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公主无双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41章 公主无双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破道[修真]三国之召唤时代汉侯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琼州岛, 依靠着山势而建的一片建筑群,屋前开阔的空地上, 穿着整齐军装的士兵正在有序的训练。

    离着这片建筑群五里之远就是海边,而此刻海边也很热闹,许多穿着裤衩的士兵从岸上扑通一下,跳进海里,旁边小船上, 还有人拿着喇叭在吼,海里瞬间钻出许多身影, 大多数人皮肤都是黄铜色,但在一片黄铜色当中还有一个白条, 就像鹤立鸡群那般,引起了一大片哄笑声。

    引路的将领解说是军中一个士兵, 怎么晒都晒不黑……这是琼州岛南面的港口上游五里远的地方, 大周的海军军营就在此处。

    姬七紫他们一众人跟着驻军士兵再次来到营地, 而那一百艘舰船的士兵则自有南海海军将领安排。

    南海海军的大将军叫雷闻胄,年龄和魏奕差不多, 当年两人还是同一科的进士, 因为雷家出现了变故, 雷闻胄直接弃文从武,几十年的今天,两人一个进了内阁, 一个当上了一品大将军, 都是难得的有才之士。

    姬七紫本来悠悠闲闲的听着他们这些老朋友重聚叙旧来着, 结果三言两句叙旧结束之后,雷闻胄才说道:“郡主,你们出去的这几个月时间,扶桑和我们在海上交战,战况很激烈。”

    姬七紫一惊:“什么?”不只是她惊讶,所有人都非常惊讶,因为她在东海那段时间,虽然双方是在交战,但对方很狡猾,试探之后,发现不敌,立即撤走,颇为有点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架势。

    雷闻胄笑着说道:“郡主别着急,战事已经结束了,申城有谢大将军在,并未受到侵袭。”

    顿了一下,他才说道:“楚王、燕王及秦王世子、越王世子等宗室子弟,还有朝廷许多官员子弟都纷纷参战,在各方配合之下,扶桑整片岛屿已经被拿下,现在就是在争论,扶桑岛上的人该如何安置。”

    雷大将军是报喜不报忧,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大周和扶桑的交战,从海上延续到扶桑岛,期间不只是扶桑士兵死了不少,大周这边也死了不少人。

    其中那些因为羡慕无双郡主在海上立下那么多功勋的贵族子弟死了三四成,就连宗室子弟也死了好几个人,燕王掉进海里失踪不见,最后沿着沿海的各村子寻找,找了两个月才找到人,然而燕王却失忆了,要是燕王妃的人手再晚点去,他就要和别人拜堂成亲,成为渔民家的赘婿了。

    怀王呐呐道:“那五哥恢复记忆了么?”这是大家迫切想知道的事情。

    英王嘀咕道:“五哥这遭遇可以编成一部小说故事了。”

    “是啊,贵为皇子的燕王失忆之后,遇上了美丽的渔家女子,渔家女子清丽脱俗,失忆的燕王的即便不记得自己是谁,但依然难掩他的贵气和俊美,于是两人相爱了,然后成婚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但好景不长,恶毒女配燕王妃找来,立即把燕王带走了,还下令杀了满渔村的人,而渔家女却侥幸逃脱,被一位采药的民间神医救了,恰好又发现怀孕了,然后,渔家女忍辱负重,把孩子生下来,待到孩子能跑能跳时,母子二人进京寻夫寻父,还有为被害的渔村人讨回公道。

    渔家女生的孩子精灵古怪,进了京城之后,很快就引起了燕王的莫名喜爱……最后大结局是,恶毒原配燕王妃自食其果,被皇家除名,她的儿女也因为她受到牵连,儿子也失去了世子之位,而渔家女与燕王破镜重圆,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在一起了。”

    姬七紫捧着下巴,兴致勃勃的编了一段经典的小说大纲,而怀王、英王、宣王他们全都木然的望着她。

    此间屋子里就只有姬七紫、燕景辰和怀王、英王、宣王,姬潇和姬楼七个人,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将领,他是雷闻胄的副手,雷闻胄手上的情报全都要经过他,所以东海那边的事情,问他准没错。

    此刻,年轻将领听完郡主所言,比怀王他们更加木然的望着郡主,郡主所言是真的么?

    燕景辰倒是眼底流转了一丝笑意,他是想起小七让人写了那么多小说,坑害了整个仙界所有人,不只是玉帝、王母等人,她是连圣人和道祖都胡乱编排的,偏偏语言优美,情节潸然,如果不代入自己,那真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姬潇和姬楼离开大周三年时间,对大周的一切还有点陌生感,不过燕王这遭遇,不管是否陌生,都值得同情。

    年轻将领醒过神来,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道:“回王爷话,燕王殿下脑子遭受了重创,还没有恢复过往的记忆。”

    姬七紫眨眨眼:“这有点刺激嗳。”

    宣王都忍不住笑道:“是有点刺激啊,不知五哥有没有被五嫂罚跪搓衣板呢?”

    英王吞了吞口水,说道:“不至于吧,五嫂那么温和的一个人,五哥这不是受伤失忆了,总不能对病人这么不友好吧?”

    年轻将领表情有几分古怪,但他只说道:“回禀英王殿下,燕王殿下和王妃娘娘如何,不是臣可以置喙的。”

    大家眼神一转,看来有情况哟。

    随后,大家了解了一下其他人,楚王和越王世子、秦王世子他们倒是没出事,三人这会还领着一支军队在扶桑岛压阵呢。

    在琼州岛呆了五天,姬七紫他们一群人乘船离开,一路北上,十天时间就到了申城。

    而怀王、英王、宣王及姬潇、姬楼他们并没有在申城多呆,第二日便又继续乘坐北上的客船,他们要回京城复命来着。

    而姬七紫也见到了没有跟着她离开的亲卫,当初还有九百多人,但一场战事下来,她的亲兵只剩下六百多人,死了三分之一了。

    “我不在,你们也立下了这等功勋,你们很好。”姬七紫一一朝面前排列整齐的亲兵看去,相比于半年前脸上还有一丝稚嫩,现在他们脸上更多的是坚毅和释然。

    肖琦和林飞两位作为头领,自己的下属牺牲了那么多人,他们很内疚,也很惭愧。

    此时,大家都低着头。

    气氛很凝重,姬七紫顿了顿,说道:“战场不是儿戏,会死人,死很多人,以前你们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大家没有切身体会过,现在体会到了,告诉我,你们还要上战场么?”

    “要!”所有人抬头异口同声道,他们眼睛里闪着更加坚定的光芒,尤其是女孩子们,她们宁愿流血而死,也不愿流泪而亡。

    姬七紫哑着声音道:“好,记住你们的选择!”

    所有牺牲的亲兵,大部分尸骸被找了回来,小部分掉进海里找不回来了,便用他们穿过的旧衣服做了衣冠冢,所有人一起葬在了他们身后的这座山峰之上,姬七紫回来了,自然要祭拜他们。

    随后才是了解了一下军队中的情况,与扶桑的战事结束,各军将领都已经把往上申请功勋的名单上交给谢大将军处了。

    唯独就剩下姬七紫的亲兵们,他们是属于无双郡主的亲兵,要不要按照军队的规矩为他们请功呢?

    但因为她不在,这件事情便耽搁下来了,谢大将军还压着请功名单,姬七紫自然要解决这件事情,便让叶芳、宁欣她们把名单统计出来,她会和谢大将军商议。

    这些杂乱的事情解决之后,吃完饭时,她才想起失忆的五叔的事情,宁欣她们都知道,不像雷大将军的副手那样还顾忌什么,直接对她讲了。

    “扑哧,整天和五婶生事儿?”姬七紫听到宁欣说话,差点没喷饭。

    燕王失忆之后,谁都不记得了,在渔村时,雏鸟情节,所以他才那么依赖那渔家父女两人。

    但被强制性带回京城之后,他还想逃回渔村,然后就在燕王府和燕王妃斗智斗勇来着,但偶尔跑出王府之后,就被各好心人强制送回燕王府了。

    燕王妃真是被气得半死不活,心累不已,但又不得不管他,不过唯一的空闲便是燕王很听几个孩子的话,只要几个孩子缠着他,他就会很安分,与孩子玩得来。

    ……

    回到京城,怀王、英王和宣王没先去复命,而是迫不及待的看燕王的热闹。

    怀王府和燕王府是相邻的,怀王一出现在自家府邸前,就被发现了,不是被门房发现的,而是他的闺女小梧桐。

    小梧桐靠在燕王府门前的柱子上,她正捧着下巴津津有味的看着燕王府里面的吵闹。

    “叶佩雯,放本王出去,本王要进宫告诉母妃,你囚禁本王!”

    燕王府左侧的仪门是虚掩着的,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衣袂翻动的场景,应该是几个下人挡在门口,不让燕王出来,所以他才大喊大叫来着。

    最初门口还会有人来看热闹,当然这条街都是王府,看热闹的人可想而知是什么身份,但天天这样闹腾,也看腻了,这回除了小梧桐之外,便没有其他人了。

    几辆马车行驶过来,很是引人瞩目,怀王他们还未下车,就听到燕王那独特的嗓音了。

    “扑哧,五哥这是迟来的叛逆么?”怀王没忍住大笑出声,英王和宣王也没忍住,实在是忍不住。

    小梧桐一直盯着马车,她好奇马车里的人是谁?就这么盯着盯着,直到马车里的人下来。

    起初她有点迷惑,但片刻后,她就想起来了。

    “爹爹!”小梧桐惊喜的扑上去,怀王探头一看,绕过马车,几步就踏上台阶,抱住了扑过来的闺女。

    “梧桐,你怎么在这里?”怀王纳闷,不过好在身边的丫鬟都跟着,倒是不怕孩子丢了。

    小梧桐捂着唇,看向燕王府,嘻嘻道:“看五伯呀,他又在骂五伯母是母老虎啦。”

    英王和宣王这下更是忍不住了,一个笑得前仰后合,一个要矜持一点,但脸上的笑容也特别明显。

    怀王抱着女儿就差笑岔气了,三两步走到门口敲门,门房偷偷打开一扇门,看到怀王、英王和宣王,这才一下子把两扇门都打开了。

    他们朝燕王看去,人还是那个人,但眼神清澈稚嫩了许多,就连整个气质都变了一些。

    “老徐,他真是你们王爷,不会是哪里来的一模一样的另外一个人吧?”

    门房老徐支支吾吾不好说,拉着燕王的是他的两个随从,以前是他的心腹来着,现在两人脸上一脸麻木。

    燕王紧皱眉头,看向三个陌生人,不耐烦的道:“你们谁啊?闯进我家来干什么?”

    怀王打量了他一圈,目光惊奇,啧啧有声道:“五哥,没有想到你失忆后竟然变成这幅样子。”

    燕王个子很高,他不是白面书生类的长相,五官轮廓比较深,典型的武人长相,他最不喜欢打扮成书生模样,衣服的颜色从来没有白色,但现在他穿着一身月白色锦衣,与以前判若两人。

    英王和宣王下巴都要掉了,万万没有想到五哥竟然变成这幅样子,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呢。

    难道五哥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挺羡慕那些小白脸?所以失忆之后,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释放出来了?

    小梧桐软软道:“五伯,你今天不带着三哥哥他们玩了么?”

    燕王面对怀王他们很不耐烦,但面对小梧桐,表情柔和了,语气软和道:“三哥哥他们还要上学,我不能带他们玩了。”

    其实是燕王妃觉得这家伙整天闹个没完,总是让孩子停下学业陪着他也不是个事,就让孩子们全部回宫学上课了,所以燕王今天才能继续闹腾。

    小梧桐好可惜道:“看来我玩不成了。”

    怀王以指腹抚了抚女儿的脸颊,说道:“梧桐,爹爹回来了,五伯变成这样了,一点用都没有,整天就知道骂五伯母是母老虎,我们不跟他玩了啊,待会爹爹带你进宫找皇爷爷和奶奶。”

    燕王瞬间炸毛了,他瞪大眼道:“喂,你个小白脸说什么呢,什么叫我一点用都没有?”

    “本王很生气!”他真是肺都气炸了。

    但怀王不理他了,抱着闺女兴高采烈的回到隔壁怀王府,而英王和宣王询问了一下,知道五嫂在府里,既然都来了燕王府,怎么也要拜见一下嫂子,五哥变成这样,最辛苦的就是嫂子了,问声好也是应该的。

    生气的燕王见没人理他更生气了,于是一把推开随从,趁着门房不备直接跑出燕王府,他看到怀王进了隔壁,他也立即跟了过去,那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还挺吓唬人的。

    一个时辰之后,皇宫,御书房。

    景元帝看着怀王真是头疼,他无语道:“你也是个不安分的,一回来就去招惹老五,明明知道老五这会不正常。”

    小梧桐扁嘴道:“皇爷爷,爹爹和五伯打架。”

    书房里还有姬淮和英王、宣王,听到小梧桐之言,三人齐齐抽了抽嘴角,尤其是英王和宣王,他们是听到隔壁的喧闹声才跑过去的,结果一去就看到五哥和六哥抱着滚在地上,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打得很激烈。

    “吓到了娘娘,还有弟弟。”小梧桐一脸控诉的望着爹爹,怀王一脸讪然。

    好半天,怀王才嘟囔道:“这不能怪我,老五他揍我,我总不能只挨打,不还手吧?”

    怀王和燕王一战成名啊,本来燕王这段时间在京城就是个话题人物,再添上怀王,各种流言蜚语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嗖嗖嗖转瞬间就传得人人都知道了。

    深深叹了口气,景元帝赶紧把三个倒霉儿子赶走,至于了解摩洛哥的事情,后面再说。

    不过姬淮今天没有在御书房久呆,他坐不住,找三个弟弟全面了解了一下摩洛哥的事情。

    直到戌时正才回到东宫,纪氏和姬壮壮没有睡,一直在等他。

    白天,纪氏清理了一下女儿送回来的东西,琳琅满目,充满了异域风味,与大周的物品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姬壮壮这会就抱着一个木头大马玩耍,是姬七紫从摩洛哥那边特意带回来给弟弟的,姬壮壮骑在上面,就好像他在骑马那样,威风着呢。

    “爹爹,看我骑马!”姬壮壮眼尖,先看到姬淮,立即就招手大声喊起来。

    姬淮眉毛一挑:“是小七送回来的?”

    姬壮壮高声嬉笑道:“对呀对呀,是姐姐派人送回来给我的,只有我有,你们都没有。”

    他可得意了,他独一份哦。

    姬淮抚摸了一下儿子的小脑袋,然后进后面洗澡换衣服,他现在是越来越忙了,朝廷上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在他处理了。

    洗浴间,纪氏挺心疼他这么忙,但也没办法为他分担,只能管好自己后院的事情。

    “父皇这般是真的要禅位么?”因为所有大臣都在讨论这个问题,纪氏当然也知道,只是一直没有询问过姬淮,今天是第一次开口。

    姬淮坐在浴桶里,闭着眼享受热水在身上流淌过的舒服感觉,闻言也没有睁眼,就说道:“明年吧。”

    顿了一下,他又道:“明年父皇的六十岁大寿之后。”

    水声哗啦哗啦流过,夫妻俩的温情时刻被外面姬壮壮的大声呼喊声给打断了。

    “爹爹,娘,你们快出来看我骑马!”姬壮壮朝里望着,没有听到回应,立即翻下假马,蹬蹬蹬往里面跑去。

    ……

    朝廷在为两件事情繁忙,一件是摩洛哥的商业贸易往来的事情,连带着还要在琼州岛等沿海城市设置海关关卡之地。二件是关于扶桑岛屿上面的扶桑人应该怎么安置呢?

    第一件事情不难,就是繁琐了点,所以朝廷处理起来很顺手。也就是第二件事情,众说纷纭,但没有人提倡屠灭人家整个族群,就是不知该怎么处理扶桑人?

    十月中旬,姬七紫送了一封信回京,提出了她的建议,那就是把扶桑人全部移民,移到大周那些人口少的地方,每个地方安置三五百人,这样不需要多久,只需要十多年时间,就能完全分化这些扶桑人了。

    而空出来的扶桑岛屿呢?则又可以移大周其他地方的人民到岛上生活,这样就非常方便管理了。

    当然,这是一个大工程,但比起担心扶桑人忍辱负重三五十年复国,前期花个两三年时间,还真不算什么。

    扶桑岛,一处海边石崖,这片沙滩上有着许多光滑的大石头,被水冲击得非常平整。

    此刻,姬七紫和燕景辰坐在大石头上欣赏着海边的夜景,天边的启明星越来越亮,海面上升腾起一股海雾,就好像一片银纱慢慢从地面升至高空,梦幻朦胧。

    “景辰哥哥。”姬七紫抱着燕景辰的手臂,双眼亮晶晶的望着他。

    燕景辰低头看她,疑惑道:“怎么了?”

    “没事呀,我就叫你呢。”姬七紫笑吟吟道。

    燕景辰失笑,手掌心放在她发顶,轻轻的拍了拍:“还想去哪里?”

    姬七紫嘟囔道:“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她想去天庭的雪山、银河看看呢。

    她细数了好多地方,沙漠还没去,草原也没有去,还有那据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道路,她也还没有去走过呢。

    燕景辰轻笑道:“别着急,我们总能去看看的。”

    ……

    扶桑人如何安置的问题解决了,当然那都是大后方需要处理的事情,除了还驻守在扶桑岛屿的驻军,其他士兵都撤走了。

    这下没有了扶桑的海军阻拦,大周的海军一路往东探寻,先是在离着扶桑岛北面发现了一座离着很近的半岛,而后又继续往东行驶,行驶了大概一个月,发现了一片大陆。

    这片大陆被大不列颠、法兰西等国当成了殖民地,土著人正在闹独立。

    这等好事,大周岂能不掺和一脚?

    当然,土著人的独立战争哪里这么容易就落幕?即便大周掺和进来,速度也没有这么快。

    且最开始土著人是防着大周的,而其他国家知道大周海军登上了这片陆地,那都很头疼,但想让他们放弃嘴上的肥肉,又不是那么容易,于是双方就僵持住了。

    直到,景元三十年四月份,这场争夺战还是持续僵持着,而姬七紫要回京了,她得回京参加皇爷爷的六十大寿。

    姬七紫回京城时,将近六月份了,整个京城喜气洋洋,不,是感觉热度都要爆炸了一样,因为天气很热,但仿佛有什么喜事在空气里酝酿着。

    “难道是为了庆祝皇爷爷的寿辰么?”她有点摸不着头脑,倒是燕景辰心中有数,只是他肯定不能说出来。

    姬七紫的亲兵只跟着她回来了二十个人,其他人都在美洲大陆建立功勋呢。

    但很快,姬七紫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约莫皇爷爷要禅位的事情在京城是一件公开的秘密。

    六月六日,皇帝的寿辰,万寿节。

    今年的万寿街办得特别隆重,是景元帝继位以来最浓重、最奢华的寿辰,几乎是万民同欢。

    而且,就在当日的寿宴之上,景元帝亲口宣布禅位于太子的旨意,具体日期,后面再选。

    整个重华宫鸦雀无声,大臣们反应过来齐齐跪地请求圣上收回成命。

    “朕辛苦三十年,朕老了,想享点清福。”景元帝执着酒杯,满是感慨地说道,他一一扫视了一眼,而后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轻松笑道:“就这么定了,都起来,今天是朕的生辰,陪朕好好过这个日子。”

    三个月后,钦天监选择的风和日丽的好日子,景元帝禅位给太子姬淮,太子姬淮登基为新帝,改年号为太熙,明年开始以太熙纪年。

    而后,太熙帝册封后妃,嫡妻自然是位列中宫为当之无愧的皇后,而嫔妃们也都给予了名分。

    其后便是册封诸子诸女,三个儿子俱册封为郡王,而女儿都是公主之尊,但其中以嫡女无双公主为超品公主之尊,其他公主品级有一品、二品、三品之分。

    “奴婢参见无双公主!”一群俏娇的宫女身着同样的粉色宫裙站成一排,齐齐向来人福身行礼。

    姬七紫还有点不适应,直到走近之后才反应过来,她摆手,微笑:“平身,平身。”

    她心中嘀咕,无双公主这个称呼似乎还挺不错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