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番外⑨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50章 番外⑨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男洗白手册[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三国之召唤时代不死佣兵     时光匆匆, 转眼就是太熙十年,许多人变老, 许多人长大, 姬七紫二十五岁了, 弟弟姬壮壮十四岁。

    “壮壮!”身后有人唤他,姬壮壮脸皮抽了抽,越长大, 越傲娇,他承认这点, 他一点也不想有人叫他姬壮壮。

    他回过头看向来人, 拉长了脸, 恨恨道:“叫我姬杭森。”

    他直接扑过去, 掐住这人的脖子,但来人一点不介意,反而温和笑道:“好好好, 杭森。”

    他叫姬景福,姬壮壮的堂兄,父亲睿亲王姬潇, 比姬壮壮大个八岁,是皇家书院的教导员。

    皇家书院以前在京城城内, 搬了一次家, 搬到京城西郊, 整个皇家书院占地面积极广, 也就导致学生们进学必然不能天天回家, 于是学生们都要住校。

    姬壮壮十岁入皇家书院就读,他自然也是住校的,和他同住的小伙伴有林黎,外家的表兄表弟,反正他们是一个班的,姬景福也是教他们的先生之一,不过姬景福尚年轻,不是皇家书院的正规先生,属于编外人员,他是属于那种锻炼性质的。

    “怎么还在门口逗留?”姬景福看了一眼门口,停了许多马车,还有新式的自行车,新研制出来的汽车也有一辆,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过往的行人都在偷偷打量着堂弟。

    姬壮壮扫视了一眼四周,说道:“没事,这么多人,还有护卫,能出什么事情?”

    姬景福叹口气道:“还是小心为上。”

    说话间,从门口就跑出了三个人,分别就是林黎和姬壮壮的表兄、表弟,这三人方才如厕去了,所以姬壮壮才在门口等他们。

    “景先生。”林黎他们三个小伙子跑出来,看到姬景福就赶紧揖首一礼。

    学校里皇家的先生很多,所以学生们就找这些姓姬的先生们的名字来称呼,姬景福就叫景先生,姬景福的父亲偶尔也会来学校上几堂课,大家就叫他睿先生,还有其他多才多艺的皇家人,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也都是这般对待的。

    姬景福笑了笑:“正好,我也坐一趟便车。”

    工部研发了新的交通工具,就是汽车,可以装载的人数更多,但速度却跟不上,也就和自行车的速度差不多,所以还未普及开来,只是上层权贵圈子里定购了一些车,在京城街道上行驶最多的还是马车和自行车。

    两刻钟时间,汽车到了西城城门口,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进了城,突然,前方一抹红映入眼帘,再仔细看与那穿着一身红的年轻女孩拉拉扯扯的年轻男子,姬壮壮便趴在表兄身上,大家扒着窗户看得津津有味。

    姬景福皱了皱眉:“华晖这是做什么?”

    姬壮壮兴致勃勃道:“这个穿红衣服的就是华堂兄想要娶的那个江湖女子,人称小辣椒的吧?”

    姬华晖,秦王世子,虽然血缘关系一代一代下来,愈加远了,但姬壮壮还是要叫一声堂兄,姬景福要叫一声堂弟。

    现在的秦王就是怀安郡主的兄长,姬华晖年方二十岁,十八岁从皇家书院毕业之后,就跑出去混江湖,名其名曰历练。

    前不久姬华晖领着几个结识的江湖男女回京,然后就在家里放了一个炸—弹,他要娶一名江湖女子。

    这个江湖女子叫红珊,年方十六岁,喜好穿一身干练的红衣裳,又因为牙尖嘴利,人称小辣椒。

    汽车停下,车里的人都下车了,大家一脸好奇的看着这对拉拉扯扯的男女,姬景福本来是过去调和的,不过听着他们的对话,谁都没动。

    “红珊,就因为我隐瞒了我的家世,所以你就反悔了?”姬华晖一脸哀求的望着面前的红衣女子。

    本来低着头的红珊抬起头来,她抹掉脸上的泪水,说道:“秦王世子,请恕民女高攀不上,以前的所谓的山盟海誓就当放个屁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姬华晖拽得很紧,红珊皱紧眉头:“放手,以后不要来找我,我很快就会离开京城了。”

    她来京城之后,还没有探出父亲口中的所谓的伯父是什么样子的,结果却先发现之前两心相许的恋人居然也是皇家人,果然老天爷会捉弄人,她红珊就合该得不到幸福。

    姬华晖满脸哀伤,嘴唇颤动:“不放,红珊,为什么?父王母妃虽然有点反对我们的事情,但我能说服他们的,我们说好的同甘共苦,你为什么……”

    红珊直接拿起手上的长剑,快狠准的割断衣袖,面无表情道:“秦王世子,好自为之。”

    说罢她掉头就走了,穿梭在人群里,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姬壮壮本来想说点风凉话的,看堂兄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他说不出口了,又想到父母也不同意他和小风凌的事情,顿时感同身受,拍了拍堂兄的肩膀,叹气道:“华堂兄,天涯何处无芳草,男子汉大丈夫何愁娶不到老婆?”

    林黎和表兄、表弟本来很同情姬华晖的,但听到姬壮壮这话之后,顿时脸上都差点忍不住笑意了。

    姬景福抽了抽眼角,堂弟这哪是安慰人,是伤口上撒盐吧?

    果然,姬华晖红着眼看了他一眼,哀伤又带着愤愤不平道:“姬壮壮,我不想看到你。”

    姬壮壮这会没有强烈反驳堂兄叫他小名了,自顾自地封了嘴巴,不打算在雪上加霜了。

    尔后,不远处一间酒楼,二楼雅间。

    姬景福、姬壮壮和林黎五人就这么看着姬华晖一壶酒一壶酒的往自己嘴里灌,他这不是喝酒,他这是灌水呢。

    他边灌酒,边痛苦的哀嚎:“红珊,为什么?就因为我隐瞒了我的家世,你就反悔了,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家世不凡,你说你不怕两人家世悬殊,只要我们两人相爱,就能一直在一起……”

    听了半天,姬壮壮他们也都分析出来了,姬华晖出去混江湖自然是没有用自己的本名,化名为李华晖,李姓是他母亲秦王妃的姓氏,所以他就取了母姓行走江湖,哪知道回到京城之后,两情相悦的恋人在知道他的家世之后,立马翻脸不认人了。

    姬壮壮摩挲着下巴,摇头道:“这个,景堂兄,这情况不大对呀,那个红姑娘不是应该在知道堂兄的家世之后,死扒着不放么?她怎么反而一听华堂兄是秦王世子,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姬景福无奈道:“姬壮壮,你们能不能少看点话本小说?”他扫视了一眼林黎和纪家两兄弟,他们受堂姐的小说毒害太深了吧?不否认这世上有攀龙附凤之人,但大多数人还是正常人,别一看到这种情况就觉得自己家世了不起,人家女孩子出身低微就该死扒着不放,这世上有尊严的人还是占大多数。

    纪家两兄弟和林黎笑而不语,姬壮壮扁了扁嘴:“堂兄,你别这么较真嘛,我们是在分析,看华堂兄这用情至深的模样,红姑娘那套说法肯定不能让他死心啊。”

    他一摊手:“方才我们也看到那位红姑娘了,看起来她眼神清明,不像是坏女孩,对华堂兄也不是没有感情,那么为什么在知道华堂兄的家世之后,就立马翻脸不认人了呢?”

    林黎也兴致勃勃道:“要么,这红姑娘和秦王-府有仇,她和世子是仇人,所以她忍痛不能和世子在一起?”

    纪家表兄也兴致勃勃道:“这个有仇的范围就广了,或者是和秦王,或者秦王妃,她看世子的眼里明显有着很深的痛楚,所以不排除有仇。”

    纪家表弟心中有个说法,但他没敢说出来,毕竟猜测就算是猜测,也不能妄自揣测。

    姬壮壮正要说什么,对面姬华晖突然站起来,满脸潮红道:“对对对,红珊肯定有什么苦衷,我要去找她问清楚。”

    说罢他就踉踉跄跄的往门外跑,还自言自语讲了很多话,一会声音很大,一会声音很小。

    姬壮壮和姬景福不好放他一人离开,所以大家都跟着他,看他一半清醒,一半醉意的往红珊的住处跑去。

    本来姬壮壮他们就是放学之后回城,时辰就不早了,在这个深秋之日,天色一旦暗下来,就很快全黑下来了。

    姬华晖没有在红珊的住处找到红珊,问了他们一起到京的朋友,朋友们说红珊回来拿着包袱就走人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姬华晖这下疯了,到处找人,直到惊动了秦王和秦王妃,秦王和秦王妃本来就不同意儿子娶一个来历不明的江湖女子,这几天姬华晖就在和父母较劲,哪知道还没有说服父母,心上人先怯战而逃。

    “母妃,红珊她走了,她走了,她明明答应我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的,为什么在知道我的家世之后,却反悔了。母妃,红珊肯定有苦衷,我们家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她是不是哪个仇人之女?”

    秦王、秦王妃那个气啊,秦王更是一巴掌拍在儿子脸上,姬华晖眨了眨眼,有点清醒,又有点混沌。

    姬壮壮凑上去,犹豫了一下说:“华堂兄,我们刚才还没有讨论完呢,仇人之女也有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有没有可能是堂叔在外的风流债,毕竟这若是亲兄妹的话,那你们是万万不能在一起的……”

    姬景福扶额,这堂弟是唯恐天下不乱吧?果然跟堂姐学多了,总是想得太多。

    林黎、纪家兄弟闭嘴不言,也就姬壮壮敢这么胡说八道。

    秦王和秦王妃脸色更是巨变,秦王妃的眼刀嗖嗖落在秦王身上,秦王一巴掌又拍在儿子身上。

    “绝无可能!”那姑娘十六岁,是琼州那边人士,他又没有去过琼州,怎么可能会在那么远的地方留下一个私生女?

    秦王妃很快想到了,拍了拍在怀里抽噎的儿子,说道:“晖儿别哭,母妃帮你找红珊。”

    秦王给了姬壮壮一个眼刀,姬壮壮眨眨眼,一脸无辜的表情。而后秦王和秦王妃带着儿子回家了,姬景福姬壮壮他们坐上汽车,先挨个把林黎和纪家兄弟送回家,最后堂兄弟两人到了宫门口,姬景福看着姬壮壮进宫之后,他才又返回睿王府。

    姬景福已经成亲了,女儿都两岁了,他抱着女儿和妻子说了方才的事情,世子妃诧异道:“这就奇了怪了,从来只听过有人嫌弃家世太差,还没有人嫌弃家世太好的。”

    姬景福若有所思道:“确实,那位红姑娘态度太决绝了,这其中很有问题,可能她和秦王-府真有什么渊源吧。”

    其后,姬景福也没有把这件事情说给父母听,睿王是从妻子口里知道的,不过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只是年轻人的感情问题,他们隔着很远的远房堂叔万万没有插手的道理。

    姬壮壮回宫之后,立即就去了坤宁宫,他回来晚了,纪氏和姬淮自然要过问一下,他也就简单说了一下,姬淮和纪氏也没有当一回事。

    姬壮壮正要抱怨姐姐、姐夫跑出去逍遥自在大半年,纪氏便笑吟吟道:“壮壮,你姐姐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要不了几天就到京了。”

    “姐姐要回来啦?”姬壮壮那个惊喜啊,然后才微微蹙眉抗议道:“娘,都说了叫我杭森,别再叫我壮壮了。”

    他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想到满天下人都知道他姬壮壮之名,反而姬杭森之名却没多少人知道,顿时那个郁闷。

    姬淮冷哼道:“叫了十几年的壮壮,叫顺口了,改不过来了。”

    姬壮壮扁嘴抗议的望着父亲,纪氏抿唇一笑,然后给儿子夹了一块鸡腿,说道:“鸡腿给你吃,补偿你。”

    但儿子依旧一脸委屈的表情,纪氏妥协道:“好好好,娘以后叫你杭森。”

    姬壮壮撇了撇嘴,心中却知道,娘是说一套做一套,除了大场合,她哪回记起来叫他杭森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