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婚姻危机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三百四十三章 婚姻危机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民国之文豪崛起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范宁没有离去,又重新回到院子里,他给妹妹使个眼色,阿多立刻领悟,乖巧地去找阿巧了。 小 说

    范宁在母亲面前坐下,笑问道:“娘现在自己还洗衣服吗?”

    “小衣物还是自己洗,习惯了。”

    范宁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但他明白,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说出来。

    沉吟片刻,范宁缓缓道:“爹爹的事情我知道了。”

    “什么事情你知道了!”

    张三娘不高兴地将几件衣服往箱子里扔去,“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娘,那个女人住在三叔那边吧!”

    张三娘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半晌,她的目光射出深刻感情,咬牙道:“我绝不会让那个狐狸精进屋。”

    “娘,爹爹和她到了那一步,你应该知道吧!”

    “我怎么会不知道,那一个月,你爹爹不就和她住在一起吗?若不是你阿婆去骂他,他会回来认错?”

    “那娘打算怎么办?”范宁又问道。

    沉默片刻,张三娘恨恨道:“我之前已经和你爹爹说好了,给他们家一千贯钱,再到颍州给他们买三百亩地,这件事就算结束,你爹爹也答应了。”

    “娘,有的事情你拦不住。”

    “我知道,男人有了钱就会有无数的狐狸精找上门来,当年你水根阿爷就提醒过我,不要让你爹爹一个人在镇上,我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我才知道,镇上那几个寡妇早就看上你爹爹了,年轻,有钱,身体又强壮,整天就像苍蝇一样围着爹爹转,哼!我的男人,谁也休想抢走。”

    范宁暗暗叹口气,母亲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已经五个月身孕了,母亲只能妥协,否则私生子的包袱要压死人的,他们范家的声音就彻底臭了,父亲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如果母亲不妥协,那么只有一个选择,离婚再娶,这又是范宁绝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范宁也知道,父亲之所以和母亲争吵,实在是已经拖到了最后的临界点上。

    范宁沉思片刻道:“娘,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三娘瞪大了眼睛。

    “娘,我刚才问三叔,那个女人已经有五个月身孕了。”

    “啊!”

    张三娘大吃一惊,她顿时跳起脚哭着大骂,“杀千刀的范铁舟,你怎么不去死?和那个狐狸精一起去死,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张三娘蹲下来,捂着脸失声痛哭。

    范宁心中也一阵痛恨父亲,他握着母亲的手,低声安慰她。

    这时,张三娘不哭了,她一抹眼泪道:“既然他想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就让他们在一起,我不会给那个狐狸精让步,回去就离婚,她休想让我承认她。”

    “娘!你这不是”

    张三娘站起身道:“当年你年幼时,你祖父就说要让你爹爹娶妾,那时我真的同意,我无法给范家传宗接代是我的过错,我认了,只是那时候家里穷,他想娶也娶不了,但我现在有儿有女,我不欠他们范家的,他凭什么再娶妾?我张三娘虽然是乡下女人,但我也有尊严,我凭什么要让别的女人和我分享丈夫?”

    “娘,你先冷静考虑一下。”

    张三娘拍拍儿子的手,含着泪水笑道:“你放心吧!娘会控制情绪,不会再和你爹爹争吵,不会影响你的成婚。”

    范宁无奈,只得又劝了劝母亲,心情沉重地离开了院子

    范宁坐上牛车刚要离去,却远远看见父亲带着几人向这边走来,似乎是刘院主和四叔一行人,刘院主是范宁一直心怀感激之人,他连忙上前行礼,“學生参见刘院主!”

    范宁自称學生,让刘院主很满意,说明范宁不忘本,还记得自己是延英學堂出来的。

    他笑眯眯道:“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和朱佩居然成一对了,说明当年我安排你们座位完全正确。”

    “所以这媒人非你老人家莫属!”

    “说得对,这媒人我十几年前就做了。”

    众人大笑,范宁又给四叔范铜钟、舅父张平行礼,两人恭喜了范宁几句,范铁舟道:“阿宁,我带他们进去休息,你们都有点累了。”

    范宁点点头,对父亲道:“爹爹,我等会儿和你说件事,我在这里等你。”

    “知道了,我先安排几个长辈住下再说。”

    范铁舟带着几个长辈进去了,范宁站在门口耐心等候,不多时,范铁舟快步走了出来,笑问道:“阿宁,你想说什么事?”

    范宁探头看了看院子,“他们都安排好了?”

    范铁舟点点头,“这边房舍多,都收拾得很干净,被褥什么都有,找间屋就住下了,回头你二叔把行李给他们送来。”

    范宁往河边指了指,“爹爹,我们走走吧!”

    范铁舟有点诧异,但还是跟着儿子向汴河边慢慢走去。

    “爹爹医馆现在怎么样?”范宁笑问道。

    “医馆还不错,大部分外伤患者都能治愈,但还是有些麻烦之事。”

    “比如什么呢?”

    “比如我用烧酒或者盐水给病人洗伤口,但病人发烧就是退不下去,一直找不到很好的药,这是我最大的苦恼。”

    范宁点点头,这是体内有炎症导致,这个时代没有头孢、青霉素之类抗生素,确实有点难办。

    范宁想了想道:“我倒听说一个很有效的方子,爹爹不妨试一试。”

    范铁舟大喜,“什么方子?”

    “爹爹可以用蒲公英、苦地丁和板蓝根三味药材煎水给病人喝下,一天四到五次,基本上两三天就能退烧。”

    “那我回去试一试!”

    两人走到河边,这里其实是护城河,但也是汴河的一部分,河面上格外繁忙,船来船往,十分热闹。

    范宁凝视一艘小船良久,忽然淡淡问道:“那个彩香姨娘怀孕五个月了吧?”

    范铁舟一下子沉默了,好一会儿道:“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你就别管了。”

    “我怎么能不管呢?若消息传出去爹爹有私生子,柳家就会立刻参我一本,我就得回家种田了。”

    范宁语气虽然很轻柔,但话中的内容却让范铁舟的脸刷地变白了。

    他半晌咬一下嘴唇道:“绝不会有私生子这种情况出现,我可以保证!”

    范宁迅速看了一眼父亲,“那爹爹打算怎么办,想和娘离婚吗?”

    范铁舟摇摇头,“我再怎么也不会和你娘离婚,二十多年的夫妻,哪里能说离就离,本来我已经准备放弃了,但她怀了身孕,我就不可能再丢下她不管,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说服你娘的。”

    范宁要的就是父亲这个态度,女人可以变来变去,但父亲的原则不能变。

    范宁很了解自己母亲,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一向很强硬,但如果父亲真的为那个女人抛弃了她,她又会伤心欲绝,只要父亲肯委屈求全到底,给了母亲足够的尊严,那这件事还是能妥善解决。

    范宁又缓缓道:“娘是通情达理之人,她不是不明白,只是爹爹的一些做法伤了她的心,伤了她的自尊,只要爹爹肯低下头求她,答应她的一切条件,她会接受那个姨娘的。”

    范铁舟苦笑一声,“你娘太刚硬了,她未必肯答应啊!”

    “那是爹爹诚意不够,今天不行,明天再求,明天不行,后天再求,只要坚持多求几天,委屈求全到底,娘会答应的。”

    停一下,范宁又道:“另外,朱佩祖父会把木堵镇那座大宅子给朱佩做嫁妆,那座宅子占地两百亩,你们可以搬过去,我想有足够多的房宅,大家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

    范铁舟叹口道:“我听你的,今天求完明天求,求她十天半个月,希望她能回心转意。”

    “但我要提醒爹爹,就算我娘把‘离婚’两个字喊上天,喊上一万遍,但这两个字绝不能从爹爹的口里说出来,希望爹爹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范铁舟点点头,“我知道你娘的脾气,这两个字我绝不会说的。”

    “那好吧!爹爹回去好好招待舅父,这也是给娘的面子,我就不管了。”

    范铁舟拍拍儿子的肩膀,转身走了,范宁望着爹爹远去,他心如明镜,能不能妥善解决父母的婚姻危机,并不在于母亲的态度,而在于父亲肯不肯拿出诚意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