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齐人之福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四百一十四章 齐人之福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替天行盗间谍的战争     中秋已过,炎热的夏天终于要结束了,早晚开始有了一丝凉意。

    结束了几个月的边关之行,这天中午,范宁一行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京城。

    第一天回来,自然不会去谏院,范宁直奔丈人家,丈母娘却告诉他,朱佩两个月前就搬回去了,范宁只得告辞,匆匆赶回飞虹桥府中。

    但告辞时,丈母娘古怪的笑容让他心中有些不安,他总得哪里不对,难道家中出了什么事吗?

    范宁心急如焚赶回了自己府宅,原来的门已经消失了,变成一面高高的院墙,不过下人进出的门还保留着。

    范宁有点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进去?

    正好,谢九龄从隔壁府的大门里出来,一眼看见了范宁,连忙打招呼迎上来,“范大官人,你是几时回来的?”

    “刚到京城,谢叔还是叫我小范,或者叫阿宁,你是长辈,这个大官人我可当不起。”

    谢九龄确实是长辈,不出意外,他就是二叔的亲家了,范宁不敢在他面前摆官架子。

    谢九龄阅历很深,他不敢乱称呼,就算范宁不是高官,也是他的大客户,必要的尊重只能多不能少。

    他呵呵一笑,“咱们各交各的,我还叫你范知院吧!我心里也踏实。”

    “那随你,园子现在造到哪一步了?”

    “你的园子已经好了,尊夫人也搬过去了,现在正在修缮隔壁府邸,进度很快,这个月底修缮改造就能结束。”

    谢九龄又接到一个大单子,他也很急,加班加点修缮旧宅。

    “那就辛苦解叔了。”

    谢九龄指了指从前下人院子的门道:“这是临时进出门,进隔壁宅子的大门锁上了,夫人都是从这里进出,要不要我陪知院去看看新宅?”

    “不用了,谢叔去忙吧!”

    “那好,我们改天见。”

    谢九龄也急着要去新工地,便没有再坚持,向范宁挥挥手,坐着一辆牛车走了。

    范宁还牵着马呢!这马怎么办?他有点傻眼了。

    “老伙计,这新家是修好了,你的窝好像没有了。”

    “姑爷回来了!”

    从隔壁府奔出两名下人,前面一个就是吴管家婆,范宁顿时松了口气。

    “吴大娘,新宅的马厩在哪里?”

    “马厩就在隔壁呢,姑爷把马给我吧!”

    范宁把马交给了吴管家婆,这才看了看后面一个小丫鬟,待看清了对方的脸,范宁惊得头发都要炸了。

    “阿桃,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小丫鬟正是欧阳倩的贴身使女,她应该在东门外的小院里才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阿桃给他行个万福礼,“启禀官人,我家姑娘现在就住在这里。”

    范宁头有点发晕,欧阳倩住在自己家里,这...这是怎么回事,她和阿佩没打起来吗?

    范宁现在不敢进府了,他连忙把阿桃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家姑娘怎么会搬到这里来了,我娘子没有为难你们吧?”

    阿桃已经十五六岁了,早就懂得这些事情,她笑嘻嘻道:“是小夫人邀请我家姑娘搬过来的,姑娘和她关系好着呢?就像亲姐妹一样。”

    范宁心中又是悲又是喜,悲是朱佩发现了欧阳倩的事情,她还不知会怎么收拾自己,那小娘子从小就敢用砚台砸人脑袋,别看她对自己柔情似水,可惹恼了她,她一样会用砚台拍自己脑门。

    而喜是朱佩似乎接受了欧阳倩,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没有用一大笔钱把欧阳倩打发到天边去,这让范宁长长松了口气。

    其实范宁不知道,朱佩还真想给欧阳倩十万贯钱,让她离开自己丈夫,只是被她母亲劝住了。

    范宁收拾一下乱七八糟的心情,就像小媳妇去见公婆一样,从侧门灰溜溜进府去了。

    府中果然变成了一片湖水,湖面上种满了菱角和荷花,一架‘之’字型的木廊桥将翠云楼和南岸连在一起,翠云楼的背后是一条蜿蜒的小河,直通内宅的半月塘,小河上一座古旧的石拱桥,将内宅和翠云楼连在一起。

    湖两边各是一条长长的带檐走廊,而西面原来下人院子变成了一座山丘,被各种绿色树木花草覆盖,大多是桂树和其他比较名贵的小树,山顶上修建了一座小桥玲珑的八角亭。

    园子确实修建得美奂绝伦,俨如仙境一般,只是范宁有点心不在焉,还有比这院子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哟!这是哪位爷擅闯别人府宅,好像还有点眼熟。”

    范宁一回头,只见朱佩就在他身后几步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范宁有点尴尬地挠挠头,“阿佩,我回来了。”

    “原来是夫君回来了,是不是有点失望,怎么第一眼看到的是我这个小老太婆,不是美貌非凡的倩姐呢!”

    范宁看了一眼后面的阿雅和剑梅子,却发现剑梅子向自己使个眼色,似乎是让他哄哄朱佩。

    范宁苦笑一声道:“阿佩,你听我解释一下!”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知道得比你还清楚!”

    朱佩一想到丈夫背叛自己,心中顿时怒不可遏,但还是给范宁留一点面子,咬牙道:“你跟我来!”

    她怒气冲冲向翠云楼走去,范宁只得跟在她身后,暗暗祷告暴风雨早点结束。

    阿雅正要跟上去,却被剑梅子一把抓住,向她摇摇头,两口子的私事,外人不能在场。

    朱佩走上三楼,憋了数月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你这个混蛋!”

    她冲上前狠狠给了范宁一记耳光,范宁嘴角流出一丝血痕,朱佩心中一阵疼痛,又一把抱住丈夫,放声痛哭起来。

    范宁被她一巴掌打得心中恼火,但妻子的痛哭又使他心中的恼火慢慢消退了,他歉疚地抚摸着朱佩的秀发,叹口气道:“以后不会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已经对不起我了!”朱佩哀哀哭道。

    “我知道,我本来也不想这样,只是........”范宁叹息一声,他再怎么解释都已经伤害到爱妻了。

    “我不想瞒你的,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告诉你。”

    朱佩抬起头看着丈夫,见他嘴角流血,又是后悔又是心疼,她抚摸丈夫的脸,泪眼摩挲道:“我不该打你的!”

    “哎!我是该打,你不知道我一直就很歉疚。”

    朱佩又紧紧抱住丈夫,生怕他一下子从自己身边跑掉,“对不起,我生不了孩子,所以你才......”

    范宁一怔,她怎么会这样想,他连忙扶起朱佩,注视着她眼睛道:“阿佩,没有这回事,我从来没有为子嗣问题而责怪你,从来就没有过,欧阳倩的事情和子嗣没有一点关系,如果她过得很好,我绝不会再去打扰她,偏偏她.....是我大男子主义的心态太重了。”

    “真的?”

    范宁点点头,“我绝不骗你!”

    朱佩也觉得心中一块大石落地,自从母亲说起子嗣问题是根子,她心中一直就沉甸甸的,要知道无子在七出中排第二啊!

    现在丈夫再一次明确告诉自己,他绝没有因为子嗣问题责怪自己,朱佩心中顿时云开雾散,仿佛阳光照进了她的心房,这一刻,欧阳倩的事情忽然也变得不重要了。

    “夫君,这次去延安府很辛苦吧!我看你变得又黑又瘦。”

    范宁听她提到自己的调研,心中也顿时大大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一关终于过了。

    “别提了,刚去就遭遇到了西夏骑兵,还好宋军及时赶到,全歼了敌军,我还得了一柄夏国剑,就是这把!”

    范宁从腰间摘下宝剑,讨好似地递给朱佩,“送给娘子!”

    “哎!我要宝剑做什么,你送给剑姐还差不多。”

    “送给她?”

    范宁有点犹豫,他忽然想起自己骑的宝马也是剑梅子送给自己的,好像刚才她还在帮自己。

    范宁心一横,“好吧!如果她喜欢,这柄剑就送给她了,大不了我再想法子弄一柄。”

    范宁心事解开,他笑道:“我还没有好好看一看咱们的园子呢!”

    朱佩摇了摇头,“夫君,你的事情还没有完呢,我这一关你是过了,但倩姐父亲那一关你怎么办?他会答应让女儿做人家的小妾吗?”

    这也是一个大问题,不过范宁倒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冒险一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