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番外Ⅺ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52章 番外Ⅺ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农家乐舌尖上的道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生之家有宝贝山村名医三国之召唤时代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现下天色已晚,秋日的夜里泛着丝丝凉意, 街头巷尾的树上飘着几片孤单的树叶, 夜风已起,整个黄叶飘飞, 充满了秋日的萧索。

    睿王领着红珊回到睿王府,派人去把他妻子和儿子请出来了,如何安置红珊, 自然是他妻子的事情, 而派人去调查红珊所说真假,自然是儿子的事情。

    睿王妃、世子姬景福听完睿王所言, 母子俩人俱是目瞪口呆, 睿王妃脑子里一下子就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而姬景福对自家的事情只是知道零星点滴,不比外人知道的多, 乍然间知道自己还有个叔叔, 亲堂妹与隔房堂弟发生了一段感情, 这这这……完全不敢相信,这般戏剧性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家呢?

    大厅里很是安静,红珊很是拘束,趁着睿王吩咐完妻儿,她才做好心里建设,脱口而出:“睿王爷, 我爹和您……”

    她心脏砰砰跳, 一下子变得非常紧张, 之前所有的准备都化为乌有。

    大厅里三双眼睛全都望着红珊,睿王揉了揉额头,说道:“你爹若真是姬浮沉,那他确实是我的异母弟弟。”

    红珊一下子眼眶红了,着急问道:“为什么我爹会流落在外?”

    睿王和睿王妃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寡淡了,当初的事情,他们夫妻俩完全不想再回想。

    姬景福只知道自己父亲是他出生那一年被找回来的,而他的祖父是武帝时期的忤逆造反的太子,为何隔了十多年他爹会被认回来,他可以想象这中间的凶险,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倒是不清楚。

    睿王叹了口气,说:“今日天晚了,你先在王府住下来,至于你爹?只能说你爹当初被你娘救回去,他才活了下来,如若当初他回来了,等待他的结果也许并不会好。”

    皇叔心肠好,但对老周他们是深恶痛绝,姬浮沉若是被找回来,或许就活不成了吧。

    这一晚,红珊被安排在睿王府后院住,她辗转反侧睡不着,早晨醒来时,整个人就有些憔悴。

    她起得很早,在小院子里转了转,犹豫了一下才走出院子,一路碰上的丫鬟和小厮都朝她施了一礼,便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她走啊走,听到了前方有什么声音,仔细一听并不陌生,好像是有人练武发出的声音,她便走了过去。

    姬景福正在舞剑,此时天色蒙蒙亮,雾气弥漫,花坛边枯黄的草叶上露珠滚动。

    红珊站在边上观看,顿时就有些手痒,在江湖上飘了这么多年,她手上功夫很不错。

    姬景福自然发现了她,但他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直到一套剑法舞完,才收功。

    “世子?”红珊走近了两步,试探着叫了一声。

    姬景福拿着干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珠,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想问什么?”

    红珊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爹……”昨日睿王说的话,她完全想不明白,所以她还是想知道个清楚明白。

    姬景福擦着汗水,神色淡淡道:“我今年二十三岁,我祖父,当然如果你的身世是真的,那也是你的祖父,祖父是武帝时期的太子,四十年前,继承武帝皇位的不是祖父这个太子,而是太上皇,你明白么?”

    红珊表示明白,但也不明白,但她只管点头,既然不是祖父这个太子继位,那肯定就是祖父和太上皇争皇位争输了呗。

    姬景福继续说道:“而我爹是二十三年前被太上皇认回来的,当年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是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总之当初我爹和你爹一样是流落在外的皇孙,我爹幸运被太上皇认回来了,而你爹我就不清楚了。事实上,若是你不出现,我都不知道我爹还有一个弟弟流落在外,当年的事情只有他们长辈清楚,但长辈很明显不想提这件事情,应该不是一件好事吧。”

    周身的热气散掉,姬景福只穿了一件单衣,所以感觉有丝丝凉意,他把毛巾往肩膀上搭着,说道:“我回去了,你自便。”

    红珊迷迷糊糊的点头:“哦,好。”

    她脑子里正在理时间线,她心中的一些疑惑放下了,比如不是她爹和伯父起了冲突,不是伯父导致她爹掉入海中,流落到外,但又添了新的疑惑,祖父没当成皇帝,太上皇上位,太上皇赶尽杀绝,所以她爹和伯父才流落在外的么?那为什么太上皇又把伯父认回去了,但又为什么不认她爹呢?

    “小姐?”昨晚睿王妃派来伺候红珊的小丫鬟提着裙子到处找她,雾气蒙蒙当中可算是找到她了。

    粉衣小丫鬟气喘吁吁跑过来:“小姐,快快快,回院里洗漱,然后去正院见王妃用早膳。”

    秦王-府,外出好几天的老秦王归来,发现府中气氛有几分诡异,他便让身边老管家去打听一下是不是王府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老管家是现任管家的父亲,老管家一问儿子,管家哪里会隐瞒,一五一十的讲了,老管家脸上登时就挂上了浓浓的愁绪。

    回到老秦王颐养天年的院子,老管家支支吾吾不敢讲,还是老秦王虎眼一瞪,老管家才提心吊胆的讲述了发生在世子姬华晖身上的事情。

    “姬宏昭,老子上辈子掘你祖坟了啊……”老秦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整个人脾气就爆炸了。

    老秦王嘴里噼里啪啦一通话,狠狠骂了姬宏昭一通。

    老秦王发泄过后,赶紧跑去看他宝贝乖孙,他秦王-府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尽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姬华晖躺在床上,两眼直愣愣的盯着床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老秦王看到孙子这模样,狠狠皱了皱眉头,他在走廊下转悠了两圈,然后派人去把他女儿请回来安慰侄子。

    无双公主府,因为昨日太晚,姬七紫没法领着驸马进宫探望父母,于是今日起了大早,让人往宫里递消息,等会她和驸马就进宫。

    而忠毅侯府昨晚倒是提前收到了消息,于是姬七紫和燕景辰便先回忠毅侯府用早膳,早膳过后,瞅着时辰,她再准时进宫。

    忠毅侯府四个孩子都渐渐长大了,燕风泽更是已经年满二十岁,很快就要成亲了。

    最小的燕风凌也十一岁了,兄妹四人看到母亲这么大年纪还怀孕,个个心里都很担心。

    侯夫人自己倒是不担心,其实她和燕景轩也没想着再生孩子,但怀上了总不能不要吧?

    姬七紫和燕景辰陪着侯夫人一块用了早膳,听着侯夫人絮絮叨叨之言,姬七紫是神游天外,燕景辰时不时附和一声,侄子侄女们也都小心谨慎的附和着母亲的话,但气氛依旧很合宜。

    巳时过,天色大亮,太阳被云层遮挡,温度又下降了不少,冬天已经露出了它狰狞的面孔。

    在忠毅侯府时,姬七紫自然不会提秦王-府发生的事情,这毕竟也算是宗室的家丑,不能往外说,当然时间久了,有些外人还是会知道。

    姬壮壮并不在宫里,他还在书院上学,还不知道姐姐回来了,当然他知道姐姐也就是这几天回来,他已经在琢磨着什么时候翘课呢?

    在忠毅侯府不好讲姬华晖和红珊的事情,当着母亲纪氏的面,姬七紫就能讲了。虽然堂弟的遭遇很值得同情,但不知为何,她就是同情不起来,反而觉得有几分好笑呢。

    这会燕景辰已经被打发到御书房去了,坤宁宫就剩下纪氏和姬七紫母女俩。

    纪氏听完女儿所言,一阵唏嘘道:“前几日,壮壮胡言红珊翻面不认人,要么是红珊与秦王-府有仇,要么红珊和华晖是兄妹。哎,秦王-府祖上和太-祖是亲兄弟,华晖和你们正好是五代人,这血缘关系虽然已经远了,但还是堂兄妹。”

    姬七紫忍俊不禁,纪氏嗔了她一眼,说道:“你堂弟已经很难过了,你别当着华晖的面说什么,这不是伤口上撒盐么?”

    “嘿嘿,娘放心吧,我可不敢像对待堂姑那样对待堂弟。”姬七紫赶紧正色道。

    堂姑那是因为她多被养在深闺,对当年堂叔只是外表上的迷恋,但姬华晖那小子可不是,他和红珊在外面相处了一年多吧,两人感情很深,可不能像对待堂姑那样给他重新找个媳妇儿就能拯救他,还得他自己想通走出来。

    睿王府和宗室已经派人去琼州凌峰县核查红珊的身世,结果自然没这么快。但前几天姬华晖一回来闹着要娶红珊,在宗室是人人都知道的,结果没过几天,这红珊就变成了睿王府身份未名的小姐,于是和宗室王妃们纳闷极了,与秦王妃交好的妯娌少不得找秦王妃解疑,秦王妃完全不想管这件事情,但她若不解释,少不得被宗室这些妯娌们越议论越离谱,只好憋屈的简单讲了一下,一众王妃及诰命纷纷震惊了。

    “秦王妃,打搅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告辞告辞,你好好理家事。”王妃们收敛好震惊的表情,然后赶紧溜之大吉,很快秦王世子在外相中了的意中人,倒霉的变成了他的堂妹的事情一下子就在宗室流传开来。

    秦王妃重重叹了口气,送走妯娌们,转身往正院走去,但想了想拐了弯,去了儿子的院子。

    姬华晖没躺在床上了,他正坐在门槛上,望着天边散发着温暖光辉的太阳出神发呆。

    秦王妃在儿子身边坐下,一样望着天边的太阳,她还没有说话,姬华晖转头看向她,然后伏在她的肩头开始哭起来了。

    “母妃,我真的很喜欢红珊。”老天爷为什么这样捉弄他?

    秦王妃心下一沉,拍着儿子的肩膀,想骂他一通,又怕骂重了,本来儿子心里就难受,这要是被她骂得想不通做出什么傻事,她可承受不了。

    在秦王妃离开之后,姬华晖终于离开了院子,然后离开了秦王-府,跑去睿王府,他还是想见一见红珊。

    睿王妃和世子妃没拦着,让他们两人在花园里自己去谈,反正如果身份是真的,那他们就是堂兄妹,如果身份是假的,姬华晖要娶人家姑娘,那更没问题了。

    两人坐在凉亭东面台阶之上,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红珊,有没有可能你爹记错了?他不叫姬浮沉。”姬华晖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红珊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爹临终前就告诉了我他的名字,还有他是皇家血脉的事情,其他事情我不知道。”

    希望落空,姬华晖眼神一下子暗淡无光,他低着头道:“我很难受。”

    视野里,风卷着一片叶子飘飞,天空的太阳那么温暖,但照不进人的心里。

    红珊低头道:“我难受,但这世上没什么是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当你活得艰难时,一切感情都不是必需品。”

    姬华晖有点懵,红珊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最爱的人永远不会是别人。姬华晖,你以后会碰上一个好姑娘,她会把你当着你最爱的人来爱,我们之间本就是一个错误,何况感情的事情,拿得起放得下,方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红珊从台阶上站起来,背对着姬华晖,眼眶有几分湿润,说道:“姬华晖,别让我看不起你。”

    说罢,她就走了,姬华晖木愣愣的望着她的背影,眼神充满了茫然,脑子里千头万绪,就是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

    一个月后,睿王府和宗室派去凌峰县的人手回来了,带回来了有关于红珊十六年来的方方面面的情报,证明红珊所言是真,她父亲确实是姬浮沉。

    宗室讨论之后,还是把红珊认了回来,让睿王好生养他侄女,过两三年找个好人家嫁出去也就行了。

    至于怎么记载红珊的身份?如实记载呗,反正姬浮沉都死了,不封他爵位,只记载他的身世罢了,反正也只是在宗室的族谱上面记载一笔。

    ——姬红珊,哀敬太子姬宏昭之子姬浮沉之女,姬浮沉于建元二十九年流落民间,亡于太熙二年,女红珊于太熙十年认祖归宗,养于睿王姬潇名下。

    至于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情,该走出来走出来,人生还这么长,没准前面的风景更美丽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