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梧桐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28章 梧桐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汉侯三国之召唤时代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幼崽护养协会     今天风雪依旧很大, 姬七紫急匆匆赶到怀王府, 离着近的燕王妃、楚王妃已经先到了, 正坐镇在产房外面。

    怀王就在产房外面慌里慌张的走来走去, 他这会感觉不到冷, 只感觉浑身紧张,已经紧张得浑身发热了。

    姬七紫来也做不了什么, 只能和六叔一样在产房外面等着,怀王府的下人在廊下准备了一些吃食,她刚才吃到一半就接到怀王妃生产的消息, 这会腹中还很饿, 便很不客气的拿着糕点水果吃起来。

    产房里动静很小,因为还不到一鼓作气生产的时间, 怀王妃忍着疼痛,正在积蓄力量。

    肃王妃和晋王妃顶着风雪来了, 她们本不在家中,还是管家派人找到她们, 这才急匆匆赶来的。

    怀庆公主、福清公主、寿康公主先一步到来, 在她们之后, 是四公主永安公主和五公主永平公主, 两位公主分别都是在十七岁那年出嫁的,因为公主府离着怀王府这边还挺远的, 接到消息赶过来, 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

    这么足足又等了快两个时辰, 产房里一声高亢的呻-吟声音传出来, 紧接着就是婴儿的啼哭声音,声音很洪亮,响彻天际。

    接生嬷嬷高声报喜的声音传出来,是一个女孩,隐约听到隐藏在诸多声音当中怀王妃的声音。

    产房外面,大家就差把门口挤得水泄不通了,怀王伸长了脖子往里看,脸上的焦急和喜悦溢于言表,逮着丫鬟和嬷嬷询问了妻女的情况,他脸上的焦急才减缓了,但还是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着。

    因为外面风雪太多,嬷嬷不敢把新出生的婴儿抱出来,便让人赶紧把产妇和婴儿收拾妥当,转移到旁边的月子房,这样月子房有里间和外间,就可以把婴儿抱到外间来让大家看一看。

    很快,一个穿着酱香色的棉袄的嬷嬷抱着大红襁褓出来了,姬七紫赶紧屁颠屁颠凑上去。

    怀王张开手:“给我抱抱。”

    吼吼吼,他当爹了,他的闺女呀!

    看着红彤彤的小婴儿,眼睛都没有睁开眼,怀王心里少不得要和侄女做个对比。

    这样一想,他小心翼翼的抱着襁褓,然后低头看侄女。

    姬七紫探出手,用指腹触碰了一下堂妹的小脸颊,又赶紧缩了回来。

    “嘻嘻,六叔,妹妹要叫什么名字呢?”她踮起脚尖笑盈盈道。

    燕王妃想到自己女儿的名字,神色有几分纠结道:“六弟,不然你给侄女取两个字的名字,反正无双也没有取木字旁的字为名。”

    楚王妃和燕王妃心中暗道,如果她们还能生孩子,且是女孩的话,定然不要再取单名了,实在是有够难听的。

    怀王望着香香软软的闺女,又看了看侄女,说道:“那就叫梧桐吧,姬梧桐,哈哈哈,对对对,就叫梧桐。”

    产房里,怀王妃并未力竭昏睡过去,她还清醒的,听到怀王的声音,心中咀嚼着,梧桐为名,倒也便宜,但单字为名似乎是身份的象征?

    不过无双作为堂堂太子嫡女,完全没有遵循单字为名,且名字完全与木子偏旁不相干,似乎也没什么关碍。

    姬七紫顿时羡慕嫉妒,梧桐这名听起来多棒,比她这叫不出口的名字强多了。

    寿康公主忍不住笑道:“无双,你这羡慕的表情太明显了。”

    怀王看着侄女那一脸羡慕的表情,顿时得意道:“无双,是不是很好听?”

    姬七紫完全没有和六叔唱反调,忙不迭地点头道:“是啊,很好听,小梧桐,我是你堂姐,要记得我哦。”

    小手指触碰了一下堂妹紧握的小拳头,小梧桐动了动小脑袋,但并没有睁眼。

    怀庆公主、永安公主和永平公主也都掩唇一笑,福清公主一直盯着侄女,脸上也泛着一抹非常明显的笑容,她眼眶微微的湿润了,弟弟终于有后了。

    肃王妃严肃的表情都有几分松快,看着刚出生的婴儿,她不免又想起自己儿子的婚事,姬林那混蛋就是不松口成亲,教她操碎了心,也无可奈何。

    晋王妃神色温和,笑道:“梧桐,梧桐,确实是个好名字,不过六弟,你要不要找钦天监或者明光大师算一算?”

    怀王点了点头:“晚点我去找景和宫找明光大师。”事关宝贝女儿的一生,他肯定要非常重视,怎么也要去找曾叔祖为女儿算一算这名字有没有妨碍。

    嗯嗯嗯,现在明光大师的身份在整个宗室都不是秘密了,作为太-祖最小的弟弟,又是佛门大师,明光大师获得了极高的优待,要不是为了多得到高人的指点,他早就跑得没影了。

    相比于明光大师,玄真道长却如鱼得水,毕竟太上老君、杨戬是道门中人,对道经的理解哪怕是随便讲点也够玄真道长研习许久了,两人在京城呆着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诸位伯娘和姑姑分别都抱了抱小梧桐,姬七紫也抱了抱堂妹,怀王就赶紧让嬷嬷抱回里间去,免得外间凉,冷着了他的宝贝闺女。

    这孩子生了,自然要报喜,怀王忙得团团转,在门口一一送别诸位嫂子和姐姐、妹妹,最后叮嘱侄女回宫的路上小心,雪夜中看不到人影了,他便转身回去打算去景和宫。

    事关闺女,怀王那是迫不及待。

    景和宫,明光大师和玄真道长还在打坐修炼,不是修炼什么高深的内功心法之类的,而是他们自己领悟的修行方式,可以增加身体体质和道法、佛法。

    人还未到,明光大师就已经听到了声音:“曾叔祖,我进来了啊。”

    怀王声音洪亮,报喜道:“曾叔祖,我当爹了,你又当曾曾叔祖啦。”

    明光大师心中无语,本来他的身份藏得很好的,姬宏宇那小子也没有说出去,但偏偏被不被防备的无双郡主知道了,然后整个宗室都知道了,他的清净日子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

    心中叹了口气,明光大师面上却波澜不兴,他淡淡道:“进来吧。”

    怀王立即打开门走了进去,双手合十拜了拜,这才在一个蒲团上面盘腿坐下。

    他从胸口摸出一个荷包,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生辰八字,满脸傻爹笑容的看着明光大师,说道:“曾叔祖,您看一看,这是我给我闺女取的名字,有没有妨碍?”

    明光大师看了一眼生辰八字,而后闭上眼冥想了半天,睁开眼道:“可以。”

    怀王挠了挠头:“就这样?”

    明光大师捋着胡须,神情淡淡道:“其实,你们这一代的水字旁和下一代的木字旁都不大好,也不知是怎么定的排行?不过没有什么大碍,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偶尔有些小波折才好。”

    怀王眼巴巴的望着叔祖,明光大师不负所望,继续道:“这个小丫头生来就是皇家女,只要以后心性坚定,就没有不好的。”

    没有固定的人生,只有一次次的选择成就的人生,明光大师现在也看不到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的未来,因为代表着许多可能。

    微微垂眸,明光大师还有的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托无双郡主的福,她关心的人都会过得好。

    当然也不是完全绝对,旁人只能帮一时,帮不了一世,在最艰难时,遇上贵人帮一把,也要自己能接受,有些人脑子有坑,再大的贵人也扶不起来的。

    “叔祖,你说的我有点惶恐。”怀王眼神一呆,心中想着,他现在让父皇给他改名还来不来得及?

    明光大师淡淡道:“没事,你都二十多岁了,人生已经过了大半了,只要脑子清明,心性坚定,不枉造杀孽,能有什么事情?”

    那边姬七紫回到皇宫,刚刚过了戌时,姬淮和纪氏派了人随时汇报怀王府的情况,所以夫妻俩还等着女儿回来一起吃晚饭。

    说到新出生的堂妹,姬七紫就会少不得向傻爹抱怨,她一双眼睛圆滚滚的瞪着傻爹。

    “爹,你瞧瞧六叔给妹妹取的名字,你再瞧瞧我的名字,你羞不羞愧?”

    姬淮顿时无限的心虚,心中嘟囔着,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当初就是就是灵光一闪,后来倒是有过想改的念头,但都不了了之,说起来也是邪门得很呢。

    “是是是,怨我,不过都叫了十年了,习惯了就好。”

    纪氏抿唇一笑,这父女俩说话真的又让人捧腹大笑的冲动。

    也是,都十年了,加上上辈子的二十来年,姬七紫对这个名字确实习惯了,她抬了抬下巴,说道:“算了,放过你。”

    然后父女俩说到未来弟弟的名字了,姬淮现在还没有确定给儿子取个什么名字。

    姬七紫也没有提醒父母,这孩子还没有出生呢,是男是女还未可知,反正孩子生出来就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了,现在就别扫他们的兴了。

    第二天,姬七紫在东宫哪也没去,除了定国公府的丧事和怀王府的喜事之外,这样寒冷的天气,偌大的京城新鲜事不多,少了许多娱乐活动。

    这一天,不只是姬七紫,就连宫里宫外都听说了这么一件好笑的事情,那就是怀王到皇宫报喜,请求皇帝改名,自然是改名不成被轰出来了。

    景元帝把蠢儿子轰出去之后,静坐半响,想起当初为儿子取名的事情,不禁有几分恼怒。

    他也是在前不久才知道,他儿子的名字被人动了手脚,这么说吧,当年他请钦天监依照儿子的生辰八字取名,钦天监监正给了三点水为部首的字……直到三十多年后的现在,他才知道长子和嫡子的名字与生辰八字有碍,不是什么大关碍,但容易招小人,且也很容易影响意志力,容易做糊涂事。

    已经三十多年了,当年的钦天监监正早已化为一抔黄土,那老头孤身一人,他想现在算账都找不到人,真是气煞他了。

    怀王妃生产的消息自然传遍了整个京城,定国公府还在给定国公办丧事,只有怀王妃的母亲抽空代表李家到怀王府走了一趟,因为天气太冷的关系,怀王府取消了洗三礼,不打算给孩子办了,免得孩子生病。

    怀王是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过了,他和自己女儿的生日只相差两天,小梧桐是十二月初六,他是初八腊八节这一天的生辰。往年没成亲时,怀王都是在宫里过生,成亲后,先在宫里由母亲梅惠妃陪着过生,晚间回到王府,请诸位兄弟姐妹一起吃生辰宴,这一天就这么过了。

    于是,姬七紫想调侃一下六叔都找不到人,直到除夕之日,窝在王府里带女儿的六叔终于现身了。

    怀王独自一人参加宫宴,但他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整个人精神得不得了。

    姬七紫和一众兄弟姐妹终于逮到机会调侃一下六叔改名的事情,哪知道怀王还特别委屈道:“曾叔祖说了,我们这名字不好,改一改也没什么问题嘛,结果父皇愣是不改。”

    “哈哈哈哈哈。”一大群大孩子小孩子没忍住哄堂大笑。

    姬七紫乐颠颠的惋惜道:“六叔,我也想改名啊。”

    和兄弟姐妹互动过后,姬七紫便去在人群中找认识的人,第一个自然是燕景辰。

    可惜,人是找到了,但他身边聚集了太多人,且全是年轻公子,女孩们只能远远看着,根本挤不进去。

    “这些人真是的。”嘟囔了一声,姬七紫也只能算了,最后看了一眼,找兄弟姐妹们跑到御花园去放烟花。

    除夕夜大雪纷飞,但寒冷没有阻止人们过年的喜庆,因为日子好过了,不只是皇宫或者一些富户买了烟花来放,一些优点闲钱的人家也都或多或少买了一些烟花来哄孩子开心,于是这一夜,整个京城,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天空绽放着一朵又一朵绚烂至极的烟花,热闹到后半夜才渐渐消停。

    景元二十六年,新一年新气象。

    最初几天家家户户都忙着拜年,姬七紫和众兄弟姐妹最高兴的当然是收红包啦,就这样来到正月初六,小梧桐的满月宴。

    洗三没办,但满月宴还是会办的,怀王府也顺便把新年拜年宴客也放在这一天,就免得两次忙碌。

    一个月过去,小梧桐长得胖乎乎的,遗传至怀王妃的丹凤眼眨巴眨巴,小嘴动来动去,小手挥舞着,看起来机灵可爱极了。

    “我女儿吃得多,当然长得胖了。”每回怀王夸赞女儿吃得多,长得胖乎乎的那一脸自豪的样子,都让怀王妃无言以对。

    怀王是琢磨着侄女小时候吃那么多,没见长成一个大胖子?现在也吃得多,没见侄女长胖?也就个子长得高,身上那点肉配合着身高,完全不胖嘛。

    侄女天赋异禀,梧桐岂能和侄女相比?怀王妃心里嘀咕,但她没有回怼他,反正孩子的成长她会盯着的。

    姬七紫看着傻不愣登的六叔,忧愁的望着妹妹,这要是妹妹以后长成个大胖墩,可别怨她啊。

    小梧桐的满月宴之后,初七朝廷衙门就开始办公了,不过朝廷朝会要等元宵节之后。

    对于姬七紫而言,日子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她现在就等三月份弟弟或妹妹出生了。

    然后她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啦,不用拘谨在皇宫中了。

    元宵节是喜庆的节日,前半段时辰大家都被拘在皇宫中,但戌时正过后,所有年轻人都跑出宫了。

    姬七紫和众兄弟姐妹逛了一会街,看了热闹的龙灯会,她跑路了,跑去找燕景辰。

    她在一处河边找到穿着大氅的燕景辰,河边很多人,街道中间卖艺人在踩高跷,围观者纷纷鼓掌叫好,给赏钱。

    “嘻嘻,景辰哥哥,节日快乐呀!”她跑过去,扯了扯他的衣袖。

    燕景辰低头看她,眼神很温暖,微笑道:“节日快乐。”

    …………

    景元二十六年,新年第一次朝会过后,朝廷政事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上到皇帝,下到七品小官都忙起来了。

    春天了,万物复苏,姬七紫等着桃红柳绿的时候,新生命的诞生。

    但在这之前,却先听到由鸿胪寺组织的派大周官员和商人、农人等等周游海外列国,考察海外诸国的情况。

    这件事情是有姬潇发起的,从去年就开始有风声了,只是一直没有更详细的情况传出来。

    这会,姬七紫才知道二堂兄竟然要跟着一起去,不禁有几分诧异。

    姬林还是在刑部做事,他之前并不知道姬楼要跟着出海的打算,只知道姬楼选择去鸿胪寺做事,原以为他是想偷懒,哪知道是打着去海外的主意呢。

    “哎,姬楼要跟着堂叔去海外……”姬林一脸忧郁的望着堂妹,最近刑部没事,他就干脆没去上班。

    姬七紫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无语问道:“大哥,你什么时候和二哥关系这么好了?”

    “你竟然会这么舍不得二哥哥?”她表示万分的惊讶,难道在他们不知道的背后,两位堂兄和解了么?

    姬林睁大眼,抹了一把脸道:“什么舍不得?他爱去哪去,我就是郁闷,他走了,谁挡得住父王?”

    姬七紫:……

    她眨眨眼,叹道:“这些家长啊,真是过分,小的不让找,长的没有遇到想要娶的女子,就使劲催婚。”

    她和大堂兄现在的状况就是两种情况的完美演绎,就跟现代一样,读书期间不让早恋,有些家长更是连大学都不让自己的女儿找男朋友,但一旦大学毕业,就开始催婚!!!!!

    这种情况真的是好想骂人!!!!!

    姬林本还沉浸在忧伤当中,后知后觉堂妹这话很有歧义,瞬间反应过来,惊悚道:“无双,你认真的?”

    他一脸‘你怎么这么想不开’的表情,顿时取乐了姬七紫。

    姬七紫难得控制着表情,严肃道:“当然是认真的,我可不想等到及笄了,就被催婚,我先找个人定下来,以后就不会被催啦!”

    她斜睨了一眼堂兄,姬林瞬间感觉不好了,他怎么感觉从堂妹眼中看出了鄙视呢?

    ‘鄙视你没人要’太明显了,姬林想哭!

    很想冲动一把,只要是父母认可的女子,成亲就成亲吧,但夜深人静,他又怂了。

    他根本不想成亲,一个人过多潇洒?至于孩子?这倒是个问题,没有孩子,以后的爵位怎么办?

    不然就从其他兄弟那里抱一个得了,反正都姓姬,根本没妨碍。

    与大堂兄相见不久,朝廷正式批准了鸿胪寺卿的奏本,而很快,鸿胪寺那边就传出来,出海的日子定了,定在三月初一。

    在这之前,姬七紫专门跑去见了姬楼,她面前的二堂兄神采奕奕,为他第一美男的容色更添了一份魅力。

    “啧啧,二哥,你这趟出去回来,顶多三五年,除非你带个外国媳妇儿回来,不然大伯还是会催婚的。”

    姬七紫调侃他为了躲避婚事竟然跟着堂叔跑那么远,姬楼笑靥如花的脸孔瞬间泛起一丝无奈。

    他叹道:“你就不能说点让人高兴的事情?”

    姬七紫嘿嘿一笑:“其实洋女子长得很漂亮,二哥哥,我倒是想你找个外国嫂子回来,这样以后你们生下的孩子就是混血儿,你知道混血儿多漂亮么?蓝色、绿色的眼眸,超漂亮的哦。”

    姬楼无言以对,轻轻笑了一笑之后,说道:“成亲与否不重要,我就想和堂叔一起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姬七紫给予了充分的鼓励,现在大周的造船技术和海军都非常不错,此次出巡,自然会有海军护航的。

    “二哥哥,你们可千万要避开法兰西、葡萄牙他们五个国家啊,我怕他们把你们抓回去反过来问我们要赎金。”

    姬楼笑了笑道:“放心,我们会调整路线的。”

    其后,宗室为姬潇和姬楼,还有其他几个宗室子弟举办了饯别酒宴,第二天,他们就出行了。

    姬七紫和大堂兄,还有其他兄弟姐妹送到京城郊外的码头,这只是运河航线,他们还要去大港口换乘海船。

    两天后,姬七紫在太极殿外的广场上被大堂兄找上吐苦水,没有了姬楼,他父母的矛盾更尖锐了,他都不想回去了。

    姬七紫正要安慰大堂兄,就见百合急匆匆跑来,说道:“郡主,娘娘发动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