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骄横传闻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四十一章 骄横传闻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孺子帝     进行了简单的入职交接手续,杨渡便找个借口离开官衙出去了。

    主事张齐带着范宁来到知府官房,这里是前任知府赵知年的官房,为里外两间,宽大明亮,收拾得整整齐齐。

    “府君,这套家具是用花梨木打制,是官衙内最好的桌椅橱柜,前任赵知府对木质很讲究。”

    范宁点点头,他打量房间一圈,却发现房间里居然连一片纸都没有,文书、书籍、报纸统统没有。

    范宁眉头一皱,“怎么没有待处理的文书?”

    张齐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半晌道:“主要是赵知府几个月前就走了,所有的文书都是由杨通判处理,所以......”

    “所以杨通判还没有适应我到来,对吧!”

    “这个.....卑职人微言轻,不好说。”

    范宁也不再多说什么,又道:“我还有两个幕僚,过两天就来,给他们准备一间屋子吧!”

    “没有问题,院子里空房间很多,卑职这就去收拾一间屋子。”

    张齐心惊胆战地走了,范宁倒不急,在官房里坐了片刻,这时,宋凌抱着厚厚一叠文书进来,他把文书放在桌上道:“这是应天府的户籍及田宅资料,请府君过目。”

    范宁翻了翻资料问道:“这些资料需要司录参军审批吗?”

    宋凌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书,“这是新归整的乐户资料,需要司录参军审批,其他都是已经审批归档的老文书。”

    范宁点点头,“其他可以留下来,你把乐户资料拿回去正常上报,不要越级,不要被人抓住把柄,明白了吗?”

    “卑职明白了!”

    宋凌行一礼,拿着资料走了。

    范宁一边喝茶,一边随意翻看着资料,不多时,士曹、仓曹、刑曹、工曹和仪曹司士们也纷纷抱着各自的资料来到范宁官房,一时间,各种应天府的官府资料堆了满满一桌子。

    .......

    中午时分,杨渡还没有回来,范宁便来到了府衙附近的一家酒楼,他要了一间雅室刚坐下,朱龙便匆匆进来,将一份资料递给范宁。

    这是顾长武祖父的详细资料,范宁仔细看了一遍,果然和他意料的一样,顾长武的祖父是曹家的部将。

    范宁点点头,又问道:“两位先生回来了吗?”

    “已经回来了,他们刚刚到客栈。”

    范宁笑道:“速去请他们二人过来,我在这里等候他们。”

    “遵命!”

    朱龙转身匆匆去了。

    范宁要了一壶酒,一边喝酒,一边思考着今天遇到的各种情况。

    很明显,属于知府的军政大权都被杨渡抢走了,从今天见到的文书来看,都是归档的各种资料,但需要审批的文书却一份都没有送来。

    当然,责任并不在六曹司士,他们不能直接向自己递给文书,他们必须交给司录参军初审,再由司录参军决定,哪些重要文书需要上报知府,哪些文书只报给通判便可。

    杨渡控制了司录参军周衡,那么所有的文书就不会送到自己桌上,直接送给了杨渡。

    还有判官刘赤,如果重要政务文书上没有知府的签字,他有权驳回政务决定,但刘赤却放行了,所以杨渡根本就不用理睬底层的官员,只要把这两个核心位置控制住,他就掌握应天府政务大权,下面的底层官员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今天六曹司士的表现足以说明了这一点,范宁坚信一点,严重违反规则的事情绝不可能赢得大多数人支持,六曹司士将资料送给自己,就是对杨渡破坏规则的一种无声抗议。

    相对于政务,范宁更关心军队,其实宋城县除了府衙外,应该还有县衙的百余名弓手、脚力,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但今天自己上任第一天,宋城县令居然不来拜见自己,这足以说明问题。

    左右军巡使中的李德昌绝对是自己要打击的目标,那关键就在顾长武身上,能不能把他争取过来,便是自己能否扭转局势的关键。

    正想着,门开了,公孙玄策和张博从外面走了进来。

    “让官人久等了!”

    “哪里!快坐下。”

    范宁随机吩咐酒保上菜,酒菜早已点好,只片刻,几名酒保端着酒菜如流水般送来。

    范宁给两人斟满酒,笑眯眯问道:“这两日可有收获?”

    公孙玄策点点头,“收获很大,沉下去才发现很多触目惊心之事。”

    “来!我们先喝酒,为两位先生的辛苦,我们干一杯。”

    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公孙玄策叹口气道:“应天府的茶市和粮市都是张尧佐控制,杨渡的妻弟控制了酒市,虽然是官府榷卖,但到了零售环节,只能由他们进行销售,去年杨渡妻弟为抢夺酒市,带着上百名无赖连砸了十几家酒铺,据说有店家在冲突中被打死,家属告状无门,粮市也是,宋城县最大的三家粮铺都在一夜之间被烧毁,其他中小粮铺纷纷关门,应天府的酒价、米价和茶价都比京城贵三成。”

    旁边张博接口道:“不仅如此,杨渡还出动军队在水陆设关卡严加盘查,凡是从外地贩运粮、茶、酒的商人都一律抓捕,要么判重刑,要么就罚得倾家荡产。”

    范宁端起酒壶看了看,见酒壶上印着‘文清酒’三个字,他问道:“就是这种酒吗?”

    公孙玄策点点头,“满城都只卖这种酒,都是从杨渡妻弟的酒铺里沽来。”

    范宁沉吟片刻问道:“去年打砸酒铺中打死人,这个消息可确切?”

    “千真万确,很多人都亲眼看见的,酒店叫做千日醉,在南门旁边,他们从店铺里抬出一只大酒缸,当街将店铺主人按进酒缸里活活溺死,他妻儿进京告状,结果半路被截住,儿子被打断一条腿,一家人就住城外的一间草棚里。”

    张博又道:“官人想利用这件事吗?”

    范宁淡定一笑,“先不急,一步步来,不要打草惊蛇。”

    “官人今天上任怎么样?”公孙玄策问道。

    范宁摇摇头,“今天算是领教了,军政大权都被杨渡把持着,他控制了司录参军和判官,控制了左右军巡使,下面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公孙玄策微微笑道:“其实官人可以去看看宋城县。”

    “宋城县有什么说法吗?”范宁好奇地问道。

    “我听说宋城县的县丞和县尉都是杨渡的人,但县令侯文不是,杨渡为了赶走县令,连续两年给了县令考核差评,如果第三年再是差评,他的前途就彻底毁了。”

    “莫非县令也被架空,否则他怎么不管欺行霸市的行为?”

    “官人说得一点不错,县令侯文也被县丞和县尉架空了,整日沉醉在酒中。”

    范宁笑了起来,这个侯县令倒是第三个突破方向。

    ........

    宋城县衙位于宋城县北部,距离府衙不远,也是前衙后宅结构,但和府衙不同的是,县衙没有被鸠占鹊巢,依旧是知县的住处。

    宋城知县姓侯,叫做侯文,宣州宣城人,和范宁为同科进士,他是上閤门通事舍人王克基的女婿,王家是开国功臣王审琦的后人,属于京城的功勋世家,但不是曹家、高家那种领头羊,虽有家财万贯,但在政治上却不得势。

    不过王家也有门路,侯文在坐了几年冷板凳后,终于得到王家的帮助,转正为京官,在京城国子监呆了两年后,出任宋城知县,由于宋城县是正赤县,所以他的官职便是正七品官。

    不过侯文却遭到了通判杨渡的沉重打击,王家惹不起张尧佐和贾昌朝,无法帮助侯文,只能劝他忍耐,但忍耐并没有换来杨渡的让步,侯文连续两年在府衙的考评中列为差评,如果再得一次差评,吏部就会挂号,他就会失去升迁的希望。

    侯文极为忧虑,却又无计可施,王家还没有给他找到合适的调动机会,他只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每一天。

    入夜,侯文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饮酒,这时,他妻子王氏快步走进来,一把将他手中酒壶抢走,低声对他道:“有重要客人来了,你赶紧振作起来?”

    “谁?谁来找我?”

    “新任范知府亲自上门来找你!”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