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危机爆发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六百五十八章 危机爆发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一连观察两天,逃亡的士兵没有出现疫病情况,范宁才稍稍松口气,这时,整个大营都紧张起来,兴庆府爆发疫病的消息已传遍全军,整个宋军都紧张起来,毕竟五十几万大军,若疫病爆发,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范宁颁布的几条严令立刻深入人心,严禁喝生水,严禁随地大小便,茅厕每天要用生石灰消毒,严禁在营外猎取任何野味,必须早晚服用铁舟去炎散,如果出现腹泻或者发烧,必须立刻送去医营隔离。

    几条命令下达后,宋军开始全面执行,甚至有点草木皆兵,一个营帐内,稍有点头疼脑热立刻被其他人揭发,然后强制送去医营隔离观察。

    范宁更担心西夏军驱赶病人来投降宋军,以达到传染给宋军的目的,所以特地下令加强戒备,增加外围哨塔,将五十步一座的哨塔增加到二十步一座,任何靠近宋军大营的人必须在百步外辨明身份,企图冲进大营者一律射杀。

    加强兴庆府附近的外围巡哨,遇到西夏人一律射杀,尸体焚烧,外围巡哨要在巡哨营监视五天后才能进大军营。

    这个命令还是有了很好效果,连续每天晚上都有数十名企图逃亡的西夏士兵被宋军射杀,尸体用火油袋远距离喷射火油后烧毁。

    河面上也加强了巡逻,防止生病士兵逃过黄河和唐来渠。

    第五天上午,范宁在中军大帐听取都统领陈燕信使的报告,都统领陈燕率三万骑兵绕道前往贺南山清剿党项人老巢,那边有党项人十三个部落,这次五万党项骑兵就是来自这十三个部落。

    陈燕没有来得及写书面报告,范宁听取口头汇报,实际上很简单,十三个部落没有抵抗,全部被宋军剿灭,杀死男子四万余人,俘获妇孺近十万人,正在渡黄河,准备暂时安置在定州,缴获牛羊百万头,战马十余万匹,羊皮和牛皮数百万张,还其他大量财物,仅白银一项就有五十万两之多。

    此时的兴庆府内已经可以用人间地狱来形容,疫病在一个多月就开始出现了,大批百姓出现了发烧腹泻症状,官府没有当回事,直到一下子死亡七十余人,官府才意识到爆发了疫病,而这时,疫病已经扩散,城中到处都有病人出现,甚至连军队也出现疫病感染。

    这一个多月来,城内官府想尽办法,隔离、焚烧尸体,填埋污染水源,都没有效果,疫病已经大规模扩散了。

    不得已,只得由军队下令全城戒严,任何人不准上街,违令者格杀勿论,这实际上就是让城中百姓自生自灭了。

    夜幕刚刚降临,梁太后便紧急召见了相国梁乙埋,她见到梁乙埋,便将一份奏折摔在梁乙埋面前,随即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我让你三天之内拿出解决疫病的方案,这就是你的方案?居然叫我投降宋军,你安的什么居心?”

    梁乙埋哭丧着脸道:“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你知道外面的疫病现在严重到什么程度了,一个月前我们每天发九十万份稀粥,昨天只发了六十万份,一个月减少了三十万份稀粥,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你还猜不到吗?”

    “那就要投降?”

    “太后,现在我们除了投降,还有什么路可走,昨天城外射进一封信和一柄剑你不知道吧?”

    梁太后一愣,“什么剑,什么信,我怎么不知道?”

    “听说是劝降信,贺兰山的数万骑兵已被全歼,十三个部落也被宋军剿灭,听说投来的剑是嵬名浪的佩剑。”

    “我问你信和剑现在在哪里?”梁太后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向自己隐瞒了。

    “我也不知道,应该在军方手中!”

    梁太后立刻回头对侍卫令道:“速去召都罗马尾来见我!”

    侍卫行一礼,匆匆去了。

    梁太后这才把话题又转回到她关心的事情上,“现在疫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你们有没有挨家挨户去清点,去搬走尸体?”

    梁乙埋摇摇头,“官府衙役死的死,逃的逃,已经没有人手了,请求军队去清点,但军队一口拒绝,说是士兵被感染了,我们承担不起责任。”

    “那你不会去找都罗马尾协助?”梁太后怒道。

    梁乙埋叹口气,“他现在在军中根本没有威信,大部分将领都不买他的帐,他的军令没有人会执行。”

    梁太后顿时吃了一惊,都罗马尾可是她掌握军队的抓手,如果都罗马尾在军队失效,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吗?

    梁乙埋明白太后的担心,连忙解释道:“微臣的意思,并不是说军队不忠于太后,只是都罗马尾实在太糟糕,贪婪残暴,打仗也没有本事,军队上下都对他十分抵制。”

    “他不是你推荐的吗?”

    梁太后不满地怒视梁乙埋,“当初你把他夸到天上去了,极力向我推荐,我才重用他,现在你又说他不行,好像都是我用人不当?”

    梁乙埋有点尴尬,连忙道:“太后息怒,都罗马尾以前确实表现得很好,对太后忠心耿耿,我才推荐他,哪里知道忠心不能当饭吃,没本事的忠心还会误事,我也是最近才看透这个人,贪得不行。”

    梁太后心里十分烦乱,军队必须要牢牢控制朱,否则一旦兵变,自己死无丧身之地。

    梁乙埋又劝道:“太后,我们支持不了几天了,我们没有医药,也无法隔离,粮食只能坚持十几天,最后的结果不是病死就是饿死,投降宋军吧!至少能保住我们家族的荣华富贵,也至少能保住城内一半的百姓,太后,不要再硬撑了。”

    梁太后沉默不语,其实她也有点动心了,她今天把兄弟召来,就是想听听他的劝说。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隐隐传来喊杀声,在夜晚传得格外清晰,梁太后一愣,这是宋军攻城了吗?

    只见从外面连滚带爬跑进一人,急声道:“太后,城内有军队哗变!”

    梁太后大吃一惊,手中的茶盏落在地上,她有点惊慌失措道:“乙埋,你快想想办法,这必然是那帮混蛋造反了。”

    梁乙埋当然知道,这必然是皇叔祖李成遇为首摄政派造反了。

    李元昊的两个弟弟,二弟李成遇是个老好人,对权力欲望不大,整天喝酒熬鹰,老三李成嵬,也就是嵬名浪,是西夏第一功臣,跟随李元昊南征北战,他要求实行摄政王制度,也就他来当摄政王,在权力斗争中失败,被流放去了河西,前些天已在和宋军的激战中阵亡。

    李成遇虽然是个老好人,但其他皇族却把他抬出来反对梁太后,梁太后早就发现军中不稳,这才继续重用兵败怀州的都罗马尾。

    没想到还是发生兵变了。

    梁太后毕竟是女流,加上年轻,所以在突发的兵变面前,她更多只能求助于胞兄梁乙埋。

    梁乙埋确实比较冷静,他想了想道:“先关闭宫门,然后太后把天子控制在手中,我去找找救兵。”

    梁太后也冷静下来,她立刻下令关闭宫门,全部宫廷侍卫都上城准备作战。

    梁乙埋跑出了皇宫,他还想到一人,不是都罗马尾,而是大将军藏温木,他也是羌人,一向被皇族排挤,比较忠于太后,只是和都罗马尾关系很僵,一直没有被重用。

    藏温木手下有一万人,如果能把他争取过来,今晚他们还有一线希望。

    城内爆发了激战,导火线就是嵬名浪的佩剑,嵬名浪阵亡,很多支持嵬名浪的皇族立刻转向支持李成遇,他们早就准备好,就等嵬名浪返回京城后发动兵变。

    嵬名浪一死,兵变就立刻爆发了。

    虽然都罗马尾被人痛恨,但支持天子和太后的军队还是还是占据上风,两派军队在大街小巷中发生了严重内讧。

    梁乙埋刚跑出皇宫不远,便迎面遇到了率军赶来拱卫皇宫的藏温木,梁乙埋大喜,急忙带他返回皇宫却见太后和太子。

    藏温木向梁太后跪下道:“请太后放心,那些造反士兵只是少数,成不了气候,微臣全力剿灭造反乱臣。”

    梁太后轻轻松口气,点点头道:“一切就仰仗大将军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