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除夕之夜(上)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七百一十五章 除夕之夜(上)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除夕午饭后,京城各地都变得懒散起来,茶馆也早早打烊关门,大街上的每个人都急匆匆往家里赶,到了下午,大街上的行人会骤然增多,这是最后一批回家的百姓,然后便彻底安静下来。

    范宁府中也很热闹,午饭后,五六十名下人都聚集在中庭院子里,积雪已清扫干净,堆积在墙角。

    虽然天气很冷,但大家都很兴奋,宋朝的下人都是自由人,不像唐朝那样有人身依附,大家都是拿薪水做事,除了月俸外,逢年过节还有福利,雇主家会给一些布匹之类,但在过年时,雇主家都会给一笔奖赏,算是对大家一年辛劳的感谢。

    当然,这和月俸不一样,每个主家给的钱数都不同,范宁府上给得很丰厚,这也是下人都心甘情愿跟着他们十几年的缘故。

    一般大户人家给五贯钱都算是高的,范家最低的粗使丫头都是给十两银子,大管家更是能拿百两银子之多。

    “主母来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纷纷站到一边。

    只见几名使女簇拥着朱佩从侧门走了进来,两个偏妃欧阳倩和曹秀,以及小妾阿雅跟在后面,长子范景也露面了。

    朱佩走上台阶对众人笑道:“又是一年一度除夕,还是和从前一样,我照例说几句,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我夫君经常给我说,治家如治国,维持一个大家并不容易,如果没有园丁,野草就会疯长,花木就会失序,没有厨娘,大家早上就吃不到热腾滕的早饭,没有使女帮忙,我根本照顾不了这么孩子,没有车夫,我们就只能上街去挤牛车,没有管家没有账房没有伙计,这府就无法正常运转,你们每一个人很重要,这一年正是大家的辛苦,才换来了范家的兴旺和谐,在此新年之际,我代表夫君和几个姐妹感谢大家的付出!”

    说完,朱佩和欧阳倩等人一起向众人躬身行礼,以示感谢,众人都纷纷跪下行大礼,“感谢几位主母对我们的照顾!”

    朱佩摆摆手笑道:“大家免礼,请起来吧!”

    众人纷纷起身,朱佩又笑道:“下面就是大家期待的一刻,说实话,我也很期待,夫君也会给我们发体己钱,大家一起共喜吧!”

    众人都笑了起来,朱佩向欧阳倩点点头,欧阳倩取了钥匙打开门,里面都是包好的银子,每包银子放在一只袋子里,袋子上写着名字,按顺序排好。

    欧阳倩和曹秀以及范景负责取银子,阿雅则负责念名,朱佩发放,每年都是这样。

    下面早排好了队伍,阿雅举起名单念道:“第一个刘大管家,第二个吴内管家,第三个小吴管家。”

    这是府中的三个管家,吴内管家及就是吴管家婆,负责管内院,小吴管家是三管家,是吴管家婆的儿子,十分精明能干,他负责对外,刘大管家则负责总协调。

    三个管家都走出来,从朱佩手中接过了布袋,以前刘大管家和吴内管家都是百两银子,小吴管家是八十两银子。

    阿雅一个个喊名字,众人都上前接过袋子,偷偷打开后,一个个面露喜色,两个小厮甚至高兴得挥一下拳头,飞奔而去。

    今年因为主人范宁一直率军在外征战,府中众人格外辛苦,所以年赏今年增加两成,大家当然开心,最低也有十二两银子,攒几年银子,大家都可以回家买宅买地了。

    当然,今年发赏钱的不仅是下人,还有府中的二十名女护卫,她们个个武艺高强,白天夜里都隐藏在暗处,保护着范宁妻儿的平安。

    范宁一直是西夏和辽国的眼中钉,必须要提防辽国或者西夏探子对范宁的家人动手,所以范宁府旁不远处一座废弃的军营又重新修葺一新,驻扎了五百士兵。

    这是朝廷对范宁家属的保护,但还远远不够,所以又请了二十名武艺高强的年轻女护卫,在内宅保护,她们的月俸是每人二十两银子,按照管家的标准发放年赏银。

    除此之外,还有给清水观的供奉,清水观就是剑梅子修行的地方,位于范宁府斜对面的一条巷子里,是一座占地约三亩的小道观,供奉三清。

    剑梅子带着八名女徒弟在这里修行,周围百姓有不少信道人家都成为了三清观的居士,范宁母亲张三娘就是一个虔诚的女居士,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道观里度过。

    清水观在城外有两千亩土地作为观产,这两千亩农田是朱佩的嫁妆,朱佩感激剑梅子对自己的爱护,便将这两千亩地送给清水观作为观产。

    而且每年过年时,还要再奉上一千两银子的香火钱。

    当然,朱佩的慷慨也不是没有代价,范宁在京城时,都是由剑梅子贴身保护,范宁中午和同僚出来吃饭,她也会坐在不远处。

    发完了年赏,众人返回内宅,曹秀挽着朱佩的胳膊笑问道:“夫君会给我们多少体己钱?”

    朱佩在她额头上戳一下笑道:“这话应该阿雅问才对,你那么多丰厚的嫁妆,会稀罕这点体己钱?”

    “怎么不稀罕,这是我伺候夫君挣的钱,是我自己的钱.......”

    不等她说完,朱佩在她胳臂上轻轻掐了一下,向后努一下嘴,曹秀才注意到范景在后面不远处跟着呢,她脸一红,吐一下舌头小声道:“他应该听不懂吧!”

    “他应该没有听到,以后说话要当心点,孩子们都长大了。”

    旁边阿雅笑问道:“夫人,其实我也想知道今年老爷会给我怕多少体己钱。”

    朱佩伸出手掌比了一下,“你今年是这个数,不过你别再寄回日本,你父母现在是大地主,他们很有钱了,留给自己和儿子吧!”

    阿雅点点头,“我当然是留给琦儿。”

    范宁给自己妻儿都有丰厚的财产,每年给妻妾和孩子都有压岁钱,当然,给妻妾不叫压岁钱,而叫体己钱,其实是给她们的零花钱,至少几千两银子,平时每个月还有月钱。

    他也担心万一自己出了点什么事,妻儿后半生都能衣食无忧。

    到了下午四五点钟,大街上出现了最后一波行人,都是各个商家的伙计,或者大户人家的下人,他们也放假了,各自回家。

    范宁府上也走了十几名家在当地的下人,其他下人则在刘大管家和吴管家婆的带领下留在外宅吃年夜饭,清风酒楼中午就送来了八桌酒菜,剑梅子也会带她的八个弟子过来挤一桌,二十名女护卫则跟随主人去朱府。

    没有主人在,大家会更加尽兴一点,但范家规矩比较严,可以喝酒,但不允许喝醉,更不许借酒滋事,否一律解除雇佣关系。

    范宁带着家人以及五六名丫鬟坐上三辆宽大的马车出发了,二十名女护卫则骑马跟随,她们身穿武士服,披着红色大氅,腰挎宝剑,马鞍上挂着画眉弓和箭壶,格外英姿飒爽。

    这时,到处都响起了炮仗声,一群群孩童在街头玩耍,堆雪人、打雪仗,新年的气氛渐渐浓厚起来。

    朱府的大门前也张灯结彩,挂了八个大灯笼,朱元丰的女儿朱洁以及长子朱孝礼带着妻女和两个儿子在门口等候了。

    朱元丰也有四个儿子,除了长子一家留在京城外,其他人都去了北岛,朱孝礼主要掌管一些重要的朱家产业,比如朱楼、朱氏船行、纺织工坊和十几座庄园等等,而朱氏钱铺和报馆则由女儿朱洁打理。

    范宁和家人下了马车,朱孝礼带上两个儿子上前给范宁见礼,他的妻女则和朱洁一起去招呼范宁家人。

    范宁微微笑道:“今天是家人一起过年,就不要考虑朝廷官职之类,大家就按照家族辈分,高高兴兴过除夕。”

    话虽这样说,朱孝礼可不敢在范宁面前摆长辈架子,还是恭恭敬敬地请范宁进府,他的两个儿子则去招呼范宁的三个儿子。

    范宁其实有四个儿子,最小的儿子范周才一岁半,由母亲曹秀抱在怀中,乳娘也跟着。

    范宁的母亲张三娘是范家长辈,如众星捧月一般被拥进了朱府。

    朱府内张灯结彩,占地宽阔的中庭和东院内都摆满了大桌子,头顶上挂着灯笼,将院子里照如白昼。

    大堂上摆了一张直径足有五米的大圆桌,朱府虽然有两百多人坐在一起过年,但主人却不多,只有朱范两家,朱元丰长子朱孝礼一家,女儿朱洁带着她的女儿女婿,然后就是范宁一家人。

    朱元丰穿了一身红缎福字绵衣,在两名丫鬟的扶持下,笑呵呵勉强起身笑道:“欢迎小范相公一家来我府上过除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