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营救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9章 营救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破道[修真]三国之召唤时代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加纳利群岛, 大西洋一处岛屿, 离着摩洛哥最为靠近的海上可驻扎之地。

    这日黄昏左右,一队两百多艘的铁铸的大舰船船队从大西洋东面航行了过来,它们呈现非常规整的队形航行, 看起来就非常不好惹。这一路从东方过来, 沿途所有海域,不管是哪个国家, 或者哪个区域活动的海盗,要么广开方便之门,要么望风而逃。

    近来大周的造船技术越加成熟,这样的三层大铁船, 每一艘可以装载上千人,这两百多艘大铁船, 装载了十多万人。

    为首的舰船除了士兵之外, 便是此次出行的大周朝廷的官员,除了善于谈判的官员之外,为首的人赫然是怀王、英王和宣王。

    因为提前考察了地形, 所以舰船全都在加纳利岛屿停靠了,天色慢慢暗淡下去,舰船里灯火亮了起来。

    船舱内,所有人聚在一起再次商讨对策, 要让大周出两千万两白银, 那是妄想。

    当然银子可以不出, 但人必须要救回来。

    从大周到摩洛哥, 以前船速不快,若是中途不遇上大风大浪,且地图准确的话,至少需要四个月到五个月,但现在大周的造船技术提升之后,这船速自然也提升了,三个月内准能到达摩洛哥,速度快,且无耽搁,两个来月就能到达。

    而这次,大周在接到摩洛哥方面的国书之后,就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准备,然后调兵遣将,这才远航。

    但这是大周明面上正规的军队和官员来与摩洛哥谈判,而私底下,早在大周海军起航之前,就已经有人提前出发了。

    大周不了解摩洛哥的情况,姬七紫也只是脑中隐约有些印象,但还需要证实,所以她领着她最为精锐的五十名亲兵及四十名玄衣卫,及十名精通阿拉伯语的汉人提前出发了。

    当然她不会以黑发黑眼的样子赶路,因为肯定会被认出来,这时候就要靠神奇的化妆术发挥作用了。

    而头发颜色,那就很好办,找已经成为京城女神医美称的万水清配药水,就可以把头发染成其它颜色了。

    ……

    船舱内,怀王、英王、宣王及五位大臣和十几位海军将领围坐一团,不过边上还有一位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按照我们拟定的策略,我和七弟、八弟就是纨绔王爷,演一出兄弟不和的戏码给对方看,这完全没问题。”

    怀王非常正色道,他看了一眼英王和宣王,两个弟弟立即挺直了腰杆,保证道:“我也没问题。”

    一位五十来岁的大臣点头道:“辛苦三位殿下了。”

    这位大臣是内阁七大学士当中最年轻的辅臣魏奕,是前年最新提拔上来的第七位内阁辅臣。

    魏奕又看了诸人一眼,道:“接下来就看无双郡主那里探到什么情况了。”

    魏奕多看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燕景辰一眼,燕景辰一直面色温和,似乎脸上一点都没有担心的神色。

    ……

    马拉克什城,摩洛哥的都城。

    现在摩洛哥明面上还是阿拉维王朝,王朝统治者称为苏丹,而现在的苏丹是阿卜杜拉,这是他第三次登上苏丹之位,前两次都被赶下台,这一次未尝不会再被赶下台。

    姬七紫和亲卫、玄衣卫扮着外地商人来到马拉克什城之后,就极力打听摩洛哥的政治情况。

    晚间,日落之后,大家歇在一处摩洛哥特色的房屋地下室,点了一盏微弱的油灯,足够大家看清彼此了。

    “摩洛哥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而我们的那些人被关押在拉巴特,离着海洋最近的城市,非常方便我们救人。”

    姬七紫现在一头棕色的头发,面部轮廓分明,但又不像西方人那么尖锐,扔在人堆里非常不起眼的那种。

    “郡主,我们可以利用这位苏丹,相信他也不想当傀儡,更不想被赶下台。”

    说话的是姬七紫对面同样棕色头发,满脸胡茬的男子,他是玄衣卫的副手,论挑拨离间,他们玄衣卫最在行啊。

    姬七紫眯了眯眼,说道:“这个自然,不过我们先去拉巴特,见到六叔和魏大人他们之后再做商讨。”

    次日,姬七紫他们一行人便从马拉克什城离开,前往拉巴特。

    在路上恰好遇上拉巴特到马拉克什城的送信员,他是给苏丹送官信,但却毫不避讳的把遥远东方来的客人之事讲了出来。

    “嘿,好家伙,你们没看到,那海上大片的大铁船,非常壮观。咱们的执政官托我送信给苏丹,正等着苏丹前去拉巴特做主呢。”

    既然是以摩洛哥为名义,摩洛哥的苏丹自然要出席,不然大周这边不会承认的。

    ……

    拉巴特,摩洛哥离着海洋最近的城市,城市不算大,因为摩洛哥一直陷于内乱和外患,上层争权夺利波及百姓的生存,底层百姓日子并不好过。

    一座阿拉伯特色的城堡里,宽阔的大堂内,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孩正对着对面几个年纪的男人拍桌子大喊。

    “柯林斯,本公主让你把那群东方人给放了,你听不懂么?别跟我说你是要报复回来,你这是给大不列颠丢脸。当初你被大周国俘虏,那是你罪有应得,谁叫你们在大周滥杀无辜百姓,这次是大周派遣的正规使团出来与各国建立外交,他们没有在大不列颠杀害无辜百姓,是你这个贵族子弟枉顾平民百姓的性命……”

    懒洋洋靠坐在椅子上的红发男子,鼻子很坚-挺,眼窝深陷,这是一个标准的西方帅哥。

    不过他应该不年轻了,起码过了三十岁,俊美的脸庞让他变得年轻了不少。

    “海薇儿,那可不行,这可是我的猎物,我还要拿他们换银子呢。”

    柯林斯·丘吉尔,若是姬七紫在这里就应该认得出来,这是十一年前那三十二个俘虏当中来自大不列颠的贵族子弟,他有一个当公爵的贵族老爹,所以付出来三十多万两白银才把他赎回去的。

    他眯着眼,显得很悠闲,很惬意,但眼神深处有着最深的恶意,九年前,在东方遭遇的耻辱,他要全部还回去。

    他唇角带笑,看着金发碧眼的女孩,露出一丝邪肆:“那个弱不禁风的东方人有什么好的,海薇儿,嫁给我,你将会是最年轻的公爵夫人。”

    金发女孩气死了,她是在英格兰听到柯林斯·丘吉尔伙同西班牙、葡萄牙等贵族子弟劫持了遥远东方的使者,急匆匆的渡船赶过来,但本身并没有带太多的亲随,哪怕她有公主之名,但依然指挥不动这个喋血的家伙。

    海薇儿从大殿离开,就往城堡后面而去。

    这是毗邻山崖的地方,这里有一排木屋,本来是城堡的奴隶住的地方,但柯林斯等人虏获了东方使者之后,就把他们赶到这里来挑粪、担水、喂猪等,总之所有奴隶做的事情都让这群东方人做。

    “都给我滚蛋!”海薇儿看到一群士兵竟然对东方使者推推嚷嚷,顿时一鞭子挥去,准确的抽到那些士兵的手上,士兵们嗷嗷叫赶紧退后。

    她带了骑士二十多人,她让他们护着东方使者,结果这些家伙这么不禁用,她不禁狠狠瞪了骑士们一眼。

    吐出一口气,姬潇和姬楼及几个年轻的官员、还有富商纷纷就地而坐,大家脸上看不到一丝笑容。

    他们被虏获已经快半年了,姬潇和姬楼暗暗琢磨着大周的军队应该快到了,他们顿时有点愁眉苦脸,如果让大周出那么多银子赎他们,他们回大周之后,也会感觉没脸见人的。

    不过现在还是先应付了海薇儿再说,大家收敛好心绪,看着这个为心上人怒发冲冠的女孩。

    姬潇碰了碰侄子,说道:“人家小姑娘那么喜欢你,还长得那么漂亮,你不心动么?”

    姬楼瞥了一眼堂叔,然后把注意力放在已经走过来的年轻女孩身上。

    海薇儿一过来就是噼里啪啦一通关切的问候语,当然她说的是英文,即便她在努力学汉语,但见效太慢,还不能与人用汉语交流的。

    “多谢公主关心,我没事。”姬楼也是用英语回答的,他的语言天赋不错,跟着堂叔这一趟出来,就已经学会了十几种外语了。

    说罢,他再一次向海薇儿·弗雷德里克感谢了一番,不管怎么说,是海薇儿让他们免受了不少苦。

    海薇儿带来了大周已经派人来的消息,姬潇他们齐齐眼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看来他们最近就应该能够见到大周使者了。

    而海薇儿还说了,大周派来了许多人,正驻扎在加纳利岛屿上面,如果…如果让大周那十几万海军直接打进拉巴特,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姬潇和姬楼默契的互视了对方一眼,其他人也都纷纷反应过来,朝廷派了这么多人前来,何须给赎金?直接抢人啊!

    海薇儿每天都带来最新的进展,大周使者已经递交了国书,但因为摩洛哥的苏丹还未到,是以他们还没有上岸,而摩洛哥的苏丹正从马拉克什城赶过来,双方要碰面,只怕要十天之后了。

    相比苏丹阿卜杜拉赶路的行程,姬七紫他们速度就要快很多,只用了三日就从马拉克什城赶到拉巴特了。

    不需要特别隐秘的探听,姬七紫他们就知道姬潇和姬楼他们被关押在哪里,但他们还不能靠得太近,所以无法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如果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姬七紫就可以救人了。

    现在大周的舰队停靠在加纳利岛屿,但为首的舰船却停在拉巴特的港口边,只是柯林斯等人派了许多士兵看守着,从码头是不容易靠近的。

    夜深人静,姬七紫潜入水中,按照之前的约定来到船尾,用一把钥匙打开了船尾的一扇窗户,而后她敲了敲门扉,船舱内部走廊里就有人立即从外面打开了门,然后她被簇拥着来到了船舱中间。

    她现在的样貌大变样,若是走在路上,怀王他们铁定认不出来的。

    “六叔,笑够了么?”被众人围着像动物园看猴子那样看热闹,姬七紫无语的看了三个叔叔一眼。

    她现在连景辰哥哥都没有时间理会,他们竟然还给她耽误时间。

    怀王三人立即止住笑,魏奕也就赶紧正色问道:“郡主,你们探听到什么情况?”

    这几天,他们也能下船在拉巴特随意逛街,也探听到一些情况,而且魏奕觉得大有空子可钻。

    姬七紫点头道:“其实劫持堂叔他们的不是摩洛哥的苏丹,是上回在我们大周被虏获的那三十二个洋人当中的几个人,他们都是西班牙、葡萄牙、法兰西及大不列颠的贵族子弟,这次是想把丢的面子找回去的。”

    时间太短,魏奕他们还无法看清楚摩洛哥的政治情况,听到这里,不禁纷纷皱眉。

    “这些外国人可以在摩洛哥任意为非作歹?”魏奕纳闷极了,眉头狠皱:“那这位苏丹也太没用了吧?”

    怀王他们也都纷纷附和,这摩洛哥岂不是要完?

    姬七紫勾了勾唇道:“没办法,这位阿卜杜拉苏丹已经两次被赶下苏丹之位,这是他第三次登上苏丹之位,许多事情他做不了主。摩洛哥的情况很复杂,法兰西等邻近的国家全都掺和进来,导致摩洛哥整体处境都非常不妙。”

    魏奕眼睛一亮,说道:“郡主,这位苏丹很有用武之地。”

    在座的人都不是傻子,相反都是朝廷的精锐官员,魏奕想到了,大家也都想到了。

    一位将军非常冷静道:“郡主,这些西洋贵族子弟劫持我朝正经出使的使团,已经违反了任何国家与国家相交的邦交政令,必须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不然以后哪个国家敢出使他国?”

    大家一致点头,且必须要给这些西洋国家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道大周不是那么好惹的。

    商议妥当之后,姬七紫便要原路返回拉巴特了。

    这间封闭的小房间,怀王他们已经出去了,只剩下姬七紫和燕景辰,她摸着自己的脸颊,望着面前的美男,笑吟吟道:“景辰哥哥,要是在外面,你认得出来么?”

    燕景辰抚了抚她的发顶,望着她比她本人逊色的面庞,说道:“自然认得出。”

    他自然认得出来,除非她的灵魂又变样了,或者他的修为、神力没有了,他就无法从灵魂认人。

    脑子里的想法一闪而过,他心中都不禁有点茫然了,如果他没有了修为、神力,他还能在茫茫人海当中认出她来么?

    或者她的灵魂再变异,他还能认出来么?燕景辰心下不禁一沉,他还想到了第一次在天庭见到她的情况,他并没有认出她来。

    姬七紫没发现燕景辰的走神,她伸手抱了抱面前的美男,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整个人从内到外充盈着一股满足之情。

    然后她一把推开美男,打开窗户,从窗户上吊着的长绳轻轻的下到水里,只引起了一点漩涡,很快水面上什么都看不到了。

    燕景辰眨了眨眼,慌神的从小房间里走出来,然后就被英王和宣王带走了,能让他和侄女单独相处一会,英王他们觉得自己真是心大,但谁叫自家女孩胳膊肘往外拐呢?

    ……

    随着苏丹阿卜杜拉的到来,双方的谈判就正式开始了。

    谈判地方就在拉巴特的执政官的城堡里,阿卜杜拉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即便柯林斯他们答应赎金会分他一份,他也不积极,因为相比于几万两白银,他更想的是把这些在他们国土之上耀武扬威的家伙赶出去。

    谈判桌上,怀王、英王、宣王三人戏瘾十足,怀王扮演一个脾气暴躁的家伙,英王就扮演一个性子软弱毫无主见的家伙,而宣王就扮演了一个阴沉狠辣之徒,他黑沉着脸,摸着腰间的长剑的样子,还真的颇为吓人。

    至少英王是被这个弟弟吓到了,连忙往后退了三步,抚着胸口,结巴道:“老…老八,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

    怀王一声大喝:“姬湖,你干什么?敢在本王面前耍狠?”

    宣王收回右手,冷笑道:“这些愚蠢的家伙,我告诉你,想让本王花几百万两银子就几个废物点心,想都不要想。”

    他立即抽出剑剑指柯林斯等人,说道:“要银子没有,你们把那些家伙杀了吧。”

    魏奕连忙扑了上去,捂着他的嘴,朝对面的人,尴尬笑道:“抱歉,抱歉,我们宣王脾气直,说话不中听,你们别当一回事,我们肯定要赎人,里面还有我们圣上的亲孙子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魏奕非常小心翼翼的样子。

    “摩洛哥苏丹,你们看,何时让我们见人?不看到活人,我们怎么知道有多少人呢?”

    苏丹阿卜杜拉看了柯林斯·丘吉尔,布鲁诺·拉斐尔等人一眼,获得了首肯之后,阿卜杜拉缓缓的点了点头。

    “当然,就像做生意,还是要验货之后才给钱的。”阿卜杜拉慢吞吞地道:“就由丘吉尔执政官亲自带你们前往。”

    柯林斯等人朝阿卜杜拉行了下属向上司行的礼节,俨然一副听从苏丹的旨意的样子。

    但殊不知,怀王他们已经了解了全部情况。

    大家都在演戏,就看谁技高一筹了。

    柯林斯带着这群东方使者到城堡后面去见人,这一路上,怀王都吊儿郎当的。

    “哟,你们这宫殿和我们的皇宫不一样,但我不得不很诚恳的说,还是我们的皇宫好看。”

    “哎呀,这是什么树?本王竟然没有见过。”

    英王就怯怯的不停的拉着六哥的衣袖,不停的小心规劝道:“六哥,你可不可以不讲话?”

    宣王冷笑道:“是嫌自己脑袋长得硬,掉不下来是吧?”

    魏奕五位官员互相看着对方,非常愁眉苦脸,也就跟着来的两个将领从头到尾都一副冷淡的样子。

    柯林斯与布鲁诺等人也在窃窃私语,这段时间他们也没有闲着,趁着对方在拉巴特闲逛时,派了一些人套情况。

    他们对于大周来的这群使者有了基本的了解,三位王子和五位朝廷官员,且还了解到诸位皇子并不齐心,因为他们抓的俘虏当中,有一个是大皇子的儿子,他们巴不得那小子死在外面。

    当初是那小子离家出走,跟着使团出走的,听说大皇子非常宠爱这个儿子,谁都可以死,就他儿子不能死,他倒是想来啊,但他的兄弟们联合起来使绊子,不让他来,所以才派了三个年轻的皇子,就是为了不让那小子安全回去。

    “柯林斯,我总觉得不对劲呢,会不会是他们在做戏?”金发的布鲁诺忧心忡忡的道。

    柯林斯却颇为自信的扬了扬眉,说道:“不会是做戏,因为我是让人把他们灌醉了问出来的。”

    人在酒醉后,可是一点不设防的。

    “何况就算是做戏,那也不用怕,不过是想迷惑我,但没用,不见到银子,休想带走俘虏。”

    布鲁诺心中想着,他们手上有最新的武器,如果大周那些人不老实出钱,那就别怪他们子弹快了。

    走过了一片树林,来到了一片田野,田野那边才是领着一座巍峨的悬崖,城堡的奴隶在做农活,而本来该和奴隶一起做农活的俘虏却在草地上悠闲的晒着太阳。

    看到有人来了,姬潇和姬楼他们忍着心里的激动,盯着后面那些熟悉的面孔,个个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阿卜杜拉、柯林斯和布鲁诺等人不屑的撇了撇嘴,这还是东方大国的贵族子弟呢,瞧这没出息的样子。

    柯林斯俨然忘记了,当初他们在大周时期的狼狈模样,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怀王他们也都被吓了一跳,魏奕等五位大臣也跟着哭了起来,也就两位将军面无表情的站着,依旧很警惕的望着柯林斯等人。

    “王爷,二公子,你们受苦了,臣等来迟了。”

    魏奕一把抓住姬潇和姬楼的手臂,哭得非常动容,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英王直接抱了上去,抱着二侄子,大喊道:“二侄子,你受苦了,你放心,大哥很惦记你,但京城局势紧张,他没法离京,所以才派我们来了。”

    姬潇和姬楼面上哭哭啼啼,心中已经在思量开了。

    何为京城局势紧张?难不成父王/肃王还和二叔/太子斗得热火朝天?

    宣王抱着胸冷漠的看着,看得姬楼心中胆寒,他没得罪八叔吧?

    怀王抱着堂兄和侄子,语重心长道:“堂兄,二侄子,放心。本王一定把你们带回去的,花多少钱都值得,钱我们大周多得是。家里人都挺担心你们的,还有小七,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

    姬潇和姬楼心脏砰砰跳,怀王/六叔这话是何意?这不是摆明了让对方敲竹杠么?

    小七?怀王/六叔特意避开无双这个称呼,就是为了不引起柯林斯他们的注意吧,这么说来无双也来了?

    宣王冷声道:“老六,不可能,除非你自己贴钱。”

    怀王顿时气呼呼的望着他,怒目圆瞪:“老八,你够了啊,你能不能顾念着一点亲情?这是我们堂兄,这是我们亲侄子,就算你和大哥互相看不顺眼,你也不必拿人家小孩子开刀!”

    宣王冷笑:“那让老大自己出钱,反正这笔钱,本王是绝不答应。”

    姬潇和姬楼乃至于其他被俘虏的大臣、士兵面面相觑,他们两眼茫然的望着吵架的两位王爷。

    像姬潇、姬楼及几位大臣心中纳闷,肃王和宣王何时互相看不顺眼的呢?

    但慢慢的他们品出味道来了,似乎几位王爷在演戏。

    英王哆嗦、结巴道:“六哥,八弟,别吵了。”

    魏奕拉着宣王,低声下气道:“王爷,您不怕回京之后招致肃王殿下的报复么?”

    宣王冷笑道:“本王何惧之有?”

    魏奕又道:“王爷,就算您有太子殿下罩着,但肃王殿下若是发疯,您也招架不住啊,您何必与肃王殿下结下解不开的仇怨呢?”

    好说歹说,魏奕终于劝好了宣王,然后与怀王、英王向姬潇他们保证,他们一定会赎走他们的。

    从始至终,柯林斯他们都静静的看着,就像当初他被俘虏时,使者来看他们时,大周方面也是这么冷静的看着。

    三位王爷和五位大臣这么动容,也就两位将军还非常冷静,他们把自己的人全部数了一遍,还挨个询问了一下姓名。

    诸位使团的官员都在,也就是船上的护卫,有五百多士兵,这里只剩下五十多个人,那些人都牺牲了。

    死在大海,尸骨无存。

    海薇儿急匆匆跑来,却被柯林斯的士兵拦住了,但怎么可能拦得住?她一拳打上去,跑了过来。

    柯林斯这回亲自拦住她,很冷漠的道:“海薇儿,别逼我动手,我不敢杀你,但我敢杀了你那位心上人。”

    海薇儿眼睛瞳孔放大,怒声道:“柯林斯,你敢!”

    随后,柯林斯吩咐一个拿着长剑和火铳的骑士,让他们把海薇儿的亲随全部关押起来,且海薇儿本人也不准再踏出城堡一步。

    怀王和魏奕他们暗暗看在眼里,心中正在分析,这个海薇儿是什么人?她好像是往他们这边来的,看他们争吵的样子,两人关系不大好,难道这两个人是未婚夫妻,未婚妻看上了远方而来的美男,两人这才发生争执?

    一时间,怀王他们的脑洞止也止不住,往更加离奇荒诞的方向奔流而去,回都回不来了。

    ……

    傍晚时分,怀王他们回到码头的舰船之上,然后每个人奋笔疾书,很快就把城堡的地形图画了出来。

    然后总结了一下城堡里看到的兵力,里面人很多,只怕不下于一万人,他们十几万人倒是可以上去抢人,但只怕还没有赶到,姬潇他们就被杀害了。

    “这些兵力,大部分都是拉巴特这个城的驻军,但却听从柯林斯·丘吉尔对的命令,可见拉巴特真正的执政官又多废物。”

    “还有,拉巴特的驻军没有火铳,而柯林斯他们手上有,只怕这就是苏丹及拉巴特驻军听命于柯林斯的原因。”

    “我们带了不少火铳,还有大炮。”个子最高的将军说道,他们一点也不怕柯林斯手上的老旧火铳,大周的火铳及大炮等才是最先进的武器。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讲了自己的看法,随后船尾有细微的水声响起,片刻后,燕景辰领着姬七紫进来了。

    姬七紫看了地形图,发现城堡后面那排木屋真的是离着院墙距离不远,只怕不好潜进去。

    当然对于姬七紫而言,她很容易就潜进去了,就是不好带人出来,毕竟姬潇他们做不到她这样静默无声,且体积大了,就很容易被发现。

    对于魏奕策反苏丹阿卜杜拉的主意,姬七紫是赞成的,而且她可以肯定,百分之百奏效。

    先礼后兵嘛,如果阿卜杜拉不同意,那就威胁他,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他们海上的大军就直接上岸,反正那时候柯林斯他们只怕也逃之夭夭,只有摩洛哥承担大周的怒火。

    “送十把火铳给阿卜杜拉,手中有枪,他就不会怕柯林斯及拉巴特的执政官了。”

    拉巴特的执政官就是一个出卖自己国家,获得权力的小人,仗着手上精锐的武器,他完全不把阿卜杜拉放在眼里。

    姬七紫拿了二十把火铳离开,而策反苏丹阿卜杜拉的事情,自然只能他们在拉巴特的人去做,怀王和魏奕他们都不能,因为目标太明显了。

    次日,天色大亮,拉巴特的人们早就早起劳作,他们要吃饭,就一天不能偷懒。

    姬七紫他们的人蹲守了一天,没有发现阿卜杜拉从城堡中出来,不禁郁闷了,这家伙真的要一直做傀儡么?

    到了晚上,姬七紫和几个亲卫、玄衣卫摸到城堡左侧的院墙之下,她轻而易举的制造了一个洞口,她没让亲卫和玄衣卫跟着进去,因为太多人进去,目标太大,里面巡逻很严密,很容易被发现。

    即便是姬七紫,她从这处院墙到那排木屋之间也走得战战兢兢,花了将近半个时辰,才悄无声息地到了木屋后面的阴影处。

    屋子里居然还亮着灯光,这不合常理啊。更不合常理的是,姬潇他们居然还没有入睡。

    “不让咱们灭灯,这特么睡不着啊。”一个粗嘎的男声抱怨到。

    “陈洛,你已经抱怨了很多次了,不觉得烦么?”这是另外一个有些尖细的男声。

    “不烦,老子烦死这灯光了,不就是怕有人潜伏进来救走我们么?特么严防的这么严密,谁进得来?”

    里面吵吵闹闹的,很快引起木屋正对外面巡逻士兵的不满,那士兵用着阿拉伯语呵斥了几句,木屋里面骂骂咧咧的,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姬七紫心中松了口气,她伏地了身子,把木板抠出了一个容她通过的洞口,而姬潇他们本就支着耳朵偷听木屋后面的动静,听到细微的声音,大家本来放低的声音加大了几分,但又不会很吵,不会让外面站岗的人进来查看。

    姬潇做了一个手势,让方才说话的陈洛和另外两人继续用着不高不低的声音说着话,两人眼珠子一转,继续说着天马行空的畅想。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尤其是提起家里的父母妻儿,一个大老爷们顿时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姬潇和姬林没有认出来人,狐疑的看着这个棕发外国女孩,姬七紫压低了声音。

    “是我,堂叔,二哥。”这是以她的原声说的。

    她从肩上拿下布袋,把里面的火铳塞给他们,而后又说道:“里面有一些迷药和毒-药,堂叔、二哥,都给你们防身。”

    姬潇接过布袋,重重的点了点头,两人没说话,姬七紫用着姬楼的声音开始说话,顿时下了姬潇和姬楼一跳,无双是不是太多能了啊?连模仿别人说话的本事都学得这么惟妙惟肖。

    “这里面防范太严,我一个人也带不走你们所有人,所以堂叔,你们要等几天了,我打算策反苏丹阿卜杜拉,在他清理门户的时候,就应该是最混乱的时期,到时候我们再来接应你们出去。”

    姬潇和姬楼眼睛一亮,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们对摩洛哥的政-治-局势十分清楚,因为之前他们已经来过一次,这是返航途中被劫持的。

    姬七紫又道:“如果我没有再进来,你们自己注意看外面的信号,我们带了封门大炮来的,大炮产生的轰隆声,你们应该听得到。”

    外面传来站岗士兵不耐烦的声音,姬七紫赶紧离开,并且把抠出来的洞口用原本的木板贴上去。

    姬七紫又花了将近半个时辰才从城堡里悄无声息地潜出去,她差点都想直接打洞钻出去了。

    但第二天,依旧没有蹲守到阿卜杜拉出城堡,姬七紫都有些纳闷,这家伙蹲在城堡里是做什么?

    不知阿卜杜拉住在城堡里哪一处,姬七紫决定明天他若是还不出城,她晚上便潜伏进去找他,她就不信他不会心动她提的条件。

    第三天,午后,大周使者气冲冲的从城堡里出来,在大周使者离开后,阿卜杜拉终于从城堡里出来了,可算是姬七紫松了口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