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连环双杀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三十章 连环双杀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民国谍影间谍的战争替天行盗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     次日中午时分,京城两大市井娱乐报纸《小报》和《东京信报》开始售卖当天的报纸,《东京信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一个夺人眼球的消息,《杀人放火,宋庠纵侄行凶逞恶》。

    《小报》也在第二版报道了这件事,虽然没有《信报》那样夸张,但内容却是一致的,宋之助强占民财,纵火烧毁京城最大的奇石馆。

    但杀人确有事实,是两年前的一桩旧案,宋之助强占民宅,打死了苦主,《信报》将两件事连在一起。

    这个消息如一阵风似的传遍了整个京城,从高官到脚夫,从贵族到庶民,从知政堂的谈论到井边的洗衣妇人的闲聊,短短半天之内,宋庠彻底火了。

    其实五更时分还发生了另一件更吸引眼球的大事,张尧佐企图制造瑞兆失败,不过这件事被范宁压住了,不让包拯泄露出去,张贵妃的丧礼毕竟还没有结束,这件事若闹得满城风雨,会触犯天子的逆鳞,会得不偿失。

    这件事只要找个机会给天子暗示一下,让赵祯明白这件事就足够了,很多时候,响鼓不必用重锤。

    宋庠本人知道这件事却比较晚,他今天审查几个州送来的年度奏报,一直呆在官房里,直到下午时分,他批阅完全部奏报,才放下笔来到院子里散散心。

    他走过一扇小门时,听见门另一边的几名官员在议论着什么。

    “这个宋之助太愚蠢,还跑到现场去,被抓个正着也是活该啊!”

    宋庠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宋之助’,这不是自己侄儿的名字吗?

    他走过小门,只见是三名从吏躲在这里休息,宋庠眼睛一瞪,“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三名从吏差点吓得跳起来,本能地转身便跑,转眼便跑得没影了,宋庠追不上他们,只得骂了几句,恨恨返回官房。

    宋庠越想越不对,三人为什么见到自己要跑,他们并没有犯什么错误,却吓得脸色都变了,一定有问题。

    一种直觉告诉他,他的侄子宋之助很可能出事了。

    回到官房,宋庠立刻把他茶童叫来问道:“是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关于宋家或者我侄子的?”

    他知道自己这个小茶童喜欢扎堆听故事,这种事情他肯定知道。

    小茶童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他这几年跟随宋庠混成一个小人精,他可不希望这种事情是由自己来告诉老爷,所以他一直装作不知道。

    但现在他躲不过去了,老爷恶狠狠的眼睛让他心惊胆战,半晌,他低下头道:“老爷没看今天的报纸吗?”

    宋庠一怔,他看了一眼桌边的三份报纸,他还真没有来得及看,他随手抓起一份报纸,正好就是《东京信报》,

    他目光落在了头版头条的怂人标题,《杀人放火,宋庠纵侄行凶逞恶》。

    宋庠眼睛蓦地瞪大了,他顿时又气又急,一巴掌把报纸拍在桌子怒吼道:“简直是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这确实是宋庠的毛病,他也不看内容,第一个反应就是报纸在血口喷人。

    历史上,宋庠两次栽在纵容子弟作恶上,根子就在这里,他太护短,以至于子侄在外面闯祸累累,他也视而不见。

    当然,也是《信报》起的名字太耸人听闻,而且有误导之嫌,就好像宋庠知道这件事,但放纵不管,事实上,宋庠压根就不知情,他再护短,也不会傻到默许子侄去烧别人房子,而且还是范家的产业。

    宋庠心中愤怒之极,将报纸撕得粉碎,又揉成一团,狠狠扔到墙角,小茶童吓得一哆嗦,悄悄退了下去。

    良久,宋庠稍稍冷静下来,他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信报》已经被他撕得粉碎,他只得拿起《小报》,他在第二版才找到了相关的报道。

    这时,他心中有点紧张起来,要知道钱明逸也是支持琅琊王赵文恽的,如果消息是假的,《小报》绝不会刊登,现在《小报》也登出了这件事,那就说明这件事是真的,侄子宋之助真的闯祸了。

    宋庠越来越冷静,等他看完了《小报》的全篇文章后,他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浑身无力,他知道,自己这次完蛋了。

    弹劾宋庠的官员是左谏议大夫李唯臻,在范宁丁忧去职,兼任者包拯改任知开封府后,李唯臻终于熬够资历上位了,这是韩琦推荐的结果,也是范宁向韩琦推荐李唯臻的结果。

    但弹劾相国也不是那样容易的事情,御书房内,赵祯看完弹劾报告,沉思良久问韩琦道:“这家奇石馆是范家开的,和范仲淹有什么关系?”

    韩琦躬身道:“启禀陛下,那家奇石馆和范仲淹没有关系,但和范宁有关系。”

    “这是什么缘故?”

    “陛下,这家店是范宁在参加科举之前开的,专卖田黄石,他占了七成的份子,朱元丰占了三成的份子,后来他准备出海开创鲲州时,便把七成份子转给了他的二叔,也就是现在的奇石馆大掌柜。”

    赵祯走了几步又问道:“宋家子侄和范宁有仇怨吗?”

    “毫无仇怨?”

    “既然毫无仇怨,那为什么他们偏偏看中了奇石馆?”

    这是整个事件的关键,甚至比开封府弓手突然出现还要关键,开封府弓手出现还可以解释为范铁戈白天被威胁后报案,但宋家子侄为什么针对奇石馆就难以解释了,京城那么多店铺,他们为何偏偏看中的奇石馆?

    韩琦稍微斟酌一下道:“应该是有人怂恿他们。”

    赵祯顿时明白了,宋家的子侄被人利用了,他立刻没有了兴趣,也不想知道是谁怂恿。

    但宋家子侄被人怂恿并不代表他们无辜,赵祯心如明镜,宋庠已身败名裂,不能再做相国,他点点头,“这件事朕知道了!”

    韩琦却没有告退,他又取出一份奏折,放在御案上,“陛下,还有一件事涉及琅琊郡王,但没有公开,微臣告辞!”

    韩琦行一礼,告退下去了。

    赵祯注视奏折,还是取了过来。

    但当他看清楚了奏折中的内容,韩琦当然不会骗自己,这肯定是真的,奏折中的内容使赵祯的瞳孔猛地收缩成一线,心中继而勃然大怒。

    瑞兆、天兆、吉兆不是不可以做,但那必须是自己同意才做的事情,那是上天的旨意,只能由天子来决定,你张尧佐想干什么?

    去年的鱼腹锦书之事自己已经忍了,不再计较,现在又要冒出一个琅琊当立,赵祯忍耐的极限已经快要爆发。

    他沉思良久,对门口小宦官道:“宣单总管来见朕!”

    片刻,一名老宦官匆匆走进御书房,他叫单文忠,是宫中的大内副总管,原本是张贵妃宫中的宦官。

    他上前跪下行礼,“奴才拜见陛下!”

    赵祯把奏折递给他,“你现在就去一趟张太师府邸,把这份奏折给他!”

    “老奴遵旨!”

    单文忠接过奏折便起身去了。

    赵祯负手在书房里走了几步,想到愚蠢狂妄的张尧佐,令他心中恼火万分,但他忽然又想到病逝的爱妃,心中的怒火硬生生发不出来,一时间他心乱如麻。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