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科考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1章 科考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三国之召唤时代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     太子嫡子洗三礼过后,整个朝廷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科举, 姬淮已经推了好多事务, 儿子洗三也过了,他便又忙起来了。

    姬七紫也不出宫了, 就呆在东宫养弟弟。

    姬壮壮是一个很好带的孩子,当然不能和姬七紫当年比, 当年她是旧酒装新瓶, 是最省心的奶娃娃。

    姬壮壮虽然来历也是非同一般,但他完全没有记忆,也就天生聪慧罢了, 完全就是个正常婴儿。

    但又比其他婴儿好带,只要吃饱喝足,身上干爽, 躺在熟悉的气息身边,他就不会哭闹。

    进入中旬之后, 下了一场连绵不绝的小雨,气温一下子就降了下来。因为这场倒春寒,贡院好多考生完全没有准备, 许多学子撑不住, 从贡院里面抬出了好多昏迷的考生。

    每天贡院外面都有人守着, 那些抬出来的考生当然有许多被之前看好的学子,可惜时也运也, 再好的学问碰上这种情况也是枉然。

    其中就有文昌星君很是看好的三个学子, 都因为这场寒雨而无缘这次科考了。

    丰茂街太子外宅, 文昌星君和杨戬、太上老君漫谈,知道外面的消息,太上老君问道:“你没有算他们的命格?”

    文昌星君摇头:“谁没事耗费修为算命?我只看学问,凭感觉人品不错,就结交一下。”

    杨戬淡定道:“没事,没准有这三年的磨炼,未来走得更远。”

    文昌星君也跟着点头:“就是,这三人都是第一次参加会试,准备不足出现差错也没什么,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嘛。”

    顿了一下,文昌星君又道:“不过,只怕婚事会出纰漏。”

    三人都年轻,家世不是真正的贫寒学子,算是中产阶级,之前一直没有成亲,就是想考中春闱之后,好结一个好亲。

    这些年,随着上层皇族子弟成亲年龄的推后,慢慢的底下百姓子女成亲的年龄也都推后了。

    以前女子基本上十二三岁都开始相看亲事,到及笄就急速嫁出去了,最迟也不会超过十六岁。

    男子要晚两三年,但基本上在十七八岁都普遍成亲,超过这个年纪,都会受世人白眼和流言蜚语的影响。

    现在基本上女子是及笄之后才开始慢慢相看亲事,看个一两年,定亲、成亲基本上都是十七八岁左右了。

    而男子年龄就更往后推了,十六七岁相看亲事,然后十八岁之后成亲,二十岁左右也不晚。

    二十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男子依旧年轻有为。于是像这种读书学子,有希望在二十五岁之前考中会试,都想着考中会试之后,与真正的官家千金结亲,这样不管是对自己未来子女的教养,还是前程都有莫大的好处,便都会不急着定亲、成亲的。

    在三个年轻学子来到京城之后,就引起了许多人家的注意,在双方都有意之下,暗示或者口头约定,考中会试后定亲、成亲,三人可谓意气风发。

    这一下三人无缘这次科考,就不知婚事会不会出现变故?

    后话是,三人中有两人婚事起了波折,之前互相有意的人家都反悔了,在殿试之后,火速与另外两名榜上进士订了亲,一个月后就火速成亲了。

    另外一人女方不反悔,他倒是想反悔,他想考中进士再成亲,觉得自己现在一无所成配不上女方的家世。

    但女方已经十七岁了,若是等三年,年龄就太大了,女方及父母都不同意。

    后来他被朋友教训了一通,又被老家父母来信教训了一通,且老家父母决定立即上京来为儿子谈婚事,半年之后成亲了。

    会试的事情,诸位皇子都关注着,姬淮自然也知道之前文昌星君给他引荐的三位学子发烧抬出贡院的事情。

    傍晚时分,姬淮回到东宫,想抱着儿子傻乐,可惜儿子不给面子,一到他怀里就哭,只能还给妻子了。

    纪氏眼里好一阵笑,接过儿子只是说了两句话,儿子就不哭了。

    姬淮气不过,揪了揪儿子的鼻子,哼道:“怪脾气。”

    姬壮壮已经十来天了,相比刚出生时,总是睡觉,现在清醒的时间多一些了。

    他眼眶挂着眼泪,在娘怀里蹭了蹭,这才眨巴着眼睛望着姬淮,仿佛是在确认他的身份。

    纪氏轻声道:“壮壮,这是爹爹哦。”

    姬淮顿时傻乐了,一边和儿子手牵手玩儿,一边讲些宫外的新鲜事讨妻子欢心。

    姬七紫进来时,就正好听到傻爹说起那三个学子,他也是一脸惋惜的样子。

    “文先生很看好他们,说他们学问扎实,很有天分,虽然性格不同,但品性都很不错,从他们话中可以判断出,他们的父母勤劳、贤德、公平,所以他们兄弟姐妹关系都很好。”

    姬七紫心中暗暗道,这世上还是正常人居多,像极品父母、极品亲戚之类的终究是少数。

    纪氏笑言:“既然还年轻,三年就当磨炼,希望他们下一科准备充分,榜上有名。”

    姬七紫从娘怀里把弟弟抱过来,姬壮壮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姐姐身上了,他朝姐姐噗嗒噗嗒笑,然后白白的奶水就从左边嘴角流出来了。

    “吐奶了呀。”

    纪氏眼明手快地拿起床头挂着的毛巾给儿子擦干净了小嘴,姬壮壮立即开心的笑了。

    姬淮非常嫉妒,眼巴巴的望着,心中委屈道,为什么儿子不让他抱?

    “爹,你在说会试的事情么?听说前天那场雨,导致好多考生被抬出来了。”姬七紫是从蔷薇和百合她们那里听来的,蔷薇和百合就是她的秘书和助理,负责她身边所有的事情。

    姬淮点头道:“嗯,因为天气突变,昨日贡院就抬出了十几个人,其中不乏各州郡乡试名次很好的学子。”

    说到这里,要额外讲一讲姬七紫身边的三个宫女了。十年了,蔷薇已年过二十五岁,姬七紫也问过她要不要嫁人?结果她摇头拒绝了,她原本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虽然不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但家里也不缺吃穿,结果父亲再娶之后,她被继母苛刻,她不想长大后被继母随意许配给一个糟老头子,便在十岁那年,宫里采买宫女之际偷偷报名,她是宁愿死在宫里,也不会出宫。

    当然如果现在她要嫁人,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多得是好男儿想娶她,可惜她不想嫁人,就打算跟着郡主一辈子。

    百合比蔷薇小四五岁,也年过二十岁了,但她也不想嫁人,她是家中父母严重的重男轻女,宫里采买宫女是给钱的,百合家中本就贫寒,她父母就把她卖给采买公公了。

    还有茉莉,年纪和百合一般大小,她说嫁人就不能天天看到雪团它们了,所以她宁愿不嫁人。

    这瞬间让姬七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身边的宫女都非常有个性嘛,不过既然她们坚持,她自然不会逼迫,她也只问了那一次,最后说道:“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告诉我就行。”

    蔷薇、百合和茉莉瞬间齐声道:“郡主,我们不会改变主意的。”

    成亲之后有什么好的么?为了男人劳心劳力,他还不会领情,左娶一个小妾,又娶一个小妾,何必呢?她们就跟着郡主,郡主从不亏待她们,即便是老来也不怕,她们三个人可以结伴一起生活,彼此互相照应,多积攒点钱财,手脚不方便,那就请人照顾。

    至于死后的事情?人死如灯灭,如果死后因为没有后人祭拜,导致在地府过得凄凉,那也认了。

    ……

    有些人的运气就是这么倒霉,姬七紫和姬淮不知道,有一个考生今年二十七岁,十四岁就考中了举人,当然也有他老家那片区读书水平不如京城和江南这样的文豪之地,他是当年乡试头名,在京城和江南地区应该也能排在中上位置。

    四年后十八岁参加会试,结果入场那天,在客栈从二楼摔下去摔断了腿,当年的会试就这么泡汤了。

    又三年,他依旧参加会试,但最后依旧是临门一脚风寒发烧,也是没进考场。

    又三年,也就是上一届会试,赶考路上和商队同行,结果和商队一起被山匪劫持到山中,两个月后,官府剿匪才被救出来,这时会试已经在开考了。

    今年,他平安到了京城,也进了贡院,原本以为霉运终于退去,哪知道一场雨下来,他居然也发烧了,烧得糊里糊涂的,监考官发觉之后,赶紧让士兵把他抬出去,送到医馆,大夫说了,若是再拖上半个时辰,说不定他就被烧成傻子了。

    会试还没有结束,这位倒霉的考生在医馆醒来,他已经退烧了,整个人躺在医馆的病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昨日他被抬出来时,他的书童正好不在,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家少爷又这么倒霉的错过了这次会试,今天早晨书童才从别人的议论当中知道,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找到医馆。

    书童就在外面大哭特哭起来了,哭得医馆的大夫和学徒心生怜悯,还有过往的行人纷纷驻足倾听安慰。

    然后经过书童这么哭哭啼啼闹了一通,倒霉考生的倒霉事迹瞬间传遍整个京城。

    许多人瞠目结舌,真有这么倒霉的学子么?等到会试结束,立即有人现身说法,是倒霉考生的同窗,因为学问不及倒霉考生,所以去年才考中举人,今年这才上京城参加会试,他们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同窗的事迹在他们本地那是人所共知,他那么一讲,倒霉考生瞬间成为同情的对象了。

    就连皇帝都知道冯陌南这么一个人,连续四届会试,他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而错过了会试。

    “那个冯陌南,真这么倒霉?”景元帝觉得有些难以相信,他比较怀疑冯陌南是不是被陷害?

    别觉得做不到,可以有千百种方法做到。

    孙大同笑眯眯道:“陛下,事情肯定是真的,但是不是真倒霉,还是有人算计,这可就不好说了。”

    景元帝只是好奇这么一问,真真假假都不重要,若是假,只能说明冯陌南很蠢,被人连续设计这么多年,错过四届会试。若是真,就算他是帝王,他也是凡人,也没有能力改变冯陌南的运气。

    倒是怀王和英王、宣王他们很好奇这么一个人,找机会远远见过冯陌南一面,身穿青色长衫,身材修长、瘦削的年轻男子,他长得很有特色,不是最漂亮的,也不丑,但让人见一眼就不会忘怀,气质很独特。

    姬林有气无力的从三位叔叔面前走过,父母在不分家,而且也不能置私产,他觉得家里的日子没法过了,他是不是该搬出来住?

    正颓丧,视野当中出现几个熟悉的人,他定睛一看,这不是二叔那三个谋士吗?

    但他还没有抬脚上去打招呼,肩膀就被人按住了,回头一看,松口气道:“六叔,七叔,八叔。”

    他回头朝三位叔叔揖首一礼,目光继续看着前面的谋士三人。

    “你看什么?”怀王纳闷侄子在看什么,听说最近肃王府气氛不大好,大哥和大嫂矛盾升级,当然导火-索是姬林,因为这小子不松口定亲和成亲,肃王逼迫,肃王妃就压着,中间不管是子女还是肃王府的仆从夹在中间,谁的日子都不好过呐。

    姬林努嘴道:“二叔的三个谋士呀,那个白胡子的是李先生,我看到过好多次明光大师、玄真道长找他谈天说地。”

    怀王、英王和宣王顿时来了兴趣,他们三人拖着侄子立即跟了上去,之前他们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三个人,但都没有想过结交,或者会一会他们,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杨戬、文昌星君和太上老君三人好不容易出门,就是想看一看那个倒霉的冯陌南,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倒霉?

    今天是考试结束的第三天,会试成绩还没有下来,街上许多书生结伴游街,或者到各种园子里赏花。

    文昌星君他们三人很快就找到了冯陌南,他和一群书生呆在一起,他的事迹传遍了整个京城,他结交的朋友倒是没有说风凉话,七八个人聚在一起就在讨论会试试卷上所有的考题,怎样答会是最佳答案?

    “挺好的。”太上老君眯着眼,捋着胡须说道。

    文昌星君和杨戬没有太上老君那般功力,他们只看出来了这冯陌南霉运是受前世之过,原本他命运应该更凄惨,但有人为他甘愿在地狱十八层受苦,他便只是倒霉而已,三十岁之后,霉运便会消减,不会再发生不能参加科举这样的事情了,只会在生活中遇上一些小麻烦,比如走着走着踩着石头摔一跤,或者突然晴天下雨被淋成了落汤鸡。

    三人看过之后,便分开了,文昌星君直接往对面而去,太上老君和杨戬也都各自分开,顺着自己的感觉随意走动。

    京城的街道其实挺美的,平平坦坦,街道两边的花坛里种着五颜六色的花朵,现下是春季,花开得正艳,花香顺着风传十里。

    姬林、怀王、英王和宣王走过来,只看到三个背影。

    “算了。”怀王若有所思的望着街对面还唯一看得到的文昌星君,撸了撸袖子说道:“这个时辰该回府吃午饭了。”

    他拍了两个弟弟的肩膀一下,叮嘱了姬林一声,便悠悠闲闲的走了,他还得回去抱女儿。

    英王和宣王也走了,他们才成亲不久,正是和王妃蜜里调油的时候呢。

    姬林无语的看了看三个叔叔的背影,再看对面正舌战一群书生的文先生,又想到家中父母一直在为他的婚事吵架,他可以去找太叔祖要个批命,说他真命天女还小,可以过几年再成亲。

    想做就做,姬林直接往景和宫而去,他去找太叔祖明光大师。

    明光大师对于他的来意一点不感到意外,肃王府那点事儿,满京城谁不知道?

    “强扭的瓜确实不甜。”明光大师很淡定道,随即就手写了几个字‘强扭的瓜不甜’。

    姬林拿着纸条有点懵道:“大师,就这样?您还有没有更进一步的说法,比如说我这辈子其实可以不成亲?”

    明光大师捋着胡须微笑的看着姬林,看得姬林后背发毛,他才高深莫测道:“年轻人,你怎么知道你现在的想法会是以后的想法呢?想法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你的成长经历、环境而改变。”

    这孩子被他父母影响得太深,如果是以前的皇室情况,他妥妥的重走父母的老路。

    但现在不会了,三十岁之前,他能遇上自己的真命天女,到时候自己求着成亲呢。

    姬林郁闷的离开景和宫,他没有回肃王府,而是去了刑部上班,到申时正过后,官衙下班,他进宫了。

    半下午的阳光很好,姬七紫便抱着弟弟跑到御书房找皇爷爷,姬壮壮对雪团小玉小白小黄小黑感到非常好奇,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雪团它们,他的视力有限,一只看不到了,就看另一只,睁着两只被肉挤得小小的圆咕噜的眼睛好奇的搜寻它们。

    景元帝盘腿坐在地毯上,抱孙子放在腿上,姬壮壮没哭,他一只手努力的去抓雪团它们。

    “真给皇爷爷面子。”景元帝很高兴,孙子极度认人,连他爹都不要,却能让他抱,值得庆祝一下。

    姬七紫眨眨眼,拆台道:“皇爷爷,壮壮不是给你面子,是给雪团小玉它们面子。”

    景元帝眼光嗖嗖地瞥了侄女一眼,真是不懂事的丫头,心里知道就行了,何必说出来呢?

    祖孙俩实力拆台,姬壮壮就努力抓小白,触碰到柔软的皮毛,他笑了。笑声立即惊动了拆台的祖孙俩,两人不掐架了,好奇的看着他。

    玩了这么一会,姬壮壮也累了,小手还是抓着小白的皮毛,打了一个哈欠,最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后两只眼睛都闭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外面太监高唱:“肃王世子求见。”

    景元帝立即把孙子还给了孙女,从地毯上起身,回到龙椅上正襟危坐,他又是那个勤政的帝王。

    姬林就是知道堂妹在皇爷爷这里,这才来御书房的,否则他好几天不会来给皇爷爷请安。

    “孙儿参见皇爷爷。”

    景元帝颔首道:“平身吧。”

    “咦,无双,你竟然把壮壮抱出来了?”姬林这才看到堂妹怀里的襁褓,他直接走过去随意在地上一坐。

    探手触摸了一下小堂弟的脸蛋,他撇嘴道:“怎么是睡着的?”

    姬七紫咧嘴笑道:“刚才还醒的呢,你没有赶上呀。”

    兄妹俩边说着话,姬七紫便打算退出御书房,把弟弟抱回去还给她娘,她再跑出来玩儿。

    反正肃王府的事情也不是秘密,姬林再一次吐槽了一下他的父母。

    “需要朕帮忙么?”景元帝猛不丁的出声,惊了姬林一跳,他眨了眨眼,摇头道:“不需……皇爷爷您能怎么帮我?”

    景元帝扬眉:“帮你找个媳妇儿。”

    姬林顿时一张脸就变成苦瓜脸了,他立即开始抹眼泪,把口水往眼睛上抹,哭哭啼啼道:“呜呜呜,就知道压迫我,皇爷爷你就知道顺着你儿子,但你儿子却不顺着他儿子,只知道逼迫他儿子……”

    一连串的你儿子、他儿子,差点没把人绕晕。

    景元帝满额头黑线,姬七紫笑得前仰后合,笑够了她就赶紧扯着大堂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静静思考了许久,景元帝觉得不能让老大两口子这么闹下去了,太难看了,他下次问问叔祖,姬林有没有姻缘线?

    如果以后会成亲,他就把老大召来教训一通,让他别有事没事就知道和自己媳妇儿过不去。

    姬七紫把弟弟抱回东宫之后,就跟着大堂兄离开皇宫,兄妹俩在京城到处闲逛。

    自然,她也从大堂兄这里知道六叔七叔八叔三人特意看过红遍了整个京城的科考霉人冯陌南。

    “哎,无双,二叔那三个谋士什么来历?”姬林是顺口说到太上老君他们才随口一问的。

    姬七紫眨眨眼,笑眯眯的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姬林白了她一眼,说道:“李先生、文先生和杨先生三人好似挺厉害的嘛,二叔身边那么多冗余的份子都被清除出去了,连着我爹身边都没有那么多只会拍马屁的家伙了。”

    去年官场大变化,从京城辐射整个大周,虽说没有把官场官员全部换一遍,但换了好多人,还有一些空余的位置,比如一些地方的县令官员还空着,应该会从这届春闱上榜的进士当中挑选一些人,直接下放到地方。

    到现在,许多官员云里雾里,根本还不知道那场风波是怎么回事,也就对现在朝廷局势敏锐、明确的一些官员心中有数。

    姬七紫诧异的望着大堂兄,而后笑吟吟道:“哈哈,大哥,你也知道啦?”

    姬林撇嘴:“什么事情能瞒过我的慧眼?”他拿手比划了一下,对他这双眼睛还是非常满意的。

    姬七紫正要说什么,眼角余光发现了什么,她转头一看,面上浮现一层惊讶之色。

    姬林跟着看过去,顿时也惊讶道:“这不是霍阳煦么?”

    “他怎么又回来了?”姬七紫万分惊讶,霍阳煦没见过她,但她在某个街头看到过他,所以她认得出来他。

    尤其是六叔和小舅舅对霍阳煦那是一副又爱又恨的模样,当然她完全没搞懂六叔和小舅舅到底为什么那样呢。

    霍阳煦认识姬林,但只以为他是刑部的官员,所以马车飞快驶过,他连多一眼都没有看姬林和姬七紫。

    霍阳煦的事情只是插曲,天色暗下来之后,姬七紫也就回皇宫了,反正她的主要目的是陪大堂兄排解心情。

    今晚夜色很好,天空清明,月光和星光照耀着大地,一层薄雾升腾,月夜下,整个大地就好像披上了一层薄纱。

    和爹娘一起吃了晚饭,姬七紫便回自己院子了。

    路过姬梅的院子时,发现她在院子里赏月,身影有些孤单寂寞。

    她没有停留,反正大姐姐的事情,上次她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爹也教育过她,她还是不开窍的话,她也无话可说。

    睡前,姬七紫特意开着窗户,望着外面狡黠的月光,还有那弯弯的月亮,她心中暗暗道,不知道这里的月亮是不是嫦娥仙子住的月宫呢?

    不知二郎神是不是真的钦慕嫦娥仙子呢?姬七紫心中其实很好奇,但因为之前找人写了那么多言情、耽美小说,她面对天庭这些仙神很心虚,更不敢向二郎神求证。

    ……

    十来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太子嫡子满月了,皇宫在甘泉宫举办了盛大的满月宴,比洗三礼盛大多了。

    满月的姬壮壮长得白白胖胖,而且他看起来比当年他姐更胖,整个脸肉挤肉,明明是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愣是被肉挤得变成小眼睛了。

    有头发的姬壮壮看起来还挺软萌可爱,剃了头发的姬壮壮整个头就显得很大,被挤在肉堆里的小眼睛灵动的转来转去,看起来更可爱了。当然也不能忽视他的小凶悍,有哥哥、姐姐摸他,力道没有控制好,弄疼他了,他如果能当场报仇,直接一爪子抓上去,报不了仇,那就盯着那人哭得震天响。

    姬壮壮现在也不像刚生下那段时间只让娘和姐姐抱,随着慢慢的成长,正院时常在他面前出现的宫女和嬷嬷抱他,他也不会哭了,最重要的是,姬淮抱他,他终于不会哭了,还很给面子的发出笑声。所以全福太太抱着他,他一点没哭。

    他也不像当年他姐那样,剃头剃到一半时醒过来,差点不让继续剃了,他一直清醒的,努力的睁着被肉埋没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么多人,而且任由剃头匠在他头上作为。

    怀王手里抱着闺女小梧桐,他咋舌道:“我家梧桐也才四个月,壮壮这体型,再长一个月,岂不是都赶得上梧桐了么?”

    四个月的小梧桐听到她爹叫她,把小眼神从远处收回来看了一眼她爹,发现她爹没在看她,继续看其他人,看她娘,看她奶奶,看姐姐,看哥哥……

    梅惠妃可稀罕孙女了,几次向儿子开口让他把孙女放在宫里她带一段时间,但怀王不让,他现在是一天不见女儿就吃不好睡不好,而且把女儿送进了皇宫,那不是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坚决不行。

    这种应付婆婆的事情,怀王妃一向交给怀王,哪怕梅惠妃当着她的面提这件事情,她也只是垂眸羞涩的说:“母妃,我听王爷的。”

    梅惠妃还没有看清楚儿媳妇真面目,真以为她性子像她外表这样纤弱可怜,梅惠妃心中暗暗称叹,人家说将门虎女,她这儿媳妇倒是另类,不过看她把王府管理得很好,且也不会欺负儿子,她万分满意。

    姬淮和纪氏对比了一下儿子和侄女,发现儿子确实很胖,夫妻俩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太医都说了壮壮身体健康,就算是胖点也没关系,后面骨头长好了,就抽条,就不会那么胖了。

    燕王、楚王扑哧笑道:“真是不负壮壮之名,当初无双满月多重?壮壮看样子也不比他姐轻多少吧?”

    不,当年姬七紫虽然胖,但没有胖到把大眼睛都挤成小眼睛,姬七紫也觉得弟弟好似太胖了点?

    景元帝咳嗽一声,说道:“胖点不好么?难道一个一个像你们那会那样干瘦得像个小猴子?”

    原本也想调侃两句的肃王、晋王等人纷纷不言语了,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被父皇放在大庭广众之下讲小时候那些事情,他们不要脸么?

    姬七紫无声的朝叔叔们笑,嘴巴一张一张,没有出声,但嘴型却清楚明白。

    ——小猴子!!!!

    顿时皇子们就偃旗息鼓了,侄女真是太讨厌了,一点也不吃亏,逮着机会就嘲讽他们。

    这叫风水轮流转。

    满月宴圆满结束,文武大臣、诰命夫人、太太等除了看到太子嫡子之外,就是再一次领悟到皇帝对太子的信任,满朝文武联想到近来越来越多的奏折上面出现太子的笔迹,心中有个隐约的念头,说不定皇帝会禅位,然后好好研习他的道经,好早点羽化登仙。

    当然后面一句是调侃之言,皇帝迷上道经、佛经的事情,文武大臣都知道了。

    晚间,东宫很热闹,正院开了夜宴,太子所有儿女都出席了,席间,姬淮过问了还在上学的女儿们的功课,最后才把三个儿子召到身边来,姬柏还小两岁,婚姻和差事都暂时不考虑,但姬杨和姬柳今年十六岁了,婚姻和差事都该好好考虑了。

    差事的话,姬淮心中已经有数了,他打算把二儿子放到户部去锻炼,因为二儿子对数字比较敏感,长子的话,因为身体原因,肯定不能做那种消耗太多的差事,户部和兵部肯定不行,刑部那种经常发生恐怖血案的地方也不行,那就是吏部、工部、礼部、翰林院和鸿胪寺等部门了。

    但吏部首先被排出了,吏部虽然不像户部那样与数字打交道,也不像兵部、刑部那样,但吏部勾心斗角的挺耗费心神,简单轻松的部门就是工部、礼部、翰林院和鸿胪寺、太常寺等部门了。

    姬淮给姬杨选择的机会,他以为他会挑礼部、翰林院等,哪知道他挑了工部。

    “我脑中有一些想法,正好可以让工部管辖的匠人们帮我实现。”姬杨如是说道。

    姬淮点了点头:“可以。”

    两人的差事就定下来了,过几天就可以去户部和工部报道了。

    姬七紫逗着弟弟,眼角余光扫视爹娘,心中考虑着她什么时候向爹娘提出离京‘打怪升级’?

    次日,是会试出成绩的时候,贡院门口热闹极了,尤其还有榜下捉婿的喜事发生,简直是热闹塞过一重又一重。

    “第一名是江南的学子呀。”姬七紫摸着下巴说道,反正江南那地方自古出才子。

    听着蔷薇、钱同和说完会试放榜的事情,蔷薇转而说起了一件个人事情。

    “郡主,您不是一直很关注林太太么?林太太今日早晨平安诞下一子。”

    姬七紫立即转过身来,说道:“敏姑姑也生了?”

    蔷薇微笑点头道:“是啊,昨儿夜里发动的,到早晨生下来的,应该就是黎明那会,林大人取名为林黎。”

    “这林妹妹都有哥哥了,想来以后不会变成孤女了,有儿子了,林大人总会考虑得更周全。”

    姬七紫嘟囔着,因为囫囵不清,蔷薇他们并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

    作为女性,姬七紫还就是偏袒女性,红楼中林妹妹的悲剧,她把所有责任都归于林海。

    贾家只是林妹妹的外家,不管是外祖母,还是舅舅没有为外孙女/外甥女负责终生的责任,只有父母才会为儿女考虑一生。

    当然贾家的做法肯定不对,只是人心复杂,亲兄弟都会为钱财翻脸,何况不过是外甥女,林海怎么就没有为他女儿的未来考虑过呢?

    远隔千里之遥,起初就算他确实不清楚贾家具体情况,但女儿都去了京城好几年,他就不派人到京城打探过么?林家也是列侯之家,家中忠心耿耿的仆从众多,随便派两个人到京城不就能打听出贾家的情况,他怎么就放任女儿在贾家过那般受欺负的日子呢?就算他身不由己,觉得女儿在贾家比在林家安全,暂时的人身安全考虑过后,未来呢?就一点没有考虑么?

    姬七紫转而立即吩咐蔷薇准备贺礼,洗三那日,她要去林家看刚出生的林妹妹她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