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龙袍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7章 龙袍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山村名医三国之召唤时代破道[修真]女配不掺和(快穿)汉侯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外面冰天雪地, 屋内却温暖如春, 热锅里, 袅袅的烟云飘飞,两口热锅,大家团团围坐在长方桌四周。

    天气寒冷, 食物上桌很快就会冷掉, 于是就准备吃热气腾腾的火锅,这样就可以边吃边聊。

    这一趟出去,姬七紫去了很多地方, 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风土人情,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及你可以永远都没法知道,这个世界上会发生多少奇妙和奇葩的事情。

    有的母亲母爱如山;有的母亲自私自利,视自己的孩子为绊脚石;有的母亲偏心眼偏到胳肢窝;有的母亲为了寻找丢失的孩子,踏上了可能永无止境的寻找之路……

    有的父亲父爱如山;有的父亲唯唯诺诺, 愚孝到自己的孩子死亡都不醒悟;有的父亲偏心眼、重男轻女……

    ……

    姬杨穿着一身厚厚的长袍,脸被屋子里的热气熏得泛红, 听着妹妹讲外面精彩的世界,他心中很羡慕, 他也想出去旅行,可惜这身子是拖累。

    姬柳和姬柏心中暗暗道, 他们还没有出过京城, 也想见一见真实的大海, 要不,开春后,和父亲商议一下?

    几位姐姐妹妹也是眼冒红星,姬柔、姬朵两人更是高高举着手,大声道:“我以后也要去看海。”

    姬淮扫视了她们两人一眼,慢条斯理的吃着美食,他并未把两个小女儿的话放在眼中。

    讲了大半天姬七紫出行之后的事情,就轮到京城这边了,尤其是铁网山帝王墓的事情。

    “皇爷爷,以后铁网山那里,你们预备怎么做呢?”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孩子们只顾埋头吃菜,景元帝敲了敲桌面,说道:“地宫的机关已经全部拆除了,也就是那副悬挂在高空的棺椁,一时半会还拿不下来。”

    景元帝抿了口水,姬淮接过话去,说:“那副棺椁不出意外,就是夏朝开国皇帝伏深的棺木,宫殿墙壁上的壁画非常清楚明了,也有隐藏于世的几千年的玄门玄天派掌门来证实过,黑龙确实存在,但现在黑龙不见了。”

    “不过这么久也没见黑龙作恶,倒是不知是什么情况。”姬淮眉头紧皱,很是担心黑龙,毕竟那可是妖,它轻易使点手段,他们凡人如何抵挡得了?

    景元帝目光深沉,他倒是有猜测,但他犹豫再三没有上门询问,他的目光落在孙女身上,心中暗道,既然孙女回来了,那孙女肯定会去询问的。

    姬七紫眼珠子一转,心中暗道,别人不知道黑龙去哪儿了,二郎神三位仙神肯定知道,她这两天空了去问问。

    “嘿嘿,夏朝皇帝伏深?”她的关注点立即转到帝王墓墓主人身上,作为读了九年书的学霸,她如何不知道伏深这个人?

    时空发展总是有诸多相似,但又肯定有许多不同,前生华夏的历史,姬七紫没有细细研究,就知道朝代表和一些历史名人,比如商纣王、周武王、秦始皇、三国曹操、唐太宗这些,还有就是偶尔看过一部历史电视剧,对某个人物起了兴趣,这就专门找历史书籍研究一下这个人物,但总体来说,不知道的比知道的多。

    但这个时空的历史,她很认真的学了。

    最初从人类出现,母系社会的部族到男权社会的君主王国,华、阳、南三朝,前两个朝代都是称作为王,到南朝时,就改为皇帝了,于是皇帝的称谓就一直延续到今天。

    南朝之后,天下四分五裂,从最初的几十个小国,慢慢的小国被吞并,发展到后期就只有五个大国争夺天下,但这五个大国旷日持久的交战导致百姓难以承担,于是五个小国又被分裂成七个,其中新增加的就是伏深建立的国家夏国,以他发迹的珑夏城为都城,立国号为夏,从伏深二十五岁立国,到四十五岁统一天下,花费了二十年时间。

    这是伏深的丰功伟绩,同时流传后世的还有伏深一对奇葩的爹妈。

    伏家只是一个小贵族之家,伏深还未出生的时候,他那对爹妈就闹和离,闹得整个珑夏城纷纷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后来沉寂了一年,也就是这相安无视的一年时间,伏深出生了。

    只是在伏深出生不到半年时间,这对爹妈又闹和离,然后这回闹腾到伏深五岁,这两人终于和离了,然后两人各自飞速的再娶、再嫁,不到一年时间,伏深就多了两个弟弟,一个同父异母,一个同母异父。

    如果是这样相安无事也就罢了,大家各过各的,爹妈各自疼爱自己的宝贝儿子去,伏深自去打天下。

    但这人嘛,当看到自己的长子有这样的成就,而自己的小儿子却什么都不是,于是这对爹妈就不平了,竟然合起伙来闹腾,要长子给小儿子封一个大官,手上还要大权在握,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种。

    战场上见血多了,伏深心肠很硬,自然不会满足爹妈这无理的要求,只给两个弟弟封了一个空爵位。

    这中间,无论爹妈怎么偏心,怎么闹腾,伏深都不理会,直到一统天下之后,这两个弟弟竟然一个通外敌,一个暗地里占山为匪,霸占铁矿,私自建立私兵,预备把他干掉自己当皇帝,这还能忍么?

    不能忍,于是伏深就把两个弟弟砍头了,爹妈来闹腾时,伏深威胁,如果他们再闹,侄子侄女他全部斩草除根。

    这对男女不敢闹了,从这之后再也不见长子,又十年,临死前,这对奇葩的爹妈进宫见儿子,本身就离死不远了,这两人是想临死前诅咒害了他们宝贝儿子的长子。

    “你当上皇帝又如何?你这一生从不被我期待,我真后悔生下你,恨不得从未有过你。连自己亲弟弟都杀,畜生不如。”

    “……真后悔啊,早知今日,当初就该把你溺死在水里,你个不孝之子,该天打雷劈!”

    史书详细的记载了,不管是何人看到此处都会摇头,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这对奇葩爹妈把伏深是真的当做仇人一般,摊上这样的爹妈,伏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

    转瞬间,姬七紫就回想了一遍历史,有关于伏深的正史和野史,当然野史比较有趣。

    “咦,当年夏朝的都城不是在镐京么?怎么会把自己的墓地建立在千里之遥的燕京?”

    珑夏地处天下一角,不好管理整个天下,统一天下之下,夏朝自然是移都了。

    “因为龙脉。”景元帝只说了这一句就不再细说了,有些东西他们都还没有搞明白呢。

    姬七紫点了点头,随即就说道:“皇爷爷,以后我们可以把地宫利用起来呀,既然没有危险了,可以修整一下,以后当着朝廷储放古董的地方,如何?建立一个大周的国家博物馆,有助于以后大家研究历史呀。”

    说到博物馆,她才想起什么,问道:“地宫有没有青铜器这些陪葬品?还有字画一类的呢?”

    姬杨他们纷纷捂嘴偷笑,看了一眼父亲和皇爷爷那黑沉的脸色,心里笑得更欢了。

    纪氏低着头,嘴角微微上扬的喂儿子吃饭。

    姬壮壮一直鼓着腮帮子吃东西,完全没有插嘴,就是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不时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姬淮咳嗽一声,神色淡淡道:“没有,现在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地宫宫殿的壁画,那副帝王棺椁还没有取下来。”

    工匠们正在全力以赴烧制铁杆之类的,打算搭建有史以来最高的铁架子,好让人爬上铁架子可以把棺椁放下来,也不知当年这棺椁是如何放上去的,简直是增加工作量啊。

    其实,景元帝和姬淮心中都有猜测,那副棺椁只怕是空棺,既然有这般神奇的道法,或许在镇压黑龙的阵法破灭之后,棺椁里的帝王尸骸就化为飞灰了。

    不过两人倒是考虑了孙女/女儿说的国家博物馆,倒真值得搞一搞,而且还可以出台一些政令管束古董,免得好东西流出大周。

    姬七紫张了张嘴,才震惊道:“有这么朴素的帝王?他就不带点什么,万一去了阴曹地府,也可以拿点古董贿赂一下鬼差,让自己下辈子投个好胎呗。”

    景元帝突然想起自己死后的事情,以前总觉得帝王陵墓修建的恢弘霸气一点,才配得上帝王的身份,但现在发现,似乎这样以后可能会被盗墓的挖出来,更有可能尸骸被当着展览品,已修建的陵寝就够他用了,看来要停止修建陵墓,而且以后坚决不能留尸身,那就火化了吧,这样就能被避免被当成展览品了。

    一顿饭花了一个多时辰,及至夜已深,外面风雪加大,北风呜呜呜的吹拂着,窗户岭梆梆的响。

    除了姬杨,兄弟姐妹诸人把皇爷爷送回华清宫,这才返回东宫,准备就寝。

    然后姬壮壮死皮赖脸的要跟姐姐睡,于是姬七紫就把他抱回西院了,洗漱过后,姬壮壮乐滋滋的躺在了姐姐的床上。

    角落里窗户一角吹进来一股寒风,冷气蔓延,屋子里的蜡烛剧烈跳跃着,好似火精灵在跳舞一般。

    蔷薇她们自然去休息了,姬七紫换上睡袍上了床。

    姬壮壮立即爬起来坐好,昏黄的光线下,小胖娃摸着姐姐的眼睛、鼻子,笑嘻嘻道:“跟我的眼睛,鼻子一样呢。”

    姬七紫嗤笑:“你说错了,是你的眼睛和鼻子跟我长得一样,我是姐姐,我先出生,你是弟弟,你后出生。”

    她伸手捏了捏弟弟的胖脸,心中暗暗感叹,真好摸!难怪她小时候他们都想摸她呢,还好她天赋异禀,不然脸就被人捏大了。

    姬壮壮立即倒下来,一头栽倒姐姐的脖子上,嘟囔道:“别人我都不给摸,看在你是我姐姐的份上,暂且给你摸。”

    “哈哈哈哈哈。”姬七紫笑个不停,觉得弟弟香香软软的小身子真好抱,又用力抱了抱。

    姬壮壮抬起头,黑亮的眼睛看着姐姐,眨了眨眼,说道:“姐姐,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那个燕景辰?”

    姬壮壮心中盘算着,他要找个时间去会一会燕景辰,凭什么姐姐喜欢他?

    姬七紫乐呵呵道:“都喜欢,都喜欢。”

    姬壮壮板着小脸,不爽道:“不行,不许都喜欢,要最喜欢我。”

    闻着弟弟身上的奶香味,姬七紫还是说道:“我都喜欢啊,是两种不同的喜欢,壮壮不用和景辰哥哥比。”

    什么是两种不同的喜欢?姬壮壮顿时茫然了,他在努力思考,努力想要理解,但今天已经玩得太晚了,想着想着就变成眯眯眼,嘀嘀咕咕不知道说着什么,很快就睡着了。

    姬七紫低头看着弟弟,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她心中很自豪,这小家伙很可爱,不像某些人家的小孩那样,小小年纪被溺爱的刁钻、跋扈、天真的狠辣。

    宫外,忠毅侯府。

    燕景辰在回府之后,最开始自然是遭受到了兄长和大嫂的埋怨,但看着弟弟依旧单薄的身子,心肠一下子就软了一大截,哪舍得责备弟弟。

    再看侄子侄女,他又多了一个才三个月大小的侄女,小小一团,被包裹在厚厚的襁褓里,睁着水亮得大眼睛四处看着,对这个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小侄女都多看了好几眼。

    燕景辰小心翼翼的接过小侄女,本就和煦的面色更柔软了几分,他轻笑道:“真乖的小丫头。”

    燕风泽、燕风华和燕风祁三个哥哥姐姐一致挺着小胸膛,骄傲道:“是啊,小叔,小妹好可爱,看着她,我就觉得心头暖暖的。”

    哥哥姐姐一点不吃味,他们都很喜欢小妹。

    燕景轩和侯夫人相视一笑,眼里有着无尽的喜悦,他们家小闺女就是这么招惹疼爱。

    燕景辰心中暗暗吃惊,这丫头真是天生的福娃娃,看来这丫头前世做了不少善事,今生才有这样的福运。

    与兄长、嫂子和侄子侄女相聚一堂,其乐融融到戌时正,燕景轩就放弟弟回院子休息,他还在琢磨,明天偷偷找太医来给弟弟请脉,看看他身体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第二天醒来,大雪停止了,但北风依旧呼啸,院子里有宫人在扫雪,引起了细微的沙沙的声音,这样的环境下,还怪好听的。

    姐弟俩在床上闹了好一会才洗漱、穿衣,姬七紫带着裹着厚厚一团的弟弟到正院陪母亲吃饭。

    饭后,天色微微亮,但其实已经快到巳时了,姬七紫领着弟弟先去御书房给皇爷爷请安,而后便出宫备上礼物,挨个往叔伯家里送。

    花了两天时间,姬七紫拜访了叔伯,然后就是拜访外家,去年冬天太外公已经去世,纪家全家守孝在家,看到外孙外孙女的到来,即便茹素,也吃了一顿热闹的素宴。

    宫外,丰茂街,太子外宅。

    太上老君、杨戬和文昌星君三人在雪地里煮茶,漂亮的雪花飘飘荡荡,但天际的星辰却很美,星辉洒下来,照耀了整个天地,从高空俯视,就是一副美丽的雪夜星空图。

    离着他们两米之外的雪地里摊着一条黑黑的长条,仔细一看,好像是一条长蚯蚓一般。

    黑龙起初觉得自己心里苦,才出监狱,就进了另外一个牢笼,若是它全盛时期,只怕会气得搅乱整个天地,但被镇压了几千年,性子和修为一样被磨平了,空有一身属于龙的强大的躯体,内里却什么也不是。

    它呼吸着空气里的灵气,加紧修炼,然后赶紧脱离这三个魔手。

    可惜可怜,被捉了这么久,黑龙还完全没有猜到太上老君、杨戬和文昌星君的身份,平时太上老君和杨戬三人交谈会摒弃旁人,以免被旁人听见,是以他仅仅只能从宅子里的下人的尊称中知道他们在此界的化名。

    瞥了一眼像一条死蛇的黑龙,杨戬眼角抽了抽,这条黑龙真给龙族丢脸,完全没有智商。

    “不知明日七仙女会不会来找我们?”文昌星君抿了一口茶水,扬唇笑了一笑。

    呼呼呼——突然,北风呼啸的声音变大,天空的雪花被风卷着打转飞上天空,好似天女散花一般。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雪地里,顷刻间,他来到了三人面前。

    “你们还是这么有兴致。”燕景辰轻轻笑道,挥手一张石凳出现,他随即坐下。

    太上老君捋着胡须,眯着眼说道:“神君风采远胜从前呢。”

    杨戬和文昌星君面色带着几分揶揄的笑意,燕景辰被太上老君这么一打趣,神色有几分无奈。

    他叹笑一声,才说道:“还是比不得老君。”

    杨戬放下手上的茶杯,戏谑道:“神君,凡间风景与仙界风景相比,何如?”

    燕景辰心里囧了个囧,正在斟酌如何回答是好,文昌星君代上司抢答:“有句话叫我心归处是安宁,也有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会神君心中,恐怕凡间风景胜过仙界。”

    “……”燕景辰目光看向雪地里的小黑龙,转过话题,说道:“这便是地宫那条黑龙吧?”

    他笑道:“难怪不见了,原来被你们带走了。”

    杨戬比了个‘不’的手势,说道:“不,是老君怜悯它。”

    “对呀,老君慈悲心肠,且此界能有龙的出现,实属不易。”文昌星君也笑道。

    ……

    次日,难得的冬日雪天出现暖阳,躲在屋子里取暖的人们相继走出屋子,街上行人看起来比之前多了好些。

    姬七紫打算去地宫瞧一瞧,只带弟弟姬壮壮一人,雪团它们都不带,让它们好生呆在宫里。

    这一路,姬壮壮可兴奋了。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因为雪天路滑,大马前行的速度并不快,但丝丝的寒意依旧能透过木板侵袭进来。

    “噢噢噢。”姬壮壮不顾严寒,掀开窗帘一角,惊奇的望着雪白的天地。

    自从入冬之后,他还没有出过宫呢,顶多就看到太极殿前的广场上那一大片的积雪,但如何与野外这么没有任何建筑物阻碍的大片大片的雪地相比呢?

    姬七紫琢磨着弟弟这么胖,区区寒风、冰雪如何奈何得了他?于是就没有阻止,还和他一起指着外面的那些被积雪压成各种各样形状的树木、草木讨论得热火朝天,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却愣是感觉有几十个人在聊天那般,等到姬壮壮感觉到鼻子都冻得不是自己的,这才把头缩回来,然后牢牢关紧窗户。

    他吸着鼻子,然后奋力搓了搓,整个小脸被他搓得通红,姬七紫拦着他在自己身上坐着。

    “姬壮壮,你要是着凉了,那我觉得你这身板就是白胖了哦。”

    姬壮壮拍着胸脯保证道:“我才不会着凉呢,我天天在皇宫玩雪呢。”

    到了地宫处,已经快到午时了,军队就在当初的草坪上扎营,那几处地洞、缝隙都被圈起来了。

    而进入地宫的方法自然不再是从地洞吊上吊下了,因为军队士兵多,不过两天时间就修建了一条通往地宫正在入口的通道,方便上下走动和运输物事。

    姬壮壮才一岁半的样子,走路虽然利索了,但也只是相对于一般同龄孩子,却是万万不可能走得太远,从始至终都是姬七紫抱着他的。

    对掉下地宫之事,姬壮壮还记得,于是下到第一层之后,他就探头探脑寻找当初他和娘亲一起走过的地方,可惜这第一层就像迷宫一样,石室都是一样的,他找来找去,根本找不到。

    但,当走到通往第三层的入口处时,他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姐姐,就是这里呀,冯叔叔抱着我和娘亲一起跑,我们往左边跑的。”下了台阶之后,姬壮壮指着左边的通道说道。

    姬七紫问道:“看到那么多蛇,壮壮怕不怕呀?”

    “我才不怕!”姬壮壮挺直了胸膛,但语气从斩钉截铁到很犹豫,最后说道:“好吧,其实我还是害怕的,但我没有哭,我要保护娘的。”

    姬七紫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夸赞道:“姬壮壮真棒呀,这么小就知道保护娘了。”

    姬壮壮扑闪着大眼睛,小脸蛋有点红,是羞出来的。

    身后跟来的几人,海乐山和丁玉山心中嘀咕,第一次看到主子这么害羞呢。

    宁欣、叶芳心中则是感慨,多好的孩子,简直是每个女子都梦想拥有的孩子呢。

    而后仔细打量了第三层的石室,发现这些石室真的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痕迹,也就是石室本来就没有任何东西,不是被盗墓贼偷走了。

    “真是吝啬的皇帝。”姬七紫嘀咕了一声,心中暗道,要是当时随便放点瓷器、青铜器或者其它的陪葬品,到现在也是两千多年的历史,那也是古董了呀。

    顺着通道走了小半个时辰,来到地下宫殿的广场前,地面铺着的石头都是很普通的石板,不得不说除了这地宫本身的价值,其它并无任何价值。

    因为这会是白天,许多人在地下工作,比如就有翰林院的一些年轻官员在宫殿里仰着头一脸痴迷的望着壁画,而且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桌椅,桌子上摆着文房四宝,他们正在临摹墙壁上的壁画。

    对于又来了一行人观看壁画,这些年轻官员有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眼中只有壁画,壁画在他们眼中就是黄金,就是美人,谁都没有壁画的魅力大。

    姬七紫把弟弟托在肩膀上坐着,让他也能仔细看一看,当然他一个小孩子就看图理解,就跟看连环画一样,当然其实墙上只有壁画,成年人也是看图理解的。

    四面墙壁,几十副壁画,从黑龙的出现,到作恶,到被镇压,整个过程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连这处地宫都有。

    “姐姐,那个黑黑的,可以飞的是什么东西?”姬壮壮皱着小鼻子,非常不开心道:“它好坏,他竟然吃人。”

    姬七紫自然不会和弟弟讲什么种族不同,她轻声道:“那是龙,因为是黑色的,所以就是黑龙,龙也有好龙,就跟人有坏人一样,所以壮壮不必介怀。”

    姬壮壮眨眨眼,仰头看向黑龙,他迷迷糊糊的应道:“哦。”

    看完壁画,这才到第四层,镇压黑龙的地方。

    这下面的空间虽然大,但给人很压抑很沉重的感觉,或许就是被镇压了几千年的黑龙留下的龙威。

    从这地宫的地势,姬七紫几乎可以判断,这第四层这么大的空间已经伸展到铁网山的山腹了。

    而被悬挂在半空的石台上的棺椁,那处石台是从对面山壁上面延伸出来的,看这情况,山壁应该有机关,不然如何到石台的位置?

    这里人不少,基本上都在安装高铁架子,但看到这么高,姬七紫觉得没有现代化设备,很不安全。

    突然,轰隆一声,所有人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人人心脏突突的跳,还以为是地宫哪里要塌了?或者还是机关没有完全拆除?

    就听见铁架上,靠近山壁处,有人喊道:“苏大人,有机关。”

    那人站在铁架上的位置离着地面不过两米,他好像是按到了某个凸起的石头,石头被按进去之后,就是轰隆一声,在山壁上出现了一跳通道。

    姬七紫本是打算来参观一下就回去,但既然赶上了这样的好机会,自然要看一看帝王棺椁是什么样的了。

    有了通道就好办了,着人进去探索了一下,那一队人七拐八拐,最后出现在高处的石台上。

    于是这下所有人都激动了,姬七紫抱着姬壮壮也跟着跑到石台上去看帝王棺犉。

    这副帝王棺椁自然是价值连城,是用最不可思议的金丝楠木的乌木做成,整个棺椁外围泛着黑色的流光。

    这已经是两千多年过去了,它还光洁如新,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败,带着官帽的苏大人抑制住自己内心的迫不及待,等待肖将军到来之后,他们便要打算把这副棺椁用滑绳的方法送到地面上去。

    这条通道比较狭窄,这么一大副棺椁根本通不过,那就只能用绳子往下送。

    很快,地面上驻守的将领下来,还有原本在宫殿里临摹壁画的翰林院年轻官员们纷纷也都下来了,站在广场上,仰望着上方。

    姬七紫抱着弟弟顺着通道回到地面,姬壮壮趴在姐姐肩头,仰头看着上面。

    “壮壮,怎么了?”姬七紫探了探弟弟的额头,弟弟好似太-安静了,千万不要着凉。

    姬壮壮眨眨眼,双眼茫然道:“没有啊。”

    姬七紫心想他一个小不点能有什么烦心事?又仔细看了看他,脸蛋胖嘟嘟的,白里透着红,这小子身体好着呢,应该不会就这么着凉。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棺椁才被完好无损的送到地面上,走开的年轻官员们又回来了。

    工匠们仔细研究,又花了半个时辰,完好无损的推开了盖子,顿时一阵金灿灿的光芒透出来。

    “哇哦,比皇爷爷的龙袍还金光闪闪呢!”姬壮壮张着小嘴惊叹道。

    姬七紫煞有其事的点头:“是啊,跟这个龙袍一比,皇爷爷的龙袍就成山寨了。”

    隔了两千多年,这件黑金色的龙袍丝毫没有丧失它的威严、它的光辉,可见这东西不是凡品,姬七紫有理由相信,只怕是用了什么玄门手段保养的。

    还有那散发着金光的帝王冕冠,与龙袍显然是相配的,当然还有冕冠上那颗硕大的东珠,还是比现在皇帝戴的朝冠上的东珠大。

    众人:……

    求郡主和小太子不要当着他们的面讲圣上的是非,他们怕被圣上穿小鞋啊!

    “没有尸骸。”苏大人和肖将军互相看着对方,异口同声说了同样的话。

    而后,让太医检测了一下,棺椁里并没有任何毒物,苏大人及工匠这才放心的把棺椁里的东西清理出来。

    棺椁里没有众人期盼的尸骸,但却有一件国之重宝。

    那就是当初夏朝皇帝伏深让人造就的玉玺,这么大块冰莹透亮的玉石还散发着光辉,它的美丽、它的威严让人叹为观止。

    因为这两件东西势必要呈给皇帝,于是苏大人和肖将军就拜托姬七紫回京带回去给景元帝,姬七紫答应了。

    于是回京的马车里多了一口红木大箱子,里面装的就是从帝王伏深的棺椁里找到的唯一两件东西,一身龙袍、一副冕冠和玉玺。

    景元帝提前接到消息,太子本身在协助他批阅奏章,他自然也知道了,但肃王他们的消息也很灵通,纷纷都赶到御书房来了。

    “哈哈,父皇,被自己孙子孙女认为不如别人,心头滋味如何?”怀王还抱着自己的宝贝闺女,小梧桐坐在爹爹身上,好奇的望着叔伯们,最后看向皇爷爷,甜甜道:“皇爷爷。”

    本来板着脸的景元帝脸色一下子舒缓了,儿子是个棒槌,但孙女是个可人疼的。

    燕王、英王他们对于老六作死的行为表示佩服,瞧父皇那脸色黑成什么样,他竟然还能挑衅?

    不过大家都升起了对伏深龙袍的好奇心,当然最最重大的好奇心在那方玉玺当中。

    据久远传下来的消息,夏朝的玉玺失踪之后,有传被伏深带入陵墓的;有传是被那些藏起来的诸国后裔抢走了……总之众说纷纭,却不想今日得到证实,玉玺是被伏深带入陵墓的。

    姬七紫料想到会有人参观,但不想叔伯和堂兄们来得这么齐,她才举着大木箱走到御书房门口,就被一群火辣辣的眼神注视着。

    她是单手托着大木箱的,右手还抱着姬壮壮呢。

    相比于叔伯们看着大木箱火热的眼神,姬壮壮看向姐姐的眼神那也是火热的。

    “姐姐,你好厉害!”姬壮壮现在就是迷弟一枚,他深呼吸一口气,大声道:“我以后也要像姐姐这么厉害!”

    姬七紫动了动唇,鼓励道:“那壮壮努力。”

    姬七紫把木箱放在御书房中间,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然后就被金光闪瞎了眼睛。

    而后才小心翼翼的从木箱里拿出来,摆在地毯上。

    景元帝的目光落在龙袍上面,免不得和自己的龙袍做对比,然后他就更加面无表情了。

    就像撞衫,谁丑谁尴尬!

    景元帝心中暗暗给自己找借口,伏深和玄门有来往,他的龙袍定然用了特殊手段,岂是凡人能比的呢?

    回过神来,景元帝心里唾弃了一下自己,被儿子、孙女带跑了思想,他为什么要和几千年的古董做比?

    屋子里光线突然暗下来了,姬林把所有蜡烛都灭了,但随即发现屋子里还亮着其它光亮。

    在一片闪闪金光之外,还有一片柔光,那就是玉玺散发的莹莹的柔光,让人觉得整个空间都柔和起来。

    “它还发光?”这是第一次见到有玉石竟然发光,还以为史书上对这方玉玺的极致美丽的描述语言是夸张呢,亲眼所见才知道,并不夸张,它就像一位柔情似水的美人那样,让人望之整个心头都软了。

    众人嘴唇动来动去,想找个词描述一下此刻的心情,但好像找不到更好的词语。

    “真好看!”小梧桐睁着大眼睛,张圆了小嘴赞叹道。

    姬壮壮纳闷道:“明明在地宫时,它没发光呀。”

    但他也没有纠结,听到小堂姐的话,煞有其事的点头道:“是呀,真好看。”

    大家才从震惊中醒过神来,他们文墨不多的家伙都被震撼了,等到朝廷那帮子一肚子墨水的文臣看到,那岂不是要癫狂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