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收买内应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二十六章 收买内应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民国谍影替天行盗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间谍的战争     下午时分,在东大街有名的黄尖嘴茶馆二楼一间茶房内,范宁和朱安相对而坐,朱安显得有点沉默,一直喝茶不语。

    “五哥平时都负责什么?”范宁笑了笑问道。

    朱安苦笑一声,“我一个庶子会有什么肥缺,我在城外虹桥码头那边管几座仓库而已。”

    朱氏三兄弟中,朱元骏走的是仕途,他的产业不多,主要是一些房产和土地,但朱元骏的子孙众多,不可能个个走仕途,要养活一大家子人,也就不可避免的走上商路了。

    朱元骏的商路当然也和朱家有关系,当初三兄弟决裂时,朱元甫接过了一直由朱元骏掌控的朱氏祖宅、族学和祠堂。

    作为交换条件,他也把朱氏船行给了朱元骏,这是由上千艘内河货船组成的大船行,负责把南方的盐、茶、油料、粮食、布匹等大宗货物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京城。

    在经营船队的同时,朱元骏在各地内河码头也拥有近百坐仓库,其中京城的仓库有四处,城外的虹桥码头就是其中之一。

    “你祖父和张尧佐走得很近?”范宁摆弄着手中的建窑黑盏问道。

    朱安心中刚开始有点抵触,但他毕竟是聪明人,知道三祖父已经把机会给自己了,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看他今天和范宁配合得如何。

    他的心态迅速调整过来,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对范宁道:“和外面的传闻一样,我祖父确实抱上了张尧佐的大腿,而且张尧佐对他很器重,已经取代了从前柳云的位子,成为张尧佐的左膀右臂。”

    这个试探让范宁颇为满意,至少朱安在他祖父朱元骏的事情已经放开了。

    范宁沉吟一下又问道:“张尧佐最近有没有在和你祖父在策划什么?”

    “他们做的事情很多,要看你具体指哪一方面?”

    “我是说.....异相,比如瑞兆之类。”

    朱安一下子明白了,“你是指关于琅琊王的瑞兆?”

    范宁点了点头,张尧佐要把琅琊王扶上太子之位,瑞兆是必须要的,但瑞兆的方式有很多,范宁也不知道张尧佐会选哪一种,如果能阻击瑞兆,使瑞兆变成笑话,对张尧佐绝对是一次重大打击。

    话虽然这样说,可要掌握张尧佐的行动,那就是难上加难了,范宁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也只是随口提一提这件事。

    朱安沉思片刻道:“其实瑞兆这件事我倒知道一点点,去年春天莱州鱼腹锦书之事贤弟知道吗?”

    范宁笑道:“我当然知道,《小报》上刊登了此事,据说莱州官府还把这件事报到了朝廷。”

    去年春天,莱州渔民捞起一条怪鱼,在鱼腹中发现一幅白锦,上写新王立三个字,引起轰动,因为莱州古称琅琊郡,所以鱼腹锦书上的新王,显然指的是琅琊王,不过这件事后来争议比较大,最后不了了之。

    范宁也是因为这件鱼腹锦书之事,推测到张尧佐很可能还会故技重施,再次制造瑞兆。

    范宁听出了朱安话中有话,又追问道:“你了解鱼腹锦书之事?”

    朱安点点头,“那段时间我二哥正好带人去了莱州,没多久就传来鱼腹锦书的消息,我推测这件事是我二哥去做的。”

    朱安的二哥叫做朱兴,十分精明能干,是朱元骏最器重的孙子之一,范宁也见过此人,但重点不在这里,而是证实了范宁的猜测,张尧佐果然是把这种旁门左道之事交给了身居闲职的朱元骏。

    范宁想了想问道:“你能否买通你祖父以及朱兴身边的人?”

    “我二哥身边的人问题不大,个个见钱就眼红,很容易买通,我祖父身边的人倒有点麻烦,不过可以从小茶童马鱼儿身上入手,这条小狗很得宠,而且贪财得很,你只要给他足够的钱财,他把自己老娘都可以卖掉。”

    范宁想到朱元丰交给自己的二十名武士,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

    ........

    如果范宁见到小茶童马鱼儿,就会明白朱安所说的很得宠是什么意思了,他年级不大,只有十一二岁,却长得油光水滑,模样儿十分俊秀,正是很多达官贵人喜欢的那种小男童。

    马鱼儿出身比较低贱,母亲是个妓女,他从小混迹在妓院中,煎一手好茶,八岁那年被朱元骏看上,成了朱元骏的茶童,他很会讨好朱元骏,日渐得宠,使朱府子弟既从骨子里瞧不起他,但又不得不巴结他。

    或许是在妓院里长大的缘故,马童儿从小便爱财如命,偏偏朱元骏为人小气,又没什么权势,让他赚不到多少钱,他便在朱家子弟身上打主意。

    上午,马鱼儿兴冲冲的跟着朱安出来,“老五,你说的那个人真的肯每天给一分利子?”

    “有我担保,你怕什么?”

    马鱼儿想想也是,这个朱家子弟一个个巴结自己还来不及,哪里还敢坑自己,这个朱安是庶子,更得加倍巴结自己,想到这,马鱼儿笑逐颜开道:“这次让我得了好处,我不会亏待你,肯定会给你美言几句,让你掌管土地。”

    “那就多谢鱼哥儿了!”

    朱安忍住心中的极度厌恨,领着马鱼儿来到一条小巷内,直接走到底,他敲了敲远门,门开了,一名年轻男子看了他一眼,便侧身让他们进来。

    这个男子身上杀机凌厉,让马鱼儿心中一阵害怕,他向后退了一步,转身刚要跑,只觉后领一紧,他竟被人拎了起来,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觉身子一飘,随即重重摔在地上。

    马鱼儿被摔得头昏脑胀,半晌抬起头,才发现四五个彪形大汉围着自己,一个个凶神恶煞,居高临下地瞪着自己,一只大脚踩在自己胸口,他裤裆一热,竟然吓尿了。

    这时从屋里走出一名大汉,笑道:“是怎么待客的?主人不是交代过,要客气一点嘛!”

    大汉嘴上说着客气,但他却一把抓起马鱼儿的前襟,像拖条狗一样将他拖进一间屋子,“启禀主人,他来了!”

    马鱼儿躺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他上当了,朱安这个狗贼,把自己陷害了。

    他慢慢爬起身,只见上首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正冷冷地望着自己,左右两边各站着四名凶神恶煞般的大汉,一个个目光冷厉,令人不寒而栗。

    这时,马鱼儿忽然被年轻男子身边的桌上之物吸引住了,竟然是一堆黄澄澄的金子。

    “你站起来说话!”上面男子冷冷道。

    马鱼儿爬起身,只觉裤裆里冰凉凉一片,令他羞愧万分,但心中依旧战战兢兢,不知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但他隐隐有着感觉,自己今天遇到的未必是坏事,桌上有一堆闪闪发光的黄金在等着他呢?

    坐在上面的年轻人自然就是范宁了,周围的大汉就是朱元丰给他的二十名心腹死士。

    范宁指了指身边的黄金,笑眯眯问道:“想要吗?”

    马鱼儿喉咙里咕咚一声,目光狠狠盯住了黄金,重重点头,“想要!”

    他当然想要,他清楚地记得,老男人给了母亲一锭五两的黄金,他母亲就让这个老男人带他走了,当天他的一切都被这个老男人占有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至今还刻在他的心中,那是五两黄金的代价,而现在是五百两放在他眼前。

    范宁又淡淡道:“这五百两黄金可以给你,但你要帮我做事,做得好,这五百两黄金都是你的!”

    马鱼儿极为机灵,他立刻明白对方要他做什么了,他沉默片刻问道:“事后你们会不会杀我灭口?”

    这个马鱼儿倒很聪明,范宁摇摇头道:“规矩就是规矩,只要你替我把事情做好,拿走你该得的,然后离开京城,永远不要再露面。”

    “好!我答应你,那个朱元骏早就该死了。”

    范宁摇摇头,“我不是让你杀他。”

    马鱼儿一怔,“不是杀他?”

    “不是!”

    范宁向他招招手,让他上前,低声在他耳边道:“你帮我盯住他的一举一动,我要知道他和谁联系,要做什么事情,你只管告诉朱安,明白了吗?”

    说完,范宁将两锭各重五十两的黄金放在他手上,“这一百两黄金是定金,事成之后,剩下的四百两一并给你。”

    马鱼儿望着手中沉甸甸的金子,眼睛都直了,就仿佛在梦一般,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点了点头,“我明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