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姬壮壮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30章 姬壮壮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大佬都爱我 [快穿]三国之召唤时代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     三月初四,天色微明, 姬淮过问过还未醒来的妻子, 看了刚出生的儿子,整个人意气勃发的离开东宫。

    他要好好办差事, 现在父皇已经把手上的事务一点一点交给他了,他预想或许要不了太久, 父皇会退位, 他就能顺利承继皇位,然后认真干上十多年二十年的样子,就可以退位给长大的儿子了。

    不过当然在这之前, 他得去景和宫拜访曾叔祖, 请他老人家看一看儿子的名字可与生辰八字匹配?

    在景和宫门口看到怀王,姬淮是万分惊讶的。

    “老六,你在这里作甚?”

    三月的早晨,春风依旧带着一丝凉意, 街边的大树、花草上还滚动着可爱的露珠, 晨曦穿透薄雾洒下来,视野之处, 朦脓美幻。

    唯一破坏美感的就是, 怀王一袭浅蓝色锦袍, 扶着墙哈欠连天的样子。他微微睁开眼说道:“等你啊,恭喜啊, 二哥。”

    姬淮心中虽然满是疑惑, 但瞬间就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说道:“谢谢。”

    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景和宫,明光大师正在荷塘边做早课,祠堂里水雾升腾,整个花园水汽弥漫,晨曦一点一点透射下来,红光慢慢的加大了,明光大师即便是听到了有人来,这个关键时候也不会理睬来人。

    另外一处水塘花园被玄真道长霸占了,他也在晨练,在太阳挣出地平线的刹那,紫气东来,灵气翻涌,最是修炼的最佳时机。

    当太阳完全跳出来,明光大师的早课便结束了,他看了一眼来人,神色淡淡道:“你们来有何事?”

    他已猜度到他们的来意了,不禁心中一叹,有什么可看的,无双郡主的亲弟弟怎么可能会有事?

    怀王为辅,姬淮为主,两人双手合十拜了拜,姬淮便神采飞扬道:“曾叔祖,昨儿夜里,我妻子平安诞下一子,特来请叔祖看一看。”

    双手呈上生辰八字,自然还有大名和乳名。

    明光大师没有接过来,只是扫视了一眼,说道:“此名没有任何问题,甚合小公子。”

    姬淮喜形于色道:“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小七差点就给她弟弟取名叫姬大树了。”

    怀王无声的笑得前仰后合,姬大树和姬壮壮一样,这名字简直是好玩儿。

    慈眉善目的明光大师,神色微微变化,然后才说道:“既然是小郡主取名,即便是大树二字也很好。”

    姬淮还在解读这话是何意,怀王已经震惊道:“曾叔祖,那我下回让无双给我儿子取名?”

    明光大师挑了挑眉头:“可以。”

    姬淮盯着怀王,抿唇道:“正好大树这个名儿就给你儿子了。”

    怀王听而不闻,只呢喃道:“无双福分这么好?还能惠及身边人?”

    见老六没理他,姬淮推了他一把,皱眉道:“老六,想什么?”

    怀王一下子清醒过来,然后凑到姬淮面前,低声道:“二哥,无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来历啊?不然她的福分怎么这么好?会不会太过,毕竟盛极必衰?”

    姬淮顿时重重拍了他一巴掌,双目含火道:“你才盛极必衰!”

    两兄弟争执时,明光大师已经施施然走了,他老人家刚晨练完毕,这会正饿了,想来要多吃一个白面馒头了。

    ……

    东宫,姬七紫早起后就来到了正院,纪氏还未醒来,但小宝宝已经醒过来了,和姐姐一样,他不吃奶娘的奶水,而纪氏又没有醒来,于是赵嬷嬷她们夜里只好煮了羊乳,他噙着泪包委委屈屈吃了两勺。

    这会壮壮就被春香抱着,初夏拿着玉勺小心翼翼的喂他吃羊奶,大眼睛一片湿润,目光频频看向床上沉睡的母亲。

    姬七紫挺怕抱小孩,尤其是刚出生的小孩,非常柔软弱小,她抱在怀里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果然是姐弟,郡主抱着小主子,小主子不会哭呢。”

    春香和初夏松了口气,小主子也不是不好伺候,相比于其他孩子,小主子太好伺候了,但和当年的郡主相比,那又不算好伺候。

    姬七紫触摸弟弟的小手,好奇问道:“怎么了?”

    春香说道:“夜里小主子醒过来两次,两次都是饿了,但小主子和郡主一样不吃奶娘的奶,我们给小主子煮了羊乳,小主子吃饱后,赵嬷嬷想把小主子放在小床上睡觉,免得影响到主子休息,哪知道小主子不愿意,只好把小主子放在主子身边,这才不哭的。”

    姬七紫闻言一乐,指腹戳了戳弟弟的小脸蛋,嘿嘿笑道:“小调皮鬼。”

    她盯着弟弟看了良久,没有看出弟弟是不是穿越,或者重生的?

    灵机一动,她狡黠道:“嘿嘿,壮壮,你的名字可是我取的哦。”

    宝宝犹如黑葡萄一样的双眼清澈明亮,好似困倦一般,他眨了眨眼,但还是努力的盯着面前的人。

    其实他看不到,就是喜欢姐姐身上的气息,比母亲身上的气息更让他喜欢。

    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姬七紫又自顾自地道:“壮壮是你的小名,大名叫姬大树?”

    春香、初夏和蔷薇、百合等一众宫女们没忍住,有人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了。

    宝宝还是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他眨了眨眼,打了一个哈欠,便闭上眼睡觉了。

    姬七紫表情讪讪的,妥协道:“好啦好啦,我怎么可能取这么土的名字?你的大名叫姬杭森。”

    虽然这名字也不怎么样,不过两个字的名儿确实比一个字的名儿连着姓氏好听一些,只除了像她的名字和表叔杜腾的名字那样,明明一个很好寓意的单字遇上姓氏就变成笑话了。

    她把弟弟塞给春香,哪知道下一刻他就闭着眼睛哇哇大哭起来了。

    姬七紫觉得好神奇,弟弟是真的认准了她和美娘,难道她们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么?

    “看吧,郡主,小主子就是这么敏锐。”春香一边说,一边把孩子放到纪氏身边。

    但就是这么灵验,他一下子就不哭了,小手扯着娘的衣袖一角呼呼大睡了。

    姬七紫兴致勃勃的盯着弟弟看,约莫等了小半个时辰,她抱起弟弟把他放在小床上,而小床就推到离着床更远的另一边,这回他没哭了,想来是真睡着了。

    初夏捂唇笑道:“郡主,等小主子醒过来,他就会大哭特哭的。”

    姬七紫挑眉:“那我就要见识一下,他怎么大哭特哭。”

    接下来,姬七紫就在月子房这里看账册,让蔷薇和百合传达她的旨意给东宫各处管事嬷嬷。

    直到又是半个时辰之后,也就是巳时刚过,窗户外面,太阳已经升起来很高了,外面应该在吹风,一阵又一阵或清甜,或浓郁的花香钻进鼻孔里,让姬七紫瞬间脑子清醒不少。

    纪氏也在这一阵猛烈的花香侵袭下醒了过来,她脑子还有点混沌,睁开眼时眼睛还是雾蒙蒙一片。

    “主子醒了?”春香和初夏、秋桐和白冬高兴的涌上前,一人拿枕头,一人帮着扶起纪氏靠在枕头上,一人手上拿着毛巾,一人赶紧从火炉子上提起热水壶倒水。

    姬七紫笑盈盈道:“娘,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了吧?”

    纪氏神志回来,木呆呆的表情立即变得温和,她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包包头,笑道:“我没事。”

    腹中没有了十几斤重,她整个人就轻松不少,只是她还是觉得没有上次生女儿后那般轻松,果然人老了,身体就不如十年前健康了。

    “孩子呢?”纪氏没在自己身侧看到襁褓,探头四处找了找,看到离着她的床对面的小床上的蓝色襁褓,纳闷道:“怎么把弟弟放那么远?”

    春香她们捂嘴笑个不停,姬七紫赶紧把弟弟推过来,眉开眼笑道:“我在做实验呀。”

    纪氏嗔笑道:“又调皮。”

    忽视下半身的异样,她的目光从女儿身上挪移到儿子身上,脸上不知不觉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小七,弟弟和你小时候长得一样。”

    姬七紫瞪大眼,左看右看,摇头道:“怎么可能,我没觉得和我长得一样呀?”

    她那时候比弟弟胖多了,她出生时,体重将近十斤,弟弟体重才七斤半,他们怎么可能长一样?

    “也就眼睛长得一模一样吧,爹非常得意,说随他呢。”

    纪氏抿唇一笑:“都像你们皇奶奶。”

    很快春香她们伺候纪氏洗漱,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开始吃饭,她已经好几个时辰没有用饭了,五脏六腑都饿得咕咕叫。

    纪氏一边吃饭,一边了解她沉睡过去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哇哇哇哇哇。”突然,婴儿的震天哭响响起来了,犹如魔音穿脑,春香她们赶紧停下手中的活,把小床里的小主子抱起来。

    纪氏也放下她吃了一半的饭食,转过头要抱儿子,姬七紫就兴致勃勃的看着,果真弟弟到了美娘怀里就不哭了,一秒就停下来了。

    壮壮睁开眼,眼眶含着泪包,委委屈屈的望着抱着他的人,纪氏温声道:“不哭不哭,壮壮不哭,娘在这儿。”

    纪氏解开衣襟要给儿子喂奶,有过一次经验,她倒是驾轻就熟,但纪氏的奶水这会没有出来,壮壮吸不到,依旧哭哭啼啼。

    春香她们赶紧把温着的羊乳端过来,依旧用玉勺给小主子喂乳汁,姬七紫戳着弟弟的胖脸。

    “嘿嘿,壮壮,你没有我胖,力气没有我大,吸不到奶水。”

    纪氏娇嗔的看了女儿一眼,这丫头也不害臊。

    等到壮壮吃饱,姬七紫正逗弟弟玩耍,姬杨和姬梅他们来请安了,就在外间。

    纪氏便让姬七紫抱着儿子出去见兄长姐姐们,也让壮壮的兄长和姐姐们见一见他,他现在是东宫最小的孩子。

    ——以后也是太子最小的孩子,太熙帝最小的孩子。

    姬杨、姬柳和姬柏,还有姬梅她们都好奇的看着襁褓里的婴儿,婴儿也睁着大眼睛四处看来看去。

    “七妹妹,四弟和你小时候很像。”只有姬杨和姬柳、姬梅还记得七妹妹刚出生之后的模样,姬柏那时候才三岁,早已记不得了。

    姬七紫反驳道:“大哥,你瞎说,我那时候比姬壮壮胖多了,我九斤多,他才七斤半,怎么可能一样?”

    姬杨、姬柳和姬梅他们瞬间默然,为什么七妹妹对她长得胖这件事情感到很自豪呢?

    突然,姬梨震惊道:“不是,七妹妹,四弟叫姬壮壮?”

    姬杨他们瞬间反应过来,这名字太随性了吧?

    “壮壮?岂不是和熊猫的名字差不多?”猫狗房现在熊猫发展到二十几只了,每一只熊猫都有名字,不过还没有熊猫占据壮壮这个名儿,但飞飞、团团、圆圆之类的和壮壮也差不多嘛。

    姬七紫矜持笑道:“嘿嘿,小名,小名,大名姬杭森。”

    一众兄弟姐妹顿时都笑出声来了,壮壮听着笑声,黑亮的眼珠子咕噜噜转着,姬七紫哼道:“壮壮这名很好,还没有叫狗蛋、狗娃呢。”

    姬杨他们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有人掀开门帘子走了进来,看到来人,姬杨他们纷纷行礼请安。

    姬淮摆了摆手:“都在啊。”他收敛好脸上心事重重的表情,朝儿女们露出一个笑容。

    看到小儿子,还挺惊讶道:“咦,壮壮醒着呢?”

    姬杨、姬柳、姬柏心中庆幸,虽然他们的名字也不咋样,但对比之下,觉得还是比姬壮壮好,瞬间感觉心中圆满了。

    姬七紫挑了挑眉,然后把弟弟塞给了傻爹,姬淮立马眉开眼笑,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姬壮壮又开始哇哇大哭了,姬淮哄了半天,只好求助女儿:“他怎么哭了?”

    姬七紫笑嘻嘻道:“爹,你儿子认人呢,他只认我和娘,在他吃饱喝足的情况下,谁抱他都哭。”

    姬淮立即把儿子塞给了女儿,果真姬壮壮不哭了。

    哭了半晌,哭累了的姬壮壮回到姐姐怀里就开始呼呼大睡了,姬七紫赶紧把他抱回内间,还给美娘。

    想到以后这小子万一黏上她,她岂不是白天黑夜都不得安宁?

    外间姬淮趁机考察了一下儿女的功课,就算姬杨和姬柳不在宫学上学了,他们也逃不过被考核的命运,姬淮还不知道要为两个儿子找点什么事情做呢。

    考察完功课之后,打发着儿女,姬淮这才来到里间,纪氏坐在床上,姬壮壮睡在她身边。

    姬七紫眼珠子一转,她倒是不好在这里碍眼,便笑嘻嘻的离开了。

    ……

    这个时节,百花盛开,但要说最负盛名的自然是桃花,不管是东宫还是后宫都有桃花。

    后宫那片桃花林自然不是东宫那一小片桃林可以比拟的,红艳艳的桃花挂在枝头,迎着太阳,吐露芬芳。

    嫔妃们纷纷都在桃林赏花,口中议论之声便都是太子妃诞下嫡子之事。

    “太子妃,她命真好。”无子无女的嫔妃低声羡慕道,旁边的一名嫔妃拉扯了她一下,她茫然醒神,赶紧收敛表情,说道:“这洗三礼,你们打算送什么呢?”

    虽然她们不去东宫,但也可随上一份礼物,就当提前投资。按照现在的局势,太子迟早登基,等到太子登基之后,希望他能善待她们这些无子无女的太妃。

    “诸位妹妹在讲什么?是什么喜事,说出来也让本宫高兴高兴。”

    谭贵妃的声音突然冒出来了,顿时吓了这群低位嫔妃一跳,纷纷抬头望去,就见前面盛装的谭贵妃正盛气凌人的望着她们。

    桃花林很大,所以就有许多之前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但转过弯过来就立即看得到了。

    “嫔妾参见谭贵妃娘娘。”七八个低位嫔妃齐齐福身行礼。

    谭贵妃心气不顺,久久不叫起身,低位嫔妃们还不敢露出一丝不愉的表情。

    “咦,谭姐姐这贵妃的架子抬得越来越高了。”一道戏谑的女声从嫔妃们的身后传来,不用回头,她们就知道是谁。

    随即,嫔妃们就这么蹲着身子转身:“嫔妾参见俞贵妃娘娘。”

    来人赫然是俞贵妃,她和谭贵妃年纪都不小了,已经五十多岁了,但因为保养得好,还有化妆的缘故,面容看不出太大的老态。

    俞贵妃轻笑道:“起身吧。”

    嫔妃们顿时松了好大一口气,果然还是俞贵妃待人和善,就算心气不顺,也不会迁怒其他人。

    “姐姐心情不好?”俞贵妃走到谭贵妃近前低声说道,她嘴角带笑,笑容中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谭贵妃眼神一凛,冷笑道:“本宫自是比不上妹妹。”

    俞贵妃低笑道:“你有什么不平?人家是嫡妻,名正言顺,你再是表妹又如何?”

    她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自嘲意味,转而又叹息道:“活人永远竞争不过死人,且当年没有她,你我早就身首异处了。”

    所以她们有什么资格嫉妒她?有什么资格暗害她?从始至终都是她们挑衅她,她再反击的。

    谭贵妃脸色铁青,紧咬着唇看着俞贵妃。

    俞贵妃又低低嘲笑道:“想说你的孩子因她而亡?你都下手害她的孩子,她不过是把你那些伤害还给你罢了,你怨得了谁?”

    谭贵妃当年还怀有一胎,那个孩子若生下来,和姬淮也就相差两三个月罢了,但她流产了,从那之后谭贵妃就不能再生了。当然当年她不敢让表哥查,因为她理亏,她流产中的药物是她下给杜皇后的,最后却是她自己中招了。

    谭贵妃的脸色愈加黑沉如锅,俞贵妃勾了勾唇,配合着脸上的妆容,显得有几分邪恶。

    那几个低位嫔妃早已溜之大吉,高位嫔妃之间的谈话不是她们可以参与的,小心死无葬生之地。

    “太子妃时来运转,终于诞下太子嫡子,这是普天同庆之喜事。”

    俞贵妃说完,视野里又出现几个人,老朋友们都来了,云淑妃、纪贤妃、梅惠妃和甘德妃,她们四个人正谈笑风生,看到两位贵妃,也丝毫不变脸色。

    “咦,两位贵妃娘娘在聊什么?”对谭贵妃那黑沉的脸色视而不见,云淑妃她们言笑晏晏。

    俞贵妃笑道:“能谈什么?就是头疼太子嫡子洗三,该送什么礼物呢。”

    除了纪贤妃神色有微微的变化,云淑妃、梅惠妃、甘德妃脸上依旧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不过讨论了一会送什么洗三礼物,便都谈起了各自和儿媳妇、孙子孙女的好笑的事情来。

    大家笑语晏晏,除了谭贵妃,她和儿媳妇肃王妃根本不亲,就连嫡孙嫡孙女也和她不亲。

    谁叫谭贵妃当初那么护着娘家侄女,生怕正经儿媳妇害了侄女,还在儿子和儿媳妇之间制造了许多矛盾,肃王妃能亲近她就怪了。

    对比一下,甘德妃几人心中就别提多高兴了,谭氏以后众叛亲离才好呢。

    俞贵妃突然看向谭贵妃,说道:“谭姐姐,姬楼这会只怕在海上了吧?有回信了么?”

    谭贵妃深呼吸一口气,把所有的情绪压制住了,她又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贵妃,这才说道:“这才出行三四天,家书没这么快。”

    俞贵妃等人眼里噙着笑,谭贵妃很想拂袖而去,但她若是走了,不就是代表她怕她们了么?

    因为几位高位嫔妃在桃花林,低位嫔妃们纷纷都不来了,不想再撞见这群高位嫔妃。

    就连杜容妃和甄妃、颜妃等人也都避开她们,纷纷在桃花林离着门口的地方打个转就回去了。

    御花园那么多开得正艳的花朵,不比桃花逊色,只是没有桃花林那么成片看起来惊艳、震撼罢了。

    姬七紫领着雪团五宠也在桃花林门口打个转回去了,她还是去御书房转一圈,然后就可以回东宫吃午饭了。

    不过可惜,她才从太医院旁边的左翼门附近,就听到有太医说起太外公纪蒲的事情。

    半个时辰前,纪家来人请太医,因为是为纪首辅看病,所以直接请的唐御医,太医院的小太医们议论,只怕纪蒲情况不大好。

    姬七紫这下不去御书房了,立即转身回东宫,刚进了正院,就被她爹扯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先别告诉你娘你太外公的事情。”姬淮小声叮嘱,姬七紫忙不迭的点头。

    姬淮又道:“我已经派了乌林复去纪家,进一步的消息他会传回来的。”

    姬七紫依旧点头,却听到里间传来她娘的笑声,笑声里很满足,很喜悦。

    父女俩立即挂上乐呵呵的表情进了内间,姬七紫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壮壮弟弟终于吸到娘的乳汁了。

    待到吃了午饭,乌林复领着两个小太监回来了,带回来了一个好消息。

    太外公纪蒲被唐御医从阎王手上抢回来了,但唐御医也说了,这回很凶险,最多还有一年半载的寿命,他可以治病,却治不了命。

    乌林复自然原封原样回禀给太子和郡主,但姬淮向纪氏说起时,就只说了前半段,后半段话暂时不适合说,等她出了月子,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了,能承受这样的痛苦,那时候再说。

    纪氏看着姬淮那般诚恳的样子,倒是没有怀疑,不过还是想着等儿子洗三那日,看到父母,再详细问一问祖父情况。

    午后,太阳温暖的照在身上,姬七紫在她娘和弟弟睡着之后,便回自己院子里了。

    她没有睡意,便把上午没有看完的账本等看完,最后画了好几幅画,都是画的姬壮壮。

    在藏画作时,猛然间想起之前被她二次创作的那幅画,她又从压箱底当中取出来,又把那副雪夜星空图取出来,两幅画摆在一起,捧着小脑袋认真看着,看着看着目光就涣散了。

    最后醒过神来,她把两幅画收了起来,她从三幅弟弟的画像当中抽出一副,然后拍了一个小太监送到忠毅侯府。

    太子嫡子的诞生,京城自然是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有些无聊的人士发起赌注,如果无双郡主和小公子发生矛盾,太子和太子妃、皇帝会偏袒谁?

    现在天气好,今年又是春闱之年,京城踏青或者赏花一样的活动几乎天天都有,邀请燕景辰的请帖很多,十封帖子推掉九封,但他仍然参加了几场赏花会和读书会,与赏花会相比,倒是读书会更得他青睐。

    随着他在京城露面,少不得就有一些人家来提亲,燕景轩与他谈过之后,把他身体状况透露出去了,瞬间就没有人来提亲了,他也得到了安宁。

    今天燕景辰没有出门,在家教小侄子读书,燕风祁非常喜欢小叔叔,整天都腻在小叔叔身边,真是恨不得搬过来和小叔叔一起住呢。

    宫里来人,忠毅侯府的门房已经适应了,二话不说领着三个小公公到西院找五爷。

    燕景辰接过小太监手里的画作,先解开捆缚的红绳,缓缓打开画作,从画里拿出一个信封,然后目光对上了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

    他不禁一阵笑:“这是郡主的弟弟么?”

    站在他对面的小太监看了一眼,垂头道:“燕公子,奴婢还没有见过小公子,不过约莫就是小公子吧。”

    燕风祁瞪大眼,道:“小叔叔,不要别人家的孩子。”

    燕景辰更是失笑,揉了揉侄子的头,说道:“不会的,咱们家你才是最小的孩子。”

    燕风祁瞬间满足了,燕景辰再看向小太监,问道:“小公子名唤为何?”

    这个三个小太监还是知道的,小声的回道:“小公子名唤杭森。”

    “杭森?”燕景辰轻笑一声,再仔细看画中婴儿,随后缓缓移开视线,笑道:“好名字。”

    “替我转达你们郡主,恭喜郡主当姐姐了,小公子很可爱,名字也很好听。”他没有手书回信的习惯,便让小太监带话就可以了。

    三个小太监完成任务,这便离开了。

    燕景辰这才回到打开信封,果然信中内容就是满满的喜悦,她有一个很可爱的弟弟了。

    燕景辰失笑,心中嘀咕,这下八太子只怕泡在醋缸里了。

    杭森?紫微宫天生缺爱的小子,他应该是下凡历劫,只怕等到历劫回天庭,八太子少不得要找他多打几架。

    ……

    三月初六,姬壮壮的洗三礼,天公作美,太阳很早就出来了,正院准备了一盆水放在太阳底下暴晒,等洗三时,水就是温热的,姬壮壮就不会被冷到。

    东宫宾客盈门,比以往任何时候,太子其他子女的洗三、满月都热闹几分。

    姬七紫陪着娘在月子房里见了外祖母和舅母们,然后便出来待客了,她和兄长、姐姐们都有任务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归她接待。

    还好这些本来正处于调皮年龄阶段的孩子们畏惧她的拳头,不敢胡作非为,不然她都得累死。

    东宫地方有限,所以今天御花园也开放,宾客们可以到御花园赏玩,不少人结伴逛御花园,其中桃花林的年轻男女最多。

    午宴后,日头最热烈时,就是洗三礼开始时。

    姬七紫耳畔少不得被长辈调侃当年她洗三礼上发生的囧事,她就睁着一双大眼睛非常茫然的样子,表示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琅琊轩中,宾客云集,姬壮壮是睡着的,所以被纪大夫人抱出来了,经过几人转手,姬淮也只抱了一下,最后转到景元帝手中了。

    “挺壮实的,不负壮壮之名。”

    景元帝这话出口,许多人隐晦的目光都落在姬七紫身上,姬七紫绷着脸想着,她可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他们目光的含义。

    肃王扑哧道:“姬壮壮?”

    几位皇子脸上的笑容忍都忍不住,景元帝斜睨了一眼大儿子,挑眉道:“老大,你有意见?”

    肃王立即正色道:“没。”

    怀王紧跟着说道:“大哥,侄子叫姬杭森。”

    几位皇子你一眼我一语,满场宾客鸦雀无声,就只有他们的声音,当然别人也不敢喧哗。

    姬七紫心中无奈地想,早知道就不给弟弟取小名了,以后只怕姬壮壮之名比姬杭森之名更响亮。

    琅琊轩南面一群年轻公子当中的燕景辰神色也有几分说不出的好笑,虽说下凡历劫的神仙回天庭之后,凡间的感情都淡漠了,但他觉得只怕他回到天庭之后壮壮之名会一直伴随着他。

    洗三吉时到,景元帝把孙子放在铜盆里,瞬间就响起了震天的哭声,姬壮壮瞬间睁开眼,他的脖子被姬淮固定着,当然他脑袋也动不了,那就是两只手挥舞着,小腿胡乱蹬着。

    收生嬷嬷赶紧按照流程主持仪式,姬壮壮肺活量惊人,他一直哭一直哭,从头哭到尾,哭声震动得大家都觉得自己耳鸣了。

    仪式结束,赵嬷嬷赶紧把小主子从铜盆里抱出来,用襁褓小心翼翼的包好,就要往正院而去。

    姬七紫赶紧接了过来,哭得这么伤心,怪可怜的,姬壮壮到她怀里立即不哭了。

    宾客们啧啧称奇,姬七紫不想听大伯和叔叔们的风凉话,低头看着挂着泪包委屈的弟弟,赶紧往正院跑去。

    等到姬七紫从正院出来,宾客们都散了,或者去御花园赏花去了,或者干脆就离开皇宫了。

    半个时辰之后,有关于太子嫡子的各种各样的消息就在京城流传,当然壮壮这个乳名很是让人调侃了一番,特别是家里自己孩子叫壮壮的,与有荣焉,竟然儿子和太子嫡子同名,以后可是有大福气哦。

    丰茂街太子外宅,文昌星君浑身都是笑的从外面回来了,他一来就往后院凉亭找到太上老君和杨戬。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他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让太上老君和杨戬摸不着头脑。

    等文昌星君笑够了,他才说道:“老君、二郎神,你们知道太子嫡子是何人么?”

    杨戬立即惊讶道:“玉帝派了紫微宫的人下凡历劫?”不然文昌星君这样?

    太上老君含笑道:“就算是紫微宫的人下凡历劫,这很正常,星君为何笑得如此开怀?”

    文昌星君正色道:“但,老君、二郎神你们不知道七仙女为她弟弟取了一个乳名叫壮壮。”

    “到底是谁?”杨戬嘴角都忍不住扯开一抹笑,到底是哪个倒霉蛋摊上这么个名字?足够天上仙神笑许多年岁了。

    文昌星君又是忍不住大笑,而后才口词不清道:“是杭森那小子。”

    杨戬扑哧:“壮壮,杭森?!”

    太上老君捋着胡须,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说道:“是杭森啊,紫微宫最近两次下凡历劫的人都是他?希望他早日走出阴霾,否则频繁下凡历劫,只会损了他的修行。”

    杨戬和文昌星君也正色起来,下凡历劫不是谁强迫的,而是紫微宫那些人寿元即将到头,若是不突破,便只有陨落,所以他们借助下凡历劫,感悟世情,再回天庭说不定就能突破了。

    如果还是突破不了,那就只能陨落了。

    紫微宫除了紫薇大帝之外,其他都是人间帝王升上去的,这个杭森就是一个小时空的帝王,因为功绩甚大最后成功问鼎紫微宫。

    他因为心魔,已经下凡历劫两次了,这一次可能是最后一次,如果心魔不除,在突破时,只怕就会陷入心魔当中走不出来,最后就只能陨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