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俏语解惑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二百四十九章 俏语解惑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汉乡大文豪勒胡马临高启明庶子风流民国之文豪崛起     纯文字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朱元丰把赵宗实叫来一起吃饭是有用意的,虽然赵宗实表现得比较殷勤,但他对在赵宗实身上投资还是有一点顾虑,毕竟政治投资和商业投资不是一回事,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政治站队,稍不留神就会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朱元丰不敢不谨慎。

    马车在东大街上缓缓而行,车厢内的光线忽明忽暗,沉思良久,朱元丰缓缓问道:“阿宁,你应该也看出来了,赵宗实明显对我有拉拢之意,他的目的我也很清楚,他是想得到我的财力支持,你觉得我该不该接下他的美意?”

    范宁没想到老爷子居然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他一时还不好回答,过了片刻,范宁笑问道:“就看老爷子有没有这种意愿!”

    “意愿倒是有,就怕投错了人,反而引来灾祸!”

    这个问题范宁也考虑过很多次,虽然他知道赵宗实就是历史上的宋英宗,但现在很多历史都在微妙的改变,范仲淹回京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富弼很可能再次出任相国,加上文彦博和庞籍,改革派又再次悄然占据上风,这会不会影响到赵祯对皇位继承人的选择?

    范宁不敢肯定赵宗实还有没有机会再登基大统。

    不过从概率上来说,赵宗实登基可能性还是更大一点,自己的担心只不过是铁板上的一道阴影罢了。

    范宁想了想道:“我倒是可以给老爷子提一个建议。”

    朱元丰精神一振,顿时问道:“什么建议?”

    范宁笑道:“老爷子可以稍微尝试一下,在赵宗实身上适当投一点本钱,看看有没有效果,假如他今年的地位发生了变化,说明他还是有投资价值,假如投下去后依旧毫无起色,那老爷子就可以稍微慎重一点,不过我提醒老爷子,这种政治投资要注意源头和方向。”

    朱元丰暗暗点头,难怪大哥这样看重范宁,这孩子不愧是天才,少年老成,居然能帮助自己策划投资谋略。

    “那什么是源头和方向?”朱元丰又深入问道。

    “源头就是老爷子的投资的方式,你不可能就这么把钱直接塞给他,必须要有一种迂回的方式,比如可以让他自己筹建一个幕僚团队,包括请一些顶级谋士加入,替他出谋划策,而这个团队所有的人财物支出都由老爷子支撑。”

    “那方向呢?”

    “方向就是培养自己的势力,寻求支持者,和一些权贵结成联盟,这些都是他要做的事情,但我认为第一个寻求支持的方向应该是曹家。”

    “曹皇后的娘家?”

    范宁点点头,“他是曹皇后的养子,又为维护养母的利益不惜殴打张贵妃,这才遭到天子贬黜,但对于曹家,赵宗实的所作所为就是曹家利益的捍卫者,老爷子需要用点心思,使赵宗实首先搭上曹家这艘大船,相信曹家会运用他们的力量替赵宗实争取应得的权益,只要有人替他运作,又有老爷子财力支撑,我相信他今年会有所收获。”

    “可曹家这艘大船又怎么搭呢?”

    范宁微微一笑,“难道曹家就没有商业可以合作吗?”

    朱元丰顿时醒悟,自己在潘楼街上有块地,曹楼一心想在潘楼街立足,几次来找自己,想把那块地买下来,而曹楼不就是曹家最重要的资产吗?

    “我知道了,我可以和曹家进行商业合作。”

    范宁笑道:“这件事须双头并进,我可以从另一面替老爷子敲敲侧鼓。”

    朱元丰大喜,“你还有路子?”

    范宁点了点头,“童子科第七名曹诗就是曹琮的嫡孙,他现在和我的好友苏亮住在一起。”

    范宁的意思也很清楚,他要和朱元丰一起押注赵宗实这个政治投资。

    就在范宁和朱元丰谈话之时,朱佩却出乎意料的安静,始终一言不发。

    次日天刚亮,范宁便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小官人,起来了!”

    这是丫鬟小冬开始履行她的闹钟服务,听起来她的心情似乎不错,应该是昨天朱佩鼓励她的一席话有关。

    “知道了,我马上起来!”

    范宁懒洋洋坐起身,又长长打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

    “小冬,现在时候了?”

    “刚到辰时,外面报时鼓刚刚敲过。”

    汴梁各城门楼白天都有报时鼓声,晚上则是更夫打更,虽然朝廷发明了计时比较准确的莲花漏,但毕竟使用还是不太方便,普通人家难以承受,所以官府就有按时敲鼓计时的做法,每隔一个时辰敲一次鼓,提醒百姓时间。

    辰时是上午七点,而辰时正则是上午八点,国子监因为不在皇城内,对中低级官员比较宽容。

    如果不是赶着去上朝,或者有早课的教授,一般官员辰时正到官房也不算迟到,这也算是清水衙门的一点福利,因为国子监和利益权势争夺没有关系,所以也没有官员去盯他们这些小节。

    范宁穿上衣服出来,小冬笑嘻嘻道:“洗脸水已经打好了,趁热赶紧洗吧!然后吃早饭喝茶。”

    “多谢了!”

    有个丫鬟就是好,连洗脸水都给自己打好了,还是热水

    他的饭堂起居房都放在原来苏亮的书房内,反正那边现在也没有人住。

    范宁刚要过去,忽然发现炉子旁堆了一堆煤球,让他不由一怔,连忙问道:“这煤球是哪里买的?”

    “就在外面,现在都用这种石炭球,很方便,也很容易点燃。”

    范宁轻轻叹息一声,自己冬天时教会那个老人,没想到煤球技术这么快就传播开了,也不知道那个老人没有在传播开之前赚上一笔。

    他拾起一只煤球细看,做得很精致,显然已经用上了模具,而且中间有几个细细的小孔,范宁又放在鼻下嗅了嗅,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居然加入引火硫磺,这个成本就高了。

    “这个石炭球多少钱一颗?”

    “三文钱一个,买一百个送十个。”

    范宁摇摇头将煤球放下,他并不指望那个老人能依靠这个发财,做煤球太容易,就只看你能不能想到,他只是希望那个老人能在别人学会之前多赚一点,仅此而已。

    洗漱完毕,又吃了早饭,他刚换了衣服要出发,忽然,门吱嘎一声推开了,朱佩大步走了进来。

    范宁愕然,“你怎么现在就来了?”

    朱佩白了他一眼,“不是说好今天要去看房子吗?”

    范宁重重拍了额头一下,他竟然把这件事忘了,今天杨家应该有答复了,是该去看看。

    这时,小冬讨好地问道:“姑娘有没有吃早饭?有包子和赤豆粥!”

    朱佩笑道:“赶得急还真没有吃,给我来个包子,再来碗赤豆粥。”

    “姑娘稍坐,马上给你端来。”

    小冬卖力地跑去服侍朱佩了,朱佩才是她的主人,她当然要加倍讨好。

    朱佩咬了一小口包子对她道:“你去外面给剑姐和车夫说一声,让他们自己去吃早饭,我休息一会儿再出去。”

    “好咧!”小冬飞奔跑出去了。

    范宁见她吃得不慌不忙,有些不满道:“我再不走,今天就要迟到了!”

    朱佩嗤笑一声,“还挺会装,我特地问过爹爹了,他的考功官员名单里根本就没有你的名字。”

    “怎么会,我可是正八品京官,怎么可能没有我的名字?”范宁吃惊地问道。

    “你真不知道?”朱佩见范宁不像是在装,她也有点奇怪。

    范宁摇摇头,“没人告诉我!”

    “爹爹说是官家的意思,这三年都不对你进行考核,让你安心读书,所以你去不去国子监,对你都不会有半点影响。”

    范宁顿时沮丧起来,虽然不考核让自己更加自由,但也意味着这三年自己没有升迁的机会。

    朱佩善解人意,她看出范宁眼中的沮丧,便柔声安慰他道:“我爹爹还说,并不是每个中低级官员都要经过他们考核才能升官,有好多特殊情况,比如有相公大力推荐,或者得到官家的青睐,这些都不需要看考核,说提升就提升了,所以我觉得既然是官家对你另眼相看,那提升之时肯定也是走特殊情况,你不用太在意考核之事。”

    朱佩的解劝让范宁心情又好了起来,想想也是这样,既然是官家特殊安排自己,那自己的提升应该和吏部关系不大。

    想通了这一点,范宁欣然笑道:“吃完早饭,咱们直接看宅子去!”

    值得书友收藏的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