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国子监报到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二百三十六章 国子监报到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勒胡马大文豪临高启明汉乡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民国之文豪崛起     纯文字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经过六天的航行,这天上午,范宁的船只终于抵达了京城,座船走汴河从大通门入城.

    这次范宁北上除了母亲给他准备的一袋吃食外,其他就是三大箱田黄石,约有四百余块,这是他挑选出给朱哲的雕刻原石,是他专门从数千块田黄石中挑选出来。

    船只刚到城门边,立刻有税吏站出来大喊:“船只靠边检查!”

    船老大连忙上前道:“我们是客船,船上是新科进士,刚回家探亲返京。”

    为首税吏探头看了看,顿时认出了范宁,骑马夸街时,京城很多人都见过范宁,这位税吏也见过。

    “原来是范进士,失礼了!”

    范宁倒没有想到利用进士身份逃税,反正现在交的税,还可以从店铺抵扣回来,范宁笑道:“我带了三箱石头,如果需要缴税,我可以正常缴税。”

    为首税吏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范宁居然主动承认自己带了东西,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查这个税,便迟疑一下道:“能否让我看一看?”

    范宁让船夫把三只大箱子抬出来,打开盖子,里面都是黄澄澄的石头。

    税吏不认识这个种石头,便问道:“这石头可是用来出售?”

    范宁摇摇头,“是给朋友练习雕刻用的”

    为首税吏便挥挥手,“放行!”

    他又对范宁道:“既然是自用品,就不用征税,范进士请入城!”

    “多谢了!”

    座船摇摇晃晃向城门驶去,所有的船员都松了口气,刚才范宁的举动把他们吓坏了,范宁没有征税的货物,但他们有啊!都藏着船舱里呢。

    但船老大却暗暗向范宁竖起大拇指,越是藏着掖着,税吏越是怀疑,越要来查你,范宁主动承认自己有三箱石头,敞开来给税吏看,他们反而不会来了,这叫欲擒故纵,更加高明。

    范宁只是歉然笑了笑,他并不知道这些船夫都带有私货。

    船只又转入漕河,最终在旧曹门外停下,从这里进内城到范宁的临时住处只有一里路,是最近的船只停泊点。

    范宁付了船钱,和一众船夫告别,这才雇一辆牛车,运着他的三只大箱子返回住处。

    范宁的住处依旧是旧曹门外的院子,去年秋天他付了一年的租金,要到今年秋天才到期。

    这座院子没有人居住,范宁的行李依旧在房内,车夫帮他把三箱子田黄石搬进屋,范宁这才关上院门。

    又回到了这座熟悉的院落,范宁竟有一种隔世之感,但又仿佛昨天才离开这里。

    范宁摇摇头,将自己心中的情绪甩掉,简单收拾一下,便出去吃午饭。

    午饭后,范宁来到位于外城城南处的太学,上次他来找赵宗实来过一次,不过今天他不是来太学,而是来国子监报到。

    宋朝的国子监既是最高学府,也是最高教育机构,同时也是官方出版机构,在庆历革新中,太学规模迅速扩大,从最初百余人增加到五百余人。

    在某种程度上,国子监就是太学,国子监的官员几乎都是太学教授,他们具有双重身份,既是国子监官员,同时也是教授。

    当然,范宁不是来当教授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他的官职是秘书省正字,但宋朝的特点是一个坑里装了无数个萝卜,秘书省正字这个官职已经有很多人出任了,只有极少数人是实职官,其他人都只是挂了个官名,去做别的事情。

    范宁就是这样被安排到国子监,别的童子科进士都要继续读书,但范宁不是,他有俸禄,有正式官职,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事。

    国子监官衙在太学大门左边,是一座很大的院子,大门有门楼,不过门楼已经比较陈旧了,大门木柱上的红漆已经斑驳脱落,大门上方正中挂着一块牌匾,黑底金字,龙飞凤舞写着国子监三个字。

    这里就是大宋的教育部,很难想象一贯重文轻武,极为看重教育的大宋教育部居然是这样一座不起眼的大院子。

    不过事情不能只看表面,比如大宋各地的州学县学都是独立的,很少接受国子监管辖,再比如规模盛大的科举是由礼部负责,和国子监无关。

    国子监的大部分职责只负责大宋四座最高学府的教育,以及大宋教材的审订,另外,也会对各地方官学传达一些朝廷最新规定。

    范宁走进了这座略显寒酸的官衙,这也是他见过最不起眼的一座官衙,甚至吴县县衙都比它大一点。

    国子监官衙是一座大院子,占地约六亩左右,中轴线正对面是国子监大堂,右面则是国子祭酒的官房,而左面是两名国子司业的官房。

    在大院子两边则是长长的两排房子,这些都是国子监官员的官房。

    当然,国子监官员同时也是太学教授,他们在太学内另外有宽大明亮的房间,所以这边的条件稍微差一点,他们也并不在意。

    范宁不知道该找谁,正在犹豫时,旁边一名中年官员走过来问道:“你是太学生?”

    他见范宁年纪不大,把他当作太学生了。

    范宁连忙道:“我是吏部分到国子监的童子科进士,不知道该找谁?”

    “是来读书?”中年官员又问道。

    范宁摇摇头,“我有正式吏部文牒,不是来读书!”

    “我知道了,你是范宁!”

    中年官员恍然大悟,这段时间朝中官员都在议论,国子监要来一个最年轻的官员,童子科第一名范宁,官家把他分给国子监了。

    范宁笑着点点头,“我正是范宁!”

    “你随我来!”

    官员笑了笑,带着范宁来到国子监司业的官房前,对范宁道:“目前国子监祭酒由龙图阁学士宋祁兼任,他一般不在国子监,国子监日常事务由两位司业主持,右司业胡瑗主管太学教育,左司业刘琛负责国子监内部事务,所以你应该找刘琛报到。”

    “那刘司业今天在不在?”

    中年官员微微一笑,“我不就站在你面前吗?”

    范宁顿时汗颜,原来这位中年官员就是左司业刘琛,主管国子监日常事务的主官。

    范宁连忙躬身施礼,“学生不知道是刘司业,失礼了!”

    “不必客气,范少官人请进!”

    范宁跟他进了官房,刘琛请范宁坐下,又让茶童上茶。

    刘琛笑眯眯问道:“是什么时候回来?”

    “学生今天上午刚回来!”

    “其实你还可以再休息三天,不用这么着急,把自己安顿下来,再来报到也不迟。”

    “主要是没什么事情?学生住处也有,参加科举时租了一处民房,要到年底才到期。”

    刘琛点点头,在自己位子上坐下,从抽屉里取出一只卷宗袋,从中抽出厚厚一叠吏部牒文,他苦笑一声道:“这次吏部分给我们国子监二十七名进士,除了你之外,其他都是同进士出身,需要我们安排去处。”

    范宁明白,这就是安排为候补官了,他们会直接下放到四大太学或者重要的州学府学出任博士、教授等职务。

    比如大名鼎鼎的秦桧,虽然是进士及第,但后台不行,还是打发到国子监去当候补官,被下放去密州出任教授。

    刘琛找出范宁的牒文,微微笑道:“你是京官,将直接在我们国子监官衙任职,我询问过文相公,具体怎么安排你的职务?文相公说,天子还是希望你继续读书,所以虽然是任职,但不会给你具体的事情做,你能理解吧!”

    范宁默默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才十三岁,哪里会给自己实职。

    刘琛看了一眼范宁,又道:“我再三考虑,你是正八品给事郎,就出任国子监督学吧!”

    督学只是一个职务,而不是职位,就像教授也是职务,太学中的老师都可以被任命为教授,但他们的实际官职却是五品博士或者六品直讲或者八品助教一样。

    国子监的督学有六人,他们不仅负责维持太学的教学秩序,也常常去各州府,督促了解地方的教学情况。

    督学这个职务的最大特点是没有固定的事情,有事情来了,忙得脚不沾地,没事情了,则整天坐在官房里喝茶。

    刘琛只要不给范宁具体事情,他这个督学就是闲职了。

    刘琛只是从大方面上定下了范宁的官职去处,但具体的报到安排却是由国子监丞负责。

    国子监丞也是正八品,管国子监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当然国子监丞不止一个,至少有十几人,但大部分都是挂着这个京官头衔到地方上任职去了。

    而出任实职的国子监丞有三人,一位主管教材出版,和范宁无关。

    另一位主管教育,这就是刚才刘琛问他是不是来读书的童子科进士的原故,如果是苏亮来报到,就要找主管教育的这位国子监丞。

    范宁则找第三位国子监丞,这才主管内务的官员,相当于国子监办公室主任。

    这位国子监丞名叫蒋俨,是上上届的进士,担任候补官员四年后就成了京官,说明他朝中有人。

    大家都叫他蒋监丞,这个称呼初接触时会感觉有点不太好听,会让人误会为蒋奸臣,但习惯了也无所谓了。

    蒋俨年约三十岁出头,长得瘦瘦高高,皮肤微黑,看起来很精明能干,他态度很温和,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蒋俨给他填了一张表格,又笑问道:“范少官人需要在太学住宿吗?”

    太学住宿虽然便宜,但规矩也多,范宁不喜欢,他摇摇头,“我有住处了,不需要考虑。”

    “那好,我给你说一下俸禄福利!”

    范宁顿时有了精神,他很想知道自己一个月的俸禄是多少?

    蒋俨见他精神振作,便想起自己刚入职之时,不由笑道:“你是正八品给事郎,月俸每月十七贯钱,另外每年给绢十二匹,给绵三十两,因为你不在太学住宿,国子监每月另给你两贯钱的租房补贴,每月一贯钱的伙食补贴,夏冬两季还会有冰炭钱。”

    范宁心中暗暗惊叹,每个月工资加补贴差不多二十贯钱,相当于后世月薪两万,夏天还有降温费,冬天有取暖费,另外每年还有十二匹布,三十两木绵,自己还是清水衙门的基层官员,看来宋朝公务员的工资和福利待遇真的不错。

    值得书友收藏的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