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帝王墓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6章 帝王墓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大佬都爱我 [快穿]山村名医三国之召唤时代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汉侯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月亮暗淡的影子挂在西边, 直至完全消失,天色渐渐亮起来。

    地洞里的绳子终于有了动静,原本打瞌睡的人刹那间被惊醒,推了旁边坐着的诸人一把。

    “快快快, 拉绳子。”

    十几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立即往上拉绳子, 这里有了动静,周围所有人都被震醒过来。

    很快, 随着绳子往上拉, 最末尾的人也出现了, 是水绿。

    景元帝和诸位王爷迫不及待的询问水绿, 底下什么情况?

    水绿跪在地上,语速极快的讲述了一下她的经历, 倒是遇上了海乐山他们,就是没有遇上太子妃和小主子。

    在水绿讲述她的经历时, 半个时辰内, 士兵们拉了十几个人上来,最后数了一下,还差五个人。

    就是太子妃和小太子, 及兵部尚书的夫人和小孙子,还有一个年轻公子。

    不, 还要加上冯陌南, 那就是六个人。

    每个人都讲述了一下各自的经历, 但都大同小异。

    日头渐渐高起来, 下去的人越来越多, 对底下的情况倒是越来越清晰明了。

    地宫第一层、第二层并无太大的危险,当然这只是初步分析,事实上第一层第二层同样危险,只是触发的机关并不在地宫内,而是在地宫真正的入口处,整个地宫所有的机关都是依托地宫入出口的石门机关而设立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但这一发不被破坏,地宫所有的机关都是死的。

    第一层和第二层被找遍了,没有找到太子妃和小太子,还有兵部尚书夫人及小孙子,及那个冯陌南,那么他们肯定就在第三层。

    第三层和上面两层有着差不多的布局,看这样子还以为会有地宫第四层、第五层呢。

    原本周遭的黑暗让人寸步难行,但天色亮起来之后,居然有光亮从一些洞穴透进来,尽管光线还是很暗,但至少看得清楚周围。

    姬壮壮被饿了一晚,整个人就焉耷耷的,纪氏只能安慰他,说他这么胖,一顿两顿不吃,就当减肥。

    相处了好几个时辰,冯陌南自然知道纪氏和姬壮壮的身份,毕竟壮壮这个名字在京城人所共知。

    同时,冯陌南心中也松了口气,既然太子妃和小太子也这么倒霉的掉入地洞,皇帝和太子就肯定不会不管,那他肯定也能出去了。

    纪氏抱着儿子,与冯陌南小心翼翼的在走廊里走动,他们想找下来的那层台阶,但明明顺着来的方向往回走的,却走了很久都找不到那处台阶在何处。

    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出现一处开阔的广场,而广场对面就是一座巍峨的宫殿,但整个广场地面上那些乱糟糟的痕迹,纪氏和冯陌南被吓了一跳。

    再看所有的来路,除了他们走过来的这条路,其它十几条路径全都是被蛇群或者其它什么动物爬过的痕迹,整个地面狼藉一片。

    冯陌南抹了一把脸,心中暗暗道,他没有这般好运气,所以绝对是太子妃和小太子的好运,让他们完全避开了蛇群或者其它爬行动物走过的路径,落难到此地,除了肚子饿之外,他们并没有遇上危险。

    听说像这些古陵墓,一向有许多机关,但他们一个都没有碰见,但他们又落到了此间,那么到底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呢?

    因为怎么也找不到他们下来的入口,纪氏和冯陌南走到这处宫殿,那宫殿又给人一种森然的感觉,他们不敢进去,无奈之下,只好就在这处没有被爬行动物爬过的廊道里等候。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纪氏抱着儿子靠着墙壁,冯陌南在她之前,他也靠坐墙壁,然后探头探脑的望着左右的廊道,还有广场,及对面的宫殿。

    宫殿大门是开着的,但光线太暗,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他一直盯着宫殿,努力往里面看,有一瞬间好像看到什么东西,好像是眼睛一样,他被吓了一跳,抚着胸口再也不敢看了。

    姬壮壮被饿过头了,反而不饿了,看到冯陌南的反应,好奇问道:“叔叔,你怎么了?”

    冯陌南大口大口喘气,不敢再看宫殿一眼,只背着说道:“那宫殿里面有东西。”

    纪氏锢着儿子不让他动,姬壮壮努力看向宫殿,可惜什么也看不到。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也不知过了多久,但肯定还是白天,因为身处地底下,还有着丝丝缕缕的光线,不复黑夜之下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

    突然,在他们背后闪过一丝瞬亮的火光,而且就连左右两侧的廊道里也有火光传来,火光越来越亮,紧接着就是有人说话的声音,纪氏抱着儿子立即站起身,尽管因为滴水未进,整个人酸软无力,但还是努力的靠墙而站,冯陌南也贴着墙站着,努力看向火光的方向,想知道是不是朝廷的士兵。

    背着光,看不清楚,但人影轮廓却隐约看得到。

    “爹,爹爹!”姬壮壮眼睛发亮,高兴的大声喊起来,声音在整个长廊回响。

    姬淮立即从两个士兵身后跑过来,又惊又喜道:“壮壮?”

    太好了,冯陌南立即跟着喊:“我们在这里呀!”语气里的高兴不言而喻。

    离着十几步远,姬淮一下子就跑到妻儿面前,然后把儿子抱在手上,一手揽着妻子。

    纪氏松了口气,但好几个时辰滴水未进,喉咙都有些干涩,勉强道:“殿下,我和壮壮没事。”

    姬壮壮已经自顾自地开始翻爹的衣襟,嚷嚷道:“爹,我好饿,好饿好饿。”

    姬淮连忙把腰上挂着的水壶和用油纸包裹得糕点拿出来,姬壮壮那是凶狠的夺过来,然后大口大口嚼着吃。

    “军爷,有水么?有吃的么?”冯陌南吞咽了一下口水,转而就向士兵们求助。

    士兵递给他一壶水和几块糕点,于是他也狼吞虎咽起来,诸位士兵打量了他一下,问道:“你是冯陌南?”

    冯陌南嘴巴不得空,忙不迭的点头,饿了好几个时辰,真的有种前胸贴后背的感觉。

    稍事休息,等其他几路士兵到来之后,姬淮就先领着妻儿回地上,不过对面的宫殿,在一致的意见下,大家暂时不进去,总觉得里面很不寻常,且迄今为止,他们在地底下几乎没有遇到危险,但危险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大家不敢盲目进去,先把人救上去,再找专业人士来勘探。

    纪氏先被绳子拉上去,其后就是姬淮抱着儿子被拉上地面,然后才是冯陌南,也就还差那位纨绔公子与兵部尚书夫人及小孙子。

    诸位王爷上来了,但士兵们还在第三层搜索,当然避开了宫殿。大家面对那座宫殿时,都有一种心里毛毛的感觉,根本不敢靠近,遑论进去了。

    纪氏先去一处空帐篷梳洗一下,作为太子妃,仪态很重要。姬壮壮可就没有这个负担,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重要,他被姬淮放在桌子上坐着,旁边的盘子里装着水果和糕点,他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一手糕点一手水果,吃相凶残。

    景元帝看着孙子,看他已经吃了好些了,便抬手制止。

    “壮壮,别吃了,等会再吃,你太饿了,不适宜吃太多。”

    他递了旁边太监一个眼神,那太监立即把果盘端走了。

    姬壮壮嚼着糕点、水果,小手抹了一下嘴巴,嘟囔道:“可是我还是好饿哦。”

    景元帝想抱孙子,但看孙子这副脏兮兮的样子,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了。

    “待会再吃,先洗漱。”整个就是小花猫,那一身精致的衣服也报废了。

    不远处,冯陌南也在大口吃着糕点和水果,伴奏音就是书童喜极而泣、感天动地的抽噎声。

    姬壮壮看了冯陌南一眼,然后乖乖的被海乐山他们抱去找娘洗漱换衣服。

    纪氏一边洗漱,一边给自己喂两块糕点,感觉腹中的饥饿感消减了。

    水绿和蔓荷讲述了她们的经历,起初她们真的都觉得死定了,尤其是看到那么多的爬行动物,无论何时回想起来都感觉头皮发麻。

    半个时辰左右,纪氏修整过来了,虽然容色还有些憔悴,不过精神饱满。

    而姬壮壮那是满血复活,他拉着冯陌南和皇爷爷及诸位叔叔绘声绘色地讲地底下的经历,冯陌南也详细讲了他的所见所闻,希望对底下的探勘有用。

    太阳西下,快到傍晚了,兵部尚书及儿子、儿媳妇还守着地洞的,他们的眼神从充满希望到失望。

    所幸老天爷还没有让他们绝望,半个时辰之后,下面送人回来,就是尚书夫人及小孙子。

    但尚书夫人状况很不好,她被毒蛇、蜈蚣等咬了,原本一种毒就可以致命,但剧毒多了,就会把人的身体当战场,几种毒素交战,要么几种毒融合为新毒,要么一种剧毒获胜,但结果都是最后毒素攻入心脉,那就必死无疑了。

    据找到尚书夫人及小公子的小将说,他们是在第三层某条长廊找到尚书夫人祖孙俩的,尚书夫人完全把孙子压在身下,她身上多出被毒物咬伤的痕迹,而小孙子完全没有被咬,只是小胖墩被吓得昏死过去了。

    太医极力为尚书夫人解毒,身边就是兵部尚书儿子及儿媳妇,还有其他孙子孙媳妇等的呜咽声音。

    兵部尚书和夫人虽然是原配发妻,但年轻的时候,因为一些这样那样的原因,夫妻感情很淡,现在两人各过各的,谁也不会轻易涉足对方的院子,此刻看到发妻这般奄奄一息的样子,而小孙子却完好无损,兵部尚书不禁老泪纵横。

    夜幕之下,太医紧急抢救,喂了最后一道药,尚书夫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也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不好!”唐御医脸色都变了,发现尚书夫人体内的毒素四处流窜起来了。

    尚书夫人压着自己想咳嗽的冲动,看向儿子和儿媳妇,问道:“小五呢?”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儿子抬起头满脸泪水的道:“娘,小五没事,他没事。”

    尚书夫人微微阖上眼,艰难道:“别白忙活了,儿子,我只有你们兄妹两个孩子,我的私房,三分之一分给你妹妹,三分之一留给你,剩下三分之一分给我的孙子孙女们,记住了么?”

    “……儿子记住了。”悲泣的男声,在这样的深秋之夜,冷风吹拂,显得格外的凄凉。

    周围的士兵和太医不禁别过眼,哪怕是大夫看过许多死人,每逢这种场合,依旧会很动容。

    尚书夫人气若游丝道:“儿子,你要好好的和儿媳妇过日子,不要伤心,娘年纪也大了,迟早会走到这一步……”

    话似乎没说话,尚书夫人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被毒素侵袭之后褐红色的手彻底垂落,眼睛合拢,没了呼吸。

    围观者心中暗暗纳闷,为什么尚书夫人一点都没有过问兵部尚书呢?

    也就纪氏、肃王妃、晋王妃她们知道,兵部尚书和尚书夫人夫妻感情破裂,平日里在尚书府,两人一年到头都说不到一两句话,典型的陌路人。

    就在这时,地洞那边又有动静,最后那人被找到了。

    被那么多目光注视着,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吞了吞口水,艰难道:“有水么?”

    他爹立即递给他一壶水,他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有吃的么?”尽管灌了一肚子水,但少年觉得自己饿得能吃下整条牛。

    等到少年吃饱喝足,才讲述他的经历,他是掉到第二层的,看到那么多爬行动物往某个方向跑,于是他就反着走,然后上了第一层,他没有遇上其他人,东走西走,居然走到整个地宫的入口,但千斤顶般沉重的石门不是他能打开的,后来饿得不行,靠墙休息一会,然后睡着了,直到被挨个石室搜寻的士兵拍醒。

    虽说天色黑了,但时间不算晚,纪氏和姬壮壮,及太子一干儿女,还有良心等到此时的诸位王妃等人都被安排回京,随后景元帝和诸位皇子也都先回京了,这处地方交由禁军及京郊西营士兵守着,还有几位官员亲自在这里守着,尤其是户部尚书,他不止派了下属守着,还亲自盯梢,就怕有人偷偷下去盗走地宫里的财宝,反正里面的东西都归国库所有。

    次日,朝廷寻找能工巧匠勘探铁网山地宫,士兵们搜寻了地宫一二三层没有危险的地方,但那处宫殿,依旧不敢涉足。

    入夜,地底下无人,军队驻扎的营地边缘出现忽忽出现三个人,赫然是杨戬和文昌星君、太上老君。

    没有惊动任何人,三个人下到地底下,飘忽之间又来到了那座地宫处。

    方寸之间,三人就进了宫殿,无需点亮灯火,宫殿墙壁上的壁画,他们看得清楚明白。

    太上老君哑然失笑道:“只怕当年杭森也没有想到他会再来此界,但世事无常,黑龙却等到了这份生机。”

    杨戬依旧好奇:“老君真要收归己用?”

    太上老君捋着胡须,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且这黑龙也受尽了惩罚,焉能不给它一个机会?”

    文昌星君倒是无所谓,他在看墙壁上的壁画,刻画的是当年的皇帝与玄门弟子如何擒获为非作歹的黑龙,把它镇压在一处龙脉之地的故事。

    而那皇帝更是把自己的墓地修建在这里,以自己的帝王功德镇压黑龙,囚禁黑龙的阵法无解,当然在此界是无解,除非有朝一日,陵墓的帝王再一次出现,黑龙方可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看完了壁画,三人须臾之间从宫殿某处入口下到更低一层,来到一处犹如开阔的广场。

    先入目的是广场四周鲜血淋漓,按说几个时辰过去了,血迹应该干了,或者变色了,不知是什么材料的石板,这一圈血迹依旧鲜艳得好似刚从活的动物身上割下来的鲜血。

    被鲜血包围的一圈中矗立着黝黑的铁柱子,从八根铁柱子延伸出八条锁链,锁链穿过一种背上有着黑色鳞片,头上长着鹿角,身躯似长蛇一样的生物。

    这是一条黑龙,黑色的鳞片即便是在这样黑暗之中也泛着光华,囚禁它的阵法破了,但它还不能脱离这里的禁锢,因为数千年来,它为了抵抗阵法的侵袭,修为已经所剩无几,它需要赶紧恢复修为,才能挣脱铁链。

    巨大的龙目看到突然出现三个人,黑龙大惊,咆哮道:“谁?”它脑子转得快,以为是当初封禁它的玄门子弟来了,不禁破口大骂:“伏深,你个王八犊子……”

    话未说完,黑龙就被一巴掌拍在龙头上拍得眼冒金星,晕头转向之下,听到铁链子断掉的声音。

    “咦咦咦,怎么这么大?”黑龙龙目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巨人。

    太上老君出手毁掉铁链,再把黑龙变小,他一招手缩小变成长蛇的黑龙就到了他手心。

    杨戬和文昌星君看了看黑龙,它的罪孽倒是赎清了,但又添了新的罪孽,不过这新添的罪孽倒是不大,修为几乎没有,比刚开智的小妖都不如。

    ……

    南海,黄沙岛。

    一年多的时间,足够姬七紫和燕景辰一行人从太原游行到西南区域,不过他们只在西南区域呆了半个月,就落荒而逃。

    因为燕景辰长得好看,就吸引了许多女子青睐,越往西南,民风越彪悍,不管是汉家女子还是少数民族女子,大庭广众之下向男子表白的事情经常做,且有的人还敢强抢。

    其实不是姬七紫怕西南那些少数民族的泼辣女子,实在是她不想挑起他们对朝廷的不满,这才转而就离开了西南,去了西海沿子。

    在西海呆了大半年,训练了亲卫们在海上作战的能力,然后就转到了南海,海上岛屿众多,海域辽阔,大周海军与其他国家的水军经常在海上交战,姬七紫很兴奋,积极的加入其中。

    十天前,她刚和亲卫队与一支海盗交手,然后成功擒获了对方,开始审问其身份,想着来个身份贵重的,这样才好要赎金啊。

    哪知道这支海盗团并没有身份贵重之人,本就是穷凶极恶之人,现在被关押在琼州岛海军地牢,就等与对方国家联系,如果对方国家不管,那么就按照大周律法处置了。

    海水深蓝,天空海鸟飞腾,天边的夕阳倒影在海水里,水面波光粼粼。

    一艘补给船从黄沙岛开往琼州岛,航行在深海的海面上,惊起一片海鸟。

    姬七紫站在甲板上,衣袂随着风摇摆,她指着天边的那轮圆日,笑吟吟道:“你看,它变小了。”

    燕景辰轻笑道:“很快就天黑了。”

    姬七紫的个头又长高了一截,她已经达到燕景辰的肩膀高度了,她垫着脚尖,比划着一下两人的身高。

    “景辰哥哥,我肯定会长到你那么高。”原本她琢磨着长到一米七就差不多了,但看着趋势,她还可以往上再长点。

    燕景辰目光扫视过少女头上戴着的木钗,眼眸带笑道:“我还会继续长。”

    毕竟燕景辰本人才十七岁,正是个子猛长的年龄,他是打算身高固定在最合适的程度就可以了。

    背着海平线尽头的夕阳,补给船努力前行,水声哗啦啦啦,在天幕黑下来的那一刻,大船在琼州岛海军基地港口靠岸。

    港口停着几百艘船只,大的小的,楼层高的,楼层矮的,除了个别即将淘汰的船只,那些巍峨的铁皮大船是近些年来大周造船技术日益精进的结果,每逢大周的铁皮大船出现在海域上,那都是难逢对手。

    刚回驻地,肖琦就转达了京城来的消息,姬七紫一听就炸毛了。

    “铁网山地底下出现大墓,哦不,还没有发现棺椁,就是一处宫殿,暂且叫地宫是吧?”

    知道母亲和弟弟有惊无险,她才松了口气,抿唇说:“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肖琦,通知下去,准备回京。”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因为没有用力道,但是没有把桌子拍碎。

    燕景辰微微蹙眉,双手放在背后,十指动来动去,片刻后他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不过回京的只有姬七紫和燕景辰及一百亲卫,剩余的九百人就让他们留在了南海,反正要不了几个月,她还是会出来的。

    一切准备妥当,九月下旬,姬七紫和燕景辰一行人乘坐一艘深海航船一路北上,行入东海海域,还碰上一些不识好歹之人,顺道就耍了点威风,把那些人擒获了,交由东海海域巡逻船,并未做任何停留,径直继续北上。

    这一路,姬七紫也没有忘记收集京城来的消息,当然其实不需要她特意收集,有关于铁网山帝王墓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天下了。

    没错,那处地宫还真是帝王墓,是夏朝开国皇帝伏深的陵寝,通过宫殿墙壁上的壁画解读出了这处地宫因何而存在。

    人类历史,从最初的部族,到有大智慧之人建立国度华朝,华朝之后就是阳朝,其后就是南朝,南朝之后,天下四分五裂,这种分裂状况延续了将近五百年,直到夏朝开国皇帝伏深的出现,他又统一了整个天下,建立新的朝代夏朝。

    所谓被镇压的黑龙引起了广泛的猜测,到底是真是假?但地宫第四层,并未看到被镇压的黑龙,只看到满地鲜血,也就导致世人非议这是真是假?总觉得是假的呢。于是就有人寻找历史,正史没有记载,那么就从野史当中寻找,还真找出不少地理游记,或者个人自传等等,关于伏深镇压黑龙的事情都有一星半点的记载,俨然是真实。

    既然是帝王的陵墓,那么就有棺椁。确实有棺椁,棺椁悬挂在镇压黑龙上方高高凌空的一处石台之上,现在工匠们在想办法,到底要怎样把棺椁拿下来。

    更多的消息,就需要姬七紫回京之后才能知晓,她倒是不怀疑黑龙存在是真是假,毕竟二郎神、太上老君都存在,还有雪团、小玉它们作证,黑龙应该是真的,但被镇压的黑龙去哪儿了呢?

    ……

    进入十一月,天气就变得寒冷了,夜里飘起了大雪,一夜之间,天地就换了一副容颜。

    姬壮壮穿成一个球,从东宫溜溜达达跑到宫门口,他这几天半下午都跑到宫门口守着,因为姐姐就在这几天要回来了。

    姬七紫和燕景辰进了城之后,两人便在岔路口分开了,范元武和梅康护送他一起回忠毅侯府,而姬七紫领着小翠、雪团五宠在宁欣、叶芳的陪同下回皇宫,其余亲卫都回亲卫营。

    风雪之下,街上行人不多,但有铲雪的人,还不少,每条街都有不少人铲雪,有巡逻队的士兵,有自发铲雪的百姓。

    这样的大雪,每天人们要铲雪两次,一次是天明之后,一次是傍晚时分,就为了保持道路的畅通。

    宫门口,站岗的侍卫眉毛都结了一层冰凌,扶着长-枪的右手寒冰冰的,他们远远看到三个人走近,昏暗的天色下,看不清是什么人,直到来人走到近前。

    “咦,居然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姬七紫嘟囔了一句,不过脚步不停,她远远的看着几个侍卫。

    八个侍卫,七个认识,另外一个她没见过。

    走近后,她把进出宫的令牌拿出来,为首本就没有阻拦的侍卫站得笔直,呼出热气道:“郡主请进。”

    姬七紫颔首微笑,越过他们踩着湿滑的地面继续前行,走了大概三百米,前方一个圆滚滚的小团子从斜坡上滚了下来。

    她眼睛一亮,往前窜,来到小团子面前,一把把小团子抱了起来。

    “哈哈哈哈,姬壮壮,猜猜我是谁?”

    明明平时总是念叨着姐姐,但看到真人了,姬壮壮反而抬着小下巴,黑葡萄般的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着,骄傲道:“放小爷下来!”

    “小爷?”姬七紫不禁吃一惊,然后她冷哼一声,伸手捏着弟弟的胖脸,说道:“在本郡主面前充小爷?姬壮壮,胆子很大嘛。”

    “哼!”于是姬壮壮激烈的动起来,他现在有二十多斤,就他这么动来动去,姬淮都不一定抱得住,纪氏那更抱不住,但不限于姬七紫。

    随着长大,姬七紫平时没怎么使用大力,她个子虽然高,但看起来很瘦的样子,平时大家看到她,第一时间都想不起她还是个大力士。

    姬七紫就这么端着弟弟,姬壮壮动来动去,才发现姐姐就这么托着他往东宫走去,他不要面子了么?

    “哇哇哇哇!”作为小孩子,要主权用什么方法最可行?当然是哭了,反正哭是小孩子的权利。

    海乐山他们想上前,斟酌半晌,还是没上前,反正他们主子经常假哭。

    姬七紫停下脚步,笑嘻嘻的望着假哭的弟弟,得意道:“小样,你这都是当年姐姐玩过的把戏,我可不上当。”

    姬壮壮的干嚎声顿时戛然而止,他盯着姐姐,姐弟俩盯视了半晌,他顿时放声大哭,这会是真有眼泪。

    姬七紫顿时有点慌,弟弟真哭了,怎么哄?她看了看宁欣她们,两人表示爱莫能助,她们可不知道怎么安抚小公子。

    雪团五宠和站在小黄背上的小翠好奇的望着团子姬壮壮,雪团它们是记得姬壮壮的,但小翠没见过,不免好奇。

    海乐山、丁玉山四人却深深的埋着头,心中暗道,主子说哭就哭的本事又见长了。

    “诶诶诶,你别哭啊。”姬七紫苦巴巴道。

    姬壮壮抽噎道:“我讨厌你,一回来就欺负我。”

    突然,小翠嘎嘎叫:“我也讨厌你。”这个小团子是跟它争宠的,且它知道它争不过小团子,所以它要讨厌他。

    姬七紫盯着他,看得姬壮壮小心脏砰砰跳,她扬了扬眉:“那你继续哭吧。”

    姬壮壮的目光落在小翠雪团身上,他拉长了嘴,抽噎道:“我也不会喜欢你这只鸟。”

    姬七紫失笑,然后托着弟弟继续往前走,姬壮壮抽噎了半晌,从指缝里看着面无表情的姐姐,小心脏继续砰砰跳。

    姬七紫心中暗道,小样,还制服不了你?

    走到东宫门口了,姬壮壮不抽噎了,姬七紫停下脚步,纳闷道:“咦,你怎么不哭了?”

    姬壮壮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大魔王姐姐,还未说什么,里面乌林复惊喜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啊啊啊,郡主回来了呀!”边惊喊,边跑了出来,脸上是一脸喜色。

    姬七紫换了个姿势抱着弟弟,向来人走去,然后就被乌林复拉着关切的询问这询问那了。

    蔷薇、百合、茉莉她们很快也都从西院出来了,大家都很激动,且茉莉自动自发接过了照顾小翠和雪团它们的责任,小翠见雪团它们跟着茉莉走了,它也只好跟着走了。

    蔷薇、百合知道,主子暂时顾不上他们,几个人便言笑晏晏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等到厉经亘也出来了,就多了一人关切的问候她了。

    姬壮壮心中忿忿不平,乌公公和厉公公说的最喜欢他的话果然是假话,明明对姐姐更殷勤。

    但很快,姬壮壮就不记得自己这点小情绪了,因为这么多人和他抢姐姐,他都还没有跟姐姐说上几句话,他霸气的驱赶一众宫人,然后牵着姐姐就往正院跑,嘴上姐姐长姐姐短,亲热得不得了。

    看到纪氏,姬七紫连弟弟都不要了,直接扑了上去,蹭了蹭,撒娇道:“娘,我好想你哦。”

    “你想我,怎么跑那么远?这么久都不回来。”纪氏娇嗔道。

    姬壮壮在旁边蹦跳:“还有我,我,我!”

    纪氏揉了揉儿子的头,说道:“不会忘了你的。”

    不久,姬淮听闻消息,那是直接从御书房翘班回来的,反正折子又批不完,这么久没见女儿,十分想念啊。

    在见过父母之后,姬七紫便抱着弟弟去御书房给皇爷爷请安,顺便邀请皇爷爷到东宫参加家宴。

    “姐姐,你不走了么?”姬壮壮伏在姐姐肩头,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显示着,姐姐好高,比大姐姐高,看起来都比大哥、二哥、三哥高耶。

    姬七紫摇头:“要走呀,我要去海上打海盗。”

    海盗这东西是灭绝不了的,当然大周的海域几乎看不到海盗了,但别的国家的海盗经常跑到大周的海域来撒野。

    姬壮壮激动道:“那你带我一起去呀。”

    姬七紫忍着笑,问道:“那不行,你还这么小,等到你长到十五岁之后才行。”

    到了御书房,姬壮壮牵着姐姐的手翻过门槛,兴冲冲的喊道:“皇爷爷,姐姐回来啦。”

    景元帝停下手中的笔,看向一高一矮的姐弟俩,挑了挑眉:“还知道回来?”

    姬七紫笑眯眯道:“这里是我家,我当然要回来啦。皇爷爷,你有没有想我呀?”

    景元帝面无表情道:“不想!”

    姬壮壮立即大喊道:“皇爷爷撒谎,我们天天讲姐姐的。”

    景元帝:“……”

    祖孙三人互相拆台似的闲聊,小半个时辰之后,姐弟俩就拉着皇爷爷一起回东宫吃完饭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