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震惊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8章 震惊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破道[修真]三国之召唤时代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考虑到诸位文臣的痴迷和癫狂, 景元帝让人把御书房旁边的小房间收拾了一下, 把龙袍、冕冠和玉玺都放在小房间里,等这帮子文臣欣赏过之后,再好生收藏起来,留待他日博物馆建成,放在博物馆里展览。

    次日, 朝廷文臣武将闻讯而来, 御书房旁边的房间比较小, 容纳不下那么多人, 于是大家轮流进去观赏, 龙袍和冕冠的吸引力果然不如那方玉玺,任何人看到它, 都恍若看见朦胧的远处, 一位美人在对他温柔的微笑一般。

    “听说这玉玺还会发光,莫非它已经成精了么?”一位穿着三品官服的中年男人捋着胡须痴迷的望着它。

    有人立即就附和:“说不定呢, 连传说中的龙都有了,成精又算得了什么?”

    虽说想见识一下玉玺发光, 但诸位官员还是忍住了,没提这个要求, 否则熄了灯, 光线灰暗之下,玉玺被偷了, 算谁的?

    随着诸位官员离开皇宫, 有关于夏朝皇帝伏深的龙袍、冕冠及玉玺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京城。

    风雪太大, 天气严寒,这样猫冬的日子实在乏善可陈,稍微有点有趣的消息足够人们议论许久了。有关夏朝皇帝的龙袍、冕冠、玉玺三件套足够人们讨论三个月了。

    东宫,正热闹着呢。

    原本大家都躲在屋子里过冬,也就一早一晚出来给父母请安,或者心血来潮时,在院子里堆个雪人。

    当然对于姬杨而言,是明令禁止的,他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但他可以穿得厚厚的,手上抱着手炉,站在背风处看弟弟妹妹们打雪仗、堆雪人。

    今天院子里就格外热闹,雪团它们在雪地里翻来滚去,引得姬柔姬朵她们跟着追。

    最关键的是还有挑家精蠢鸟小翠,它仗着可以飞,大肆嘲笑诸人,引得所有人都想把它抓下来做成烤鸟。

    “蠢鸟,有本事给小爷下来,我要把你烧烤了。”姬壮壮气得不得了,冲着树枝上的小翠大喊大叫。

    “把它毛扒光,把它变成秃鸟。”姬柔、姬朵她们也怒目的望着蠢鸟,这蠢鸟竟然说她们丑,她们可是公认的小美女,长大之后就是大美人,竟然被一只鸟给鄙视了,忍无可忍,要吃烤鹦鹉肉。

    然后大家都跑去抓鸟了,小翠是可以飞,也可以站在树枝上,更可以站在房梁上,但被它气狠了的姬壮壮姐弟就找来很长的竹竿,它飞到哪儿就用竹竿打它,让它疲于奔命。

    本来就在下雪,天气还这么冷,飞翔是要耗费体力的,而且雪花还落在它翅膀上,没有及时清理,整个翅膀就压了一层雪花,于是小翠力竭从半空啪叽一下落下来,姬壮壮立即跑上去,双手死死的抓着它。

    “救命啊,救命啊!”小翠声嘶力竭的嘶吼起来了,姬壮壮哼道:“死鸟,我今天就把你变成死鸟。”

    小翠赶紧服软:“别呀,我的肉干巴巴的,不好吃……”

    几个孩子阴测测的对着小翠笑,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其他哥哥、姐姐躲在琅琊轩中捂嘴笑个不停,这蠢鸟见风使舵的本事还挺厉害的嘛。

    孩子们闹得太厉害了,夹杂着风雪,正院这里都能听到。

    姬七紫今天是打定主意陪娘一天的,而临近年关,纪氏非常忙碌,不只是宫务,还有她的产业这些都需要她做主,于是她便陪着纪氏看账本,争取早点把账本处理完。

    听到小翠的叫声,纪氏还蛮担心道:“小七,小翠没事吧?”

    “没事,娘不用管,蠢鸟总是看不清处境,让它嘚瑟,合该受教训。”姬七紫一边翻着账册,一边回答。

    纪氏心中想着,小翠是女儿的宠物,不管是壮壮还是姬柔姬朵她们当不会真的把小翠烤了。

    过了一会,小翠耷拉着头飞了进来,它很沮丧,缩在一旁,看起来可怜极了。

    而外面,雪团它们却像是祖宗一样,被姬柔她们温柔以待,跟剪它羽毛时的凶残样子,简直是两副模样。

    小翠很不平,它用生命逗大家开心,为什么要区别待遇?

    姬七紫嗤之一笑:“活该,以为你可以飞,就可以无敌?傻鸟,太天真了。”

    纪氏看着小翠那凄惨的样子,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小翠身上的毛被东一块西一块剪掉,很漂亮的翅膀和尾羽被糟蹋得毫无美感。

    不过还好那帮孩子没有剪得太过分,不然小翠之后都没法出门了,因为羽毛太少,不能御寒。

    ……

    老老实实在东宫呆了几日,这日,姬七紫终于出宫放风了。

    当然少不了跟班姬壮壮,反正姐姐去哪儿,他去哪儿。

    街上行人不多,但再怎么样,两边的商铺还都是开着的,当然门是虚掩着的,只是在门口挂了一个红灯笼,表示商铺在做生意,有买东西的人只管推门而入便是了。

    “姐姐,我们去哪儿?”姬壮壮掀开窗帘一角,看着外面陌生的街道,他完全没有来过,自然不认识。

    姬七紫笑吟吟道:“你猜?”

    姬壮壮嘟嘴:“你是不是要去找那个燕景辰?”他眼珠子咕噜咕噜转得飞快,他心中想着,待会若是见到那个跟他抢姐姐的人,他应该怎样给他点颜色看看呢?

    姬壮壮带着羊毛帽子,整个脑袋圆滚滚的,而且帽子还垂吊着两个毛茸茸的圆球,看起来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姬壮壮,你都没有见过景辰哥哥,怎么对他有那么大的意见?”姬七紫无语的拍了拍弟弟的小脑袋。

    姬壮壮傲娇的抬了抬下巴,靠门口的海乐山、丁玉山及百合、牡丹揣着手,抿着唇一脸笑盈盈。

    牡丹是新提拔的宫女,年纪十五岁,比百合她们年纪小一些,但她长了一张艳丽的脸孔,即便现在还有些青涩,但可以想象,等到成熟之后,该是何等的绝色了。

    说实话这样的美人原本进了宫就凭着美丽的容颜,就可以在后宫占一席之地,如果还有头脑,未尝不能成为后宫最后的胜利者。

    可惜了,牡丹不逢时啊,遇上现在的皇宫,景元帝现在一心修仙,后宫的嫔妃已经多年未增加了,就连每个月召幸宫妃的次数都渐渐变少了。

    而太子姬淮,他现在没那个色心了。一是,他现在的精力都在朝廷政事上面,因为景元帝把越来越多的事情交给他了,朝廷官员心中都越来越肯定,只怕皇帝要不了多久就会禅位了。

    二是,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有贤妻,还有嫡子、嫡女,庶子庶女们也都渐渐长大,兄弟姐妹关系和睦,只要他这个当父亲的继续这样保持,未来绝不会出现兄弟阋墙这样的事情。

    揉了揉弟弟的胖脸,姬七紫也学着他冷哼一声,但说话间马车已经来到一座大宅子前了。

    宅子里,下人们做完自己的活,都躲在屋子里取暖。

    而太上老君他们三人在园子里赏雪,其实下人们觉得这三位先生真是高人,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园子里煮茶下棋,不管天气是炎热,还是寒冷。

    “只怕真是世外高人。”久而久之,下人们便给三位先生安上了世外高人的名头,如玄真道长、明光大师那般的高人。

    姬七紫一出现在大宅外面,太上老君、杨戬和文昌星君就发现了,而原本躺在雪地里像一条死蛇的黑龙瞬间直立起来,一双小角散发着黑亮的光芒,龙目杀气腾腾的看向大门的方向。

    如以前那般进了宅子之后,百合他们就与下人们去屋子里取暖,姬七紫抱着弟弟到后院找杨戬三人。

    后院,黑龙已经完全炸毛了,他要找伏深那个王八犊子算账,于是它积蓄起自己好不容易修回来的一点修为,腾空而起,但下一刻,它一头栽下去了。

    它朝不远处的太上老君咆哮:“你个死老头,快放开我,我仇人来了,我要去报仇。”

    太上老君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轻轻一招手,黑龙凭空而起,而后落在了他面前的石桌上面。

    知道有小孩子来,他又一挥手,布置了一层薄薄的结界,把寒冷阻挡在结界之外,但没有阻止雪花的飘落,只是结界里温度高,雪花落地而化。

    最后,太上老君封了黑龙的嘴,不让它出口,免得发生事端。

    姬壮壮正绷紧脸皮,他待会一定要端起他小太子的威严,他要把那个燕景辰的气焰死死的压下去。

    “咦,还有一个白胡子老头?”转过一道院墙过来,就看到前面的雪地里赫然有三个人,入他眼的赫然是一个白胡子老头,然后他才看到另外两个年轻的男子,他从父母那里听过对燕景辰的介绍,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一身书卷气的年轻男子身上。

    但姬壮壮心中还是纳闷,这个人虽然长得也很不错,但没有爹娘形容的那般绝世美男的姿容啊,难道他出去一趟就长残了么?

    姬七紫看到太上老君三人,眼睛一亮,然后抱着弟弟跑了过去,在唯一的空位下落座。

    姬壮壮当然还是在姐姐怀里,他扒着石桌,眼珠子转来转去,目光就在太上老君三人身上。

    恰好,太上老君三人也都看着他呢。

    姬七紫拱手一礼,笑吟吟道:“老君,星君,真君,好久不见!”

    “郡主,别来无恙。”太上老君三人收回目光,三人脸上都带着一分笑意。

    桌子上扮着死蛇的黑龙整个蛇生都不好了,老君、星君、真君?这是什么称呼?还是这个凡间女子对三个恶魔的尊称?

    或者本就是这三个恶魔的称谓?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它一直盯着仇人的目光都变成木呆呆的了。

    姬七紫拍了拍弟弟的小脑袋,依旧一脸笑道:“这是我弟弟姬杭森,小名壮壮。”

    她的面部表情很丰富,挑了挑眉,不只是眉毛会动,就连其它部位也会跟着动,整个表情就很好懂。

    “我爹没带壮壮来过吧?”

    杨戬收回目光,咳嗽一声,说:“没有。”

    文昌星君朝姬壮壮微微一笑,说:“小太子为何这般看着文某?”

    姬壮壮眨眼,又眨眼,奶声奶气道:“你不是那个燕景辰?”

    扑哧——杨戬和文昌星君都没有忍住脸上的笑意,姬七紫心中无言以对,再敲了弟弟的小脑袋瓜子一下。

    姬壮壮双眼迷惑,不过是一句简单的问话,为什么他们都笑了呢?有什么好笑的?

    文昌星君正色道:“在下文星,乃是小太子父亲的幕僚。”

    姬壮壮松了好大一口气的样子,他笑嘻嘻道:“文先生。”小孩子的声音嘛,听起来就格外的好听,且眼睛一眨一眨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杨戬和文昌星君心中感慨,好久没有看到杭森这么可爱的样子了,他本身长了一张娃娃脸,很讨人喜爱的长相,但自从第一次下凡回来,整个人就变成冷冰冰的了。

    当初他下凡归来,勉强度过当时的瓶颈,修为虽然过了那道坎,但心魔已经住进了心里,也就导致后面修炼起来比其他仙神慢多了,也比其他仙神更快的遇到瓶颈,于是不得已只好再下凡历劫。

    第二次下凡的事情不说,就说第一次下凡的事情,之前在天庭时,杨戬他们已经了解过杭森的经历,但不如这次地宫出现之后,整个京城都掀起了一股历史热,把夏朝皇帝伏深的经历翻来覆去研究了个透彻,而他们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人间遇上了什么样的奇葩父母,难怪心魔那么重。

    姬七紫觉得杨戬他们看弟弟的眼神很古怪,仿佛很新奇的样子。

    “真君,为何这么看着我弟弟?”

    杨戬立即正色,漫不经心道:“壮…壮很可爱。”

    文昌星君眼里带笑,说:“对对对,壮壮很可爱。”

    太上老君笑眯眯道:“壮壮很可爱。”

    黑龙爬动了一下,他先不研究三个恶魔的身份,他直接一口咬上了姬壮壮胖乎乎的小手。

    这时,姬七紫和姬壮壮才发现黑龙,原本以为是什么装饰物。

    姬壮壮直接把黑龙拔了下来,黑龙的牙齿还没有咬下去呢。

    “死蛇,你敢咬我?”姬壮壮那个气啊,竟然有蛇才欺负他,他要带兵把它的蛇窝都给铲了。

    姬七紫用两根手指头捏起黑龙的尾巴,它很小,不比筷子长,不比筷子胖,不仔细看,真会以为是一条小黑蛇。

    “嘿嘿,老君、真君、星君,果然在你们这里呢。”

    姬壮壮艺高胆大,直接一手捏上去,捏住了黑龙的七寸,然后疯狂舞动,随后往天空一扔,黑龙在半空画了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啪叽一下落在了一丈之外,整个龙目冒着金星,好似死了一般。

    姬七紫心中暗道,作为一条龙,应该不会被她弟摔一下就摔死了,如果能摔死,何必两千多年前费心设置阵法镇压它呢?

    姬壮壮得意道:“小样,看你还敢咬我不?冻死你!”

    太上老君、文昌星君、杨戬就这么看着姬壮壮,心中暗道,等回归天庭之后,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羞赧?

    姬七紫心中嘀嘀咕咕,这三人望着弟弟的眼神十分古怪,好似看什么稀奇一般,难道弟弟的身份有什么特殊来头吗?

    但没发现弟弟是穿越或者重生的呀?他就是一个比普通孩子聪明的孩子。不过就算她怀疑,她也不能问出口,以后总会知道的。

    “姐姐,我要喝水。”姬壮壮回头朝姐姐撒娇,镇醒了陷入沉思的姬七紫。

    姬七紫抬起眼眸,看着桌子上的茶壶,问道:“这水我弟能喝么?”

    杨戬说道:“可以。”反正灵茶、灵水在他们姐弟俩来之前,已经收起来了。

    于是姬七紫倒了两杯水,姬壮壮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而姬七紫抿了一口就知道为什么弟弟能喝了,这根本就不是杨戬他们平时自己用的灵茶灵水来着。

    被摔晕的黑龙缓过气来了,心中恨得牙痒痒的,伏深那个混蛋就算变成小孩了,还是这么可恶。

    他从雪中爬起来,雪白的地上沾上了一点墨黑,好像一张白纸滴上了一滴墨,一眼望去,非常显眼。

    姬壮壮顿时大惊:“啊,姐姐,那条黑蛇没死啊。”

    竟然没有被冻死,姬壮壮太好奇了,因为姐姐和父亲这三个幕僚竟说些他听不懂的话,姬壮壮坐不住了,直接跳下姐姐的膝盖,像个小球一样在雪地上滚跑着,他跑过去,又把黑龙到处摔打。

    姬七紫张了张嘴,问道:“真不会被摔死么?”

    杨戬嗤之一笑:“若是就这般摔死了,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文昌星君笑吟吟道:“确实,那就真给龙族丢脸。”

    太上老君也并无多大的反应,尽管黑龙是被他收下来的,他理应庇护,反而笑道:“无事,这条黑龙野性不改,合该多吃点苦头。”

    再一次晕头转向的黑龙深陷雪地里,它心中的龙吟已经咆哮仿若入云霄,它心中悲愤不已,好不容易脱险,却又要受伏深这个家伙的羞辱,真是气煞它也!但它现在实力低微,又落在三个恶魔手上,谈何报仇?

    不过人间不是有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么?且等着,这个仇,这份羞辱,他总会还给伏深的。

    一个时辰之后,姬七紫带着弟弟离开,姬壮壮都想把冻不死的黑龙带回皇宫,现在可是冬天,蛇早就冬眠了,这条黑蛇居然没有冬眠,它也没有被冻死,他觉得带回去,他可以玩三个月呢。

    黑龙:你是魔鬼么?

    他抖动着细长的小身子表示他剧烈的反对,老君考虑到它的情况没答应,虽然一般情况下摔打是摔不死,但万一懵懂的姬壮壮拿刀把它切成块,那它还能不死么?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着姐弟俩离开的背影,摊到在石桌上的黑龙彻底松了口气,整个龙身都不想再动一下了。

    杨戬拨动了它一下,说道:“知道他是谁么?当朝太子的嫡子。”

    黑龙的禁令被解除,听到这话,龙目呆呆的,但语气悲愤道:“为什么他命那么好?”

    它咆哮一声:“老天爷不公平!”

    太上老君捋了捋胡须,神色有几分悲天悯人,他说道:“缘何不公平?若是不公,你还能活着?”

    文昌星君叹道:“老天爷是公平的,你耿耿于怀自己的遭遇,难道还没有反省么?”

    黑龙怒气冲冲道:“你们到底是谁?抓我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不会做任何人的坐骑,没有谁有资格当黑龙大人的主子。”

    太上老君、杨戬、文昌星君:……

    心累,不想和这傻龙说话了,不然让它自生自灭吧!

    ………………

    ………………

    冬去春来,疏忽一年光景过去,已是景元二十九年。

    护城河两岸的柳条好似被春风剪成了一条又一条绿色的丝绦,千千万万条丝绦迎风摆动。

    树下,生长着不同颜色的花朵,它们在清风中摇曳,花香顺着风传播十里,不少人在河岸边散步、赏景。

    一队车队从远处驶来,河岸边欣赏风景的行人们纷纷好奇的望着,足足有十几辆载重的马车从他们眼前驶过。

    “这是谁啊?”百姓们不禁好奇,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着。

    有人仿若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从不知的高深莫测样子,神秘道:“还能是谁?”

    “老鱼头,又卖关子,爱说不说,我问其他人去了。”偏偏有人不买账。

    这人不禁有几分讪然,说道:“那是无双郡主派人送东西回京的车队。”

    人们恍然大悟,但事实上车队不只是物品,这回车队头一辆车里的坐着的就是无双郡主。

    去年被弟弟拖着不准走,姬七紫是在弟弟生日过后才在一天天不亮就溜走了,据说姬壮壮哭天嚎地嚎哭了好半天,才被哄好的。

    一年过去,姬七紫在海上混得如鱼得水,先是在西海、南海霸凌那众多小国之后,便跑到东海上去,与扶桑国在海上频繁交战。

    她想往扶桑海那一边去探险,但要过扶桑海,必然要遇上扶桑国的海军,那么必然会产生摩擦,她原本没想着灭扶桑,毕竟不能把前世时空发生的事情代入到今生这个完全陌生的时空,且还是完全没有发生的事情。

    但现在她在考虑了,因为不想自己往返时被扶桑国偷袭,那么就要把这块岛屿变成大周的。

    这回她在离着京城近的东海边上的申城,想着姬壮壮生日,且又是一年过去,就正好回京探望皇爷爷和父母。

    此时是午后,阳光明媚之际。

    但恰不巧,纪氏带着儿子在宫外参加一个宴会,姬七紫回到东宫之后,并没有见到他们。

    且兄长和姐姐、妹妹们全都不在,姐姐们也在宫外,而妹妹们正在宫学上课呢。

    西院还是老样子,蔷薇和钱同和都不在,就连百合和莫有钱也不在,他们都在宫外,只有牡丹和茉莉等人。

    主子回来了,她们自然是欢欣鼓舞,小翠和雪团五宠就被茉莉接手过去为它们梳洗,把浑身的尘埃洗掉。

    其实在申城,雪团它们经常都滚得一身泥,姬七紫也没那个工夫为它们洗澡,都是宁欣、叶芳带着它们在河里、海里洗洗就算了,当然没有茉莉她们这样抹上香胰子洗上一遍又一遍,伺候得这么舒服了。

    姬七紫换下她那一身黑色劲装,简单洗了个澡,换上繁琐的紫色长裙,她瞬间就变成了仙女。

    只见镜中的少女,个子已经很高了,足足比旁边的牡丹等宫女高出一个头,脸颊还有少许多余的肉,让这张小巧的脸孔看起来就不那么弱质芊芊。

    姬七紫很满意的看着自己一天天长得更美,她是美人,景辰哥哥也是美人,正好他们两人相配。

    “郡主,你又长高了。”牡丹眼含忧郁,几个小宫女觉得郡主本身就已经很高了,再长高岂不是比男子都高?

    女孩子个子太高,并不受欢迎呢。

    姬七紫笑道:“没关系,我现在身高也就六尺,还比不得人家七尺、八尺男儿呢。”

    宫女们没忍住笑出了声,她现在身高也就一米六八左右,还不到七尺呢。

    装束好之后,反正爹娘和兄长、姐妹都不在,姬七紫便去御书房给皇爷爷请安。

    御书房里,景元帝和姬淮已经知道她回来了,看到她自然是没用惊,但肯定有喜色。

    “皇爷爷,你居然又在看道经?”姬七紫那个郁闷啊,她爹在奋力处理奏折,皇爷爷就在一旁悠闲的翻阅着他的道经。

    他眉头轻蹙,因为道经里的内容总是过一段时间就与他所理解的又不一样,到底哪种是对的,哪种是错的呢?他不知自己该如何取舍。

    景元帝神色淡淡道:“你爹能处理,为何还要朕也跟着烦心?”

    姬淮停下手中的毛笔,听到父皇这话,什么也不敢说,尽管他很乐意为父皇分忧解劳。

    一日没有坐上那把龙椅,就一日不能松懈。

    “朕预备明年禅位了。”景元帝已经琢磨很久了,儿子已经能娴熟的处理朝政之事了,他是该退位让贤,然后好去追寻修仙大道。

    姬七紫下巴都要掉了,而姬淮一句话还没有和女儿说上,就被父皇这话吓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方。

    嘴巴张了张,姬七紫深呼吸一口气,说道:“皇爷爷,你不会是想早点去修仙吧?”

    景元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但很快就被他收敛了,他漫不经心道:“朝政之事实在繁琐,耽误朕修仙。”

    姬七紫:“……”

    要不要阻止呢?姬七紫皱着小脸苦恼的想着,修仙是想修就修的么?

    景元帝瞥了一眼地上的儿子,摆摆手道:“行了,朕又没有说什么,起来吧。”

    姬淮缓缓起身,整个表情还是讪讪然,总觉得被父皇嫌弃了,他也没做什么呀?

    交谈了一会,都是谈的姬七紫这一年在海上的动作,对于扶桑国上国书谴责她之事,景元帝轻描淡写的提了一下。

    姬七紫冷哼一声,说道:“我已经准备把扶桑整个岛屿变成我大周的了,谴责我又如何?”

    景元帝、姬淮看向她,目光难掩惊讶,虽说大周海军在海上横行霸道的抢了一些无主的岛屿,但还真没有想着把有主的岛屿变为大周的领土呢。

    姬七紫嘿嘿一笑:“扶桑不是有一座巨大的银矿吗?皇爷爷、爹,你们就不心动么?”

    扶桑虽然面积小,矿产资源不多,但就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的资源也是齐备的,只是不那么多而已。

    且,现在不是后世,大部分矿产都还未开发出来,所以扶桑还很富饶哦。

    景元帝神色很淡道:“那你可要好生谋划,侵占了扶桑之后,岛上那些人如何安置?分毫不动,只是换一个统治者?还是其他打算?你总不能心血来潮,后续的麻烦就不管了么?”

    侵占别国容易,但管理可不容易,很容易被反噬。

    姬七紫皱皱眉,沉吟片刻后,重重的点头:“我会好生考虑的。”

    转过这个话题,祖孙三人聊起其他的事情,还没有聊多久,姬壮壮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春天了,脱下了那身累赘的棉袄,穿上两层薄薄的春衫,姬壮壮就像猴子一样,变得非常灵活。

    刚听到他的声音,不过片刻时间,他已经跑了进来!

    看到姐姐,姬壮壮眼睛一亮,直接远远扑了上去。

    姬七紫弯腰把他抱了起来,还掂了掂,笑呵呵道:“姬壮壮,重了哦。”

    摸了摸弟弟肉呼呼的胳膊,姬七紫心中美滋滋,弟弟真的胖乎乎的,却不损他的矫健灵活。

    “咯咯,姐姐,我马上过生了,你是回来给我过生的么?”姬壮壮也不甘示弱,在姐姐的手臂上摸来摸去。

    闻言,景元帝和姬淮一下子嫉妒了,姬壮壮都三岁了,这三年时间,他们的生辰,除了寿礼,她就没有回来过。

    姬七紫连连点头:“对呀,回来给壮壮过三岁生日呀。”

    既然弟弟回来了,姬七紫琢磨着娘也肯定回来了,于是她就抱着弟弟告别皇爷爷和父亲,再回东宫。

    御书房里刹那安静下来,姬淮看了一眼桌案的奏折,还有这么多,考虑了一下,还是继续处理奏折,待酉时左右再回宫。

    景元帝疲乏了,便放下书籍,去御花园散散心。

    回京一趟,姬七紫便要拜访许多长辈,各王府和公主府是必去的,还有外家及一些表姨家、表舅家等等。

    这么划拉下来,便是三天过去。

    姬壮壮跟着姐姐寸步不离,不像冬天需要抱着,现在是春天,他蹦蹦跳跳在前面走着别提多欢乐了。

    “咦,阿黎!”看到小伙伴,姬壮壮那是迈着小短腿就往前面猛跑。

    姬七紫眼睛一亮,难得碰见贾敏带着儿子出来逛街,春日这样的午后,在街上随便走走,确实是非常难得的消遣。

    姬壮壮见林黎的机会不多,除了铁网山下共患难之外,就是宫宴时在宫里看到的,但他记得他呀,没有忘记哦。

    贾敏牵着儿子回头一看,顿时都笑了,再看到姬七紫,贾敏脸上更是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

    姬壮壮和林黎手牵着手,两个小家伙说着悄悄话,然后林黎才扬着小脑袋看向姬七紫,有几分羞涩道:“无双姐姐。”

    姬七紫抚了抚他的小脑袋,笑道:“阿黎也长高了噢。”

    两个小家伙扒着桥墩看着河里的鱼一惊一乍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姬七紫朝贾敏一笑。

    “敏姑姑,真巧呀。”

    “之前听说郡主回京了,却不想这么巧就遇上郡主了。”贾敏语气很轻快道。

    姬七紫仔细观察她的神情,看不到一丝一毫贵妇的闺怨,看来她的婚姻生活过得很美满。

    这样挺好,林妹妹就不会成为孤女,寄人篱下了。

    不过想起林妹妹,她就不免想起另一个女主薛宝钗来,等回去之后,问一问蔷薇她们可知道薛家的情况。

    半个时辰后,姬七紫与贾敏告别,看着天色不早了,便领着姬壮壮回宫了。

    姬壮壮今天很兴奋,这是他第一次出宫逛街时,遇上认识的小伙伴哦,想想就觉得好开心。

    “小翠,今天小爷我见到阿黎了。”姬壮壮朝蠢鸟炫耀他有朋友。

    小翠一双豆大的绿眼咕噜咕噜,半天憋了一句话:“我有小黄。”

    姬壮壮得意地叉着小腰,说道:“小黄是姐姐的,不是你的朋友。也是,你这么讨人厌,哪有朋友?”

    小翠顿时被戳到心窝子了,它决定再出去时,一定要为自己找一个同伴,到时候吵架也有人帮忙。

    姬七紫扑哧一乐,转头和蔷薇他们说话去,随后从蔷薇这里知道薛王氏前年夏天已经生了一女,现在又怀上了。

    也就是这个新出炉的宝姐姐比林黎小一岁半左右,而薛王氏腹中现在这一胎,怎么看怎么像薛蟠。

    当然这与姬七紫无关,她就想知道红楼原著当中两位女主角的家庭变成什么样子了。

    贾家和史家、王家在京城,她回来这几天已经了解清楚了基本情况。

    撇开史家和王家,作为红楼中剧情发生地的贾家,已经完全变样了。

    贾家现在是荣阳侯府,而贾赦的继妻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而是宗室女玄雅郡主。

    玄雅郡主是贾家的当家主母,她和前夫有一子一女,再加上继子贾琏,及二房贾珠、贾元春两个孩子,荣阳侯府一共五个孩子,作为继承人的贾琏是五个孩子当中身份最高的。

    而玄雅郡主的亲生子也继承不了贾家,所以她也不会苛责贾琏,相反还非常看重贾琏的教导,生怕他被养歪了,以后荣阳侯府败在他的手上。

    ……

    在京城呆了二十天,给弟弟过了生,姬七紫就准备收拾行李再次出发了。

    但在她出发前一日,西海沿子那边将军一封奏折上达天听,顿时引起了整个朝堂乃至于大周百姓的轰动。

    ——三年前环游世界考察其他国家的大周官员在大西洋被摩洛哥劫持,特意派使者送来国书,让大周拿两千万两白银去赎人。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风水轮流转得这么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