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品牌危机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六十二章 品牌危机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张福来到柜台前,店铺外面的情形顿时吓了他一大跳,外面上千百姓群情激愤,声势汹涌,有人不断拿着石头向店铺砸来,伙计都抱头蹲在地上,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

    “到底是怎么回事?军队在哪里?”张福急得大吼起来。

    “大管事,外面没有军队!”

    前台掌柜哭丧着脸道:“今天全部是来退米的,没有一个是来买米。”

    张福也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少数人捣乱,而是出大事了,他急得抓住掌柜的衣襟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的米出了什么事情?”

    “大管事,看这个就明白了。”

    两名伙计端来一只大簸箕,里面堆满了白花花的大米,至少有四五斗米。

    “这是最初退回的五斗米,里面有很多白砂子,根本就不能吃。”

    “白砂子!”

    张福头脑一阵眩晕,这可怎么找出来。

    他抓了一把米,摊在手掌上,只片刻,便从大米中找出了十几颗白砂子,和大米混在一起,很难分辨。

    “这是哪里的大米?”

    “是谷熟县赵家的大米,只有他们家提供脱壳米,我们卖二十文一斗,出事的都是它们。”

    张福心中乱成一团,他稳住心神道:“只有我们这边有问题吗?别的粮铺呢?”

    “都有问题,所有的张氏粮铺都出现了退米风潮,现在大家都不敢买我们的米了,大管事,怎么办?”

    “退米!奸商!还我血汗钱!”

    外面愤怒的人群喊声起伏如雷,一块块砖石扔进店铺,柜子被砸破,‘砰!’店铺正上方张尧佐手书的‘食泽天下’的牌匾被砸了一大洞。

    张福见势不妙,再不退米,外面的人就要放火烧店了,他吓得大喊道:“退钱!给他们退钱,全部退!”

    ........

    短短两个时辰,张氏粮铺出售掺砂劣质米的消息传遍了全城,退米的人群从四面八方赶来张氏店铺,不少人家明明买的是好米,但退回来的却是掺了大半泥沙的土米,不给退就大吼大叫,打砸店铺,退米风潮很快席卷全城,位于城南状元桥的张氏粮铺被砸毁,库存粮食被哄抢一空。

    为了防止事态扩大,知府范宁派出一千乡兵前来维持秩序,并令宋城县令侯文前来和张氏粮铺谈判,张氏粮铺最终接受一个月内无条件退粮。

    这场退粮风波足足闹了一个月才渐渐平息,张氏粮铺损失惨重,但如果仅仅是钱财损失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张氏粮铺在这次风波中彻底丧失了信誉,店铺客人急剧锐减,在随后的半年内,张氏粮铺陆续关门,从十七家锐减到三家,苦苦维持着惨淡经营。

    受到宋城县退米风波影响,其他应天府各县的张氏粮铺也同样被波及,虽然没有像宋城县那样惨淡,但市场占有率也从最初的四成降到两成,跌了一半多,连各地茶铺的占有量也跌倒三成以下。

    赵谦被抓事件以及同时发生的退米风波对张氏家族在大宋的势力影响深远。

    应天府只是一个起点,又渐渐波及到京城和京东路各州府,张家对大宋的影响力从此开始走下坡路,这对张尧佐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无疑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

    ........

    应天府退粮风波的消息虽然很快传到京城张尧佐耳中,但此时张尧佐已经顾不上一点点金钱损失,他今天得到消息,赵谦已经被解押到大理寺,准备严审后进行处理。

    赵谦的份量在张尧佐心中远远大于朱元骏,不仅他官高职重,关键是他家族影响很大,如果保不住赵谦,将会直接打击他张尧佐的威信,很多支持的大臣都会打退堂鼓,尤其现在天子青睐赵仲针的消息已传遍朝野,张尧佐更加急于维护自己的威信。

    幕僚杨铠在一旁观察着张尧佐,他明显感觉到张尧佐目前思路混乱,东一锤子,西一榔头,都想保住,但最后却力有不逮,反而得不偿失,相比之下,赵宗实派系却思路清晰,对内力推赵仲针,对外全力夺取应天府,加上用人得力,所以效果明显。

    如果张尧佐再不改变策略,以后的颓势还要明显,甚至最后走向失败。

    杨铠便小心翼翼道:“太师现在需要一个明确的目标!”

    “明确的目标?”

    张尧佐不解道:“难道我现在的目标还不明确吗?”

    “不!卑职觉得太师又在考虑应天府权力争夺,又想怎么解救赵谦,这两件事都不好做,如果太师被分散精力,很可能会两头落空!”

    张尧佐被说中了心思,他又想解救赵谦,但应天府那边又不甘心,他脸上一热,便问道:“那先生看法呢?”

    “卑职的意思是放弃应天府,全力解救赵谦。”

    杨铠随即又补充道:“应天府那边无非是军政两项大权,禁军是功勋世家系的地盘,基本上攻不进去,而应天府范宁已经坐稳,又有王安石辅佐,希望也不大了,至于安抚使司,天子既然任命范宁兼任,卑职觉得范宁很可能会实任,毕竟他在鲲州就军政全抓。”

    “为什么不能再争取一下?范宁没有什么资历,天子凭什么会把安抚使之职交给他?”

    张尧佐不甘心之处就是在赵谦之后的京东路安抚使任命人选上,他还想再争取,就算自己的人拿不到这个位子,那可以让贾昌朝推荐的人上去,他一直认为天子要讲平衡,不可能把应天府的军政大权都交给赵宗实派系。

    杨铠明白张尧佐心思,微微摇头道:“太师忘记了吗?之前应天府的军政大权都在我们手中,官家也没有讲求什么平衡,如果官家真要讲平衡,他就暂时不会动赵谦了,之所以让范宁秘密抓捕赵谦,实际上就是把安抚使的官职交给他了,否则让令狐晋出手就是了,何必冒风险再多一事?。”

    张尧佐脸上神情变换不定,他没有轻易表态,又问道:“那解救赵谦的把握有多大?”

    “那就要看太师的努力了,如果让赵谦官复原职,肯定不可能了,甚至另外任命官职,可能性都不大,毕竟官家是下令抓捕,说明他是有罪,我觉得最好的结果是贬为庶民,其次是流放一年,最差是流放十年,对此,我相信所有官员都明白,赵谦能够免职为民,就是太师最大的努力了。”

    张尧佐对杨铠分析赵谦的前景还算比较认可,他沉思一下道:“先生觉得赵谦得以免职的可能性有多大?”

    杨铠微微一笑,“我觉得有六成把握!”

    张尧佐精神一振,居然有六成把握,他连忙道:“先生不妨详细说一说!”

    杨铠点点头道:“赵谦的罪责有三,第一僭越、第二逃税、第三庄丁军队化,这里面前两条都问题不大,僭越可以说是建筑失当,当初不知道归德殿的高度,也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只要把祠堂拆除重建就是了,第二逃税,问题更不大,逃税权贵家族多着呢,补税就是了,而且这两条其实都和赵谦本人无关,是他家族所为,关键是第三条性质比较严重,说赵谦一无所知也不可能,他肯定知道,但他没有管这件事,但他不应负主要责任,只要能把这一点确定,赵谦的罪就轻了。”

    “虽然罪可轻论,但他毕竟还是有罪,不是吗?”

    杨铠笑了笑道:“卑职说的轻罪,就是流放一年,但如果能在枢密院那里做做文章,给赵谦弄点功劳,搞一个功过相抵,流放之罪就能免了,如果赵家能够及时补税,官家再考虑到赵家的开国之功,这件事必然会高举轻放,赵谦还能挂一个闲职养老,太师在背后积极奔跑,大臣都会看在眼里,这一局输了,那下一局还有机会。”

    张尧佐轻轻叹口气,“就怕枢密使曾公亮不买帐啊!”

    “太师不用担心,曾公亮此人很会平衡,上次他帮韩琦罢免了杨渡,卑职相信,这次他一定会给太师人情,给赵谦找点功劳,然后太师再去找找贾昌朝,请贾昌朝给赵谦求求情,再让赵家赶紧解散庄丁、拆除宗祠,补缴田税,那事情一定会圆满解决。”

    张尧佐点点头,“那就按照先生的来办,暂时放弃应天府的争夺,全力解救赵谦,我现在就去找曾公亮。”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