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寻找寿礼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二百三十五章 寻找寿礼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汉乡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勒胡马民国之文豪崛起     这几天相国庞籍有点烦恼,再过一个月就是天子的四十岁寿辰,虽然天子主张从简,反对奢侈浪费,但天子并没有说取消祝寿。

    四十岁可是一个人生的分水岭,自然应该简朴而不失隆重地进行庆祝,只是该怎么筹办庆典是太常寺和礼部的事情,庞籍不用太多操心。

    但该给天子送一件什么样的寿礼,才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事情。

    首先寿礼不能奢侈,但又不能过于普通,天子前几年已经明确表态,他的寿礼不接受名人字画和古玩之类的奢侈品。

    天子最为喜爱瓷器,但偏偏瓷器在宋朝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宫中的官窑瓷器数不胜数,连天子都拿官窑瓷器作为礼物赐给大臣,再拿瓷器作为寿礼,岂不是笑话?

    “祖父,天子最近酷爱田黄石,是不是可以从这上面考虑?”他的庞恭孙在一旁小声提醒道。

    庞恭孙虽然在童子科上失利,但他得到了祖父的荫官,已被吏部登记为正九品儒林郎,这就相当于同进士出身,只是他现在刚满十五岁,恐怕要过两年才能得到官职。

    孙子的话顿时提醒了庞籍,自己怎么没有想到田黄石?

    他下手很快,抢在官府控制田黄石矿脉之前,在寿山河沿岸买了下五百亩地,也有自己的矿场,只是现在还没有开始进行开采。

    庞籍负手走了几步,送一块极品田黄石确实是很好的礼物,既能满足天子的喜好,又不违反天子的各种规定。

    只是他的矿场现在还没有产出,就怕时间上来不及了。

    庞恭孙很了解祖父的担忧,便又建议道:“祖父可以去和范家奇石店商量一下,他们手中应该有好东西,而且祖父的面子他们也会给。”

    庞籍点点头,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

    石破天奇石馆已经在半个月前正式开业,奇石馆不像其他店铺,它的商品基本上和普通百姓无缘,主要针对权贵官员和文人雅士,而且利润极高,价格要比平江府的奇石馆翻一个倍。

    比如一块精品太湖石,在平江府的价格在八十贯到百贯之间,但在京城,最便宜也要两百贯,而它的收购成本,一般不会超过十贯钱,这就是二十倍的利润。

    但税却很高,三分税率,也就是百分之三。

    大宋规定行商税率是两分,住商税率是三分。

    所以太湖石进京城时,首先要被征两分的税,不过如果是自己的店铺出售商品,那么在出售时,可以抵掉入城时交的税。

    但成交一块太湖石还是要交至少六贯税。

    由于利润太高,做奇石馆这一行,只要每天能卖掉一块石头,获利就已经很丰厚了。

    客人当然需要慢慢积累,口碑也需要相互传送,这是一个煎熬的过程,一般前三年都不要指望赚多少钱,能够维持不亏本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石破天奇石馆”生意却很高,主要是田黄石卖得相当不错。

    在这个过程中,店铺也吃了一次经验不足的大亏。

    开业第一天的上午奇石馆就卖掉了五百块田黄石,平均售价十贯钱一块,但到下午就发现不对劲了,立刻停止销售。

    他们卖的田黄石其实是被其他店铺抢购,他们卖掉田黄石,当天下午就在别的店铺以百贯钱一块出售。

    范铁戈这才意识到,自己大大低估了田黄石的价值,把田黄石的价格压得太低了。

    不过还是明仁比较机灵,第一天拿出的田黄石都不是最好的冻石田黄,而是普通田黄,杂质比较多,只能算中上品货色。

    当天晚上范铁戈进行价格调整,一次只拿出十块田黄石,普通田黄开价百贯,冻石田黄则每块开价三百贯,至于朱哲雕刻的作品更是价格面议。

    田黄石价格一旦调上去,销售量立刻锐减,第二天他们只卖出三块田黄石。

    下午,范铁戈正在柜台后登记帐簿,明仁则百无聊奈地坐在楼梯上,今天生意一般,他们卖掉了一块冻石田黄和一块精品太湖石,进帐五百贯钱。

    “明仁,你去福州吧!这里有我就足够了,明礼一个人在那里,我不太放心,你去福州后负责寿山石。”

    明仁也有点想出去走走了,他便笑道:“我负责田黄石,让老二负责寿山石。”

    “这个你们兄弟自己商量,我不管,反正你们二人正好一人管一块。”

    “算了,还是我来负责寿山石,田黄石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我觉得寿山石更有挑战,我比较喜欢做有期待的事情。”

    “你喜欢就行,福州钱铺还有六千贯钱,你可以支三千贯钱买矿,但钱不准乱花,必须买到冻石好矿。”

    “爹爹放心吧!我做事情什么时候会吃亏?”

    范铁戈想想倒也是,他们两个儿子精明无比,都是那种不见大鱼不撒饵的厉害角色。

    尤其这次开业,若不是明仁为人精明,坚持把好货压住不卖,先卖中上等货,他们真的要吃大亏了。

    “好吧!你明天一早就走,去江都坐海船南下。”

    正说着,只见一老一少两名文士走进了店铺。

    范铁戈一眼认出了老者,正是相国庞籍,给自己题写店铺,开业第一天还特地来捧场。

    范铁戈连忙上前施礼,“原来是庞相公来了,欢迎!欢迎!”

    庞籍呵呵笑道:“范大掌柜,今天我是有事情来求你帮忙。”

    “庞相公太客气了,只要小店能做到,一定尽力,庞相公这边请坐!”

    范铁戈请庞籍来到客桌前坐下,又让伙计上茶,庞恭孙则站在祖父身后

    “这段时间生意怎么样?”庞籍打量一下店铺,关切地问道。

    “还可以,比我意料的要好!”

    在庞籍面前,范铁戈并不打哈哈说虚话,还是以实情相告。

    “算算时间,范宁也该回来了吧!”

    “他说回家呆十天,加上路上时间,应该就在这两天回来。”

    庞籍点点头又笑道:“我想买一座极品的田黄石雕像,给人祝寿,不知店里可有?”

    范铁戈连忙道:“正好今天拿出一座不错的雕像,非常适合祝寿,庞相公要不要看看?”

    “可以,我愿意一观。”

    范铁戈正要叫儿子明仁把东西拿下来,庞籍却起身道:“不妨,我上去看看!”

    “庞相公请!”

    庞籍上了二楼,发现货架装饰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从前三面靠墙货架上密密麻麻摆满了田黄石,现在全部拆除,只是在中间摆放着一座造型颇为高雅古典的古玩架,上面只摆放了十块田黄石。

    庞籍笑了起来,“物以稀为贵了吗?”

    范铁戈苦笑一声,“刚开始没有经验,摆了五百块,卖得也便宜,结果一下子被周围的店铺买光了,他们摆在自己的店铺卖高价,这样他们也有了田黄石,这是我犯下大错。”

    “大错谈不上吧!”

    庞籍笑着安慰他道:“只能说一时失策,问题不大,做生意可不能在乎一朝一夕的得失,再说了,其他店铺虽然一时占了便宜,却在另一方面起到了宣传田黄石的作用,他们帮你们宣传田黄石,不是好事情吗?”

    庞籍的安慰让范铁戈心中舒服了很多,他从古玩架最上方取下一只用田黄石雕刻的寿星雕像,笑道:“这也是朱哲雕刻的,而且是用少见的大块田黄石雕刻,用来祝寿最合适不过。”

    庞籍接过田黄石看了看,石头质地非常细腻润泽,是冻石田黄,属于少有的珍品,雕刻也精美绝伦,栩栩如生。

    只是.....寿星雕像稍微俗了点,如果天子是六十岁大寿也就罢了,偏偏天子才四十岁,送这个雕像不合适。

    不过庞籍却看中这座雕像的石质,这么好的田黄石珍品,自己怎么能不收入囊中?

    庞籍摇摇头,对范铁戈道:“我不妨告诉你大掌柜实话,是天子寿辰,他酷爱田黄石,所以我就想以田黄石来送礼,有没有山水或者佛像雕刻?”

    范铁戈这才恍然,原来是给天子祝寿,他想了想道:“第一天倒是有一座观音像,被汝阳王买走了,山水画好像是有一座,庞相公稍等片刻。”

    范铁戈去里面箱子里寻找一座山水雕刻,这时,庞恭孙小声对祖父道:“这座寿星雕像倒是极好的东西,祖父为何不留下?”

    庞籍点点头,“这座雕像我是要的,回头再说!”

    这时,范铁戈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木盒走来,庞籍连忙接过,小心翼翼地将盒盖揭开,里面是一块略显扁平的田黄石,一样的冻石珍品,在光滑的平面雕刻了一幅山水画。

    庞籍脱口而出,“这是燕肃的《山居图》。”

    范铁戈笑着点点头,“确实如此,这也是朱哲雕刻的作品,目前山水画就这一座。”

    庞籍不由惊叹于朱哲高明的雕刻水平,线条简洁流畅,无论茅屋还是山体都十分简洁,每一笔多余的刀工,却使整幅雕刻画充满了神韵。

    庞籍越看越喜欢,他甚至有点舍不得把它送给天子了。

    “这块田黄石多少钱?”庞籍笑问道。

    “如果庞相公要买,三百贯钱!”范铁戈犹豫一下,小声道。

    “那你还不如送我算了,收钱做什么?”

    庞籍有些不满道:“还是大掌柜觉得我庞籍太穷,买不起田黄石?”

    范铁戈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连忙道:“我们要价一千二百贯,可以适当还价。”

    “这还差不多!”

    庞籍又着旁边的寿星雕像,“这座寿星雕像呢?”

    “那座雕像比较大,是罕见的石材雕成,要价两千五百贯!”

    庞籍笑道:“那就三千贯钱吧!这两座雕像我都要了。”

    范铁戈擦擦额头上的汗珠道:“让庞相公破费了!”

    庞籍摇摇头道:“我是占了大便宜,十年后,这两座雕像三万贯都买不到。”

    范铁戈愕然,“会涨十倍吗?”

    庞籍笑了笑,“我说句不敬的话,大掌柜在卖太湖石上没有问题,但在田黄石上还真的有所欠缺,你并不了解田黄石真正的价值,以后再定价方面多问问范宁,他才是透彻理解田黄石的人。”

    庞籍和孙子带着两座田黄石走了,范铁戈还在发愣,半晌,他叹息一声道:“明仁,我是不是真的犯下大错了?”

    明仁笑道:“现在田黄石刚刚推出来,真正了解它价值的没有几个人,爹爹也不必自责,你若不卖田黄石,大家永远都不会理解。

    不过庞相公说得对,我们确实卖得太便宜了,父亲就听孩儿一句话,把冻石田黄珍品都收起来不卖,只卖普通田黄石,等过几年,普通田黄石卖到千贯后,我们的冻石田黄石才真正能赚大钱。”

    范铁戈长长叹口气,“你比爹爹精明,你说得对,这次爹爹听你的,只卖中上品,珍品收起来不卖,朱哲雕的石像也暂时不卖。”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