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继续背锅

【书名: 大宋超级学霸 第二百零四章 继续背锅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民国之文豪崛起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崛起军工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     纯文字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省试阅卷要十天时间才能结束,届时会公布录取名单,但没有排名,再过二十天进行殿试,五百多名被省试录取的士子参加为期一天的考试,这才决定最后的名次。

    对前十名,天子还要亲自面试,排定最后的甲榜前三名。

    不过对于考生们而言,现在准备殿试的人几乎没有,或者是放纵的喝酒游玩,或者是逛街购物,但更多是在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省试发榜。

    毕竟殿试只是五百余人的战场,对于绝大多数考生而言,考虑殿试没有任何意义。

    次日一早,苏亮便和程氏兄妹去陈留县游玩,范宁则要承担起作为奇石馆幕后大东主的职责。

    他在奇石馆可是有五成份子,只不过都挂在他母亲名下。

    众人来到书苑街,新店正在装修,宋朝店铺的装修重点不在于内部,内部只要干净整洁,将墙上的污垢重新刷白,地上损坏的木板重新更换,大概就差不多了。

    但门面却很重要,范铁戈花了一千贯钱造了一座小型欢楼,这是他一直的梦想,从前老范杂货店大门十分破败,他没有钱进行装饰。

    木堵奇石馆本身就是最大的店,没必要搭建欢楼。

    但京城这家店和其他店都大同小异,想要突出耀眼,在门口做欢楼便格外重要了。

    范宁走到店铺前,欢楼正在安装,欢楼实际上就是一座门楼,上面有很多杆子,便于结扎彩缎,看起来很有美感和气势。

    范宁发现牌匾还空着,便笑问道:“牌匾上还没有题店名?”

    范铁戈苦笑一声道:“准备回去找朱大官人,请他找个名人题店名。”

    “不用那么费事,过几天我请欧阳修题名,他是书法大家,或者请相国庞籍题名,他也酷爱收藏名石,在奇石界影响很大,这件事我来做。”

    明仁在一旁笑道:“阿宁,干脆就你来题词好了,你是大东主,在自己的店铺上题词理所应当。”

    范宁摇摇头,“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馊主意!”

    他直接走进了店铺,范铁戈在儿子头上敲一记,“以后别再胡说八道!”

    “为什么不行?”明仁捂着头,小声嘟囔道。

    “阿宁不希望别人知道这家店铺和他有关系,你小子不懂就别乱开口。”

    明仁吐一下舌头,不敢再吭声。

    店铺内已经收拾好了,一楼的一半摆满了货架,货架上主要是放小型太湖石,大型太湖石则放在后院,店中也会摆放几块中等的太湖石点缀一下。

    “田黄石呢?”

    范宁问道:“有没有搬过来?”

    范铁戈指指二楼,“昨天都搬过来了,晚上明仁就睡在店里,看守这些田黄石,我可能明天就回去。”

    “二叔明天就要走吗?”

    范铁戈点点头,“回去和新掌柜交接一下,月底再运一批太湖石进京,京城的奇石馆就开业了。”

    范宁沉思一下道:“二叔最好再招募两个雕匠进京,田黄石需要雕匠长驻店里。”

    “我知道!合适的人已经有了,下次一起进京!”

    范宁随即走上二楼,二楼的门锁着,范铁戈取钥匙开了门,这才推门进去。

    二楼是田黄石的天下,两面靠墙的货架上密密麻麻摆满了上千块极品田黄,大小不一,但大多都如拳头大小。

    也有不少像柚子一般大的田黄石,还有几块如水缸大小,摆放在地上。

    范宁一块块拾起细看,观赏了片刻,回头对明仁笑道:“我挑二十块拿走,请朱佩的兄长雕刻,他的作品将成为我们店里的镇店之宝。”

    张国丈府,张尧佐阴沉着脸听取一名手下的调查汇报。

    张尧佐的孙子张椿因为摔断胳膊最终无缘科举,令张尧佐愤怒异常。

    虽然张尧佐事后派人砸了清风楼,但当他慢慢冷静下来,他还是觉得有点蹊跷,喝醉酒的人每天都有大把,却极少听说有人因此摔断胳膊,为什么偏偏他孙子遇到这种事情?

    越想越不对劲,张尧佐又派得力手下前去调查此事。

    “启禀国丈,属下仔细查看了清风楼的楼梯,二楼和三楼之间确实有一个地方损坏,因为生意太忙,上三楼的人也不多,他们就没有来得及修理。

    有个酒保在当天上午也不幸踩空摔下楼,不过没有受伤。”

    张尧佐有点不高兴,冷冷问道:“你是说我孙子真是失足踩空?”

    “属下不能给国丈说谎,衙内确实是踩空摔下楼,但属下还是两个疑点。”

    “什么疑点?”张尧佐转身问道。

    “第一个疑点是楼梯损坏处,属下发现楼梯损坏非常严重,稍不留神就会踩空摔下,属下觉得奇怪,这么严重的损坏,为什么不及时修理?”

    “那你问清风酒楼了吗?”

    手下苦笑一声,“清风酒楼的人因为国丈派人砸了酒楼,他们态度异常强横,一口咬定是国丈派人把楼梯砸坏,和他们无关。”

    张尧佐脸色很难看,重重哼了一声。

    “那第二个疑点呢?”

    “第二个疑点和清风酒楼无关,而是在朱楼,就在事发前一天,小衙内和人发生过口角。”

    “和谁发生口角?”这才是张尧佐关心的事情。

    只要他心中怀疑孙子受伤有蹊跷,他自然会向一切阴谋论靠拢,他孙子和人发生矛盾,被人陷害,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据属下调查,小衙内前一天去朱楼饮酒,因为座位不够和掌柜发生冲突,结果遇到范宁,他和小衙内争论了几句。”

    “范宁!”

    张尧佐的拳头捏紧了,恨得咬牙切齿,又是这个混蛋。

    手下又连忙道:“小衙内只是和范宁说了几句话,并没有影响到范宁的利益,而且范宁次日也要考试,恐怕没有时间和精力,属下其实是怀疑朱家。”

    “不可能是朱家!”

    张尧佐一口否决,为了一个酒楼掌柜来和自己结仇,朱家没有那么愚蠢。

    而且这么多年,朱家一直比较低调,如果朱家对自己不满,大可上门来讨要说法,不可能做背后伤人的举动。

    张尧佐心里明白,这件事绝不是朱家所为。

    倒是范宁,张尧佐对他有着极大的仇恨,听说他和自己孙子有隙,不管这件事是不是范宁所为,张尧佐都把一部分帐算在他头上了。

    张尧佐负手望着窗外良久,鼻子里哼了一声,“以为是范仲淹的孙子就可以嚣张,还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他?”

    考生在省试结束后可以稍稍轻松一下,但他们的试卷同样要经历过五关斩六将的严峻考验。

    确确实实要过五道关口的考验,第一道关口就是抄誉院,这是为了防止考生笔迹被考官认出,从而引发舞弊行为。

    因此所有考生的卷子都要先进抄誉院,由抄誉院进行抄写一遍。

    但这样审卷官就无法知晓考生的书法和卷面情况,所以抄誉院就有必要进行适当拦截,对部分书法糟糕,默经中有明显错误,或者卷面涂改太多的试卷进行收集。

    抄誉院的官员无权处理,他们会把这部分试卷转交给审卷官,由审卷管来判处。

    一般而言,书法不合格,卷面涂改超过三处,或者默经错漏超过三个字,都直接淘汰。

    这样的卷子大概占到总卷量的三成左右,大概三万份卷子会在第一关抄誉院处被淘汰。

    第二关是初审关,这一关又叫鬼门关,是淘汰试卷最多的一关,侥幸逃过抄誉院,进入审计院的卷子,在初审关又要被淘汰掉七成。

    大概有五万份卷子会在这里被淘汰,主要在对策文中被淘汰。

    但这只是以往年度的经验。

    今年却格外苛刻一点,对策文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是否同意县令的判决?

    如果答同意,那后面考生就算写得再妙笔生花,也没有意义,这是一条死亡线,跨过它就被刷掉。

    所以七万份卷子,在第一个问题上就被淘汰掉六万份,

    超过了八成的淘汰率。

    只剩下一万余份卷子进入第二审。

    值得书友收藏的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相邻的书:不科学的原始人皇权万世大唐长宁帝军龙皇进化系统铁帽子王大宋小郎中明末太子浴血天都大唐技师王牌兵王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