    范宁来到运输队伍前,几名军器监官员上前见了礼,范宁一眼便看见弩院主事杜俅,他走上前笑问道:“杜主事,我最期待的精钢弩炮有没有送来?”

    “当然有,这次卑职就是负责押送三百部精钢弩炮和一万五千盒铁弩匣到来。”

    范宁大喜,急问道:“弩炮和弩匣在哪里?”

    “刚刚运进城了,放在第七和第八两座仓库内。”

    “那回头再去看。”

    范宁看见了宣旨宦官袁盛,他也顾不得去看弩炮,连忙迎上去问道:“袁公公怎么来了?”

    袁盛笑眯眯道:“我当然是给范相公送旨意来了。”

    他脸上笑容一收,肃然道:“范相公接旨!”

    范宁连忙跪下,“臣范宁在!”

    袁盛取过一只封好的银盒子,递给范宁,“这是官家的密旨,需要范相公自己开启。”

    范宁举起银盒子端详片刻,阳光下,银盒子闪烁着亮白色的银光,整个银盒子浑然一体,严丝合缝,他心中着实好奇,这里面会是什么?

    回到大营,范宁取了一支锋利的匕首,小心翼翼将银盒子切开,里面竟然是一幅白绫诏书,范宁看了诏书,背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诏书准确说是一份密旨,如果他能灭了辽国,那么作为奖励,将特许他在北岛效仿周制建国。

    并再赐给他移民十万户。

    周制就是分封制,出现了春秋百国,除了名义上尊周王室为天子,其他完全就是自立为王。

    天子竟然给了他这种承诺,说明他范宁已经是升无可升,他已位极人臣,封楚王,再封下去,除了天子让贤,就再没有什么可封的了。

    这就叫功高震主,好在大宋在海外有了无数领土,使位高权重者有了一处泄洪口,可以去遥远的海外为王,这就避开了对天子的威胁,这其实和杯酒释兵权有异曲同工之妙。

    问题是,为什么赵顼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自己一份诏书?这究竟是承诺,还是试探?

    范宁负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他怀疑有人在赵顼耳边进谗言了,至于这个人是谁,他相信自己迟早会知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