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三十一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替天行盗间谍的战争神话版三国民国谍影临高启明庶子风流     在宫里做事的人没有一个笨蠢的,或者说,一个个早已练成了人精,单文忠用四十年的时间,从一个小宦官一步步升为大内副总管,他比谁都精明,比谁都懂帝王之心。

    御书房那么多宦官,官家却把自己从后宫召来给张尧佐送信,这里面没有深意才怪。

    而且送的不是信,而是奏折,也没有封口什么的,坐在马车上,单文忠打开了奏折,他慢慢看了一遍,眼睛顿时瞪圆了,立刻喝道:“马车停下!”

    车外的随从都愣住了,好一会儿,一名宦官小心翼翼问道:“总管没事吧!”

    单文忠滴溜溜乱转,他总算明白了,官家为什么派自己去送信,这是让张尧佐自救啊!

    单文忠是个回做事的人,张尧佐自救可以,但自己不能参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给张尧佐送信,让他自己想一个应对危机的理由。

    想到这,他立刻招手让一名心腹宦官到车窗面前,附耳对他道:“你立刻赶去张太师府中,你告诉他........”

    心腹骑马飞驰而去,单文忠却折道走了另一条路,慢悠悠绕远路向张尧佐府邸而去。

    ..........

    ‘砰!’一只定窑茶盏被摔得粉碎,瓷片四溅,书房内一片寂静。

    张尧佐铁青着脸在书房里咬牙切齿道:“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一刻,张尧佐恨透了坏他大事的朱元骏,这件事还没做成便被捅到天子面前,这人做事该有多么混账。

    张尧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负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怎么办?单文忠马上就要到了,自己却想不到理由解释,他必须要在单文忠到来之前把事情处理好,指望单文忠替自己隐瞒是不可能的。

    他派人来提前告诉自己,就表示他压根没有替自己隐瞒的想法。

    这时,张尧佐心念忽然一动,他想到办法了,搞瑞兆是朱元骏的人,与自己何干?

    张尧佐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样做会不会寒了其他人的心?

    用后世人的话来说,叫做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才是他做人的理念。

    .........

    单文忠还是终于到了张尧佐的府邸,张尧佐的孙子张椿在门口等候。

    单文忠从马车里出来,张椿便迎上来行礼道:“单总管,好久不见了。”

    单文忠虽然在宫中权势极大,但主人眼里,他还是奴才,张椿是张贵妃的侄子,他从骨子里看不起单文忠,只不过今天需要用到这个宦官,所以不得不摆出低姿态。

    单文忠看出了张椿眼中若隐若现的轻蔑,他心中一阵恼火,脸色依旧笑眯眯问道:“小官人,你祖父可在?”

    张椿叹息一声,“祖父病倒了!”

    单文忠心知肚明,张尧佐想用装病来撇清自己了,他故作惊讶道:“你祖父什么时候病倒的?”

    “祖父伤心过度,已经病了四五天,现在病情有点加重。”

    “那有没有请御医诊治?”

    这是一个漏洞,既然你病了四五天,怎么没有请御医诊治?单文忠实际上是在提醒张椿,要堵住这个漏洞。

    张椿连忙道:“祖父不想官家知道他生病,怕给官家添麻烦,便没有惊动御医,而是请城中名医诊治。”

    “原来如此,那我要探望探望你的祖父。”

    “单总管请随我来。”

    单文忠跟随张椿来到病房,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房间里,张尧佐躺在床上,头裹的毛巾,脸色蜡黄,就像一个死人的脸庞,双目紧闭,全然没有听到单文忠进来的脚步声。

    张椿上前在张尧佐耳边道:“祖父,单总管看你来了。”

    半晌,张尧佐微微睁开眼,他见是单文忠,连忙挣扎着要坐起身,单文忠连忙上前按住他,“太师,保重身体要紧!”

    张尧佐嘶哑着声音道:“白发人送黑发人,天下至哀莫大于此。”

    “太师请节哀。”

    张尧佐叹息一声,“单总管有事?”

    “是有点事情,一是陛下让我探望一下太师,另外,有件小事情需要和太师澄清一下。”

    “什么事?”

    单文忠缓缓道:“张太师可知道江记石刻馆?”

    张尧佐摇摇头,他确实不知道江记石刻馆,但他知道是什么事情。

    “那张太师最近有没有打算替琅琊王做点什么事?”

    张尧佐还是摇摇头,“贵妃尚未入土,我岂能有他念?”

    单文忠点点头,把韩琦的奏折放在小桌上。

    “我明白了,请太师安心养病,早日康复,我先告辞!”

    “多谢总管前来探望!”

    张尧佐目光若有若无地看了孙子一眼,张椿会意,一摆手道:“单总管请吧!”

    等单文忠走了,张尧佐忽地一下翻身坐起,一把抢过桌上的奏折,细细读了一遍,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朱元骏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对方眼中。

    张尧佐暗暗咬牙切齿,自言自语道:“是你自己愚蠢,就别怪我不保你了!”

    张椿一直把单文忠送上马车,这时,他从皮囊中取出一个纸包,放在座椅上,随即关上车门,马车便启动走了。

    张尧臣府已经脱离了视线,单文忠这才瞥了一眼纸包,他打开纸包,里面是厚厚一叠交子,每一张都是百贯大额,一共一百张。

    单文忠满意地笑了起来,不错,张尧佐还是会做人。

    .........

    “张太师病了?”赵祯目光锐利地盯着单文忠。

    单文忠神情很平静,官家让自己去给张尧佐送奏折,不就是想得到这个消息吗?

    他不慌不忙道:“贵妃去世,张太师伤心过度,已经病倒五天了,他不想给陛下添烦恼,所以就没有惊动陛下。”

    “那奏折之事怎么说?”

    “陛下,张太师说,贵妃尚未入土,他岂能有他念?他对此事一无所知。”

    这句话让赵祯的嘴角抽搐一下,心中一股火起,他也知道贵妃尚未入土。

    赵祯克制住心中的不满,反问道:“那就是朱元骏自作主张做了此事?”

    “陛下,朱元骏本来就是阿谀奉承之徒,他想讨好太师,做这件事很正常。”

    赵祯沉默片刻道:“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老奴告退!”

    单文忠退了下去,赵祯挥挥手,“你们也退下吧!”

    其他几名宦官也纷纷退下,御书房内只剩下赵祯一人。

    他负手走到窗前,怔怔望着窗外的桃树,他也知道自己该立太子了,他已年过五十,再想生儿子已经不可能,只能从养子中选一人为嗣。

    但究竟是立赵宗实还是立赵文恽,他委实拿不定主意。

    从他的本意来说,他愿意立赵文恽,或许是赵文恽是张贵妃养子的缘故,赵祯和他呆在一起时间很多,时间长了,感情就有了,赵祯已经对赵文恽有了父子之情。

    相反,赵祯对赵忠实的感情却十分淡漠,就如同他对曹皇后的感情淡漠一样,从未把他视为自己的儿子。

    否则,当初他就不会把赵忠实送出皇宫,实际上就是切断了立赵忠实为皇太子的可能,冷了赵忠实十几年,他对赵忠实哪里还有什么感情,最多赵忠实也姓赵而已。

    但现实告诉他,赵宗实才是正统,他是曹皇后的儿子,这一点至关重要,一旦占据正统之位,赵忠实获得的支持就不言而喻了,更关键是,以曹家、高家为首的军方支持赵宗实。

    这是赵祯最为头大的事情,韩琦、富弼等人,他可以换相,但军方他怎么办,他的列祖列宗,谁敢轻易得罪军方,这就是这些年他一直迟迟没有立皇太子的根本原因。

    他想追封张贵妃为皇后,使一朝出现两个皇后,根子还是想把赵文恽也提为正统,正统和正统之争,至少可以堵住一大半人的嘴。

    张贵妃的病逝使赵祯悲痛万分,他真的想实现贵妃的遗愿,立赵文恽为太子。

    但今天发生的瑞兆之事,使赵祯又犹豫起来,他真的放心把江山交到张尧佐、贾昌朝等人的手上吗?

    一时间,赵祯心乱如麻,久久不能释怀。

    ........

    当天下午,大内传出旨意,罢免宋庠知政事相位,封武宁军节度使,判亳州事,以妄论之罪将宝文阁学士朱元骏贬为庶民,剥夺一切官职。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