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登门赔礼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五十三章 登门赔礼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范宁心里明白,对王安石笑了笑道:“估计是来调研谷熟县耕牛互助社,谏院对此很有兴趣。”

    王安石也没有多问,起身笑道:“那我去安排乡村牙人之事,希望过段时间再给谏官们带来惊喜!”

    王安石出门走了,不多时,小吏将一名中年男子带了进来。

    范宁一眼便认出来人,正是左谏院资格最老的谏臣刘楚,李唯臻升为左谏议大夫后,刘楚也升一级出任左谏司。

    范宁起身笑道:“刘谏司,我们好久不见了!”

    刘楚上前行礼笑道:“卑职奉命特来配合府君查案!”

    “先坐下,我们慢慢说。”

    范宁请刘楚坐下,又让茶童上了茶,两人寒暄几句,范宁这才问道:“我说的那件事立案了?”

    刘楚点点头,“李知院已经正式立案了,卑职这次率三名精干谏官前来应天府,请府君指示。”

    “你们目前住在哪里?”

    “目前住在官驿,但身份已经公开了。”

    范宁沉思片刻道:“既然身份公开,那索性就用别的名义,也不引人注意,可以用调研谷熟县耕牛互助社的名义进行掩护,这样你们就能正大光明进驻谷熟县。”

    刘楚笑道:“我们也有经验,真正秘密调查反而会遇到很多麻烦,最好的办法是挂羊头卖狗肉,那我们明天一早就赶赴谷熟县。”

    “也好,我今天先发一个公文去谷熟县,通知县令你们过来调研耕牛互助社,让他准备一下,索性就顺便调研一番耕牛互助社。”

    两人又商量片刻细节,刘楚便告辞而去。

    就在刘楚刚走没多久,府衙外忽然来了一队士兵,簇拥着一辆宽大的马车,早有站岗士兵飞奔进去禀报。

    范宁心中奇怪,便迎了出来,正好看见马车车门开启,从里面走出一名五十余岁的官员,皮肤白皙,脸型瘦长,下颌尖细,正是京东路安抚使赵谦。

    赵谦当然也是文官,他本职官是兵部侍郎,三年前被派往应天府出任京东路安抚使,掌管京东路三万厢军。

    就在前天,赵谦回了一趟谷熟县老家,在和兄长赵俭的闲聊中,意外得知范宁前些日子曾经去过他的庄园,而且还不告而别,着实令他感到惊讶,在他仔细追问之下,他才知道自己家丁居然三里外就把范宁拦住了,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兄长得罪人了。

    赵谦很清楚范宁在朝廷中的特殊地位,和普通的官员可不一样,不仅得官家欣赏,更是赵宗实派系中的重要人物,至少能排进前五,甚至连张尧佐对他也是又恨又怕,如果得罪了他,绝对不是好事情。

    赵谦狠狠骂了兄长一通,只得亲自上门来赔礼道歉。

    “范知府,别来无恙?”

    范宁来应天府上任的时间并不长,才一个多月,尚没有见到这位京东路的大帅,上次见到赵谦,还是三年前他任知谏院之时,那时赵谦才刚刚出任京东路安抚使。

    范宁呵呵笑着迎了上来,“上任一个多月,还没有来得及去拜访赵使君,是我礼数不周,请赵使君多多原谅。”

    “理解!理解!最近我也很忙,早就想置酒给范知府接风洗尘,但一直在外面视察军营,也是这几天才回应天府。”

    “我们进去说话,赵使君请!”

    “范知府也请!”

    两人谦让着进了官房,范宁又让人去把王安石请来,王安石也认识赵谦,但对赵谦的印象相当恶劣,他的性格嫉恶如仇,根本不想见到赵谦,便立刻找了个借口离开府衙了。

    赵谦听说王安石不愿见自己,脸色稍稍有点尴尬,但立刻又恢复如常,笑呵呵问范宁道:“怎么样,这个知府现在做得还顺手吧!”

    “刚开始有点不顺,现在好多了。”

    赵谦叹口气道:“我早就劝过杨渡,以下博上乃取祸之道,他就不信,遇到范知府,他也算撞到铁板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同情他。”

    范宁笑了笑道:“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也不愿意管那些繁琐政务,只要杨渡不要做得过分,我也会和他相安无事,只是他以通判之职行了知府之权,丝毫不留余地,我也没有办法,只能以牙还牙了。”

    “这件事是杨渡愚蠢,没人会指责范知府!”

    正说着,茶童进来给他们上茶,赵谦喝了口热茶,目光迅速瞥了一眼范宁,笑道:“前些日子,范知府去了谷熟县?”

    范宁呵呵一笑,“去了谷熟县和宁陵县,主要是去调查冬小麦的长势,今年风调雨顺,收成将会很不错。”

    “相比去年,今年应天府的收成确实不错,去年旱了三个月,愁坏了多少父母官。”

    范宁微微一笑,“那是我运气不错!”

    赵谦又将话题拉回来,“范知府去谷熟县时,好像去了我的老宅?”

    范宁淡淡道:“本来是想去拜访一下,但贵府规矩比较多,我只能遗憾地等下次再去了。”

    赵谦心中一紧,果然是把范宁得罪了,他连忙解释道:“我大哥从未入仕,为人也比较内向,不敢和官府打交道,并非对范知府无礼,实在是他无心之过,我已狠狠斥责了兄长的无礼,为表达我的歉意,我打算在宋州酒楼摆酒给范知府赔礼道歉,请知府务必赏光!”

    范宁微微一笑,“不是我不给赵使君面子,如果是给我接风洗尘,我一定去,但赔礼道歉,我肯定就不去了,这是多大一点事情,说声抱歉就是了,还用得着赔礼道歉这么隆重吗?”

    赵谦大笑,“好!那就接风洗尘,说定了,明天中午宋州酒楼,我恭候范知府光临!”

    范宁点点头,“我一定到!”

    赵谦起身告辞了,范宁一直将他送出府衙大门,含笑望着他上了马车,赵谦向范宁挥挥手,马车启动,在士兵的护卫下渐渐远去了。

    范宁负手望着赵谦马车远去,他至少明白了两件事,第一,赵谦并不知道刘楚一行的到来;第二,赵谦并没有意识到他已身处险境。

    其实范宁也能理解,赵家几十年都是这样过来,早已习惯了僭越、逃税和养兵,根本就没有把这三个风险当回事,所以赵谦只是担心他兄长得罪自己,而绝没有意识到他家的祠堂修得太高了。

    ........

    次日一早,刘楚一行坐船离开了宋城县,沿着汴河前往谷熟县,开始调研之旅。

    范宁则带着几名随从巡视宋城县的茶叶和粮食市场。

    在扳倒杨渡之前,整个应天府的粮、茶、酒三大市场都被杨渡和张尧佐全面控制,外人休想分一杯羹,这三大物资的零售价格也比京城贵两到三成,从而引发民怨沸腾。

    自从扳倒杨渡后,范宁吊销了杨渡妻弟的酒牌,同时公开拍卖了七张酒牌,应天府的酒价应声而落,粮价和茶价也随即下调,宋城内百姓一片欢腾。

    范宁并没有对张尧佐的产业下手,而是放开了粮食市场和茶叶市场,在短短十天内,张家对粮茶的占有率从九成五锐减到四成,虽然占有率依旧很高,但最终失去了垄断地位,也失去了暴利,粮价掉头而下,从一个月前的斗米五十文,跌倒斗米三十五文才稳定下来,这比京城的粮价还要便宜五文钱。

    “应天府本来就是粮食重要产地,而京城的粮食全靠外面运来,应天府的粮价居然比京城还贵,那绝对不正常,便宜才是常态。”

    说话的是幕僚张博,他陪同范宁前来巡视市场,这也是他分管范围,茶、酒、盐、香药、矾等大宗货物被官府专卖,商人们需要向官府申请经营牌子,最终审批权在范宁手上,范宁只考虑发放几张牌子,但具体的操作放权给幕僚,所以张博对目前的市场很熟悉。

    范宁一行骑马来到城外汴河边的粮食码头,这里有十几家粮铺,在一个月前,这里只有张家和顾家的两家粮铺,其中张家占了八成以上,现在陆陆续续开出十二家,市场充分竞争,暴利已经不存在了。

    距离码头还有数十步时,一阵争吵声从码头方向传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