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劫持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2章 劫持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三国之召唤时代破道[修真]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幼崽护养协会     纪氏既已出了月子, 东宫的宫务立即就接过去了, 姬七紫那是双手奉上,好似烫手山芋一般, 教纪氏觉得好笑不已。

    她坐在圆桌边处理宫务, 因着身体不比十年前, 这番出了月子,纪氏的身材也还未恢复到以往, 脸庞圆润,但是笑起来却很温暖,让人凭生好感,且儿子要吃奶, 她肯定也不能节食减肥,只能徐徐图之。

    姬壮壮躺在她旁边的小床上呼呼大睡, 头上光溜溜的,身上只穿了两层, 再加上襁褓, 就这样, 他还能睡出一身汗, 不敢给他多穿。

    赵嬷嬷、钱嬷嬷、孙嬷嬷、李嬷嬷四个嬷嬷现在年纪都有五十开外了, 纪氏基本上已经把她们养起来了, 春香、初夏、秋桐和白冬也已三十来岁,她们接过了四个嬷嬷的事务, 另外培养的年轻宫女逐渐能担事了。

    姬七紫进来时, 就正好听到春香她们提起贾敏生产之事, 她忙接过话道:“娘,贺礼我准备,洗三礼我去参加呀。”

    纪氏目光从账册上移开,说道:“你去可以,但贺礼就不必了,我这边备上,你代表东宫去就行了。”

    正好她还不想去,姬壮壮尚小,她走哪儿都不方便,所以她还真不想走哪里。

    姬七紫走了过来,推了两下小床,纪氏赶紧笑着阻止:“别动,才睡着。”

    今早,姬壮壮醒来得很早,还少见的哭了一场,这才把他哄睡着了,可不想再招惹这个小魔星。

    姬七紫弹了一下弟弟胖嘟嘟的脸颊,非常遗憾的放弃了骚扰弟弟的作为。

    “林家的洗三礼,你和你大哥一起去。”纪氏是突然想起这件事情,论关系,姬杨和贾瑚、贾琏是姨表兄弟,有一分血缘关系。

    姬七紫点了点头:“行啊。”

    纪氏想起荣阳侯府的事情,神色淡淡道:“应该要不了多久,荣阳侯就要取继妻了。”

    姬七紫捧着脸颊,她觉得自己该惊讶,但又不该惊讶,于是兴奋道:“新的荣阳侯夫人是谁?”

    纪氏勾了勾唇,眼里有着明显看好戏的意味,说道:“玄雅郡主。”

    “啊,玄雅姑姑?”姬七紫眨眨眼,这回是真的惊讶了,她迷惑道:“不对呀,玄雅姑姑不是已经嫁人了么?”

    玄雅郡主,延平郡王之女,今年三十岁,三年前丧夫,孝期结束,正准备携儿带女回京城。

    玄雅郡主是在两岁时,被武帝册封为郡主的,她那会长得玉雪可爱,武帝后期,皇子公主争锋太厉害,武帝就更喜欢宗室的孩子,宗室子还不好随意加封,但宗室女就可以随意凭喜好加封了,武帝后十年,武帝凭喜好封了三个郡主、五个县主。

    纪氏简单讲述了一下玄雅郡主的情况,她勾了勾唇:“张家和荣国公夫人博弈,这么多年来互不相让,荣阳侯在户部办差,出差到玄雅郡主夫家所在地,与玄雅郡主结识,玄雅郡主打听到荣阳侯府的情况,便动了再嫁的心思。”

    玄雅郡主一双儿女,女儿为长,儿子为小,毕竟家中没有了男人,夫家又总是打歪主意,她就打算携儿带女回京城,但不能总是住在娘家,寄人篱下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恰好碰上贾赦这么个情况,这不是送来的缘分么?

    姬七紫捧着脸颊,眼睛都笑眯了,说道:“这下荣国公夫人和贾王氏岂不是要跳脚了么?”

    荣国公夫人贾史氏就想找个自己能制住的儿媳妇,最好从四大家族当中寻找,已经有了一个贾王氏,断然不能再有一个贾王氏,所以王家可以排除,就只有史家和薛家了。

    但薛家的身份,贾史氏又看不上,目光最开始就集中在娘家史家,史家没有合适的女孩子,这才就扩大到四大家族的亲朋好友当中。

    她最近已经看好了一人,父亲是七品县令,这女子已经二十岁了,因为守孝耽误了花期,头婚比二婚好呀,她琢磨着之前张家不答应,不过是怕继室身份高了,苛刻贾琏罢了,这个女子肯定会答应。

    外孙洗三,贾史氏正和二儿媳妇王氏商议洗三礼的事情,作为外家,送洗三礼是有讲究的。

    “老太太,给外甥洗三,我们老爷还有添礼,是老爷好不容易寻来的一方墨砚,林家诗书之家,自然不缺这样的物事,希望妹妹莫嫌弃。”

    王氏圆圆的一张脸,笑起来格外可亲,贾史氏最喜欢这个二儿媳妇,近来打理家务,已经逐渐放一些权柄给王氏了。

    院子里传来贾赦的声音,王氏便立即起身道:“老太太,想必大哥有事找您,儿媳便告退了。”

    贾史氏满意的摆手:“行,晚点让珠儿和元春来我院子里吃饭。”

    说到贾珠和贾元春,贾史氏便又想起了贾琏这个孙子来了,张家又把他接走了,明明是贾家子,只怕要变成张家子了。

    丫鬟打起门帘子,王氏走了出来,和大伯子贾赦互相颔首一礼,贾赦进了屋,门帘子被放下了,而王氏却在院子里驻足,从袖子里摸了几个碎银子给院子里的几个丫鬟,丫鬟们明悟,纷纷都静默下来。

    片刻后,屋子里传来贾史氏惊讶之声:“什么?玄雅郡主?”

    贾史氏差点被背过气,她紧紧的握着双手,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大儿子,问道:“是太子殿下做媒?”

    贾赦已经和太子通了个气,面不改色道:“是的,母亲。”

    在官场上,贾赦也已经历练起来了,以前他万万不敢这般哄骗母亲,但近些年来夹在岳家和母亲之间,着实太疲惫了,且再不落实妻子之位,荣阳侯府只怕要变成老二的天下了,他决不允许。

    贾赦跪在地上,说道:“母亲,这桩婚事,儿子就预备答应了。”

    他靠近一些,声音压得很低,开始有技术性的哄骗母亲,说:“母亲,儿子和太子虽然是儿时玩伴,太子依然当我是朋友,但这种朋友关系很脆弱,不及联姻来得稳固,现在太子登上那个位置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院子里,王氏心头剧烈跳动,听不到里面说什么了,但也不需要再听,她只需要知道这个侯府真正的女主人将诞生了。

    如果是一般人家的女子,她还能周旋一二,但换成皇家郡主,她从何入手?

    回到西院,挥退了屋子里的人,王氏脸色狰狞几变,随即又变得颓丧了,她能怎么办?

    都怪贾政,举人考不中,秀才也考不中,他这个当父亲的什么也不管,每天只知道和清客风花雪月,完全没有考虑过儿女的前程。

    ……

    在林家小公子洗三礼之前,先到来的是春闱最后一项殿试,录取的两百多名贡士将由这场殿试决定名次。

    殿试就在太极殿举行,届时七位内阁辅臣、礼部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等人都将作为监考官出席。

    当然还有诸位皇子,不过不监考,就在最后阅览试卷时,前二十名也要给出自己的排名与意见。

    傍晚时分,殿试结束,考生们陆续走出皇宫,这可能是有些人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宫。

    所有考生在皇宫门口驻足回头观望,夕阳照在皇城上,给宫殿平添了一份金色,使得皇宫更加巍峨,瞬间提着的精气神松下来,才感觉到浑身疲惫,根本迈不动腿了。

    考官们彻夜改卷,卯时左右,考生们就在皇宫门口汇合,很快便有太监来引导考生们陆续进入到太极殿前的广场上。

    此刻,晨光熹微,一层雾气笼罩在大地上,站在广场上的考生们每一个人头发、鬓角都是湿湿的,霞光穿透薄雾照下来,照得人身上暖暖的,心脏也跟着剧烈跳动起来。

    当太阳完全跳出了地平线,红光漫天,太极殿大门终于开了,翰林院掌院学士执着一张红榜出来了,皇帝及诸位皇子、考官矗立在台阶之上,看着台阶之下的两百多名考生。

    ……

    东宫,姬七紫吃过早饭跑到正院来,正好姬壮壮在吃奶,吃饱喝足就努力挤着眼睛四处看着。

    “嘻嘻嘻,壮壮这么早醒来呀。”姬七紫抱过弟弟,一边逗着他,一边问道:“娘,壮壮现在醒着的时间比以前多了呀。”

    基本上早上卯时正到辰时正之间醒来,然后会玩个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这才呼呼大睡,睡到晌午时,他又醒来吃奶,午后就睡得比较长,会睡到酉时到戌时左右,直到晚上亥时过后再入睡。

    纪氏系好衣襟,笑道:“因为他在长大呀。”

    姬壮壮很给姐姐面子,一声又一声清脆的笑声响起,姬七紫见他笑的时候不多,但他一直在纪氏身边,纪氏就见多了,每天总有两三次,笑声很让人喜悦。

    “娘,我带弟弟出去玩一会。”想到太极殿前的热闹,姬七紫打算抱着弟弟去看一看。

    她不出现,就在长廊里看热闹呗。

    外面阳光刺眼,姬壮壮闭着眼就开始哼哼唧唧了,旁边宫女小声提醒了一下,姬七紫把他换了一个方向,稍微抱立起来一点,他立即就睁开了眼。

    还未离得广场太近,就已经听到广场上的声音,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在宣读榜单,姬壮壮也跟着看向声音的来处,所有穿着七品官服的考生按着整齐的排列站立着。

    姬七紫先把目光看向左侧已经按照名次站立的考生,第一名就是状元吧?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榜眼年纪大一些,有四十岁了;而探花郎就更年轻了,和上一届探花林海可以媲美容颜俊美程度。

    整体考中进士的这群考生,中间水平的都集中在三十多岁,十多岁、二十多岁和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的考生更是在少数。

    看完考生,再把目光看向台阶之上,翰林院掌院学士依旧在用着平和中正的声音宣读榜单,在他身后站着几个翰林院的年轻官员,其中就有林海。

    太极殿左侧就站着皇帝等人,个个面色严肃,目光落在那群考生身上,每个人看的人不同。

    当然最受瞩目的自然是状元、榜眼和探花,其次是传胪及之后的二甲前十名、前二十名。

    巳时前,殿试榜单宣读完毕,而后就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安排新进进士跨马游街之事。

    广场上考生跟着翰林院掌院学士鱼贯走出,景元帝和一众考官等都纷纷散了,一夜未眠,而且他们年纪不小了,困得慌,纷纷都要回去休息。

    景元帝连看孙女和孙子的心思都没有,他现在只想睡觉,太困了。

    也就太子和肃王他们精神百倍,他们是寅时左右到太极殿的,在这之前已经养足了精神。

    被傻爹抱着,姬壮壮很给面子没有哭,还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姬淮朗声笑道:“哎呀,壮壮真给爹面子。”

    姬七紫不想说话,歪头看傻爹的神情,撇了撇嘴,有儿子了不起啊。

    然后她脸蛋被揪了一下,姬淮挑眉:“小七想什么?”

    姬七紫扁嘴:“看你有了儿子之后,喜笑颜开的模样呀。”

    姬淮立即敛色,故作严肃道:“一般一般,你出生时,我也很高兴。”

    父女俩一路斗嘴回东宫,而宫外正热闹,新科进士从皇宫出来,纷纷骑上高头大马,而且全是清一色的白马,皮毛在阳光下轻轻飘扬,不见一丝脏污,可见太仆寺把这些白马打理得很整洁。

    游街的路线都是固定的,这条线路上街道两边的酒楼、茶楼早已被宾客占满了。

    燕景辰领着三个侄子侄女在酒楼等着,燕风泽和燕风华很激动的看着外面,还有燕风祁直接坐在高凳上目不转睛的望着外面。

    “小叔,能考中进士的人都好厉害。”燕风泽没有读书天分,当然让他硬考,也能考到举人,但每每读四书五经等他就想逃课,相比之下他更喜欢练武,以后要接他爹的担子。

    窗户外面突然喧哗起来了,哒哒的马蹄声淹没在喧闹中,骑着高头白马的新科进士已经进入了大家的视线里。

    燕风祁激动道:“小叔,我以后也要考状元!”

    燕景辰不禁一笑:“好啊,那小祁可要努力,不努力,即便是有十分天赋,也会落后于人,就像仲永那般。”

    燕风祁不知道仲永,燕风泽和燕风华已经学过这篇,兄妹俩绷着一张脸点头,然后燕风泽皱着小脸:“可是我读书不行。”

    燕景辰抚了抚侄子的头,笑道:“没关系,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现在把基础学好,等你十五岁时,再选择未来的路子。”

    说话间,新科进士已经走到酒楼下面,从各个窗户扔下了许多香包和鲜花,其中状元和探花郎,还有一些年轻的进士得到的香包和鲜花最多,无论何时何地,看脸都很重要。

    街头一角,穿着青色长衫的冯陌南站在那里,眼神渴望地望着游街的队伍。

    旁边书童又捂着脸想哭,但还是努力的安慰主子:“少爷,你放心,下一科你肯定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冯陌南心头失落得很,呢喃道:“下一科就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是不行,我就出家当和尚。”

    书童大惊:“不行啊,少爷,当和尚要剃光头……”

    冯陌南认真道:“那就当道士。”

    书童:“……”

    这三年时间,他不打算回老家了,就在京城等着,免得到时候又发生什么意外,不过京城消费太贵,他打算到郊外离得近的村子去租个房子住。

    “小林,我让你找的房子找到了么?”

    书童立即说道:“找到了,少爷,就在铁网山下的小柳村,在山脚下有一座木屋,本是一家猎户所有,每个月租金三百个铜钱,比我们在京城租房便宜六倍,又比村子里租房便宜两百个铜钱。”

    京城大,居不易,就算小柳村的空屋租下来每个月也要半两银子,冯陌南一听就满意的答应了,下午他们就搬出京城,搬到小柳村的猎户木屋去居住。

    不过铁网山一向是皇家打猎圣地,只是这几年皇帝没有组织过打猎盛会,也就宗室子弟每年会召集一些人手到铁网山打猎,纯粹就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一般情况下是秋猎。

    新科进士除了跨马游街之外,便还有三日后的琼林宴,而后才是授官,或者考翰林院的庶吉士。

    这都和姬七紫没关系,原本她也是想出宫看进士游街,哪知道被傻爹和姬壮壮绊住了,整个上午都没有出宫。

    ……

    四月七日,林海儿子洗三,来的客人并不多,因为林家亲戚多在江南,且宗族血缘也隔得远,林老夫人的娘家也在江南,她弟弟更是在地方当官,京城并没有娘家人,林家这边来的人就是林海的老师及师兄弟们。

    岳家方面的亲戚就多一些,除了贾家人,还有贾敏的三个姐姐,她们也都嫁在京城的,三个姐姐是庶出,且又大贾敏许多岁,贾敏与姐姐们并不熟悉,除了必要的节礼往来,相互之间来往并不多。

    贾敏的史家舅母和表嫂都来了,这是比较亲的亲戚,再没有想到张家大夫人也来了,她还领着贾琏来的。

    这下王氏真是把张家恨死了,他们一个死了的侯夫人的娘家来掺和做什么?导致她的娘家里外不是人是吧?

    张大夫人自然看到王氏的表情了,但她毫不在意,本身张家就是为了贾琏着想,方方面面为这个外甥考虑,希望贾敏和林海这对姑姑姑父对贾琏更好一些。

    姬七紫和姬杨一起下了车,林家门房看到,顿时紧张得不得了,赶紧往里面报。

    林老夫人和林海有几分惊讶,母子俩赶紧出来迎接,互相见了礼,姬杨就跟林海走了,姬七紫跟着林老夫人进了后面。

    贾琏看到姬杨,屁颠屁颠凑上来,热情道:“表哥。”

    姬杨一个月总有两三次去张家,贾琏也有五岁了,自然对温和没脾气的表哥格外有好感。

    姬杨抚了抚小表弟的小脑袋,笑道:“琏儿。”透过小表弟,他仿佛看到了大表弟。

    可叹贾瑚年纪轻轻就因病去世了,还导致姨母悲伤过度生下琏儿没多久就去世了。

    而后,贾瑚走到贾赦和贾政、贾敬、贾珍他们面前,他叫贾赦是姨父,叫贾政是随着贾琏叫贾二叔、贾敬为贾大伯,当然只是这种亲近的场合,在外面会另外称呼为贾二姥爷、宁平侯。

    女眷都在贾敏处,大家纷纷好奇的看着绿色襁褓里的婴儿,已经三天过去,退去了邹巴巴的样子,肤色红润,脸庞看得出来长得很精致,只怕以后长大了又是一名祸国殃民的美男子。

    对于无双郡主的到来,贾史氏等人都感到好奇,但又觉得不好奇,毕竟从郡主一个月开始,她就表现出了对贾敏的格外喜爱。

    姬七紫和贾史氏互相见礼,她们的爵位品级是一样的,其他人都要给姬七紫行礼,她摆了摆手,随意就坐在贾敏的月子床上。

    “敏姑姑,恭喜你呀。”姬七紫笑眯了眼,似乎每一个刚当娘的人浑身的母爱之光都溢散出来了。

    贾敏温柔的目光从被母亲抱着的儿子身上挪开,羞涩温柔道:“多谢郡主。”

    姬七紫滴溜溜的眼睛转悠着,扫视了一眼屋子里的人,一半认识一半不认识,不认识的人就是贾敏的三个姐姐及她们领着的年轻妇人。

    贾敏三个姐姐都比她年长十来岁,长姐比贾赦还大一岁,她已经娶儿媳妇了,她旁边坐着的年轻妇人就是她儿媳妇,另外两个姐姐比贾赦小,和贾政年龄差不多,她们身边领着的是自己的女儿,当然四个女儿不都是她们亲生的,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是贾二姐亲生的,其他都是庶出。

    林老夫人便把不认识的人介绍了一下,姬七紫笑着说道:“原只知道敏姑姑有三个姐姐,一直没有缘分认识,今天终于借小宝宝洗三认识了三位姑姑。”

    贾大姐福身一礼,恭敬道:“能认识郡主,是妾身的福分。”

    话题就这么慢慢的打开,直到小宝宝因为尿片脏了哇哇大哭起来,屋子里丫鬟顿时忙得团团转,给他换裤子、换尿片。

    午宴后,未时左右,阳光正好时,洗三礼开始了。

    林黎原本睡得很熟,被泡进铜盆里,顿时闭着眼睛大哭起来,但似乎无人理睬他的诉求,他才睁开眼睛,四处望着,然后使劲大哭。

    他哭得越厉害,林老夫人和林海笑容更灿烂,这代表着孩子身体健康啊,瞧嗓门多大。

    林老夫人就格外满足了,林家一向一脉单传,当年她也是苦苦求了好多年才求来儿子,倒是没有想到儿媳妇福分这么好,成亲才将将四年,便诞下了长孙,有了孙子,她便是立时死了,也能有脸见老爷了。

    洗三礼后,姬七紫和姬杨没有久呆,不过姬杨身边还跟了小跟班贾琏,他非要跟着表哥一起玩儿,姬杨想着下午也没事,就打算领着小表弟逛街游玩。

    姬七紫陪着大哥逛了一会,然后实在不想应付贾琏的十万个为什么,便找了个理由遁走了。

    “无双姐姐不喜欢我么?”贾琏委屈巴巴的望着表哥,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白狗那般。

    姬杨失笑道:“谁叫你那么多问题呢?也就是我,不然谁有耐心哄你?”

    贾琏顿时扁嘴:“那我不问了。”但过一会,他忍不住了,还是会滔滔不绝问出许多问题,姬杨都耐心回答他,回答不出来的就说他也不知道,让他自己去找答案,他胆子还挺大,直接问掌柜或者小二,这个八音盒为什么能唱歌呢?

    姬七紫离开大哥的视线之后,顿时觉得轻松了,像玻璃是怎么做出来的?怎么会这么亮?这样的问题,她倒是回答得出来,但保准贾琏听不懂,然后继续发问,一直问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望着街头的人群,她思考了片刻,打算去丰茂街找杨戬和太上老君他们,结果在下一条街遇上了怀安郡主、栖霞郡主领着各自的女儿逛街,然后她就走不掉了,被两位堂姑姑拉壮丁了。

    怀安郡主和栖霞郡主在九年前出嫁,怀安郡主生两子一女,栖霞郡主生下一女一子,栖霞郡主家的女儿七岁,怀安郡主家的女儿五岁,都已经进入宫学上学了,按说这会时间两个小姑娘应该都在上课,不过最后一堂课是骑射课程,不靠谱的怀安郡主跑去把女儿接出来逛街来了,连带着把外甥女也接出来了。

    两个小姑娘绷着脸一脸不乐意,她们喜欢学习沉迷学习,但偏偏一个有一个爱闹爱玩的母亲,一个有一个爱闹爱玩的父亲,两个小姑娘每每沉浸在书海当中,就被各自的母亲或者父亲骚扰了,简直是防不胜防。

    但两个小姑娘看到姬七紫,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来了。

    “无双姐姐。”然后姬七紫就被这一声姐姐给蛊惑了,愣是陪着两位堂姑逛了一个时辰,直到两位姑父来接他们的妻子和女儿。

    都快到戌时了,原本她打算去找杨戬他们交流一下来着,时间也不允许了,只好回宫了。

    日子就这么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四月下旬的一天,姬七紫传讯把亲卫从城里调到城外去了。

    蔷薇和百合他们自然都知道,但他们的主子是郡主,郡主不让他们告诉太子殿下和太子妃,他们自然不会告密。

    其实她们很好奇,郡主把亲卫调到城外去做什么?蔷薇、钱同和也问过亲卫队的两个队长,哪知道他们就像蚌壳一样,紧闭嘴巴就是不开口,但他们各个神采飞扬的,非常开心。

    进入五月份,天气就彻底热起来了,姬壮壮两个月了,一天十二个时辰,他的作息被调整得很好,白天醒着,晚上才睡了。

    而且,现在只要是经常出现在他面前的人抱他,他都不会再哭了,他白天很喜欢让人抱着他出去逛花园,为此,纪氏和姬淮少不得要多安排一些人陪着他满皇宫玩耍。

    然后姬壮壮就深陷黑白熊猫当中出不来了,最喜欢看幼崽熊猫打滚,他会跟着咯咯笑个不停。

    ……

    每年固定的节日,端午节必有龙舟赛,这一天,纪氏终于抱着儿子出宫了,这是她近一年来第一次出宫。

    宫外比宫里更热闹,姬壮壮更喜欢了,睁着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人,听着大家的说话声。

    龙舟赛每年都有,每年来看,姬七紫很想亲自参与一下,可惜参加龙舟赛的都是男子,没有女子龙舟赛,煞风景!

    景元帝这回没来看龙舟赛,他去景和宫和玄真道长、明光大师论道去了。没有皇帝在午阳楼,气氛都热络几分,怀王他们就提起当年午阳楼遇到刺客姬七紫大显神威,结果掉入一楼砸出一个大洞被卡住的事情。

    “小梧桐,你姐姐厉害着呢。”怀王逗着女儿,怀王妃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不免有几分好奇,燕王妃、楚王妃她们便接过话一人一句讲了讲这件事情,当年因为刺客的事情,大家反应不及,而后不管什么时候想起这件事情都觉得很好玩。

    沐浴在婶娘们的‘崇拜’的眼神当中,姬七紫安之若素,她眨巴着眼睛,茫然道:“有这样的事情么?”

    怀王扯了扯侄女的头发,嗤笑道:“你就装吧,当我们不知道你记忆力很好?”

    姬七紫还来不及装傻,外面的哄闹声传进来,大家顿时顾不得调侃侄女,纷纷把目光看向窗户外面,只见一艘龙舟奋勇前进,居然超过了一直保持着第一的那艘龙舟。

    龙舟赛事后,姬七紫被纪氏带走了,她领着一双儿女回娘家探望祖父纪蒲。

    今日阳光甚好,有些灼人,但对于纪蒲而言,他却很喜欢,他坐在廊下的花丛前眯着眼享受点点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身体衰败了,已经许久感觉不到内部的热量了。

    太子妃驾临,纪家自然是隆重接待,纪大夫人、纪二夫人、纪三夫人引着到老太爷颐养天年的院子外面,他们没有进去,就纪氏抱着儿子,牵着女儿进去了。

    “祖父。”看到祖父这个样子,纪氏鼻头一酸,但还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纪蒲颤抖着手,嘴唇蠕动,喉结滑动,艰难的摆摆手,笑道:“瑞珍来了啊,过来这边坐。”

    然后才看向姬七紫和穿着肚兜的姬壮壮,只是已无力说话了。

    气氛有些哀伤,纪蒲看向已经不像满月那么胖得大眼睛变小眼睛的姬壮壮,颤抖着手摸了摸姬壮壮的小手。

    姬七紫什么话也没有说,就静静的看着,生死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也是无人能改变的事情。

    “很好,很好。”纪蒲心中还在盘算着,有这个外孙在,可保纪家五十年太平,当然前提是纪家不做大逆不道的事情。

    他朝身后的老仆招了招手,这是他当年的书童,一辈子跟着他,自从上次被御医抢救回来,他就让老仆按照他的叙述给孙女写了一封信,现在是时候交给孙女了。

    老仆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双手恭敬的奉上。

    纪氏吸了吸鼻子,顿了一下才接过来,纪蒲指着信件,让她打开看,里面就是他想说的话。

    纪氏颤抖着双手打开信纸,信纸内容有两页,最开始是对她的叮嘱,叮嘱她要怎样当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最后是怎样当一个好皇后,要让她永远都保持一份理智,保持一份自己的尊严,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情,她才能及时应对。

    最后一页才是对纪家的安排,要让她记得别让纪家成为被皇家忌惮的外家,纪家女别再嫁给皇子,如果可能的话,倒是可以为纪家谋娶宗室女,也让她不能盲目的听从父母的话,不能把自己陷入不利的名声当中……

    纪氏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两行热泪滚落,她哽咽道:“祖父,您放心,我都听您的。”

    从纪家回来,纪氏情绪低落了好几天,就连姬壮壮都感觉到娘心情不好,总是把目光看向她。

    不过十二日是东宫太子的生辰,原本姬淮不打算大办的,结果景元帝竟然批准让他办一场热热闹闹的生辰宴。

    为此,纪氏就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筹办生辰宴,没有时间伤春悲秋,情绪自然恢复过来了。

    姬七紫暗搓搓的祈祷,她打算溜了,希望她娘到时候别太生气,就是以后不能常常看到姬壮壮了,白白胖胖的弟弟哟,等她回来,他只怕能跑能跳了。

    东宫一场热闹的生辰宴,直到夜晚亥时才散场,宾客们离开之后,东宫也没有再举办家宴了。

    第二日,这是一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晨间枝头小鸟就在唱歌,花香从各个方向扑鼻袭来,让人从起床这一刻就维持着极好的心情。

    姬七紫出宫了,只带着百合和莫有钱,她吩咐蔷薇到晚上再把她的留书转给爹娘。

    蔷薇和钱同和这才知道郡主打算离京,且郡主不打算带他们,要留他们四个人在京城打理她的生意,为她在外面浪迹天涯提供后援支持。

    出了宫,姬七紫让莫有钱去忠毅侯府传信,约燕景辰在某处茶楼见面。

    燕景辰觉得有点奇怪,这是第一次小丫头约他在外面见面,莫有钱死乞白赖的赖着不走,他就只好去见一见了。

    这处茶楼是姬七紫的产业,所以才会在这里见他。他一走进去,姬七紫就非常殷勤的端茶倒水,百合和莫有钱觉得郡主太有失身份了,但想着接下来燕景辰的遭遇,他们觉得就让燕景辰享受一把郡主的服侍吧。

    燕景辰执着茶杯,无奈道:“郡主,你有何事便讲。”

    姬七紫站在他身后,眨眨眼道:“不干什么呀。”

    然后她把力道加在手指头上,两只手极快的点在他耳后的睡穴上面,燕景辰只觉得神经麻痹,心头闪过一丝念头,被这丫头算计了,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姬七紫立即抱住了他。

    莫有钱和百合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心中担忧不已,这燕公子是有名的病秧子,郡主这般折腾真不会出事吗?

    姬七紫抱着燕景辰去了后院,那里停了一辆马车,她的两个亲卫队长已经候在这里多时了。

    她上了马车,把人小心翼翼的安置在马车临时搭建的床榻,掀开窗帘,说道:“百合,傍晚的时候把我之前交给你们的信送到忠毅侯府交给忠毅侯。”

    百合和莫有钱沮丧着一张脸,眼巴巴的道:“是,郡主,奴婢一定转交。”

    跟着燕景辰来的两个小厮这会在茶楼包间里被迷药迷晕了,正睡得昏天黑地,不到傍晚是醒不过来的。

    放下窗帘,两个亲卫驾驶着马车从茶楼后门离开,很快就从京城西城门离开,与十里长亭处的亲卫队伍汇合之后,大家在下一条分道上拐入了通往一些县镇的道路。

    ……

    傍晚时分,百合和莫有钱叫醒忠毅侯府的两个小厮,四个人一起去了忠毅侯府,一路上两个小厮表情如丧考妣,不管他们怎么问他们的主子去哪了,百合和莫有钱都不回答。

    直到到了忠毅侯府,忠毅侯燕景轩纳闷的接过莫有钱转交的信件,他打开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燕哥哥,景辰哥哥被我劫走了,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他的安危哦。

    末尾还画了一个笑脸,非常滑稽,非常好笑。

    但燕景轩此刻感觉不到好笑,他直接冲出忠毅侯府,赶往皇宫了。

    他弟的身体禁不起折腾啊,他要去找太子殿下让郡主把他弟还回来啊!

    等到燕景轩见到太子和太子妃,说明来意,太子和太子妃也完全傻眼了啊,夫妻俩看向百合和莫有钱。

    百合低着头道:“回禀殿下,娘娘,郡主她说她一直呆在京城呆腻味了,想出去看看。”

    纪氏依旧很震惊,下意识问道:“她连你们都没有带?”

    百合不敢抬头,继续道:“带了一千名亲卫。”

    姬淮依旧维持着震惊的表情,咬牙切齿道:“那丫头离家出走了?”

    蔷薇和钱同和听闻前厅的事情,赶紧从西院出来,双手奉上郡主留下的书信,姬淮和纪氏连忙接过去一目十行的扫视完。

    看完之后,姬淮看向燕景轩,无奈道:“忠毅侯,你也看到了,小七她离家出走了。”

    燕景轩咬了咬唇:“殿下,我弟弟身体很差,不适合长途远行。”

    姬淮咳嗽一声,赶紧说道:“这样,你派两个人,我也派两个人,赶紧去追,他们人多,不会走得太远,应该能追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