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怒其不争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二百三十三章 怒其不争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汉乡民国之文豪崛起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勒胡马     纯文字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苏亮叹了口气,“早知道当时就该把所有的银子都押上去,以后读书,家里恐怕不会再给我钱了。”

    李大寿在一旁劝道:“实际不行,我们都可以接济你,再说你食宿不要钱,每月还有几贯钱的补贴,你担心什么?”

    “根本就不用担心!”

    范宁冷笑道:“他现在是童子科进士,他家会舍得把这个进士丢掉?面子过不去,可以让他娘以心疼儿子为借口时不时给他一笔钱。”

    苏亮和李大寿对望一眼,两人不得不承认,范宁看待事物确实比他们看得深、看得透。

    范宁懒得再纠缠苏亮之事,他喝了一口酒又问李大寿道:“他们几个怎么样?”

    “听说董坤和蔺弘到巴蜀游学去了,段瑜在家刻骨攻读,陆有为好像情况不太好。”

    “他怎么了?”

    “他对前途很悲观,不想再参加科举,前不久听说定亲了。”

    “陆有为居然定亲了?”

    范宁有点吃惊,陆有为今年才十五岁吧!这么早就定亲,难道他真不想考科举了,他父亲可是府学教授啊!

    苏亮和陆有为的关系很好,他比范宁更了解陆有为,他摇了摇头道:“我觉得陆有为这样决定很正常,他本来性格就比较懦弱,再加上他兄长成绩比他好,解试也名落孙山,他就没有信心了。”

    对苏亮这种说法,范宁并不买帐,谁说陆有为懦弱?

    在剑道课上,杨县丞的侄子杨度用剑挑衅鹿鸣书院数十名学生时,只有陆有为挺身而出。

    表面的懦弱掩饰不了他内心的勇烈,或许他没有信心,但连李大寿都能考过解试,为什么他不行。

    范宁重重哼了一声道:“不能这样就算了,我去找他,必须让他继续给我读书。”

    李大寿起身道:“陆有为家离这里不远,我去他找来。”

    “你快去,我们慢慢喝酒等着。”

    李大寿下楼匆匆走了,趁着这个空,范宁低声问苏亮,“你给我说老实话,你和程姑娘关系好到什么程度了?”

    苏亮居然为了程圆圆要和家里决裂,这有点出乎范宁的意料。

    范宁知道,苏亮从小到大都是在他祖父的威压下读书学习,他对祖父十分畏惧,现在他居然为了一个女子有勇气和祖父对抗,范宁有充分理由怀疑,在返程的路上,苏亮是不是和程圆圆有了‘横’的关系?

    当然,程圆圆倒不是那样轻易付出的女子,关键是中间有个程泽,这个混蛋做事不择手段,会不会在他的策划和安排下,苏亮中了圈套,做出了逾轨之事。

    苏亮脸一红,这种事情怎么好说出来,他只得含糊说道:“我和她在长江上立过誓言,彼此不负。”

    范宁察言观色,见苏亮的脸胀得通红,神态扭捏,便知道自己的猜测**不离十,他便不再多问。

    “如果你决心已经下了,那你早点走,路过扬州时去她家里见见她父母,把你家里坚决反对的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做一个决定。”

    “这样不好吧!”

    苏亮犹豫一下道:“如果把我家里的态度告诉他们,会不会让他们为难?”

    “傻小子,你就不懂了,你现在是进士,虽然是童子科,但三年后是可以做官,不用再考了,身价至少十万贯,你家人反对,就是觉得程家配不上你的身价,这就看程家怎么做人,他们如果能拿出丰厚的嫁妆,配得上你的身价,那么你家里还是会让步的。”

    “你觉得程家能拿得出十万贯嫁妆?”苏亮怀疑地问道。

    “我估计五万贯拿得出来,关键看程家有没有这个心,他们如果还是那种小农心态,舍不得在你身上投资,想几千两银子打发你们,我看你们这门婚事够呛。”

    苏亮摇摇头道:“我估计他们不会立刻做决定。”

    “那就拖,拖到三年后你受了官阶,他们还没有表明态度,那你就可以考虑别的权贵豪门了。”

    半晌,苏亮嚅嗫道:“这是不是太势利了?”

    范宁轻轻摇头,“三年后你的身价至少是二十万贯,如果程家拿不出五万贯钱的嫁妆,倒也罢了,他们明明拿得出来而不想拿,那么你做出的牺牲也未免太大了。”

    停一下,范宁又道:“你可能不明白我说的牺牲是指什么,因为你还不懂官场的艰险,没有足够的后台或者没有足够的金钱,你根本就得不到展示政绩的机会,没有政绩,你想从候补改选为京官,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为了程家的女儿,几乎搭上了自己的前途,程家却没有任何补偿,你让你祖父和父母怎么想得通?作为好朋友,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苏亮陷入了沉思,范宁则继续享受家乡的美味,他的筷子向一条刚端上了的清蒸白鱼发起了进攻。

    这时,楼梯声响起,身材魁梧高大的李大寿带着一个瘦弱的少年走上楼。

    瘦弱少年正是陆有为,他也长高一截,但身体依旧显得比较瘦弱,像棵黄豆芽,加上他有点不敢面对范宁,更将他的弱势气场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在范宁面前甚至不敢坐下。

    “坐吧!”

    范宁指了指旁边一张椅子,又让伙计上一副餐具,增点了几个菜。

    陆有为屁股挨椅子边缘坐下,心虚地笑问道:“师兄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都准备放弃科举了,还好意思叫我师兄?”范宁板着脸怒视他道。

    陆有为的脸顿时胀成猪肝色,好一会儿他才小声道:“我确实有难处?”

    “有什么难处?缺钱我给你,不知道该怎么复习,我来帮你,如果是你父亲认为你没用,让你放弃科举,我去找他谈,你现在就告诉我,你有什么难处?”

    范宁的强势逼问让陆有为无言以对,他低下头,眼睛里慢慢有了一丝泪花,好一会儿他哽咽道:“主要是我的族人和亲戚,都说我不是读书的料,参加解试居然写走题,说我连这种错误都犯,简直太愚笨了,他们天天说,我和父亲都承受不住,所以......”

    范宁注视他片刻问道:“你定亲约好什么时候成婚?”

    “暂时没有预定,快一点明年,如果明年仓促,过几年也行。”

    范宁点点头,“你回去告诉父亲,下个月你要进京读书,我会给你安排在开封府学,所有的食宿费都不用你负担,两年后,你回平江府调查民间疾苦,并准备参加解试。”

    陆有为终于呜咽着哭出声来,“谢谢师兄!”

    ........

    当天晚上,范宁住在县城内,次日一早他便赶回家中。

    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睡,考虑着师弟们的安排,陆有为和李大寿以及段瑜都要跟他进京读书,最好把董坤和蔺弘也叫上。

    他要安排他们进开封府学或者进名儒办的私人补习班读书。

    这样一来,他最好在京城有座宅子,作为大家在京城的落脚点。

    范宁很自然开始考虑在京城买房宅之事。

    京城的房宅虽然昂贵,但在宋仁宗时才刚刚开始涨价,京城的房价一直涨到北宋灭亡,尤其在宋徽宗时代涨得异常疯狂,翻了好几倍,宣和初年,外城一座十亩的房宅要价三十万贯,内城更是有钱也买不到大宅。

    现在还不是很贵,至少范宁知道,程氏兄妹在城外虹桥一带买的五亩宅,最后只花了两千余两银子,而在城内最多只要一万多两银子。

    范宁不打算动奇石馆的钱,他现在手上有关扑赢得五千两银子和科举奖励的三千两银子,他准备再从母亲这里拿五千两银子,就能在外城买一座五亩的宅子。

    母亲手中有烧酒的分红钱,差不多有一万四千余贯,基本上都没有动。

    他们家有父亲的行医收入和佃租收入,就足以维持一个大户人家的生活了,何况他还得到了五百亩上田奖励,这五百亩土地交给父母,每年的佃租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考虑了一夜,范宁终于做出了决定,他甚至连平江府都暂时顾不上去,便急匆匆赶回家,和父母商量此事。

    值得书友收藏的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