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冰河消融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六百零八章 冰河消融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民国谍影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新年过后,上元节的余庆尚未消去,二月初便悄然来临,各地的春社开始敲锣打鼓忙碌起来。

    但宋辽边境上却冷冷清清,乡村一片死寂,从边境向南两百里内,乡村里再无人烟,包括很多小镇、小县城也是空空荡荡,只剩下一片片残垣断壁。

    这倒不是被敌军破坏,而是宋军实施坚壁清野,将所有房舍都拉倒,里面的大梁全部取走,不仅是大梁,原野里的树木也被全部砍伐殆尽,原本茂密的树林变成光秃秃的一片。

    不管大梁还是树木,都是制造攻城武器的材料,宋军不会留给辽军。

    当然,靠近真定府的山区还是有很多树木,山上的树木是砍伐不尽的,但从山上采木的难度会大大增加,运输也遥远,还不如直接在燕山府造好攻城武器后运来。

    不仅是树木,河北北部各地的桥梁也被拆除一空,而由小船搭建成临时浮桥,一旦有契丹骑兵杀来,这些浮桥也会随时消失。

    这天上午,在保州北部的白沟前,范宁在数百骑兵的护卫下,前来边境查看冰雪消融情况,南方各地的冰雪都已经消融,大名府的冰雪都消融殆尽,河间府的小河上也剩下一片片浮冰,那白沟在春汛到来时的情况又会如何?

    白沟在辽国叫做拒马河,西起保州,向东流进黄河入海,长约七百余里,是宋辽之间天然地分界线。

    白沟同时也是河北唯一的一条冬天不结冰的河流,终年水流不断。

    范宁站在白沟前细看,河面宽阔,至少有两里,它的各条支流春汛水涨,涌入白沟,使白沟的河水格外湍急。

    “范相公,这个水势恐怕辽军过不了河!”

    陪同范宁前来视察白沟的大将正是杨文广,他经验丰富,看这个水势便知道骑兵难以逾越。

    范宁眉头一皱问道:“辽军去年是怎么渡过白沟?”

    旁边一名大将道:“辽军有一种渡河桥,可以临时组装架在河面上,平时水流平静时渡河没有问题,但现在这种水势,临时桥梁也不行,按照往年的经验,大约二月中旬左右,水势便平缓下来了。”

    范宁点点头,“我们再去定州!”

    范宁调转马头带着众人向西面而去,再向西走数十里,来到保州和定州的交界处,白沟便在这里转道向北而去,平原也消失了,山地起伏,这里是太行山山系的常山山脉,越向西走,山势越陡峭,宋军在险要处修建无数的险关要隘,使辽军难以逾越。

    保州和定州的交界处有一座的小镇叫做龙尾镇,镇子已经被烧掉了,这却不是宋军坚壁清野,而是辽兵过境。

    统领王瑜躬身道:“启禀范相公,去年三月辽兵就是从这里杀入定州,后来围困唐县,这里白沟转道北上,辽兵便在他们自己的领地里渡过白沟,然后沿着白沟西岸杀来,这一带地势平坦,很难阻挡骑兵,辽兵十次中有七次都是从这个口子杀进河北。”

    范宁见这个口子足足宽达四五里,地势平坦,骑兵杀来确实很难阻拦,但他却不太理解,“为什么不在这里修建一座城墙?”

    “这里原是一片很大的集市,宋辽檀渊之盟中有明确规定,这里作为双方互市所在地,双方都不得修建城墙,当年龙尾镇万商云集,非常繁荣。”

    范宁冷笑一声,“繁荣后就是一地鸡毛,不修城墙,辽军很容易从这个缺口攻入河北,他们可不管这里是不是什么市场。”

    统制张立抱拳道:“启禀范相公,去年辽军退去后,韩相公也考虑在这里修建一座城墙,但将领们都建议不要修建城墙,韩相公采纳了大家的意见。”

    “这是什么道理?”

    范宁有些奇怪了,五六里长的口子不堵起来,却在这里敞开,这又是什么道理。

    张立继续道:“这其实是给辽国骑兵开一个口子,让辽军骑兵从这里进入,东南面是保塞县,正东是遂城县,西南是唐县,正西是常山山脉,南面是定县,四座县城都是易守难攻的大城,这样便给雄州和霸州那边减轻压力。”

    范宁点点头,这个方案实际上是把防线内移了,形成内防线,而不是形成外防线,这不是不可以,效果不会太大,辽军也不是傻子,他们完全可以兵分两路,一东一西同时进攻,而且这个对宋军兵力牵制太大了,四座城都要投入重兵。

    虽然范宁不是很赞成这个方案,但方案也可以变通,比如关门打狗,让敌军南下后,再截断返回的通道,他便点点头道:“先看看再说吧!”

    范宁又仔细查看了这条通道,只见这里地势低洼,北面是易州的山区,南面是低缓丘陵地带,通道周围是一片方圆十几里的盆地,他心中有了方案,不再向西继续巡视,调转马头向河间府奔去.......

    河间府中大营内一片热气腾腾,军营占地近万亩,驻扎了二十万大军,整整一个冬天,二十万大军都是在高强度的训练中渡过,让狄青来做副招讨使无疑是范宁的明智之举,他很好地弥补了范宁在军事上的不足。

    另外在各大县城内同时囤积了超过一百万石粮食和无数的兵甲物资,兵强马壮,粮食以及物资充足。

    狄青最擅长的便是训练军队,他能很快使一支弱旅脱胎换骨,再加上有杨文广的辅佐,二十万大军的训练被安排得井井有条,整个军营内形成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竞争氛围。

    范宁将天子赏赐给他的三万两黄金和十万匹彩帛用作训练奖励基金,更是激励着底层将领们积极训练士兵的热情。

    范宁回到帅帐,刘奎便进来道:“启禀相公,有重要军情禀报!”

    “你说,什么重要军情?”范宁坐起身问道。

    “两个消息,一个是辽帝耶律洪基派北院大王耶律巢率五万大军进剿女真族完颜部,女真族纷纷暴乱,起兵抗击契丹军队,传闻辽国乌古部和敌烈部也跟随女真人反叛,辽国又增加了五万军队平叛,这应该是相公的反间之计成功了。”

    范宁点点头,女真族深受辽国残酷压迫,早已十分不满,只需要一个火星就能点燃女真人的反叛之火。

    至于乌古部和敌烈部一直就是辽国的心腹之患,辽国虽然以武力统一了漠北,但这只是表面上的统一,草原各部一直就不满辽国的统治,一百多年来,乌古部和敌烈部都在时断时续地反抗辽国统治,一直延续到辽国灭亡。

    “另一个消息是什么?”

    “另一个消息是杨贵用信鹰送来,他说幽州集结了十万大军,由南面招讨使萧韩家奴统帅,南京道宣徽使耶律仲禧又在南京道各地招募五万军队。”

    范宁负手来回踱步,之前燕山府就有十万大军,但燕山府并不是指幽州一地,还包括了易州、涿州、蓟州、檀州、景州、平州、归化州等地,之前十万大军中的至少一半都驻扎在各地,现在幽州集结了十万大军,显然不包括燕山府的地方军,说明辽国又向幽州增兵了。

    “有西夏的消息吗?”范宁又问道。

    “有!西夏七岁的新帝李秉常即位,由梁太后掌握大权,辽国派使团去西夏,要求西夏出兵宋朝,听说西夏内部激烈争论此事,是否出兵,情况不明。”

    现在范宁基本上可以判定耶律洪基要出兵河北了,报东京皇宫被烧之仇,他沉思片刻道:“传我的命令,召集各军统制前来帅帐议事!”

    很快,四名都统制、四名都虞侯以及二十名统制赶到了帅帐,副帅狄青和后勤副帅高遵甫也匆匆赶来,另外,判官章楶和参谋营司马刘奎,记室参军韩启等七八名文官也列席了议事。

    “各位,根据最新情报,萧韩家奴出任南面招讨使,目前在幽州集结十万大军,同时在燕山府各地招募五万军队,加上燕山府各地驻军五万人,这样,辽国在燕山府的总兵力将达二十万人,这对我们将是一场严峻的考验,不过我们有水军从侧面威胁,辽国并不敢倾兵南下,从这次我考察的情况来看,我推断辽军会从东西两路南下,重点以攻城为主,一旦他们攻下城池,必然会实施屠城,以报复东京皇宫被烧的耻辱,所以,我考虑把二十万大军分配到各个城池内,和边军一起严守城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