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铁网山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5章 铁网山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三国之召唤时代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破道[修真]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秋去冬来, 春来夏去。

    景元二十七年,中秋过后,进入九月份。

    九月九日,重阳节, 京城达官贵人拖家带口到郊外登高望远。

    一岁多的姬壮壮已经能走能跑了, 继姐姐之后, 他成为皇宫第二霸王。他依旧胖墩墩的,撩起衣袖和裤腿就可以看到那手臂和双腿就跟藕节似的一节又一节,白白嫩嫩可爱极了。

    他才两个来月,姐姐就跑出京城游玩, 他自然不记得姐姐了,但姐姐每个月都会派人送大量的东西回京城,随行回来的自然会有画像,所以他还是能认识姐姐的。

    一大早,纪氏就给儿子装扮好, 待会他们要出城去登高望远,家里孩子们都去, 她和姬淮亲自领着。

    “壮壮, 想什么呢?”纪氏看着儿子绷着小脸盘腿坐在木榻上, 一身蓝色的外套, 头上戴着一顶羊绒帽子,脚上瞪着干净的小靴子, 看起来可爱极了。

    姬壮壮嘟着嘴, 从木榻上爬起来, 然后扑进母亲怀里,纪氏站起来,双手托着他的小屁股。

    “娘,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姬壮壮很烦恼,总是有人在他耳边唠叨姐姐多么多么厉害呀。

    纪氏抱着儿子往外面走,说道:“娘也不知道哦,姐姐玩够了就回来了呀。”

    纪氏倒是知道女儿在何处,此时正在南海那边,似乎打算出海寻宝来着,但近些年来,军队在海上吃到甜头,属于大周的海域海岛全都已经被搜寻过了,什么金矿、银矿等矿产是越来越难发现了,于是海军就往外扩张。但其它海域就有别的国家的人,彼此为了争夺一个海岛,那是打得不可开交,有时候隔着大周太远,往往军队夺得一个岛屿,很快又被其它国家的海岛抢回去了,如此周而复始,海上就没有平静过。

    姬壮壮扁着小嘴道:“姐姐太过分了,我都没见过她。”

    纪氏不禁失笑,却附和道:“是啊,姐姐太过分了,离家出走两年不回来,弟弟都不认识她了呢。”

    母子俩说着话,春香姓宋,初夏姓王,两人自梳之后,就被称为宋嬷嬷和王嬷嬷,纪氏身边的大宫女现在是五年前提拔上来的,分别是水绿、蔓荷、寒珊、绮菱,今日就是水绿、蔓荷与宋嬷嬷、王嬷嬷跟着太子妃出宫。

    姬壮壮身边没有配宫女,配了四个太监,两个年纪大点,两个年纪小点,分别叫海乐山、丁玉山、东泉山、许智山,他们四个人是日常随侍,这次出宫自然也会跟着一起。

    来到前厅,姬淮如常的从妻子手上接过儿子,姬杨、姬梅他们纷纷向嫡母行礼请安。

    姬杨、姬梅、姬柳也十七岁了,姬淮已经在为两个儿子考虑婚事,乌林复他们收集了满京城所有及笄的闺秀资料,就等让两个儿子自己决定看中谁,至于姬梅,依旧是个棘手的问题,姬淮还不知道拿长女怎么办?

    姬壮壮朝哥哥、姐姐笑眯眯的打了招呼,他是见人就笑三分,哥哥姐姐都很喜欢他。

    看了一眼儿女,姬淮满意的点头道:“走吧。”走了一步,想起什么,回头叮嘱了姬杨、姬柳一声,让他们别忘了今天的任务。

    姬杨、姬柳瞬间脸色有点不自在,耳根子都红了,姬柏、姬棠、姬梨他们纷纷捂嘴偷笑。

    也就姬梅撩了撩眼皮,心中有些踌躇和茫然,她也十七岁了,自从上次气着父亲之后,父亲果真不再管她的婚事,那她以后这么办?

    姬壮壮耳朵贼尖,立即好奇道:“爹爹,你和大哥、二哥讲什么悄悄话?”

    姬淮拍了儿子的脑袋一下,没好气道:“你个小不点,关心那么多作甚?”

    在宫门口乘坐上挂着太子旗帜的撵车,并着骑马的亲卫队,马车队伍浩浩荡荡的往城门口而去。

    因着平时太子很忙,与儿女们相处的时间有限,是以姬杨他们都乘坐太子车驾,离着铁网山有一个多时辰的路程,正好方便他考教儿女。

    此次皇家登高之地就在铁网山,官员们携着妻儿子女也都尽量往铁网山靠拢,示意铁网山从十日前就被考察好了。

    禁卫和玄衣卫考察了整个铁网山附近的村子,登记了村子里所有人,而且明确告诉了各村,在九月九日之前,各村不得收留任何陌生人,被逮到了没有问题还好,一旦出了事,不仅仅只是坐牢那么简单。

    冯陌南和其书童自然也被登记在册,禁卫和玄衣卫查实了他的身份,核对过后也就仔细叮嘱了,九月九日那天整个铁网山都会很热闹,若是不想冲撞了贵人,可提前离开。

    顺着官道,一大批马车队伍来到铁网山下,幸好本来铁网山就是皇家打猎圣地,山脚下有足够开阔的空间容纳上千人。

    这片山脚下的开阔的草地上已经先来了一些人,有官员携着家人,也有宗室王爷等,还有英王、宣王等人。

    太子车驾到来,英王、宣王他们就迎了过来,姬杨他们纷纷下车,姬淮最后一个下车,纪氏抱着儿子从太子妃车驾当中下来。

    “娘,我要下地。”纪氏扫视了一眼周围,现在还不到巳时,太阳已经出来了,但草地的泥土还是湿润的,也就草叶枯黄,看不出来什么。

    她把儿子放下来,叮嘱了一番,就任由他摇摇晃晃跑来跑去,海乐山他们四个人赶紧跟了上去。

    没跑多远,姬壮壮被英王一把抱起来了,他立即扭着小身子惊叫:“七叔,我要下来。”

    英王挑眉:“七叔抱一抱不好么?”

    “不好。”姬壮壮板着肉呼呼的小脸,极力传达他的不愿意。

    英王大笑,然后还是把侄子放下地了,姬壮壮立即就往前跑,远离这些总是想抱他的怪叔叔们。

    小跑了一会,看到又几辆马车行驶而来,他盯着那马车,直到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人,他立即拔腿就往路边跑去。

    “梧桐,梧桐姐姐。”他边跑边喊。

    怀王抱着女儿下车,怀王妃领着丫鬟和小厮在卸东西,大家虽然是要登高,但还是要扎个营,不论是休息,还是做点吃食,总要有一块地方。

    等到姬壮壮跑近,怀王左手把他抱起来了,这样左右手两个孩子。

    “梧桐姐姐。”姬壮壮拉着堂姐的小手,笑得甜蜜蜜的。

    梧桐笑弯了眼眸,软软道:“壮壮。”

    怀王不禁失笑,这小子好似一直喜欢往长得漂亮的小女孩身边凑,第一个就是他闺女。

    英王和宣王走过来,英王酸溜溜道:“壮壮,你区别待遇,你要六叔抱,都不要七叔抱?”

    姬壮壮朝他翻了一个小白眼,煞有其事道:“七叔没有姐姐。”

    怀王和宣王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下子的意思很好理解,因为英王没有抱一个漂亮姐姐,所以他才不想让他抱。

    营地扎好了,怀王和两个弟弟营地走去,而后才放下女儿和侄子,让两个小不点手牵着手在草地上跑来跑去。

    大人们聚在一起闲聊,小孩子就在草地上跑来跑去追逐玩闹,你们打架就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别看姬壮壮看起来好说话一样,但谁敢欺负他,他就算打不过,他也要拎着拳头砸上去。

    “你为什么推他?”姬壮壮圆睁着大眼睛瞪着对面三岁大的小胖墩,比他和地上被推到的小孩壮多了。

    那小胖墩拍着胖手,不屑道:“我推了就推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们这一群孩子,年龄都是三岁以下的,结果这个三岁以上的跑过来充老大,当他们三岁以下的打不过么?

    姬壮壮直接扑上去,旁边小梧桐立即捂着嘴大叫:“哎呀,壮壮,你打不过……”

    哪知道被推到在地的小孩,也就和姬壮壮差不多大,看起来秀气得很,结果他直接爬起来,跟着一起扑了上去。

    两个不到两岁的小家伙愣是把小胖墩扑到在地,一拳一拳砸上去,旁边的小孩目瞪口呆的看着,等回过神来,纷纷哇哇大哭起来,而旁边那些年龄更大一点的孩子看到了,纷纷跑过来看热闹。

    “啧啧,现在的小孩子不得了,瞧多大点,竟然会打架了呢。”

    海乐山、丁玉山四个有点着急,要不要去找太子和太子妃?海乐山还是赶紧吩咐许智山找太子和太子妃,他们在这里看着。

    别人出来踏青登高都是一脸喜色的样子,唯有姬林耷拉着一张脸,他来得比较迟,下车之后,看着这么多人,还有帐篷,便随意走着,找到叔叔们的营地就好了。

    看到一群小孩子打架,他顿时来了兴趣,他唇角带笑道:“真了不起呀!”

    话音刚落音,看到正焦急万分的海乐山、丁玉山、东泉山三人,才大惊失色道:“海乐山,你别告诉我是姬壮壮在和人打架?”

    海乐山看到他,赶紧行了一礼道:“世子,就是主子。”

    姬林没忍住大笑出声,当然他动作不停,走进去把正抱在一团的三个人分开。

    三个小孩一身草屑,不过脸上都有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尤其是那个小胖墩,虽然姬壮壮和另外一个小孩年纪比他小一半,但两个小家伙是合起来打他,他更没有讨到便宜。

    “厉害厉害,姬壮壮首战就越级挑战,而且还是这么小的年龄呢。”

    姬林获得了小堂弟一个白眼,姬壮壮擦了擦嘴角,非常冷酷无情的冷哼了一声。

    “你们两个是谁家的孩子?”姬林的目光看向另外两人,那个小胖墩垂着头有些害怕。

    两个人都不说话,不过姬林从海乐山他们那里知道这两个小孩是谁了,秀气得像个小姑娘的小男孩是翰林院编修林海的儿子,小胖墩是兵部尚书的孙子。

    接到儿子身边下人的通知,太子妃纪氏、贾敏和小胖墩的母亲急匆匆赶来,没有看到打架的场面,但三个孩子那脏兮兮的样子,倒是让三位母亲又气又笑。

    还有其他年轻的母亲,纷纷抱着自己孩子安慰,看到太子妃,也都抱着孩子上前打了个招呼。

    这后面就是三个母亲的事情了,小胖墩的母亲哪敢跟太子妃争锋,尤其是问清楚之后,确实是自己儿子无缘无故推林家的小孩,这才引起小太子的报复。但打架终归不对,各打一板,先让小胖墩道歉,然后再让姬壮壮和林黎道歉,双方就握手言和了。

    小胖墩的母亲抱着儿子连连向太子妃纪氏和贾敏道歉,还说一定回去好好管教儿子,纪氏倒是也不计较,反正不好好教导孩子,以后孩子长大了,大人更是费不完的心,那时候更糟糕,因为孩子定性,改不过来了。

    抱着儿子往回走,妇人心中暗暗呼出一口气,看来回去得好生和夫君谈一谈,婆婆这般溺爱儿子,现在是小孩子尚好,以后要是再这么霸道撞上皇家子孙,那时候婆婆也护不住他啊。

    这边贾敏抱着儿子林黎,纪氏抱着儿子姬壮壮,两个小不点好似歃血为盟那般,拍了拍掌。

    “壮壮,谢谢你帮我。”林黎很聪明,听到大人叫姬壮壮的名字,他也就这么叫。

    贾敏偷偷观察对面太子妃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不满,心头这才松了口气。

    她儿子别看长得秀气,但十足是个小霸王,不过他不会无缘无故欺负别人,婆婆和夫君宠爱他,但不溺爱。

    姬壮壮颇有大哥气势,摆摆手:“没什么呀,以后谁敢欺负你,报我的名,看我不打得他屁滚尿流。”

    旁边抱着小堂妹的姬林笑得不行了,他边笑边说:“哈哈哈,姬壮壮,你行啊。”

    纪氏和贾敏寒暄几句之后,两人便带着儿子回自家扎营的地方。

    回到营地,纪氏把事情这么一讲,大家都笑了起来,不过小孩子打架,姬淮他们确实没当一回事。

    一刻钟后,姬淮抱着被重新打理好的儿子,纪氏拿着一个水壶,他们率先踏上了前往山道,准备爬山了。

    不过走了一会,楚王、燕王和姬淮他们一些男人纷纷结伴先往山上走去了,纪氏抱着儿子走不了几步路,只好停下来牵着儿子一步一步往上走,倒是怀王妃身子好一些,她抱着女儿可以稳步走在山道上,不过小梧桐看着弟弟走路,她也下来走路。

    于是,她们女眷就远远的坠在后面,后面许多人越过她们,到最后就是肃王妃、晋王妃、太子妃她们这些拖家带口的女眷慢悠悠的走在最后,走一步停一步那样。

    爬了半个时辰,还不到铁网山半山腰,姬壮壮和小梧桐手牵着手踩着台阶走上了临时的休息之地,一处约莫可以容纳下一百来人的平台。

    “嘻嘻,娘,你好慢啊。”姬壮壮笑嘻嘻的望着还不如他的大人,小模样非常得意。

    怀王妃和燕王妃、楚王妃年轻许多,三人率先登上平台,纪氏和肃王妃、晋王妃三人喘着大气,腿脚就像灌了浆那般沉重的走上平台。

    几人休息这会,不少妇人和年轻女子也都登上平台了,肃王妃休息好了,一双眼睛就往那些未出阁的年轻女子身上瞄去,纪氏打趣道:“大嫂,你这目光太明显了,会吓着人家小姑娘的。”

    肃王妃移开目光,眼神当中是激赏,她看着妯娌们,叹口气道:“现在只要姬林成亲,不管是哪家的女子,我都欢喜。”

    几位王妃心有戚戚焉,心中暗道,大嫂这要求真低,如果姬林看中了一个村姑或者奴婢,她也答应么?

    不过想见大嫂望儿成亲的渴望,居然要求放低到这般程度。

    贾敏牵着儿子是最后一拨人,结果她才走上平台,把儿子放下去,儿子就一溜烟的跑了。

    现在这处平台孩子一共就十几个,反正不知道为何,姬壮壮和林黎很合得来,除了小堂姐和林黎,其他小孩子,他都爱理不理的。

    “爹爹太过分了,还有大哥、二哥、三哥、大姐、二姐、三姐、八姐、九姐、十姐。”

    姬壮壮掰着手指头数落抛弃他们的人,小梧桐、林黎他们都跟着纷纷点头,他们的爹爹也不见啦。

    铁网山并不高,只是延伸的面积很广,所以往内围那边很适合打猎,若是一个成年人全力以赴登山登到山顶,也就一个半时辰左右,按照纪氏她们这速度,要爬上山顶,只怕要两个时辰都不够,于是理所当然的,到了晌午时分,她们才到半山腰。

    半山腰这里就是一处大平台,她们这群落后的贵夫人便在此地休息,顺道解决午饭。

    当然不要想什么大鱼大肉,大家吃的最多的是糕点,还可以用自带的小火炉煮热汤喝,图的就是一个野趣味。

    午后,等纪氏她们爬上山顶,已经是未时正了,此时,太阳开始缓缓西落,从山顶眺望远方。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站在高处,耳畔风声呼过,那种高远的意境油然而生。

    姬淮他们还在山顶,众多的大老爷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闲谈,许多人诗情大发,做出了许多优美的诗词,现场爆发出一阵又一阵掌声。

    重阳节登高望远达成,大部队在申时正往山下走,这往下走,必然比上山花费的时间短。

    到了山脚下扎营之地,已经快到酉时正了,天际红日只剩下一半,很快就会彻底淹没。

    纪氏抱着儿子,看着水绿她们收拾东西,姬淮和众人一一告别,这才回到营地,打算领着妻儿回宫了。

    不过看到其他儿女一个都没有回来,他回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自己的儿子、女儿在和朋友们告别。

    突然,地面晃动了一下,原本的喧嚣戛然而止,空气安静得很诡异,也就片刻后,地面又颤动了一下,这下有人惊叫了起来,于是整个场面才开始乱起来了。

    “啊啊啊,地动了啊!”还有人在尖叫:“快看,山上的石头滚下来了。”

    “啊啊啊啊啊!”惊声尖叫,此起彼伏。

    姬淮反应过来,往前走几步,打算护着妻子和儿子往外走,但地面却晃动得越来越厉害,连人都站不稳。

    纪氏抱着儿子,站不稳,一个不小心就伏在地上了,她勉强冷静下来,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撑着地面。

    “壮壮,抱紧娘的脖子。”她探头看向四周,离着她最近的自然是姬淮和水绿她们几个宫女,还有隔壁营地的怀王、怀王妃,此刻是怀王抱着女儿,他们夫妻倒是好好站着的,正往外面走。

    姬壮壮在地面晃动那一下,就已经紧紧抱紧了娘的脖子,他小脸绷紧,四处张望,看到父亲,连忙喊道:“爹,爹。”

    姬淮爬起来,虽然地面在摇晃,但还是努力往妻儿的方向跑去。

    但下一刻,地面晃得更厉害了,眼看着还有几步他就要冲到妻儿身边,地面龟裂了,分开一条裂缝,裂缝还在长大。

    他差点就冲进裂缝里面去了,就像紧急刹车那般,他刹住脚了。

    “太子妃?!”水绿她们惊恐的声音传来,姬淮抬头一看,顿时惊叫出声:“瑞珍!”

    怀王和怀王妃护着女儿往不怎么摇晃的地方撤离,回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二嫂,壮壮?”

    在所有人眼睁睁之下,太子扎营那片草坪突然土壤下陷,很快就是一个大洞出来了,纪氏抱着儿子才刚刚站起来,正要往外面跑,整个人就被大洞吞噬了。

    不只是纪氏和姬壮壮,海乐山、丁玉山及水绿、蔓荷先后也踩空掉了下去。

    从地面剧烈晃动到大洞出现,也不过三十息的时间。

    剧烈晃动停止,大地一片平坦,要不是草地上的裂缝和洞穴,还有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头,这一片狼藉,大家都以为那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巨变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呢。

    方才挡在前面的裂缝小了许多,姬淮从更远处更小的缝隙跳过来,然后跑到洞口,只见深不见底的地洞,越往下越小,且黝黑一片,仿佛里面有什么怪兽一般。

    燕王、怀王一把拽住姬淮,不让他做出错误的举动。

    “二哥,别急,我们马上安排人下去。”

    同时,怀王他们派人往京城送消息,让安排更多的士兵过来,这下去找人必然需要更多的人。

    太子亲卫沈万年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殿下,我这就安排人去村里找绳子。”

    姬淮冷静下来,沉声道:“好。”

    劫后余生,周围有抽噎声传来,姬淮、怀王、燕王他们纷纷安排身边人去询问那些官员和贵夫人,以及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人被突然出现的裂缝、黑洞吞噬了。

    ……

    自从一头栽入修仙这条路,景元帝休息时间要么自己钻研道经,要么到景和宫与明光大师、玄真道长探讨经文,不管是佛经还是道经,反正交流起来都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意境。

    所以,今天这样的日子,景元帝没有出城,就在景和宫与明光大师、玄真道长谈天说地。

    当孙大同急匆匆跑来禀报,说:“陛下,不好了,铁网山那里发生了地动,太子太子妃他们露营之地出现了裂缝和地洞,太子妃和小公子掉入地洞里面了。”

    “什么?”老神在在的景元帝坐不住了,明光大师和玄真道长也难掩惊讶,两人纷纷掰着指头算起来了。

    景元帝直接大踏步往外走,都快走出园子了,明光大师才叫住他:“陛下,不用着急,太子妃娘娘和小公子有惊无险。”

    玄真道长也说道:“不是地动,应该是地底下有什么东西,太子妃娘娘和小公子不会有事的。”

    景元帝回头颔首道:“多谢叔祖、道长。”

    他拱手一礼,然后转身大踏步离去,身上简易的青色长袍也没打算换,直接去了事发地。

    等到景元帝和禁卫赶到铁网山山脚下,姬淮、怀王和燕王他们纷纷也都跟着下到地洞底下去了。

    现在有二十个人掉入了裂缝和地洞当中,有一个小孩子,就是之前和姬壮壮、林黎打架的小胖墩,兵部尚书的孙子,而且小胖墩是他和祖母一起掉下去的,也就姬壮壮和小胖墩两个小孩,其他都是年轻人,有小厮和丫鬟,也有纨绔公子和千金小姐,及妇人和已婚男子。

    统计完失踪人数,景元帝正要问什么,地洞的绳子就在晃动,有人在底下说话,让上面拉绳子,而后一群士兵拉绳子,拉上来两个人,是太子亲卫中的一员,他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小丫鬟。

    马上有人把小丫鬟接过去了,跟着被急召而来的太医连忙为她看诊,最后得出是脑袋磕在石头上了,没什么大碍,就是失血过多,太医马上为小丫鬟治伤。

    “底下什么情况?”景元帝连忙问道,因为怀王和燕王、太子跟着下到地洞下面去了,上面主持的人就是楚王、英王和宣王,晋王和肃王今天并没有来踏青,只是他们的王妃和儿女们来了。

    当然一刻钟后,肃王和晋王也都急匆匆赶来了。

    那个亲卫赶紧说道:“回禀陛下,下面很深,但下到地洞底下之后,就有许多甬道,那些甬道不像天然的,更有人工的痕迹,还有许多石室、建筑物……”

    顿了一下,亲卫才说道:“初步估计,应该是一处地宫。”说白了就是一处大墓地,这样规模的地宫,不是谁都能在死后享受得起的,必然是王侯类的人物。

    景元帝及诸位王爷,达官贵人难掩惊讶之色,景元帝才想起方才玄真道长所言,地底下有什么东西?

    亲卫说完马上就要继续下地洞,景元帝立即再安排更多士兵下去。

    这时,被层层包围的草地外面,出现了哭喊之声。

    “军爷,帮帮忙啊,我家公子被木屋突然出现的地洞给吞噬了,求求你们帮我救人。”

    这人边哭边说,哭得稀里哗啦,被他拽着的士兵没忍住问了一下详情,然后才知道他的公子是那个以倒霉出名的科考霉人冯陌南,想他区区禁卫一个小兵都知道冯陌南这个人,可见冯陌南在京城有多出名。

    士兵往里层层禀报,最后书童被带到了皇帝面前,景元帝打量着他,书童个子不高,但年纪应该也有二十七八岁了,只是看起来还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书童打了一个寒颤,他扑通一下跪下了,哭噎道:“草民参见圣上,求圣上救人时,顺道把我家公子救出来。”

    景元帝皱眉:“别哭了,能救一定会救。”

    诸位王爷、官员纷纷看着书童,他们心中有点诡异的感觉,那个冯陌南不愧是霉人,离着这么远竟然也会被波及到,他所在的那处村子没有一个人受害。

    ……

    地底下,甬道四通八达,就那个地洞就连接着七条甬道,姬淮他们下去之后,因为人不够多,便继续又等上面的人下来,这才分成七组顺着甬道搜寻下去。

    但其实纪氏抱着姬壮壮并没有落到地洞最低处,原本这条地洞中途还有几层柔软的泥土,纪氏被砸下来时,那一层泥土做了缓冲,她们母子被抖到山壁上另一条甬道里面去,那条甬道是斜着往下的,于是她们母子就顺着那条斜着的甬道往下滑,一直滑到底。

    而那层柔软的泥土是被海乐山他们砸开的,只是越往下,还有一层又一层泥土,他们个个往下掉的时候,都被抖到旁边的山壁上的甬道里面去了,是以这条地洞最深处,姬淮他们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纪氏是被儿子拍醒的,姬壮壮醒来,发现四周一片黑,好在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还是看得清周围,四周就是一处山洞,他躺在娘的胸口。

    “娘,娘。”四周那么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姬壮壮害怕了,哭着喊娘。

    纪氏觉得浑身很痛,听到儿子哭声,她赶紧说道:“壮壮,别哭,娘没事。”就是赶紧浑身没力,连手都抬不起来。

    大约两刻钟,纪氏才积蓄了力量,最后坐了起来,抱着儿子,观察了山洞之后,发现除了山壁上的洞口,她爬不上去,那就只有往唯一的出口走去。

    出了山洞之后,就出现一条长长的甬道,整个环境就只有她们母子两人,安静得都能听见呼吸声。

    她们运气很好,走了很长一段路程,没有碰见什么蜘蛛、毒蛇之类。

    “娘,我好饿哦。”现在已经是戌时过了,在宫里时,姬壮壮早已吃了晚饭,今天中午吃得最多的是糕点,不只是姬壮壮饿,纪氏也饿。

    舔了舔嘴唇,纪氏拍着儿子的后背,安慰道:“壮壮不怕,爹爹很快就会找到我们的,忍一忍。”

    突然,前方出现火光,纪氏抱着儿子贴在墙壁上一动不敢动。

    冯陌南倒霉的掉下地洞之后,他并没有晕多久,很快就醒来了,观察了许多石室之后,他找到了打火石,点燃了石室里的油灯,然后又找到了火把,于是他便挨个点油灯,毕竟没有光,前面看不到,该怎么走呢?

    但倒霉属性发作,他遇上了一群蛇,反正他跑,蛇就跟着追逐,他都快跑断气了,那些蛇还穷追不舍。

    纪氏看到他身后的情况,那是抱着儿子立即往回跑,但她跑不过冯陌南,冯陌南看到她,气喘吁吁道:“姑娘?…夫人?”

    离着越近,光线越明亮,看到纪氏那一身穿着,冯陌南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就算不是皇亲国戚,那也应该是一品诰命夫人类的。

    冯陌南用牙齿咬着火把,然后抢过姬壮壮,说道:“夫人,我帮你抱。”

    纪氏还来不及道谢,手上被塞进了火把,然后三个人一直往前跑啊跑,就快被追上时,突然看到一处台阶,想也没想,两人立即往台阶下面跑去,他们一直往台阶下跑,后面蛇群穷追不舍。

    直到跑下台阶,他们直接往左边的甬道跑,结果跑着跑着发现后面没动静了,回头一看发现那些蛇群走的直路,并没有拐外,下了台阶之后,直接直跑。

    “所以,它们不是追你?”纪氏一把抢回孩子,她这才后知后觉发现,那些毒蛇应该不是追他。

    冯陌南摇头茫然道:“我不知道啊。”碰到毒蛇群不跑,总不能呆在原地等死?

    而掉下来的其他人,除了被裂缝吞噬的人掉入了地宫第二层第三层之外,其他人都在第一层,也就是纪氏他们所在诸多石室这一层。

    像水绿、蔓荷、海乐山、丁玉山他们也在第一层,四个人还有其他人在看到蛇群时亡命奔跑,然后遇上更多人,最后才发现,这些蛇群不进石室,他们才躲入石室当中抢回来一条命。

    ……

    士兵们还在地宫第二层寻找,士兵们手上有武器,还有驱虫粉,所以倒是不怕那些疯狂跑动的五毒,且他们跟着五毒倒是找到了地宫第三层入口,不过大家并没有盲目下去。

    而后搜寻了第二层之后,发现了第一层的出入口,这时候士兵们才往第一层而去。

    但这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都快到寅时了。

    地面上,月色清亮,星辰漫天,草坪上景元帝及诸位王爷都在,倒是那些官员及夫人、孩子被安排回城了,只留下兵部尚书等人。

    草地上燃着火堆,大家都在地洞口守着,但除了之前那个满脸是血的小丫头之外,这都好几个时辰了,下面并没有再送人上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