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新年将至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七百一十四章 新年将至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随着天气一天天变冷,北方开始结冰,进入十二月后,京城一连下了几场小雪,就在离旦日还有三天时,一场大雪不期而至,大雪从前一天上午就开始,最初是小雪,到下午时雪越来越大,一团团雪球从天空落下,密集得十几步都看不清人脸,整个京城被一片白茫茫的暴雪笼罩。

    暴雪足足下了一夜,次日天亮时,雪终于停了。

    范宁昨晚睡得比较晚,天亮后,他还在酣睡中,却被妻子朱佩的一阵怒斥声惊醒。

    “你们两个赶紧下来,树要都被压断了,你们还爬上去,还不快给我滚下来!”

    大宋最长三大假日之一的新年假就是从今天开始,一连放七天,七个相国每人当值一天,欧阳修已经在两个月前改任龙图阁大学士,实际上就是半退休状态,门下侍郎谏尚书左丞的职务由翰林学士兼开封府知事王珪接任。

    王珪也是改革派,这次官制改革就是由王珪一手操刀,很好地贯彻了天子赵顼的意图,把王安石的激进式改革变成了范宁风格的温和式改良,非常成功,令赵顼大为赞赏,欧阳修退相,王珪便理所当然地拜相了。

    今天第一天是王珪当值,加上辽国也被大雪覆盖,寸步难行,范宁也不用担心辽国会有什么军报传来,所以他一夜睡得格外香甜踏实。

    范宁痛苦地呻吟一声,用枕头把耳朵捂住,不料妻子朱佩的怒斥声又传来了,“阿真,你再不下来,我会让你爹爹收拾你!”

    范宁无法睡下去了,阿真过了今年就十五岁了,快要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她还在做什么?

    范宁只得起身走出卧室,刚开门,一阵寒风从外面吹来,冻范宁浑身一哆嗦,但他却没有关门,瞪大眼睛望着外面,整个院子都被大雪覆盖了,厚度至少达到了膝盖,中间一条小路被铲出来,两边都是厚厚的积雪。

    “今年的大雪.....”范宁摇摇头,他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厚的雪,简直有点变态。

    “阿真,要我给你说几遍?赶紧下来,树要压断了。”

    范宁连忙穿上绵外套便走了出去,整个后园都被厚厚的大雪覆盖,只是铲出了一条条小路。

    走过圆门,他一眼便看见了,假山旁边那棵府中最大的松树上,女儿阿真正摇摇晃晃地站在上面,正伸手从一只树洞里掏着什么,整棵大树都覆盖上了厚厚白雪,将大松树压得嘎嘎直响。

    几名健妇正在帮肥胖的朱哲从树上下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树的?

    妻子朱佩就站在不远处,双手叉腰,怒气冲冲瞪着树上的范真儿。

    “阿佩,真儿怎么了?”范宁走上来问道。

    朱佩指着朱哲和范真儿怒道:“这两个家伙一大早爬上树,松树本来就被大雪压断一根树枝,他们再上去,整棵松树都要断了,夫君,你要好好教训真儿,我嗓子喊哑了,她就是不下来。”

    这时,范真儿怀里抱着什么,一只手攀着大树,慢慢下来了,几名健妇连忙接住她。

    朱佩知道丈夫在这里,肯定会百般护着女儿,自己再吼她也没有用,她恼火道:“你的女儿自己管教吧!”

    她转身便气呼呼的走了。

    范宁走上前,却发现女儿怀中帽子里竟然放着四五只小松鼠,都很小,像桔子那么大,倒是很可爱。

    “真儿,你刚才是在掏松鼠洞?”范宁蹲下问道。

    范真儿满脸泪水,她呜咽着声音道:“早上树枝断了,把它们父母都压死了,它们没有了父母,我得养大它们!”

    朱哲像个小孩子一样,蹲在地上,望着树下两只松鼠的尸体扑簌簌落泪,他和范真儿一样,把家里的松鼠、刺猬和小鹿都当作最好的朋友。

    范宁无奈,只得摸摸女儿头道:“你要养它们也可以,但外面太冷,你是不是要把它们放到屋里去,给它们做个新窝,而是不是蹲在这里哭。”

    范真儿站起身,抹去眼泪道:“我知道了,我去找小娘,她会帮我的。”

    她又回头对朱哲道:“阿舅,你把它们安葬了,照它们的模样给它们刻一个碑,我去照顾它们孩子了。”

    范真儿飞奔而去,范宁看了看正在奋力挖墓坑的大舅子,又看了看他们家的动物保护协会主席范真儿,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回屋烤火去了。

    .........

    府中前年在后院又修建了一座暖阁,冬天时,一家人便呆在暖阁内,范宁走进暖和,只见长子范景正带着两个弟弟范楚和范琦在练习书法。

    三人见父亲进来,连忙起身行礼,范宁笑问道:“楼上可有炭盆?”

    “回禀父亲,已经点起来了。”

    “那就去楼上写字,一楼人来人往,会影响你们的。”

    “是!”

    三兄弟连忙收拾了笔墨纸砚,向楼上跑去。

    范宁刚要在一张椅子前坐下,却见次女范灵儿站在院子里,红着眼睛,撅着嘴,一脸不高兴,母亲朱佩在旁边劝她,似乎没有作用。

    范宁走到窗前笑道:“灵儿怎么了?”

    朱佩叹口气道:“这小妮子自己贪睡起来晚了,却怪我没叫她,耽误了她救小松鼠。”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姐姐范真儿的影响下,范灵儿也成了范家动物保护协会的副主席,养了三只猫,让一家人头大不已。

    “明明就是你没有叫人家!”范灵儿呜咽着要哭出来了。

    范宁向小女儿招招手,“灵儿过来!”

    范灵儿撅着嘴,磨磨蹭蹭走上来,眼睛一红,泪水扑簌簌滚落下来,范宁给她脸上的泪水擦去,笑道:“你听爹爹说,把小松鼠救下来只是第一步,它们没有了爹娘,天又怎么冷,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你真儿姐一个人照顾小松鼠肯定忙不过来,你去帮助她,再去问问老管家,怎么把小松鼠养活,他们有经验,事情多着呢,你还在这里哭!”

    范灵儿破涕为笑,“那我去找真姐。”

    “快去吧!她在三娘那里,正需要你帮忙呢!”

    范灵儿转身便一溜烟地跑了,和母亲招呼也没有打一下。

    朱佩拿她没办法,只得瞪一眼范宁恨恨道:“我们家男小郎都一个个文静乖巧,女小娘却一个比一个难伺候,祸根就是你这个当爹的。”

    范宁哈哈一笑,“别呆在外面了,快进来烤会儿火,暖和暖和身体。”

    范宁坐在火盆旁,给火盆里加了两块炭,这时,朱佩走进房间,将白狐毛领大衣递给身后使女,在丈夫身边的圈椅上坐下。

    “夫君,马上新年了,家族祭祀和去年一样吗?”

    范宁很多年没有参加族祭了,在他后府内有一间小祭堂,里面供奉着父亲范铁舟以及两位祖父的灵位,大部分时间都是母亲张氏负责祭祀,范宁只是清明、中元和新年进行祭祀。

    范氏祠堂除了吴县外,在北岛也有一座,那边才是正式族祭,范宁这边只是家里人祭拜一下先祖。

    范宁喝了口热茶道:“这件事你问问母亲的意见吧!我倾向于就简。”

    “那就和去年一样,母亲也是这个意思。”

    范宁又笑道:“还有张灯结彩,好像还没有开始?”

    “都已经买回来了,明天开始布置,有我们四个女人操心,你就不要管了,倒是三祖父,希望我们除夕过去一起吃饭。”

    朱元丰的孙子大多去了北岛,他那边反而冷清下来,范宁点点头,“没问题,大家一起去就是了,那下人你怎么安排?”

    “我考虑家在京城的,下午放了年赏钱就放假,家不在京城的,就由刘大管家带着他们留在外宅过年,酒菜就定清风楼的,到时候剑姐也会带着徒弟过来,大家图个热闹。”

    范宁打了个哈欠,“这些事情听着就头大,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就不用告诉我了。”

    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