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茶棚偶遇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八十四章 茶棚偶遇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范宁只呆了一个时辰便和明仁告别了,他下午还要看厢军演练防御阵,实在抽不出时间,而下午明仁也要离开莱州港前往泉州,临行前,范宁要了几筐椰子和两串刚刚养熟的香蕉,给手下们尝尝鲜。

    当天晚上,范宁便连夜离开了莱州赶回应天府。

    三天后,范宁一行抵达了应天府最东面的虞城县,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县城还在三十里外,范宁见路边有座茶棚,便对十几名手下道:“去那边吃点东西,我们歇一会儿。”

    众人纷纷下马,牵马来到茶棚前,茶棚掌柜连忙满脸笑容迎上来,“欢迎客官来休息片刻,喝碗热茶!”

    “有酒的话,先来一坛!”

    “有酒,有我自己酿的梨酒,远近有名,客官可要好好地尝一尝!”

    众人拴上马,进茶棚坐下,伙计抱着一坛酒上前给他们倒酒,按规定,农村的酒只能只酿自饮,不允许出售,不过也只有京城管得严,其他各个地方基本上都管不住了。

    范宁也懒得多管此事,又问道:“有什么吃的?”

    “有肉沫汤饼、鸡蛋汤饼、肉包子、素包子、酱肉、豆腐、煎饼裹酱菜、羊肉煎饼等等,还有新鲜的梨和柿子。”

    “每人来一碗肉沫汤饼,其他肉包子、酱肉、羊肉煎饼,有多少上多少!”

    “客官稍等,马上就来。”

    几名伙计连忙去备菜,范宁打量一下周围,茶棚下一共**张桌子,他们占了四桌,其他几张桌子也基本上坐满了。

    这时,范宁见最边上一张桌前坐着几名身穿皂衣的公差,一名中年男子带着木枷,愁眉苦脸坐在一旁。

    “几名官差哥哥,给我也吃碗酒吧!”带木枷的男子哀求道。

    “哼!吃了官司还想占我们的便宜,要么我们的酒钱你来掏,要么就闭嘴!”

    “我身上正好没钱,要不先欠着几位的,回头我一定还。”

    为首公差看了看他,便招手道:“酒保,再来四碗酒!”

    旁边一桌人低声议论道:“无妄之灾啊!罗员外一向老实胆小,这种事情被他摊上,他也只有认倒霉了。”

    “就是!当初就劝他不要当这个都保正,他不听,还以为自己当官了,结果白白吃了官司。”

    范宁心中有些奇怪,便问旁边一名客人,“那个中年男子是都保正?”

    “是树山乡的罗员外,府里推行保甲法,他当上了都保正。”

    “那怎么会吃官司?”范宁又问道。

    客人冷笑一声道:“他们乡欠税严重,县里责令他一个月内把税收上来,他这个人名声不太好,据说很多农户都不睬他,结果田税收不上来,县里就把他拘押了。”

    范宁眉头一皱,“按照保甲法的规定,如果都保正收不上来税,他可以交给县里,由县里派人下乡催税,和这个都保正何干?”

    另一名老者摇摇头,“不懂就别瞎说,罗员外被抓不是田税的事情,而是杂费太大,他被人告了,才被抓。”

    “还有什么杂费?”范宁着实不解。

    老者见范宁不像普通人,便摇摇头,“这个我可不能说,说了会惹祸上身,官人就别为难我了。”

    范宁也不多问了,这时公差喝完酒,押着罗员外走了,旁边几名客人也结账走人,不多时,茶棚里只剩下范宁他们四桌人。

    跟随范宁巡视的公孙玄策低声问道:“府君,是不是保甲法出事了?”

    去年王安石要在应天府试行变法,得到了赵仲针的大力支持,范宁虽然制止了青苗法,但保甲法还是实施了。

    保甲法的作用是为保证税赋催缴,以前都是县里派公差下乡去挨家挨户要税,县里的压力很大,也根本忙不过来。

    实施保甲法后,改由都保正负责收税,不肯交税的刺头则由县里派人催缴,和都保正无关,范宁也觉得实施保甲法能大大减轻县里的负担,有利于税收,便同意了。

    范宁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感觉有点奇怪,保甲法应该没有什么漏洞才对,你问问掌柜吧!”

    公孙玄策立刻把掌柜召上来,问他道:“刚才那位罗员外被抓是怎么回事?”

    掌柜有点为难,半晌道:“这里面有点复杂,官人不是本地人,最好不要打听,会惹祸的。”

    “你随便说说,我们也随便听听,出了这座茶棚,我们也就忘了。”

    掌柜见茶棚里没有本地人,便压低声音道:“这里面其实说不清楚的,公差下乡也要吃住,还要补贴钱,这些开支县里不承担,摊给乡下,听起来好像不多,但一年下来,也是一大笔钱。”

    “不对吧!”

    范宁开口道:“公差下乡费怎么会是乡里来承担?这些杂费一直都是县衙负担的。”

    范宁知道这笔费用其实一直就有,由于官府是替转运使司催税,转运使司就会根据税额每年补贴给地方官府一笔收税劳务费,再由各州分解给各县,大宋立国以来一直就有,这次推行保甲法并不涉及这笔费用。

    掌柜摇摇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若没有好处,谁愿意当都保正?保衙也有开支的。”

    范宁有点明白了,这就是保甲法中遇到的一个新问题,保正和都保正的开支谁来承担?

    王安石颁布的条款中明确规定都保正的支出应该是县里承担,县里公差出勤天数减少,那么一部分开支就应该转给各乡各保,作为他们的经费。

    “是不是这个罗员外私下摊派保正的开支,结果数额太大,被人告了?”

    “数额是很大,听说这个罗员外一年收了三百贯钱,差不多一家一贯钱,但这钱到底该谁拿,这才是关键,客人明白了吗?”

    范宁缓缓点头,他完全明白了,县里震怒并不是因为罗员外擅自向百姓摊派杂费,而是这笔钱被罗员外独吞了,这才是罗员外被抓的原因。

    ..

    众人吃饱喝足,又上马出发了,公孙玄策问道:“要去县衙吗?”

    范宁摇摇头,“直接回应天府。”

    “府君不想管这件事?”

    “管了又如何,不管又能怎样?”

    范宁轻轻叹口气,问道:“你觉得保甲法的问题出在哪里?”

    公孙玄策想了想道:“保甲法的实质就是在乡这一级增加了一个衙门,就像那个掌柜的称呼,保衙,我们应天府或许不承认,但在百姓眼中,它却实实在在存在了。”

    范宁点点头,“以前县里的各种开支都指望上面下拨,一直都很拮据,叫做清汤煮县衙,现在增加了一个保衙,县里就有了一条敛财之道,变法的结果就是朝廷收入增加,但百姓却更加困苦了。”

    “府君说得对,朝廷本意是不想给百姓增加负担,但到了县里,变法就成了敛财之道,县里收入充沛了,朝廷的税赋保证了,但最终结果却是百姓负担大大增加。”

    “一点没错,变法的本质就是利益重新分配,可如果朝廷动不了权贵的利益,那么朝廷增加的利益从哪里来?说到底还是盘剥百姓。”

    范宁心中十分感慨,如果将来王安石推行变法,恐怕自己也要成为反对派了。

    宋朝实行的是强干弱枝,军队不用说了,禁军直属于三衙,厢军属于安抚使司,地方官府只有少量乡兵。

    而在财政上,农村税赋收入归转运司,城市商税以及茶酒等大宗专卖收入归提举司,州县官衙几乎没有收入,只能靠朝廷划拨一点经费,或者通过地租、房租获得点小收入补充财力。

    这样一来,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就十分牢固,能有效避免汉末地方割据以及唐朝藩镇割据的重演。

    可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正因为朝廷的强大压制使地方官府无法向上突破,那么也只能向下寻找财源,但百年来制度稳固,地方官府也苦于没有扩张财源的借口。

    王安石变法最后变成害民之法,根源就在于此,一旦实施变法,地方官府就找到了向下盘剥百姓的借口,压制了百年的地方官府欲望一旦被释放出来,势必会对乡村基础形成强大的破坏力。

    看透了变法的实质,这一刻范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大宋要想改变三冗和积弱局面,必须对内实施强军,而对外实施扩张掠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