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番外⑦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48章 番外⑦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三国之召唤时代破道[修真]山村名医汉侯渣男洗白手册[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重生之家有宝贝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姬七紫的嫁妆自然是无比的丰厚, 她自己的产业没有晒出来, 单单父母给的嫁妆, 还有叔伯姑姑、兄弟姐妹们的添妆加起来就够一个大户人家小姐出嫁的嫁妆了,嫁妆担子第一台从宫门口抬到忠毅侯府时,皇宫的嫁妆担子才抬出去三分之一。

    而送妆的队伍可谓庞大,姬壮壮绷着小脸走在最前面, 他并不是时常出宫,京城的百姓十有八-九不认识他,这陡然亮相, 发现小太子果然不负壮壮之名, 长得很壮实。

    “不准笑。”后面的兄长们在笑他,姬壮壮自然听得到,他绷着脸回头朝兄长们扁嘴制止,但兄长们那副忍俊不禁的模样还是那样欠扁。

    送妆的亲友们都是穿的红衣服,姬壮壮左右‘保镖’是两位堂兄, 谁叫他们俩没有成亲呢。

    姬林白了堂弟一眼:“姬壮壮, 你也太霸道了, 管天管地还管别人笑不笑?”

    街道旁边人群涌动啊,欢呼声、讨论声如雷, 姬壮壮一手抓了一个臂膀,朝大堂兄吐了吐舌头, 然后飞速掉头, 继续板着他严肃不高兴的小舅子表情。

    走着走着, 听到欢呼的声音, 姬壮壮扭头不高兴道:“早知道就不找你们俩了,瞧瞧,这两边看你们俩的漂亮女子有多少?姐姐说得对,你们俩就是活脱脱的蓝颜祸水!”

    姬楼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任凭兄长和堂弟说破天,他也根本不开口搭话。

    姬林挑了挑眉,嘴唇微动:“姬壮壮,你羡慕了?”他朝两边的人群摇了摇手,顿时人群又轰动了,叫着‘世子’的声音震天响。

    姬楼微微的摇了摇头,心中好笑不已,脸上也带出更美的笑容,于是人群的哄闹声就变了,纷纷叫着‘楼公子’。

    姬林揶揄道:“姬壮壮,你看到了么?你才多大,我们多大,想要我们这种待遇,毛长齐了再说。”

    姬壮壮瞪了他一眼,气呼呼道:“你才毛没长齐。”

    要不是要维持形象,姬林都快笑破天了,后面的一群比姬林、姬楼年轻许多的少年郎个个捂着嘴,维持着形象,生怕自己不管不顾就大笑出声来了。

    就这么一路来到忠毅侯府,燕景轩领着儿子及燕家男丁们全都在门口迎接,因为知道公主嫁妆丰盛,就算是燕景辰居住的西院都搁不下,于是单独设置了一个院子摆放嫁妆。

    姬壮壮没在前面呆多久,反正他是小孩子,交涉的事情自然有大人去,他东窜西窜,熟门熟路来到西院。

    西院被装饰得花红柳绿,即便现在很安静,但空气里依旧泛着一股甜蜜的喜庆之意。

    “姐夫,你躲起来干嘛?”姬壮壮吼了一声,然后推开了屋门。

    他与一个小女孩四目相对,小女孩眨眨眼,软软问道:“你是谁?”

    姬壮壮挠挠头,眼珠子转啊转,半是肯定,半是疑惑道:“你是小风凌吧?”

    这个小女孩就是燕景轩和侯夫人的小女儿燕风凌,有四岁了,长了一张乖乖巧巧的小脸,双眼清澈明亮,让人见之一喜。

    小风凌眨眨眼,点头软软道:“哥哥是谁?我是小风凌啦。”她小嘴噘起来,心中有点纳闷,为什么对方认识她,她却不认识他呢?

    姬壮壮心中在掰扯,姐夫的侄女叫他哥哥,那他该怎么叫她呢?

    燕景辰从里屋出来,看到两个小家伙大眼瞪小眼,轻笑道:“怎么了?”

    姬壮壮扭头看向姐夫,而燕风凌一把拉起姬壮壮,扭头看向叔叔,笑嘻嘻道:“叔叔,这个哥哥突然闯进来的啦。”

    燕景辰仔细看了两人一眼,稍微运转神力到眉心处,片刻后又收回来了,然后他望着两个小家伙一脸无语。

    他不想说话,把两个小家伙都叫了进来,姬壮壮终于想起他的目的来了。

    “姐夫,你怎么在屋子里躲着?前面多热闹。”

    燕景辰从茶盘里拿出茶杯,一边倒水,一边说道:“有大哥大嫂,我就不用劳累了。”

    姬壮壮抱着水杯,咕噜喝了一口,对面挨着燕景辰的小风凌也咕噜喝了一口,她还目不转睛的盯着姬壮壮。

    燕景辰看着两个小家伙,表情若有所思,但又带了一丝苦恼。不过很快这丝苦恼就不见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

    晌午时分,送妆的亲友们在忠毅侯府吃的午饭,当然姬壮壮就在西院和燕景辰一起吃的,作陪的就是忠毅侯府的几个小孩子。

    不需要燕景辰陪着玩,侄子侄女就可以招待小舅子了,不过姬壮壮和小风凌还是挺玩得来的,小风凌不懂不会的,他都能耐心教她,任凭燕风泽、燕风华与燕风祁怎么说这个哥哥不是哥哥,要叫叔叔,小风凌都改不了口,一口一个哥哥叫得特别香甜。

    一个时辰后,嫁妆也晒完了,送妆的亲友们都离开了,姬壮壮蹦蹦跳跳回到皇宫。

    纪氏和姬七紫看他那模样,还以为捡到了几百两银子呢。要不是上午出门还是一脸酷酷的表情,下午回来就变成这副欢天喜地的模样了。

    姬壮壮凑到母亲身边,期期艾艾地说:“娘,燕家那个小妹妹好可爱哦,以后给我做媳妇儿好不好?”

    纪氏和姬七紫瞬间眼睛瞪得老大了,母女俩脑子都木了。

    “好不好吗?娘????”姬壮壮摇着母亲的手臂撒娇。

    纪氏回过神来,脑子一转,拒绝道:“不行,那是你姐夫的侄女,比你矮一辈。”

    姬壮壮理直气壮道:“小风凌叫我哥哥,哪里矮一辈?”

    “哈哈哈哈。”姬七紫忍不住的大笑出声。

    纪氏无语道:“你这是强词夺理。风凌是你姐夫的侄女,等你姐出嫁,她就叫你姐姐为婶婶,也就是你侄女,她就是你比矮一辈。”

    姬壮壮嘟囔道:“我们可以各论各的嘛。”

    纪氏敲了他一下,等姬淮回来说起这件事情,姬淮也觉得有几分好笑,但没放在心上,毕竟儿子年纪还小,一切等他长大再说。

    再说皇家的嫔妃啊,一般来说关系都挺乱的,比如英王母妃甄太妃是奉圣夫人的孙女,而奉圣夫人是太上皇的乳母,这辈分还不是小了一辈?还有他那些没有成年的弟弟妹妹的母妃基本上年龄还没有他大呢。

    九月初三,天色还未亮起来,姬七紫就被从床上挖起来了,早就知道结婚是一件非常折腾的事情,她洗澡就洗了一个时辰,天色从朦朦亮到天光大亮,换上喜服之后,她被按在镜子前,犹如木偶般任凭宫女和妆娘在她身上、脸上抹来抹去。

    “别给我抹成猴子屁股。”姬七紫说完才想起来,不管是大姐姐的婚礼,还是其他人的婚礼,她所见到的喜娘妆容都很美,绝对不是抹了两团大大的腮红在脸上就完事了,好像非常美哦。

    妆娘拿着各种用具,笑吟吟道:“公主放心,现在不管是胭脂水粉还是化妆的用具都换新了,新娘妆容自然也越来越完美,绝对不会让公主留下一丝一毫的遗憾。”

    这是实情,以前的胭脂水粉这些都比较粗糙,近年来外国的化妆品涌入大周之后,大周的胭脂水粉更新换代,早就不是十年前那般了,现在谁敢把新娘化妆化得脸上就是两团红,那铁定砸招牌,以后谁还会找那人化新娘妆?

    妆娘还在化妆,一窝蜂的女子就涌了进来,瞬间本来还宽敞的房间就被挤得水泄不通了。

    “现在的新娘妆好看多了。”身穿一身水粉色的长裙的怀安郡主感慨道,她是想起当年她大婚时,那脸上化得新娘妆容,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惨不忍睹。

    “是啊,不过我当时觉得很好看。”一个年过三十岁的宗室郡主也跟着感慨,大家一言一语开始追忆她们大婚时那新娘妆容了。

    姬七紫不敢说话,斜着眼睛朝诸位姐姐、姑姑比了个手势,大家纷纷都抿唇笑起来了。

    然后有人开始追忆过往,当然不是追忆她们的过往,是今日新娘的过往,比如说第一次开口说话是在除夕宫宴上,一个字就震惊了整个宫宴;以及不能绕过去的中秋宫宴发酒疯的乐子……

    宫外,忠毅侯府,燕景轩和侯夫人那是忙得团团转,侯夫人娘家嫂子、弟妹统统来帮忙,还有燕家宗族的堂兄弟、堂侄子等,唯独今日的新郎却特别悠闲自在。

    平日里,燕景辰就没有穿过红色衣服,乍然间穿了一身红,越发显得整个人俊美如涛。

    “叔叔,你今天真好看。”燕风祁和燕风凌就是两个最会说甜言蜜语的小家伙,兄妹俩围着叔叔,一脸痴迷的看着。

    燕景辰轻轻拍了拍侄子侄女的头,轻轻笑道:“叔叔平时不好看么?”

    燕风祁、燕风凌忙不迭的摇头:“不不不,平时叔叔也很好看,但人家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叔叔今天俊美得与众不同。”

    中午时分,燕景辰依旧得到了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侄子侄女乖巧的没有打搅他,还体贴的关上了房门,让叔叔好好休息,傍晚时分才好去迎亲呀。

    燕景辰闭目假寐,屋子里多了两个陌生的气息,他自然发现了,缓缓睁开眼,看到杨戬和文昌星君,他也没有意外,就是有点无奈。

    “神君,恭喜。”杨戬和文昌星君抱拳一礼,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正经,但燕景辰却能感受到那份不正经。

    燕景辰从暖榻上下来,他还了一礼,一本正经道:“谢谢。”

    这下杨戬和文昌星君摸了摸鼻子,有心想打趣两句,但思来想去,揶揄的话就是说不出口了。

    闲谈了一会,外面有人在敲门,屋子里的杨戬和文昌星君瞬间就消失不见了,燕景辰望着窗户的方向,好笑的摇摇头。

    申时,迎亲队伍出发了,忠毅侯府离着皇宫不算远,但按照迎亲队伍这速度,也需要半个多时辰的时间。去时,走的东南方向,距离近一些,回来时,要走西北方向,距离远一些,需要将近一个时辰的路程,但迎了新娘回来之后,很快就会到黄昏,恰好拜堂的时辰。

    皇宫中,作为新娘,原本姬七紫心情很愉悦,毕竟是嫁给她喜欢的人,但面对着不舍的母亲,她没忍住,扑到母亲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

    闺房里,也有几个小男孩,但以姬壮壮为首,他看到母亲和姐姐哭起来,他也跟着抹眼泪哭起来。

    “姐姐,如果姐夫欺负你,我帮你打回去。”姬壮壮哽咽道,旁边的堂弟、侄子们也跟着点头:“打回去。”

    诸位公主、郡主等人捂着唇笑了起来,伤感的气氛瞬间瓦解,姬七紫抹着眼泪:“你敢!”

    姬壮壮气得跳脚道:“你看看,你这还没有嫁过去就胳膊肘往外拐。”

    屋子里再次哄笑出声,纪氏也收了眼泪,想着女儿是公主,又自己很彪悍,谁吃亏都不会是女儿吃亏,她当初生下她时的愿望实现了。

    迎亲的队伍停在太极殿前,几百步的台阶之上,太熙帝及皇室一干王爷们站在上面,各个都穿着大红袍服,妆容打理得一丝不苟,他们居高临下的望着台阶之下的新郎及迎亲人员。

    在等待新娘到来期间,燕景辰恭恭敬敬地受着岳父及诸位伯父、叔叔的教诲,但他们说着说着,最后自打嘴巴。

    “哎呀,说这么多没用的,你这风一吹就倒的小身板哪禁得住无双捶一拳?”这是怀王说的。

    他右侧是英王、宣王,还有原本的九皇子忠顺郡王、十皇子忠简郡王、十一皇子忠礼郡王。

    忠顺郡王二十岁,已经成亲。忠简郡王十八岁,还未成亲。忠礼郡王十六岁,还未成亲。

    忠简郡王低声嘀咕道:“其实,我们该担心的不是侄女,而是侄女婿吧?”

    然后忠简郡王被兄长们混合双连打了,怀王边笑边说:“老十,你个傻子,心底知道就行了,说出来作甚?”

    姬淮心中给弟弟们记了一过,他岳父的谱还没有摆出来,就被他们全给毁了。

    燕景辰面带微笑,不管他们说什么,都只管颔首应承。他心中暗暗嘀咕,小七这亲人可忒多了点。

    又想到天庭小七还有六个姐姐、一个弟弟,及一个姑姑,两个表哥一个表姐,这样的亲人阵容在天庭也算是多了点。

    姬淮正准备敲打敲打女婿,左侧的长廊里就出现了喧闹声,新娘队伍出现了,新娘坐在肩舆里,由四个同族兄长抬着走。这是变相的兄长背着出嫁的习俗,到公主这里,就变成了同族兄弟共抬肩舆了。

    姬七紫三个兄长,一个弟弟,不过长兄身体不好,弟弟才七岁,自然轮不到他们抬,于是除了姬柳和姬柏,抓的壮丁就是姬林和姬楼了,谁叫他们兄妹关系最好呢!

    台阶之上,肃王恨恨的瞪了两个儿子一眼,然后用手肘碰了一下姬淮,低声道:“老二,大不列颠那里,你们到底要怎么办?本王要娶儿媳妇。”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姬淮一脸黑线,心中腹诽不已,咳嗽一声,低声道:“你要娶就娶呗,我又没拦着你,让姬楼和大不列颠的公主自己商量。”

    肃王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忿忿道:“你说得好听,都僵持两年了,还没个准话?”

    姬淮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你觉得呢?”

    肃王冷哼一声,开动脑子思考起来,回去给儿子加死命令,要么娶别人,要么就赶紧把那公主娶进来。

    肩舆和花轿相对,姬七紫从肩舆里站起来,稳稳的踩在木板上,走入了对面的花轿里。

    “女儿拜别父亲!”姬七紫转身面对着台阶,三跪九拜之后,这才进了花轿坐着。

    这会心头有点酸酸的,但下一刻她就酸不起来了。

    “无双啊,三朝回门,六叔等着一起吃宴席,要让侄女婿陪我喝上三杯才满意啊。”

    “什么三杯?要不醉不归!”燕王说完之后就猛地闭嘴,眼神躲闪着四处瞄了瞄,心中心虚得不行。

    怀王、楚王朝燕王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燕王心头顿时发毛起来了。

    英王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道:“五哥,等小侄女满月,弟弟陪你不醉不归呀。”

    上个月,燕王妃生产了,平安诞下一女,听说燕王在高度紧张之下,刚听到孩子哭声的刹那就晕过去了。

    台阶之下,花轿里姬七紫那点小感动瞬间烟消云散,她敲了敲厢壁,赶紧走人,再不走,就能看到叔伯们群殴恢复了记忆但一直装着自己没恢复记忆的五叔了,那她今天还要不要结婚?

    燕景辰深深揖首三拜,喜婆的声音高声响起:“起轿咯!”

    伴随着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八个轿夫们立即抬起花轿往宫门口走去,台阶之上的打闹声音戛然而止。

    怀王干哭道:“无双就这样变成别人家的人了,呜呜呜呜,六叔好舍不得。”

    他一把拍在燕王肩膀上,不怀好意道:“五哥,你怎么不哭嫁?”

    要知道五哥失忆这段时间,那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侄女出嫁这样的场面不恸哭一下怎么表示他感天动地的叔叔关心侄女的情怀?

    燕王:“……”求放过!

    九月份的天时,黄昏左右,太阳连余晖都落下帷幕了,只天色还亮着,天边的弯月和明星开始展露它们的光彩了。

    一路吹吹打打,所行过的路上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喜钱洒了一拨又一拨,捡钱的孩子高兴坏了,捡了好几个铜板,可以买一支糖葫芦啦。

    回到忠毅侯府,正好是拜堂的吉时,燕景轩和燕景辰父母早逝,前些年唯一的亲人祖母也跟着老去,喜堂上,高堂之位就是请的燕家父母的灵位。

    最后夫妻对拜之后,天色就完全黑了下来,屋檐下挂着的红灯笼就完全发挥它们的作用了,整个侯府灯火通明,红灯笼顺着屋檐挂着,好似一条长龙在腾飞,空气里充斥着无尽的喜气。

    坐在新房,姬七紫还能看到自己的脚底下,头上的盖头完全遮住了她的视线,不过她知道新房人不少。

    侯夫人不在,因为她忙着招待客人,新房的女眷都是燕家族里的伯母、婶娘或者堂嫂这些,还有燕家亲戚家的女眷,燕风华牵着妹妹笑盈盈的看着,心中暗暗道,她的小叔叔那么美,值得世上最好的姑娘,果然小叔叔娶回了无双公主。

    燕风凌丢开姐姐的手,蹬蹬跑到新娘面前,脆生生道:“婶婶。”

    “风凌忍不住了。”新房里一波又一波善意的笑声,姬七紫不好说话,便伸手摸了摸小姑娘。

    当然这一刻,姬七紫心中难免不会想到弟弟以后要娶这个小丫头当媳妇儿那话,心中不免好笑。

    过了一会,也就不到一刻钟,侯夫人领着新郎一起进来了,当然还有喜婆,该是揭盖头的吉时了。

    因为燕景辰的身体缘故,盖头揭过之后,他也没有出去敬酒之类的,新房里的女眷们打趣了两句,从善如流的跟着侯夫人离开了,于是新房里就只剩下新娘新郎两人,丫鬟们在门外候着。

    看着屋子里没有外人了,姬七紫直接一个扑上去抱住了穿着一身红,在灯光下美得不一般的美男子。

    燕景辰缓缓抱住了她,低声问道:“饿不饿?”

    姬七紫的小脑袋在他胸膛蹭了蹭去,娇娇软软道:“饿,好饿哦。”作为新娘,这一天最苦逼了。

    燕景辰还得撑着上半身,因为她还戴着凤冠,凤冠挺扎人。

    龙凤蜡烛熊熊燃烧着,一丝风吹来,火焰跳跃了几下,带动着窗户纸上的两个叠在一起的身影也跟着四处摇摆。

    “芍药、茉莉?”燕景辰唤了一声,门外立即就探出两个头来,两个宫女笑吟吟道:“驸马,有何吩咐?”

    燕景辰咳嗽了一声,说道:“你们公主饿了,先把饭食端上来。”

    “好咧!”两个宫女脆生生应道,脑袋也跟着缩回去了,屋子里依旧是他们两个人。

    燕景辰看着胸膛的脑袋,好笑道:“把凤冠取下来,不重么?”

    姬七紫仰起头,笑盈盈道:“不重。”

    不过还是乖乖的让她的驸马把凤冠取下来了,燕景辰把凤冠放在梳妆台上。

    燕景辰陪着姬七紫吃了一碗热汤面,然后两人再去洗漱,他去外面洗漱,而姬七紫就在卧室后面洗漱,等他回来屋子里依旧静悄悄,两个宫女把房门一关,就躲得远远的了。

    他站在龙凤蜡烛之前,双目盯着燃烧得纤毫差距都没有的两只蜡烛,实则思绪已经神游到别处了。

    姬七紫穿着一身红色喜庆的睡衣出来,出来前给自己打气,捏了捏自己脸蛋,脸蛋长得美!再看了看自己的胸,胸前很有料!再看了看自己的腿,双腿修长,没有一丝赘肉,完美!

    她转过龙凤祥和的屏风,探头看了一眼,看到人了,果断的悄悄的跑了出来,然后一把抱上去了。

    “景辰哥哥,是在想我么?”

    燕景辰低头看着腰上的双手,姬七紫立即转过来,面对面抱着他。

    本来睡衣就很薄,她手不老实,脸上也带着笑,欢喜道:“你是我的了。”然后踮起脚尖就吻了上去。

    燕景辰低头吻着她,双手轻轻抱着她,然后越抱越紧。

    门外守着的丫鬟和嬷嬷,发现窗户纸上的两个身影渐渐移到床铺里,大家会心一笑,然后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反正公主吩咐了,浴室里留下足够的水就行了,新房外面不需要有人守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