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哑雷事件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六百九十五章 哑雷事件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天渐渐亮了,夜间的远程互攻战已在夜里两更时分结束,在两轮铁火雷爆炸后,辽军的床弩便损失过半,耶律胡睹当即立断,将剩下的床弩全部撤离,辽军率先停战。

    而宋军也在四轮铁火雷投掷后停止了进攻。

    随后的半夜,城头上俨如死一般寂静。

    当清晨的阳光照在城头,城头是一片令人触目惊心的破败景象,四十架装在城头上的投石机被炸得只剩下残肢断臂,城垛碎裂,满地都是投石机和床弩的碎片,随处可见一摊摊触目惊心的血迹。

    士兵们正忙碌地清理尸体,宋军的四轮轰炸,辽军阵亡六百五十余人,伤一千人出头,大部分都是被淬毒铁钉击中,如果无法及时排毒,那他们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

    虽然损失惨重,但东城的守军依然十分警惕,耶律胡睹又派出五千人上城头防御,士兵都靠在墙根下,每人手执盾牌,这是吃了大亏后的补救,盾牌可以有效抵御铁钉的疾射。

    不仅城头在忙碌,城下宋军也在忙碌,昨晚被射断皮带的投石机已经拖走,宋军在投石机前安装更高的防护厚板,防护板的高度达到三丈,在不影响投石机的情况,这个高度已是极限,另外防护板加厚成双层,辽军的床弩再也无法射穿防护板。

    事实上,昨晚大部分投石机都没有调试完成,一些隐患还没有排除,所以只射了四轮,但就是这四轮投射,投石机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如果不及时排除,必然会导致发射失败。

    宋军工匠至少要用两天的时间来重新调试,排除隐患。

    范宁正在听取昨晚指挥发射的主将汇报,他眉头皱成一团,问道:“你能确定真有一颗哑雷?”

    统制陈青躬身道:“卑职可以肯定,昨晚有专门士兵确认爆炸数量,三批士兵的结果都一样,一共爆炸了七十五次,但我们却射出了四轮七十六颗铁火雷,那肯定有一颗没有爆炸,就不知道是落在护城河,还是落在城内?”

    范宁沉思片刻,回头问道:“昨晚巡哨可发现敌军出城?”

    “回禀相公,没有发现任何敌军出城的情况。”

    旁边曹诗也道:“就算是射到城内,也要先给主将耶律胡睹过目,然后再决定是否把哑雷送走,应该没有那么快。”

    范宁点点头,对当值将领道:“再投入三倍巡哨,昼夜巡逻,不准任何人离开幽州城!”

    .........

    曹诗的判断没有错,辽军确实在清理一处靠墙边被炸毁的民房时,发现了一枚没有爆炸的铁火雷,辽军如获至宝,立刻通知了主将耶律胡睹,耶律胡睹也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

    铁火雷已经被士兵抬到不远处一座民宅的院子里,四周戒备森严,耶律胡睹望着这个黑黝黝,外型酷似大南瓜的铁家伙,心中一阵激动。

    天子曾经下旨,凡能搞到宋军的铁火雷,官升三级,赏银五万两,可两年过去,却一无所获,但自己终于搞到了一枚未爆的铁火雷,更加弥足珍贵。

    他回头问一名火器匠,“这枚铁火雷如何?”

    火器匠摇摇头,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道:“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铁火雷研究了五十年没有搞出来,宋军居然成功了,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另一名火器匠小心翼翼道:“大帅,要不要把它给我们好好研究一下,看看我们能不能仿造?”

    耶律胡睹犹豫了一下,这件事他不敢做主,必须征求天子的意见。

    “我立刻发鹰信询问天子,如果天子同意,那就交给你们研究。”

    耶律胡睹立刻写了一份鹰信,让信鹰带去北方的上京。

    两天后,耶律胡睹受到了天子耶律洪基的亲笔回信,“若获两枚,幽州可留一枚,若只有一枚,须即刻送至上京,不得擅自妄动。”

    耶律胡睹叹了口气,果然和他意料的一样,天子要把这枚铁火雷孤品立刻送去上京,不准自己研究,可问题是,他该怎么把这枚百斤重的铁火雷送去上京?

    这是一个简直无法完成艰巨使命。

    .........

    深夜三更时分,北城的水城门嘎嘎开启,一艘小船悄然驶出,小船上是一名瘦小的男子,牵着一匹强壮的战马,战马后面托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包袱,后面紧接着又出来一条小船,船上也是一人一马,男子却是十分强壮。

    小船缓缓驶过护城河,在护城河边靠岸,远处忽然有人大喊:“是什么人?”

    他们被宋军巡哨发现了,两名男子顿时慌了神,立刻牵马上了岸,翻身上马,催马便向北方奔去。

    只片刻,数十名骑兵疾奔而至,他们看见了护城河中的小船,又听见远处马蹄声,立刻喊道:“有敌军出城了!”

    他们立刻调转马头向北方追去,一名士兵同时向天空射出一支火箭。

    在四周巡哨的宋军骑兵从四面八方向这边汇集,只片刻,巡哨汇集成一支三百人的骑兵队伍,沿着敌军逃跑的方向往西北方向追去。

    ..........

    范宁在半夜被随从叫醒,“相公,有巡哨报告紧急军情!”

    “现在什么时辰了?”

    “三更刚过。”

    范宁立刻意识到他猜测的事情很可能真的发生了,他连忙披上一件衣服走到外帐,一名旅帅单膝跪下禀报,“启禀相公,城内有两名骑兵出城!”

    果然是想运走铁火雷,范宁连忙问道:“他们是怎么出的城?”

    “通过水门,有船将他们运出城,目前我们的数百巡哨正在追赶中。”

    范宁点点头,“传令下去,尽量活捉,有消息随时汇报!”

    旅帅行一礼急匆匆走了,范宁此时已经没有睡意,他负手走到地图前,这时,大帐外传来曹诗的声音,“范相公起来没有?”

    “曹都帅,现在才三更时分!”

    范宁笑了笑道:“让他进来吧!”

    片刻,曹诗快步走进大帐,急声问道:“辽军是不是想把未爆的铁火雷送走?”

    范宁点点头,“应该是的,这颗铁火雷对辽军至关重要,耶律洪基一定急于得到它,才会令幽州想办法把它送到上京。”

    “可几条通道都被堵死,辽军怎么过去?”

    范宁看了看地图,淡淡道:“被堵死只是正常进出的通道,如果不骑马,不携带辎重,也可以翻山越岭过去,山中还是有一些采药打柴的小道,耶律胡睹应该就是打这个主意,翻越山道过居庸关。”

    曹诗点点头,又对范宁道:“辽军居然是从水门出来,那么水门是不是幽州城的软肋?”

    范宁微微一笑,“攻打水门早就有先例,利用铁火雷确实可以炸开水门,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用火油和铁火雷连续爆炸东城头,使辽军士兵无法呆在城头上,我们的船队就能驶入东段护城河,让士兵借助船队攀城而上,主力军队一样可以轻易夺取东城头,不需要走什么水门。”

    曹诗愕然,半晌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着手实施?”

    “这个问题问得好,为什么不实施,你觉得攻打幽州最难的是什么?是城墙吗?”

    曹诗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攻下城墙不难,难的是杀进城后的巷战?”

    范宁点点头,“现在辽军士气高昂,有充足的物资,数十万平民中又能武装数万军队,我们现在杀进城,必然遭遇激烈的抵抗,就算能取胜,也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不是我打仗的风格,必须要先摧毁辽军的士气,然后再杀进城。”

    曹诗长长叹息一声,“我现在才明白!”

    就在这时,帐外有人禀报,“启禀相公,巡哨传来消息,已经抓住两名辽军士兵,夺回了铁火雷!”

    这个消息让范宁很满意,他原本估计要天亮才有消息,没想到这么快就抓住两名辽军了。

    曹诗冷笑一声,“如果耶律胡睹把铁火雷留在幽州自己研究,然后把研究的结果用鹰信告诉耶律洪基,不是更好吗?现在鸡飞蛋打,还是一无所有。”

    “那你是把研究铁火雷想得太简单了,首先要辨明配方,然后再反复试验,光试验各种配方,没有一年的时间不会任何有结果。”

    停一下范宁又笑道:“不过至少幽州的火器匠会发现里面并没有火胶这种物资,所以你说得也没错,耶律洪基确实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