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嘉佑六年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一十九章 嘉佑六年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替天行盗间谍的战争     时间又过了二年余,转眼到了嘉佑六年春天。

    江南春天是从小桥流水人家处开始的,河堤旁的垂柳吐出翠绿色的嫩芽,粉色的桃花开得正是灿烂,和白墙瓦黛一同倒影在平静的河水中,湖光水色,和风细雨,粉墙黛瓦的古朴小镇掩映在五彩的春色里,庭院深邃,人家炊烟袅袅。

    木堵镇更是花红柳绿,春意盎然,这天上午,范宁独自一人在奇石巷内闲逛,奇石巷依旧和从前一样热闹,各种各样的小摊贩在这里出没,由于这里是江南地区唯一的奇石聚集区,名声在外,很多外乡人也来这里碰碰运气,买货的,卖货的,热闹异常。

    范宁现在没有了实职官,他依旧是从四官太中大夫,侯爵之位也还在,只是谏议大夫的职官没有了,当然,他不是被免职,而处于丁忧之中。

    范宁的父亲范铁舟在两年半前去无锡给病人治病,不慎受伤感染,他开始没有当回事,不料病情越来越重,最终不治,享年四十八岁。

    按照大宋的丁忧制度,父母或祖父去世,官员须去职回乡守孝二十七个月,品官丁忧,若匿而不报者,一经查出,将受到惩处。

    另外,朝廷也可以取消在职官员丁忧守制,这叫夺情,如果被提前召回,那叫起复。

    比如范宁的祖父范大川是在他出任鲲州知州第三年时去世,因为不是隔辈抚养长大的祖父,范宁便向朝廷申请夺情,被太常寺批准,他便没有回去守孝。

    但父母去世则必须回去守孝,除非遇到战争,朝廷也不会轻易准许官员夺情,最多是提前召回。

    范宁辞去了左谏议大夫之职,率家人回乡守孝,由包拯兼任左谏议大夫之职。

    守孝也并不是要在墓前搭个棚子,不洗澡不理发住三年,那种极端孝道的情况虽然有,但还是比较少,绝大部分人都是在家乡悠闲地度过丁忧期,只要按时去给亲人添土扫墓就行了,其他生活都和平常一样,没有太多忌讳。

    “范大官人,好几天不见了!”

    一路上都有人给他打招呼,这两年他常来这里,很多小摊小贩都熟悉了。

    “小三,今天有没有新货?”

    范宁来到一个卖玉器的小摊前蹲下,摊主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他父亲就是卖给范宁溪山行旅石的李阿毛,几年前病逝,儿子便接了父亲的班,继续在奇石巷讨口饭吃,不过李阿毛早就不做太湖石生意,他找了条路子,改做玉器生意。

    范宁腰间佩了一块极品羊脂美玉,质地温润细腻,观之犹如脂肪、油润纯净,感觉好像握了一把羊油,没有一丝瑕疵,是范宁心爱之物,一直佩戴在腰间,这块羊脂美玉就是在李三这里用二十两银子买下来。

    “大官人,若你想要上次那种羊脂玉,还真没有了,不过我昨天搞到一块这个。”

    李三从盒子里取出一块圆筒状的白玉,范宁眼睛一亮,“玉琮!”

    玉琮是祭祀用的礼器,商代比较多,也会随人下葬,一般放在腹部,范宁接过这块玉琮,是圆筒型,一寸厚,大小像个网球,应该是用南阳玉雕成的。

    当然,如果从玉质上来看,那是远远比不上羊脂美玉,虽然也细腻光润,包浆厚实,但没有羊脂玉那种脂肪感,倒有点清透。

    不过玉琮是讲究岁月沧桑,历史厚重,上面承载的价值却又不是羊脂美玉能比。

    “这个玉琮我要了,多少钱?”

    李三又取出一只配对的玉琮陪笑道:“这玉琮是一对,五十两银子。”

    “贵了!”

    范宁摇摇头,“最多四十两,就这价,要么我拿走,要么你留给别人。”

    “那好吧!四十两就四十两,谁让大官人是老主顾呢,就按照你说的价。”

    范宁从随身皮囊中取出四锭官银递给他,又笑道:“其实我还是喜欢羊脂美玉,如果你有货就给我直接送来,不会亏待你,”

    “大官人放心,我帮你留意,只要这市面上有,我立马给你送去。”

    范宁点点头,他又逛了一会儿,没看到什么好货,便背着手悠悠然回府宅了。

    范宁的府宅当然就是从前朱元甫那座百亩大宅,范宁和朱佩成婚时作为朱佩的嫁妆给了他,一直由他父母住在这里。

    范宁刚走进宅,只见一个小不点女孩儿跌跌撞撞向自己扑来,范宁吓得连忙上前抱住她,“我的小宝贝,怎么会走路了?”

    这当然是范宁的孩子,不出朱佩母亲王氏的意料,果然是欧阳倩先怀了身孕,在去年生了一女,取名范真,这是范宁的第一个孩子,刚满九个月,正在蹒跚学步,没想到居然能跑几步了。

    “鱼!”小家伙指着不远处的池塘嚷道。

    她现在能说一些单音节词,比如第一个会说的是‘娘’,后来又会说‘鱼、鸡、狗、婆’等等,却还不会喊爹爹,让范宁有点遗憾,不过她最喜欢爹爹,整天缠着他。

    跟在小家伙后面的是范宁的母亲张三娘,有了孙女后,她便渐渐从丈夫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她今年也快五十了,两鬓斑白,整天把宝贝孙女宠得不像话,家里人都有意见了,她自己的女儿也没见她这样疼爱过。

    “阿宁,真儿让你带她去看鱼呢!”

    “娘!天气都缓和了,别给她穿这么多,像个棉球一样。”

    张三娘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哪里暖和了?早晚冷你不是不知道,一会儿脱一会儿穿的,很容易着凉,你懂什么?”

    范宁苦笑一声,连忙打岔,“娘,阿倩和佩儿呢?”

    “佩儿这几天反应很大,小倩在陪着她,我说你别整天出去乱逛,有时间多陪陪自己的妻子,你们成婚快五年了,她才怀孕,容易吗?”

    “阿多、阿雅都陪着她呢!众星捧月一样,还要我去陪,至于嘛!”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呢!阿多是你妹妹,阿雅是你侍妾,没有一个是丈夫......”

    范宁最害怕老娘念叨,连忙道:“我带妞儿去看看鱼,然后就去陪她们,保证以后少出去。”

    “这还差不多,对了,小苏让人送了封信来,在你书房呢!你呆会儿去看看。”

    小苏就是苏亮,他们去年都已从鲲州镀金回来,转正为京官,苏亮任正八品给事郎,知长洲县,李大寿混得也不错,升任从七品太常丞,在朝廷出任职官。

    范宁点点头,抱住女儿到池塘边看鱼去了。

    .......

    朱佩是过年前后怀的身孕,现在大概三四个月左右,反应比较大,吐得昏天黑地。

    由于她是成婚快五年才怀孕,一下子里里外外都惊动了,她母亲专程从京城跑来照顾她,祖父朱元甫又找了十几个有经验的接生婆来伺候她,甚至朱元丰还特地写封信来庆祝范宁要喜得嫡子。

    范宁把女儿交给了母亲,自己悠悠然向后院走去,走到一半时才想起玉琮还在女儿手中抓着呢!他又连忙掉头,在外院找到了母亲和小家伙,不料玉琮不但没有要回来,小家伙还抱着他脖子不肯放手了。

    范宁只得抱着女儿回内宅,刚走进内宅,便遇到了急急来找女儿的欧阳倩,小家伙看见娘,立刻笑颜绽开,伸出小手要娘抱。

    “你这小手里拿的什么,好像很重!”

    范宁连忙从女儿手中取过玉琮笑道:“我女儿厉害啊!才九个月就能拿玉琮了。”

    欧阳倩白了他一眼,“你女儿和你一样是个死心眼,看上了就不放手。”

    范宁一边逗着女儿,带着娘俩向内院走去。

    “夫君,我也想再生个儿子呢!”欧阳倩瞅见周围没人,便小声对范宁撒娇道。

    范宁和她房事都用避孕措施,主要是她生了孩子还不到一年,得休养休养,否则连续怀孕对身体伤害很大。

    范宁呵呵一笑,“想生儿子还不容易,我都有经验了,保证一次命中,但还得等等,妞儿才九个月,等她一岁就开始给她准备小弟弟了,生下来正好差两岁,你说多好。”

    “可我觉得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再养养吧!咱们也想生个健壮聪明的儿子不是?”

    欧阳倩撅了撅嘴,但又没办法,只得抱着女儿跟丈夫进内宅了。

    两人走进朱佩的院子,却见她蹲在干呕呢!旁边焦急地站着好几个人,范宁连忙上前扶住妻子。

    朱佩慢慢站起身,长吁一口气,无力地将头枕在丈夫肩上,“夫君,我怎么反应这样大,阿倩怀真儿的时候,也没有见她怎么呕吐啊!”

    范宁小心地扶着她向房间里走去,笑着安慰她道:“估计生男孩儿就会这样,男孩儿调皮嘛!”

    “娘,是不是这样啊!”朱佩又向母亲撒娇道。

    这两天王氏有点心不在焉,她有点担心大儿子了,这年头又没什么电话,只得发了一封急脚信去询问情况,到现在还没有回信。

    王氏信口道:“是这样的,怀你大哥的时候我就这样?”

    “娘,不会吧!怀二哥的时候呢?”朱佩吓得声音都颤抖了。

    王氏这才醒悟,连忙笑道:“我是在替你夫君说话呢!其实我怀你们兄妹三个都没有反应,这个应该和生儿生女无关,每个人的体质不同。”

    旁边两个产婆也笑道:“夫人说得对,我们见得多了,这真和生男生女没关系,有的女人反应大,有的女人就没反应。”

    朱佩长长松了口气,她可不想生一个大哥那样的儿子。

    范宁扶着妻子回房坐下,又陪她说了会话,见岳母在给欧阳倩教授养女儿的经验,房间里和谐了,便悄悄和朱佩告别,自己回到了书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