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画画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26章 画画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汉侯三国之召唤时代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幼崽护养协会     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 一天之后再来!

    乌林复和一众小太监、小宫女们眼观鼻鼻观心,安静地候在一旁, 整个房间里有许多人, 却安静得仿佛一个人都没有一样。

    不过昨夜没有睡好, 姬淮有点打哈欠, 揉了揉眼睛,歪在榻上, 闭着眼睛假寐。

    大约小半个时辰, 纪氏才让初夏把孩子抱出来, 初夏抱着郡主, 蹲在地上, 看着太子仿佛睡着了,又不敢打搅。

    她看向乌林复,乌林复神色也犹犹豫豫, 他知道昨夜殿下没有歇息好, 有心想让殿下睡一会, 但殿下急急忙忙来见太子妃,实则是想见小郡主, 该不该打搅殿下呢?

    这两人犹豫不决,但很快不用他们烦恼了, 他们的小郡主为他们做决定了。

    姬七紫挥舞着双手,朝太子爹咿咿呀呀叫起来, 她不发威时, 声音软甜, 谁都喜欢听到这样好听的奶音。

    姬淮朦朦胧胧间仿佛是在雾蒙蒙的境地听到一则天外来音,被吓了一跳,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看到一双紫葡萄一样单纯的眼神望着他,姬淮直接张手上去了。

    “哈哈,小七吃饱了么?”他心中嘀咕,他怎么就睡着了呢?

    姬七紫眨了眨眼,小嘴咿咿呀呀,吐出一个泡泡,噗嗒噗嗒,仿佛很好玩一样。

    初夏赶紧把襁褓递到了太子双手之上,她微微屈膝,然后默默地退后一步。

    这时,李嬷嬷来了,今天就是李嬷嬷和初夏跟着一起伺候她们的小郡主,小郡主在正院,她们就在这里,小郡主被太子抱走,她们就跟着小郡主到前院。

    姬淮差点往上抛高高了,姬七紫眼睛都不眨一眼地盯着他,他讪讪的停止了这个想法。

    “走,小七,今天爹爹没事,陪你玩儿。”

    姬七紫心中嘀咕,玩什么?肯定不到半个时辰,她就会睡觉。

    不过傻爹这么热忱,她也不能辜负了他这一片心吧?既然他想玩儿,她就奉陪到底。

    但姬七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爹所谓的玩儿,竟然是检查诸位兄姐的功课,就连才过周岁的三姐姐都不放过。

    周岁能学什么?姬七紫想不到一个正常的周岁婴儿会什么?说话、走路也算么?

    结果没有想到太子爹竟然还真算,瞧那只比萝卜高不了多少的小丫头扶着矮凳走了几步,叫了他几声爹爹,他就满脸笑容,还给予了高度赞扬。

    “很好,棠儿做的不错,比上次有进步。”

    ......

    姬七紫打了一个哈欠,小手揉着眼睛,扫视了一眼六个兄姐。

    正在鸭子走路的三姐姐和比鸭子走路好一点的二姐姐一个是一岁的小孩,一个是两岁的小孩,这两个小丫头看她的眼神满是好奇。

    但她三位兄长和大姐姐看她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别低估了一个孩子复杂的心理活动。

    上次她见过大姐姐,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她看她还只是满满的好奇,但现在眼中就有着她自己都分不清楚的嫉妒和羡慕。

    而三位兄长,大哥和二哥五岁了,规规矩矩坐在一旁,只是偶尔才偷偷瞄她一眼,眼中有微微的羡慕和好奇之心。

    倒是三哥口水直流,咬着手指头一脸傻傻的看着她。

    “妹妹。”好像声音就在耳边,姬七紫一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大脸。

    姬淮一手扶着三女儿,看她抱着他的腿,一脸好奇地看着他怀里的襁褓,还笑眯眯的叫妹妹,他开怀一乐。

    “对,棠儿,记住了,这是你妹妹,小七。”

    小丫头笑起来甜甜的,她歪头可爱道:“小七,妹妹。”还煞有介事的重重地点头。

    姬淮把三女儿转到这一边,和她的兄长与姐姐们坐在一起,这样他的七个子女全都聚在一起了。

    “今天爹检查了你们的功课,比上次有进步,爹很满意。”姬淮说得认真,但姬七紫打了一个哈欠,心中无奈嘀咕,简直是摧残小孩,五岁的孩子竟然会背诵三字经、百家姓了,他们是背诵了多久才死记硬背下来的啊?

    皇子皇孙都是六岁之后进到宫学上课,宫学就在皇宫东华门边上的史馆旁边,除了皇子皇孙是一定要进入宫学学习之外,宗室也会挑一些子弟,还有朝臣家中挑一些皇子、皇孙的伴读,整个宫学学生不算多,但也不会少,有七八十个人吧。

    而皇女和皇孙女们自然也有宫学,也在史馆旁边,和皇子皇孙们的课室隔了一道墙,两边的老师是共用的。

    姬七紫走神片刻,回神过来,就看到太子爹一挥手就送出去了许多东西,都是给诸位兄姐今天考核功课过关的赏赐。

    她双眼明亮地盯着太子爹,姬淮低头看她,点了她的鼻子一下,乐不可支道:“放心,爹不会少了咱们小七的。”

    她眨了眨眼,心中想着会是什么呢?文房四宝那玩意不要,她要夜明珠!

    然后姬淮可能是苦恼给女儿送什么,干脆就让乌林复拿了一个木盒子出来,里面摆上了这种好东西,木雕啊,珍珠啊之类的,应有尽有。

    姬淮在考虑,姬七紫直接一探手就把最大的珍珠拿在手上了,这颗珍珠比她的手还大,然后左手直接往右边那颗夜明珠摸去,两只小手死死地抓紧了两颗珠子,然后朝傻爹露出得意的笑容。

    “那爹就送咱们小七两颗珠子。”姬淮挑了挑眉,眉宇间满是笑意。

    姬七紫心中想着,夜明珠是属于她的,而珍珠嘛,送给美娘做珍珠面膜保养皮肤。

    只是姬七紫一直拿着两颗珠子不放手,让姬淮盯着她嘴角直抽,但不论他说尽多少好话,她就是不松手。

    她才不会松手呢,松手就变成压岁钱上交,然后要不回来啦!

    姬淮原本是打算带着小七和儿女们一道吃午饭,哪知道姬七紫这般表现,只好先让李嬷嬷把姬七紫送回太子妃纪氏身边,看她能不能哄得小七松手。

    只是姬淮只怕想不到,姬七紫一看到美娘,就把两手张开了,两颗珠子瞬间就在床上打了一个滚。

    姬七紫眨眨眼,朝美娘吐出一个泡泡,然后闭上眼睡觉去了,和太子爹玩得太累,她要睡觉了。

    纪氏吩咐春香把珍珠和夜明珠收起来,单独装在一个木盒里,作为女儿的东西,单独为她创建一个库房。

    姬七紫这一睡就是睡到半夜才醒来,她发现她竟然还在美娘身边,她爹竟然没把她抱走?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姬七紫决定明天晚上一定要缠着太子爹,跟他睡,让后院那些妃妾们干着急。

    她果然是具有做坏人的品质,姬七紫擦了擦嘴角可疑的口水,然后继续凶残的吃奶,昏暗的光线下,纪氏半眯着眼护着女儿吃奶。

    但很可惜,第二天在姬七紫清醒的时候,她没见到太子爹,连着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没有见到。

    因为太子姬淮出宫去巡查庄稼了,这段时间正是丰收的季节,或早一点,或晚一点都无大碍。

    宝宝不开心,姬七紫觉得自己可以很形象地用上这个表情包了,她的太子爹出宫一直没有回来,吃奶都不香了。

    纪氏无奈道:“小七别不开心,你爹爹很快就会回来的。”

    就跟以前父母哄孩子说你长大就知道了,结果她盼着长大,盼了许久,美娘这个很快也要打个折扣。

    事实上,姬七紫觉得美娘这个折扣应该是打的五折,因为又是过了五天,她才见到黑了一圈的太子爹。

    这已经是七月下旬了,阳光依旧那么灼烈,京城周边的庄稼基本上已经收完了,而姬淮跑了一圈,果断地晒黑了。

    “咿咿呀呀!”姬七紫差点没蹦下来,姬淮吓了一跳抱住她,原本虎着的脸绷不住了,露出一个牙齿比脸白的笑容。

    他颠了颠女儿,揶揄道:“小七长胖了哦!”

    姬七紫怒目,她那不是胖,女生不能说胖,她那是生长发育,岂能说胖?

    她挥手打在傻爹手上,小身板拱来拱去,累得姬淮都差点抱不住她,连连道歉:“是爹爹说错话了,小七别闹爹爹了。”

    “你太重了,爹爹抱不动了啊!”

    姬七紫怒......

    .....

    纪氏听着外间嬉闹的声音,唇角不知不觉挂上了一丝笑意,随即又心中叹了口气。

    傍晚时分,姬淮在正院这里用膳,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桌美食,而姬七紫面前只有两大碗牛乳和羊乳,看得姬七紫小眼神不住地往桌子上瞟去,好想吃肉肉好想吃菜菜,不然就让她吃点米饭吧,她也满足了......

    就在这时,正院外面传来了吵闹声,白冬和乌林复立即走出去一看,乌林复神情倒是还好,但白冬那脸立即就拉了下来,不过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片刻后,白冬回来复命,姬淮摆了摆手:“先请太医去看看。”他微微皱眉,心中有点不愉,这个罗选侍怎么这么多事儿?

    姬七紫眨眨眼,罗选侍?她又出事了么?

    “下雨啦,下雨啦!”人们很高兴,干旱的危机终于过去了。

    早在六月初,景元帝领着满朝文武大约三分之二的官员去了避暑行宫避暑,而留在京城的官员只有三分之一,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太太们也都携着儿女跟着当家老爷前往避暑行宫附近的别庄了,整个六月,皇城在闷热之下,就显得较以往安静。

    但避暑的一干人等不包括皇宫东宫,景元帝把所有儿女和一部分嫔妃都带去了行宫,只除了皇太子姬淮和东宫一干妃妾。

    太子姬淮十八岁大婚,迄今已七年有余,太子妃却一直没有孕信,倒是一干妾侍生下六个儿女,于是太子便有六个庶出儿女。

    但庶出儿女再多,也不及一个嫡出的孩子在景元帝那里加分。

    太子和太子妃有心求子,苦心孤诣一番努力之下,年前十一月中太子妃终于被诊出一个多月身孕,算一算日子,太子妃的生产日期便是在一年之中最为炎热的六七月份了。

    为了这个嫡子,景元帝在征求太子的意见之后,把太子留在了皇城。

    临近生产,太子妃腹部高高隆起,这段时间她其实休息不好,天气太热,即便有用不尽的冰块,但碍于孩子,太子妃不敢用太多冰。

    下雨那一刻,她本睡得朦朦胧胧,一下子就被雨打窗户的声音给彻底惊醒了。

    后半夜到卯时左右,太子妃纪氏才真正酣睡过去,但一个时辰之后便也醒了过来,因为腹中的孩子好似饿了,一直在动来动去。

    纪氏睁开眼,一直守在她床前的赵嬷嬷、钱嬷嬷和一等大宫女春香和初夏也就发现了,而后便是好一通忙碌。

    “主子,方才殿下来过,见您睡得香,便没有惊动您。”春香和初夏趁着太子妃洗漱之际,便把身边事务简单汇报一下。

    纪氏点了点头,目光掠过腹部,心头很柔软,这个孩子是她盼了很久的,但其实她也不知道是觉得儿子好,还是觉得女儿好呢?毕竟这是皇家,儿子的话,就代表着余生操不完的心,女儿的话,就安全许多了。

    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纪氏抚了抚高高隆起的腹部,对丫鬟和嬷嬷们的汇报听过也就算了,现在任何事情都没有她腹中的孩子重要,越是临近生产,她越是不能大意,否则阴沟里翻船,搞不好一尸两命。

    纪氏用过早膳之后,太子姬淮从回廊那边一身雨气进来了,他现在门口脱下身上的雨衣,又用干毛巾擦了擦身上少少被沾染上的雨滴,这才走到纪氏身边来坐下。

    一干侍从全都站在外间,和候着的一干小宫女们分列两侧,全都静默地站着,规矩好的连眼珠子都不会动一下。

    临近生产,每一天姬淮都会来和‘儿子’交流一番,这可是他的嫡子,比老大那嫡子天生就尊贵多了,就像他天生比老大身份地位高一样。

    “瑞珍,今天如何?太医说的预产期就这几日吧?”姬淮眉目柔和,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轻轻的抚摸着他期盼了许久的‘嫡子’。

    纪氏掩唇笑道:“殿下,妾身很好,这场雨下来,空气就凉爽许多,倒是比昨日舒服多了。”

    姬淮心情很好,爽朗笑道:“好好好,太子妃感觉好,我儿子也就感觉好了。”

    “哎,殿下,你总是念叨着儿子儿子,若是女儿,殿下就不喜爱她了么?”纪氏眉头微微上拢,整个人就显得很忧愁。

    姬淮连忙说道:“女儿当然也好,孤的嫡女那也是千金,比老大那嫡子身份都贵重,瑞珍不可多思。”反正不管如何,先把太子妃安抚下来,太医都说了十有八-九是儿子呢!

    纪氏垂眸,半晌叹息道:“是妾身无能,没能早早为殿下诞下嫡子。”

    姬淮想起太医说的女人怀孕期间最忌讳多思多想,忧思会影响孩子的发育,便连忙虎着脸说道:“太子妃这是何意?孩子不是已经快生了么?何况就算这次不是儿子,下一次再生便是,有道是先开花后结果,岳母也是先生下瑞珍,才有后面的几位小弟出生,想来瑞珍是遗传了岳母的体质。”

    反正不管怎样,想把太子妃的情绪安抚住,这一胎一定是儿子,这可是御医诊断出来的,准没错!

    姬淮暗暗给自己鼓劲,这对除了皇帝皇后外天下最尊贵的夫妻不一会就其乐融融、含情脉脉,而腹中的孩子,总觉得耳边好吵,但她又动不了,实在是不舒服,不管了,好困,先睡一觉再说。

    半个时辰之后,姬淮亲自见着春香她们服侍纪氏在榻上安睡,他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安抚妻子是个技术活,幸好只是妻子他才这么重视,换了其他女人,他早就抬脚走人了。

    临近午时,从早晨开始的绵绵细雨一下子又变成瓢泼大雨了,纪氏醒来,在春香她们的服侍之下,又吃了一餐。

    此时她倒是不困了,被雨洗刷过的天空格外的澄明,她望着窗户外的大雨,嘴角挂着一沫浅浅的笑意。

    因为她是第一次怀孕,所以不知道对比,相比于其他人,纪氏怀孕格外的轻松。

    要知道在皇宫中,十月怀胎就是在走钢丝,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手段可以让胎儿一千次滑胎。这十个月,不是没有人给纪氏下毒、下药,但就是没见效。

    后宫一些嫔妃和东宫妃妾们用过一两次手段之后就不敢出手了,她们还以为是纪氏防范得好,殊不知纪氏确实防范得好,但也不会每次都能防,这都得归功于纪氏腹中的孩子,只是暂时无人得知罢了。

    未时过后,天幕晴朗起来,大雨变成小雨,小雨渐渐变得更小。

    而这时候东宫刹那间变成了菜市场,尤其是正院太子妃的住处,嬷嬷、宫女和太监、宫女们全都被支使得团团转。

    未时一刻,太子妃发动了,四大嬷嬷赶紧如临大敌,开始按照之前设想过千百次的画面控制住整个场面,安排太子妃到产房,又差遣小太监去前院告知太子殿下,又差遣宫女去把早就准备好的产婆叫来,先给产婆做了全身检查、清理,这才允许产婆进产房。

    而东宫后院一干妾妃正在赶来正院的路上,主母生产是头等大事,她们必须在场,且她们也担心太子妃到底生个什么,最好是个女儿,妾妃们在心中向诸天神佛祈祷。

    但妾妃们速度不慢,只是再快都快不过太子姬淮,听到小太监上气不接下气的通禀,姬淮直接小跑起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