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刻意结交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刻意结交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勒胡马大文豪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汉乡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民国之文豪崛起     这时,朱佩和剑梅子走进房间,朱佩脸上神采飞扬,看得出她对这座宅子颇为满意,她给范宁使个眼色,表示可以买下来。

    范宁犹豫一下,还是忍不住道:“这个价格确实比外面的宅子要便宜,如果是杨将军急用钱,我可以再添两千贯。”

    杨文广摇摇头,“我当然知道如果要价两万贯也可以卖出去,但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个价格是家族内部协商妥协的结果,事关家族颜面,我就不多说了,就一万六千贯。”

    范宁又道:“那就再加两千贯,作为家具的钱,我也希望能以一个比较公平的价格买下这座宅子,请杨将军理解。”

    范宁并不想占杨家的便宜,他看中这座宅子也不是图它的便宜,多付两千贯钱,也免将来杨家内部不和,出现什么扯皮。

    很多时候占了便宜反而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杨文广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好吧!那就一万八千贯,除了影壁外,其他都归范少郎了。”

    范宁取出一张朱氏钱铺的存票和半块玉佩,放在在桌上道:“这是两千贯钱定金,剩下一万六千贯钱等换契完成,我一次性付清。”

    杨文广摇摇头,“定金就不用了,等交易完成后,最后一起付吧!”

    杨文广随即在潘三郎的买卖契约上签字画押,便告辞走了,他吩咐管家找人把影壁运回天波府,然后关门闭宅,准备移交。

    剩下的事情都是牙人去完成,双方都不用操心,只是最后再交割一下买卖房宅的钱,这个交易就完成了。

    “朱佩,房宅还算满意吧!”范宁送朱佩上马车时笑问道。

    “你这臭小子捡了大便宜!”

    朱佩叹息道:“没想到府中居然有活水,这种宅子在京城都是可遇不可求,我爹爹当年就想买一座有活水的宅子,找了一年都没买到,没想到居然被你碰到了。”

    范宁也很兴奋,“看来真是我走了狗屎运,我压根就不知道有活水的房子很难找,我以为靠河边都会有活水。”

    “才不是呢!官府严禁造民宅时将活水引入宅中,这座别宅的活水应该是天然形成,所以没有被官府禁止,这就是最难得之处。”

    朱佩坐上马车又道:“明天我要陪兄长进宫,要给天子和张贵妃雕像,宫中暗斗,哎!一言难尽,我先走了,顺便说一句,我兄长非常喜欢你送给他的田黄石,等他雕完后,我再把它们给你。”

    “告诉他,下次我再给他弄个大的田黄石,水缸那么大的。”

    “你别整天变着花样剥削我哥哥了。”

    朱佩一针见血,范宁倒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好像自己有点过份剥削朱哲,只让他干活,却不给钱。

    朱佩不满地白了他一眼,吩咐道:“出发!”

    马车启动,向东面迅速驶去,很快便消失在人流之中。

    范宁这才快步向太學西门走去......

    中午时分,范宁来到太學餐堂,今天他没有出外就餐,一个是走出去比较远,他也不高兴多走,再一个就是国子监官员和太學教授们都在太學内吃午饭,范宁也没有必要独行特立.

    当然,他还想找一找苏亮。

    太學的餐堂有四座,三大一小,其中三座大餐堂主要供应太學生和旁听生,太學的學生有五百人左右,但旁听生却有近两千人,他们中午几乎都在太學用午饭,人数庞大。

    而小餐堂主要供应太學教授和国子监官员,另外在太學就读的童子科进士也可以在小餐堂吃饭,当然,小餐堂的饭菜花色和口味都要更好一点。

    但总的说来,太學的伙食还是很不错,历史上,宋神宗曾经视察太學,在太學吃了一顿午饭,夸赞太學的包子美味无比,从此太學包子便一举成名,成了京城的一大名小吃。

    范宁来的是小餐堂,它距离书库比较近,走进小餐堂,范宁一眼便看见了苏亮,他正坐在餐桌前和几名同窗有说有笑吃饭。

    范宁拿了一碗汤,一份

    烤羊排,一条鱼,一份烩时蔬和两个肉馒头,来到苏亮身边坐下,另外三名童子科學生都愣了一下,略有点紧张地看着范宁。

    “好像我的形象不太好啊!”

    范宁笑道:“大家看见我就显得紧张,这是什么道理?”

    苏亮撇撇嘴道:“因为你是督學,我们是學生,你是官,我们是民,民畏惧官,你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这个官也当得毫无意义,挂个名而已,根本无事可做,其实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在太學读书,只是每个月的补贴比你们多一点而已。”

    说到补贴,众人都有了兴趣,一名士子问道:“范兄一个月有多少俸禄补贴?”

    范宁认出问话之人正是曹诗,便笑道:“我是正八品的官阶,曹衙内算算会有多少?”

    曹诗想了想道:“我有一个堂兄,现任从八品知县,他月俸是十五贯,加上五贯地方官补贴,共计二十贯,范兄是正八品,我估计月俸会稍高一点,但没有地方官补贴,加上国子监补贴,我估计在十五贯到二十贯之间。”

    “差不多吧!不过我是自己在外面租房,早晚两顿也要自己解决,开销比较大,远不如你们过得滋润。”

    “可范兄是京官啊!”

    另一名士子叹道:“我们三年后运气好才能封候补官,这差距太大了。”

    “这要看你们怎么认识这个问题,就像十岁和二十岁感觉差距很大,但同样两个人,到七十岁和八十岁时,差距几乎就没有了,所以今天我看似比你们早走一步,但十几年后谁低谁高还很难说,很有可能将来我会是你们下属。”

    范宁说的是实话,官场上的事情都很难说,每个人后台背景不同,或者机遇不一样,能力不同,最后谁能升到高位现在还难说。

    比如眼前这位曹诗,曹家的嫡孙,曹家在他身上寄托了巨大的希望,又有一个当皇后的姑姑,他不想升官都难。

    众人也知道范宁说得有道理,便低头吃饭,不再多说了。

    范宁吃了几口馒头,喝了一口汤,又问苏亮道:“上一届童子科进士过关了多少?”

    童子科也是三年一考,上一届也录取了五十名童子科进士,但上一届的第一名只列二甲第八名,就没有直接获取官职,也和其他童子科进士一样,进入太學读书三年。

    范宁问的是上批童子科进士有多少人通过为期三年的學习考核?

    苏亮想了想道:“通过了三十几名,还有十几名留下来再继续读两年。”

    旁边曹诗笑着补充道:“不仅上届有留下的,上上届还有八人最终没有通过吏部考核,被取消了同进士出身的资格。”

    “那考过者的分配情况又如何?”

    曹诗叹了口气,“基本都是去各州州學当九品助教,一个个才十七八岁,能做什么官?”

    这个话题有点沉重了,想到自己未来的命运,他们目光都闪过一丝黯然,曹诗却神情泰然,他有家族在后面支持,并不担心自己的前途。

    .........

    吃罢午饭,范宁邀请众人去自己的官房坐坐,众人都欣然前往,大家都想看一看范宁的待遇,每个人心中充满了好奇。

    苏亮和三个新朋友都住在同一间院子里,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房间,除了曹诗,另外两人一个叫郑励,成都府人,一个叫文绣,汾州人,这两人据说都是官宦子弟,只是比较低调,不知他们具体的家庭背景。

    众人走上书库三楼,范宁推开自己的房间门,对众人笑道:“还比较简陋,大家进来随便坐!”

    众人走进房间,都忍不住一阵惊呼,足足三十几个平方的房间,光线明亮,窗外是一片绿意葱翠的树林,令人赏心悦目。

    苏亮气哼哼道:“这还叫还简陋呢!我都要羡慕死了。”

    曹诗却冷静地问道:“范兄在国子监大院可有自己的官房?”

    这才是看问题透彻的人,他们很多教授在太學都有自己宽大明亮的房间,但同时在国子监大院也有自己的位子,真正的地位是体现在国子监大院内,在太學房间再宽敞也没有意义。

    范宁摇摇头,“我在那边没有位子。”

    曹诗笑了起来,“我现在相信了,范兄真是来太學读书的。”

    这时,茶童出现在门口,他见范宁有客人,连忙去找来两只茶盏给众人上茶,再拖来一张椅子,众人各自坐下,范宁索性坐在自己书桌上,他喝了口茶笑问道:“你们平时和太學生也打交道吗?”

    “平时不太打交道,有时上课遇到了,我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那帮太學生太傲慢,瞧不起我们,所以我们也懒得理睬他们。”

    “你们也瞧不起他们吧!”

    范宁打趣笑道:“说不定几个太學生现在也在喝茶聊天,说那帮童子生太傲慢,瞧不起,理他们作什么?”

    几人想想也对,一起大笑起来。

    这时,下午准备上课的钟声敲响,四人起身向范宁告辞,他们下午还有课,必须回宿舍拿书。

    范宁把他们送到楼梯口笑道:“要不晚上咱们聚一聚,痛快喝几杯,我请客!”

    既然范宁刻意结交,众人也不再客气,纷纷欣然答应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